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五节 工作的另一形式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五节 工作的另一形式

  可发改委辛任千君和分管慕础设施项目的副辛任芶道成嗓慌协准时,还差两三分钟到六点半,两个乘坐一辆赫新的奥迹6出现在了翡翠堡国际大酒店停车场内,些文魁带着市府办副主任兼接待办主任曲晓,燕在停车场内接着了两位客人,将他们引入了贵宾房。

  “于主任、芶主任,好久不见了,是不是觉得我们宁陵太偏远了,这么久都贵足难踏了?”赵国栋相当热情的迎上前去招呼着两个客人。

  各省的发改委素来是副省长的摇篮,一般说来,干上一届发改委主任,只要年龄不太离谱,捞个副省长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也就是说只要你能坐上发改委主任这个位置,也就是说你就是天然的下届副省长候选人了。

  只不过近十年来在安原这个惯例稍稍有些变化,随着省内一些经济实力较强的地市崛起,省里对地级市发展也越发看重,所以近十来年,副省级干部从经济大市市委书记中产生的几率明显提升,而像是原来较为热门的发改委主任、财政厅长、交通厅长这些个置上产生副省长的几率却大幅下降。

  像本届副省长里,除了原来齐华和康仁梁保留之外,怀庆市委书记陈英禄也升任副省长,好在财政厅长曹宁也补上了副省长,这才使得省直机关这一块不至于像上一届那样被推了个光头,不过这也足见目前从中央到地弃上用人机制和方向的转变。原本传言于君也是安都市长的候选人之一,但是很早就被淘汰出局。甚至还没有轮到他和龙应华、该立峰以及赵国栋比就杳无音讯,足见现在省直机关要害部门一把手与省里重要地市一把手之间的地个沉浮趋势。

  “赵书记,瞧您说的,道成主任年前还到你们宁领去了,到土城和云岭考察了多个项目,据道成主任回来介绍,用一个词儿来形容,那是琳琅满目啊,土城食品工业园区里已经云集了多个著名食品品牌企业,一片热火朝天景象。而云岭那边重化工业园区的架子也基本上形成了规模,发展基础已经打牢,我想如果不是今年中央的严厉调控政策出台,云岭县委县府提出的几个项目完全有可能立项开建,只可惜时运不好啊,还好土城食品工业园区几个项目搞得早,要不可能都得搁一搁啊。

  ”

  赵国栋心中有些好笑,这个于君,才一进来就开始给自己打预防针,显然是防着自己纠缠不放,只差就直截了当的告诉自己,别难为他了,吃饭喝酒歌泡硼都可以,唯独谈项目立项没戏。

  “于主任,宁陵去年经济发展一路顺风,全靠省发改委的绿灯支持啊,今年是宁陵发展的关键之年决战之年,我们宁陵还指望着省发改委一如既往的全力支持我们啊。”赵国栋也不明言,这是说些空泛的套话。

  即便是空泛的套话也还是让于君有些敏感,从去年底省发改委已经开始收紧项目审批,原来一般是由分管副主任签批项目权力统一收到由主任亲自签批,而规模稍稍大一些的项目都要报请分管副省长的同意,大型项目则需要报请省长和省长办公会来集体研究,由此可见这一次风暴之烈。

  “赵书记,咱们发改委还能不支持你们宁陵工作?去年宁陵可是替咱们安原长了脸,多了全国之冠,东流书记走到哪儿都是在表扬宁陵。还专门签批给省委办,要求省委办会同有关部门对宁陵现象进行调研。总结经验,省府办这边也是有这个意思,打算有省府办牵头,从咱们省发改委、金融办、商务厅、财政厅、省工商局、省国税局、省地税局等部门抽调人组成专门调研组,采取解剖麻雀的办法,选择宁陵市里一个比较典型的的中不溜县份进行调研分析,找出宁陵去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奥秘何在,这可是对宁陵工作的最大肯定啊。”

  搭话的是省发改委副主任芶道成,固定资产投资处属于他分管部门,堑文魁也和他打交道最多,这家伙在原来发改委还是计委的时候就担任计委副主任,比起现任主任于君来说无论是资历还是对业务的精通都不可同日而语,这家伙头脑也灵活,但就是好那一口,夜生活太过丰富,见了漂亮女人就有些迈不开步子。

  “呵呵,那还是得感谢道成主任去年对咱们宁陵的指导和帮助,宁陵取得的成绩离不开省发改委的扶持和倾斜。”赵国栋一边招呼客人,一边示意曲晓燕赶紧

  曲晓燕显然和芶道成比较熟悉,很亲热的招呼着对方,不过芶道成看样子却是对曲晓燕很克制,丝毫没有以往见到熟悉的漂亮女人口花花的那种随便,这倒是让对这位芶副主任有些了解的赵国栋感到惊讶不解。

  “赵书记,为峰省长要过揪”于君也知晓一些赵国栋和任为峰关系不浅,看着中间空了一个位置,就知道肯定是把任为峰拉上了,“他好像在天鹅湖那边有个比较重要的会议吧,能走得掉么?”

