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四节 文魁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四节 文魁


  与女魁办事作风和赵国栋航有此相似,趁着众短暂的时闽骡,池凡经打出去了好几个电话,安排东寨机场项目工作小组开始全面运转起来了。

  事实上前期东塞机场项目在赵国栋的一力支持下就从来没有放松过,只不过现在是步入了正式运作立项报建阶段了。

  赵国栋也不和堑文魁多废话,指示了些文魁组织市里边有关部门人员立即启动,要争分夺秒的先把省发改委这边的程序通过,这中间主要还需要和省发改委两位主任以及分管发改工作的常务副省长任为峰进行沟通。

  当然最主要是任为峰这一关,如果任为峰不表态,估计省发改委就算是和你关系再铁,只怕他也连把这个项目往省政府报的胆量都没有,毕竟这种风头上,你这就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当面打脸的味道了。

  堑文魁立即去安排去了,虽然他没有分管发改这一块,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一点人脉关系,他分管国土城建和交通这一块,和省发改委打交道的时间不少,尤其是前期乌江主干线大桥、经开区的工业污水处理中心等几个大项目运作下来,也是和省发改委一帮人弄得蜜里调油一般,甚至省发改委几位中干来宁陵,无论是去花林泡泡温泉,还是去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度假,些文魁都是先行亲自作陪,一直要到把各方面都安排妥当才脱身。

  虽说这东寨机场项目规格太高,不是省发改委所能拍板,但是从省发改委到省政府,再到国家发改委最终直至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这万丈高楼从地起,最初的基本资料相当重要,方方面面都要规范完备,而且现在时间很紧迫。

  按照赵国栋的想法,就是最短时间内通过省里边的报批程序,尽快报到国家发改委,利用自己在京里学习这段时间比较方便的机会里,尽量在五月底之前就要把这个项目运作下来,这也就需要省发改委这边全力配合支持,尽快把省里边这一套报批程序搞定。

  “安排好了?”赵国栋看了看表,随口问道。

  “嗯,晓燕主任他们去布置去了,估计都应该差不多了,六点半,翡翠堡国际大酒存,那里环境幽雅,中餐味道不错。”些文魁大大咧咧的道,“赵书记,为峰省长那边怎么说?”

  发改委两位主任已经接受了邀请,他们对宁陵市这边发出的邀请也是心知肚明,不过赵国栋带着堑文魁亲自登门拜访,发改委两位领导虽然在别人面前可以倨傲拿捏,但是对赵国栋还是相当客气,这份邀请怎么也得接受。

  谁都知道赵国栋这位宁陵市委书记现在风头正劲,去年几项主要指标夺冠,创造宁陵奇迹,连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都派人来调研宁陵产业经济成长进程,足见这位市委书记的不一般,而前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安都市长人选,这位也是有力竞争人选,虽说最终花落别家。但这一位可是才三十三岁啊。就有进军副省级干部的实力,谁敢说没准儿等几年他就是分管你的顶头上司了?

  但是任为峰这边却还没有确定下来,倒不是任为峰拿捏推脱,他下午还有一些工作安排,晚上这一顿也就一直确定不下来,不过赵国栋是打定主意软磨硬缠也得把这位常务副省长这一关打通。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两天后他就得启程去京里了,不先把这个大事儿敲定落实下来他心里也不踏实。

  “等一个小时再给他打电话,不行我就去天鹅湖宾馆守着他,他在那儿有个国际研讨会,可能晚上还有饭局。我得把他给拽过来。”赵国栋叹了一口气,“领导也当得恁地辛苦啊,吃顿饭也得东奔西跑,这胃多半都是这样被折腾坏了的。”

  “呵呵,赵书记,是不是胃口不好的才能当领导?那这些领导也未免当得太悲惨了,咱胃口太好,能吃能喝。估摸着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堑文魁乐呵呵的道。

  整个市委市府班子里,也只有堑文魁敢于在赵国栋面前这样放肆,就连钟跃军和蓝光这等老资格或者像焦凤鸣、曾令淳这等绝对心腹也不敢如此。  “老堑,你说起翡翠堡国际大酒店,知道我想起了什么?”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道。

  堑文魁一怔,摇摇头。

  “黄凌就任宁陵市委书记之后,我第一次带着西江区班子几个成员宴请他就在翡翠堡。

  ”赵国栋淡淡的道,“当时我一方面需要就西江区城区发展规划向他汇报,一方面希望推荐魏晓岚进尖,一北呆着令耸他们几个选在了翡翠

  堑文魁沉默不语,黄凌出事之后,市里都有些忌讳提及黄凌,不过堑文魁却知道赵国栋心胸颇广,并不介意,后来在黄凌一案进入司法程序判决之后,赵国栋还和堑文魁一起专程到内山监狱看了一次黄凌,这让堑文魁大为感动。

  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黄凌,他堑文魁到不了副厅级这个干部位置上,虽然黄凌有千般错,但是也不能不承认黄凌在许多方面对宁陵发展还是做出了贡献的,至少在一些产业基础和思想观念的开拓上为赵国栋起到了破冰作用,否则赵国栋不可能这样轻而易举就彻底掌控了宁陵局面。

  赵国栋这个时候突然提及这个问题让堑文魁有些不解,难道真的是有感而发?堑文魁有些拿不准。

  “那顿宴席上,黄凌介绍了他的两个朋友给我,希望我能在一些原则之内给予方便。”赵国栋语气平淡,既像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联的历史钩沉,“我不清楚他和那两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我知道如果他不能控制好这方面,恐怕迟早要出事儿。”

  堑文魁心中一震,默默点头。  “文魁,我们都是凡人,难免有七情六欲,也难免有亲册好友,身处我们这个位置上手中又掌握着很大的权力和很多资源,在很多工作中,难免会遇到上级、同僚甚至朋友熟人打招呼,希望在某些事项上给予方便,这很正常,也不可避免,而也有很多人弹精竭虑想方设法就是想要把你拉下水,希翼能够通过这一点掼取更多超出原则的利益,我们怎么把握好自己,站稳脚跟,既关系到工作本身,同样也关乎我们自身

  堑文魁感觉到一些什么,脸色也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今年我市的城建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力度估计比起去年来会有增无减,尤其是像机场、大桥、公路等基础设施,开工项目几乎是接连不断,文魁,我希望你作为具体分管这项工作的领导,不但要自身行得正立得端,更要要求你下边具体责任人做到这一点,确保不要工程建好了,人却进去了,这种事情在各地屡屡上演,我不希望在我们宁陵发生这种事情

  “赵书记,您放心,我保证刀刀刀”堑文魁一正色正欲说下去,却被赵国栋摆断:“文魁,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希望你不但自己要做到,而且要保证你下边的人也要做到,我建议你和纪委那边联系一下,重点工程让纪委和监察局派驻专门人员,确保不要因为建成一项工程就毁了我们一批干部

  堑文魁吐出一口气,点点头。

  赵国栋在这一点上堪称典范,这一年多来,几乎没有因为他个人原因给自己打过招呼,相反倒是替自己挡了不少麻烦,如果是真的推不掉的,那也是基本上要做到通气和哉定底线,在这一点上堑文魁觉得这位市委书记还真的有点游刃有余的味道。

  赵国栋也听到一些关于堑文魁的言语,说他建设工程项目上管得很“到位。”这个打了引号的“到位”含义很丰富,一方面是指堑文魁精力旺盛。做事踏实,作风细腻。另一方面也是指堑文魁手伸得太宽,管得过细,甚至录夺了一些本该是城建交通系统部门领导的权力,这难免会产生一些问题。

  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倒是不愿意过多干涉,每个人工作作风不一样,在赵国栋看来堑文魁大原则把握很好,从没听说过在经济上有啥不清不楚,也许是黄凌落马给他了很深的教,使得他在经济财务上特别注意,这一点上也让赵国栋很是欣慰。

  自己是因为家底子厚实而不需要考虑这些方面,而堑文魁不一样,他家境一般,又分管着这一摊可谓油水最为丰厚的部门,常在河边走能做到就是不湿脚,那就不容易。

  堑文魁能够保证这一点,即便是他在其他方面有些瑕疵,赵国栋觉得都可以容忍,工作作风这些细节上,可以随着工作经历和经验的丰富以及能力提高而逐渐改善,不值一提,甚至包括其他一些阴微不足,赵国栋觉得都不是大问题。

  貌似俺没单章,别人单章,似乎一下子就拉开了距离,兄弟们,可不兴这样欺负老实人啊,继续拒绝单章,望兄弟们多给几张月票啊,都月中了。要说也该有多余月票出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