  “嗯,什么研讨会,不就是一帮无良学者跑到我们安原来混饭吃么?不是有人说么?经济学家们所说的一切都是经典理论,只不过令人悲哀的是他们要么说错了时间,变成了马后炮,要么就是他们就是专门说反话。”堑文魁一边开玩笑一边大放厥词:“而且我国的这些所谓经济学者们比起国外的经济学者们还要多上一条,那就是他们更无耻,更没有道德廉耻心,更愿意委身于金钱。

  ”

  赵国栋笑着瞪了堑文魁一眼,这家伙看来真是有些张狂无忌,可能是与于君和芶道成私交不错的缘故,在这两人面前也是荤素不忌。

  “老堑,是不是吃过这些个经济学者们的亏啊?是买股票折了还是投资基金失手了?”

  于君也和堑文魁关系不错,堑文魁虽然只是一个副市长,但是这人性格粗豪耿直,很有些江湖味道,兼之在宁陵分管国土、城建和交通这一块,和省发改委打交道时间不少,省发改委几位主任和不少处长都对这位副市长印象很好,而且这位副市长相当好客,发改委每每有人到宁陵,他都能安排得妥妥帖帖,所以发改委这边对于宁陵那边的事情也少有打回票,一般事务真要差上点资料,也得先办后补,所以堑文魁在发改委这边也很是吃得开。

  “嘿嘿,我老堑从来不玩那些玩意儿。真要有点闲钱,还不如买点啥文物古玩这些啥玩意儿的,那才是保管永远增值,绝对不会贬值,为啥,因为历史不可逆转,那古玩卓画这些东西是坏一件少一件,而且现在有钱人多了,腰包里越来越鼓胀,难免没有想要附庸风雅的,所以文物古玩市场也是越来越火爆。真要淘上一两件像样的物事搁家里,呆上十年八年之后拿出来,不翻上十倍八倍,你把老坠当球踢!”

  堑文魁说得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看样子他也是在这方面颇有些心得体会的样子,赵国栋也没有想到堑文魁这粗豪货色居然也还有闲情雅致玩文物古玩这一票,不过听这家伙倒是直率,直截了当就是为了增值而收藏,而不是因为喜好这一行而收藏,倒也是个实诚人。

  听得堑文教说得口若悬河,倒是真把于君和芶道成两人的兴趣勾起来,一桌人也是探讨着文物古玩不亦乐乎。一直到任为峰的到来,才算是把这咋小话题告一段落。

  主宾一到自然就是立即开席,任为峰虽然酒量不浅,但是在外边正式场合确实不喜欢喝酒,于君和芶道成以及赵国栋都是知晓任为峰的这一习惯的,于是也就准备了两瓶红酒,浅尝辄止,不刻意劝酒。

  席间免不了问及在天鹅湖宾馆举办的为期两天的“新形势下民营企业发展所面临的机遇和难题”这一专题研讨会,也是有众多国内知名经济学者参加,主要是探讨民营企业在当前形势下发展机遇的把握和困局破解,其中也邀请了部分国内知名民营企业负责人参加,要说规格和影响力也是有一些,幸好有省长秦浩然亲自参加,否则任为峰还真走不掉。赵国栋把堑文魁对所谓经济学家们的论断拿出来卖弄一番,也引来了任为峰的哈哈大笑,虽然没说啥,但是看得出来对赵堑文魁所说这番言论也是有些认同的。

  堑文魁也是个相当会观风识色的角色。听得赵国栋开始引入话题,自然也就要在一旁帮着烘云托月,话题也就渐渐拉到了宁陵去年经济发展上来,作为分管城建交通的副市长,他对各种数据也是烂熟于胸,也把宁陵城市基础设施投资的拉动作用以及对宁陵经济后劲和吸引力的促进做了相当客观细致的分析,然后再把话题渐渐就落到了今年宁陵基础设施的规划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