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六节 孰重孰轻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六节 孰重孰轻

  习栋不是我不支持你们宁陵的工作,我也知道宁”六键。去年不少大项目的进入让你们财政有了底气,但是如果基础设施建设不跟上,你们的优势和竞争力很快就会被拖累,这一点我很清楚,不过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明确的表态,老于和道成知道,开年之后省政府已经开了办公会明确,对所有基建项目一律实行逐件报批集体审核制。规模稍稍大一些的项目都必须要经过政府办公会研究来拍板,你应该知道这其中的难度。”

  任为峰一边小口抿着酒,一边调整着自己的思路和言辞,希望用一个较为准确的意见来回复对方。

  “我个人看法,在城市生活污水处理中心项目报建问题上问题不大,省委省府今年明确了对民生项目的倾斜性,除了发改委会给予最大限度的政策支持外,财政方面也应该有一笔奖励资金用于对解决城市民生方面基础设施的鼓励,税收部门也一样有优惠政策,在这一点上你们可以多想想办法,把一切政策用够用足。”

  任为峰也不绕圈子直奔主题:“你们的半小时经济圈公路改扩建项目可能有些问题,第一,所谓集中为一个项目不合适,这分明就是多个单独项目,你们完全可以分别报建立项,这样更妥当;第二,项目涉及太多,尤其是今年从上至下都在要求压缩。你们还要提出这样大一个计哉,不太好,所以建议你们砍掉一些关系不大的,搁在明年来。”

  赵国栋心中有些沉甸甸的。如果连半小时经济圈道路交通项目任为峰都不赞成,这问题就有些棘手了,东塞机场项目那就不用说了,肯定是直接封杀了,任为峰不是一个可以用其他手段可以说服解决的人物

  堑文魁也有些发急,这样看来任为峰反而可能成为最大的障碍了,而东寨机场项目要提交到省政府办公会来研究首先就需要过他这一关。

  “至于东塞机场项目,我倒是不好对你们这个项目发表意见。我省机场建设一直滞后,除了安都太平机场外。就只有规模太小且不宜成为的太平机场备降机场的荣山古店机场和绵州在建的南塔寺机场,作为一个人口大省,我省民航事业发展与我省经济发展极不相称,以我介。人的观点是主张大力发展民航事业,而支线机场建设是重中之重,宁陵东塞机场的条件更是得天独厚。日后如果条件适合,甚至可以发展成为一个干线机场。”任为峰笑了笑。“当然,这个前提是要在去年或者这一轮宏观调控风暴之后。”

  “为峰省长,您的意思是并不是不赞同我们宁陵上东寨机场项目,而是担心会受到国内经济大气候和宏观调控政策影响而会被上边否决?”堑文魁忍不住问道刀

  “嗯,我想我表达意思很明确了,以宁陵地理位置和交通优势条件,加上宁陵目前经济发展状况,建设东寨机场是相当有必要也是合适的,只是在时机上稍稍需要调整一下。”任为峰没有抬头,自顾自的道。

  “那为峰省长,如果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中央那边获得认可,那么省里边能不能先行放行,让我们要死也死在国家发改委那道门槛上呢?”赵国栋嬉皮笑脸的问道。哼,那你就是故意在把我们省里招牌抬出去当挡箭牌,中央就不会怪及那个具体地地市,只会把通报批评乃至是处理结果搁在我们省这一级,包括我和于君、道成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任为峰没好气的回答道。

  “可是如果省里都没有一个明确意见,我们怎么能争取到国家发改委的同意?那还不得一棒子就给敲死了?”赵国栋摇摇头,“为峰省长,我说一句放肆一点的话,省里在这上边恐怕还是得把握一下政策。有保有压,有放有收,宏观调控的目的是什么?还是为了更好更健康的发展,针对的是具体产业而来,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我没有见到列入其中。”

  “投资过热我也觉得需要区分地区和项目,如果是传统工业产业,产能过剩,技术落后,纯粹是想要以牺牲环境和利用廉价劳动力来赚取拿点可怜利润,自然该压该砍,而新兴产业、高科技高附加值的产业,不但不应当调控,而且还应当鼓励扶持,宁陵的硅产业、新材料产业、环保设备和汽车制造产业乃至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产业都属于新兴产业,由此带动了宁陵经济健康良性发展,但是现在制约着宁陵经济发展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

  “抛开周边需要,仅仅是宁陵,我们不谈普通民生需要,由于大批高科技八川一溶户中陵,带来了宁陵高端人员流诲大幅度增加,莉航州一耐的需要已经越来越迫切,已经有不下十家企业问过我宁陵机场什么时候开建,认为这已经影响到了企业运行效率,而且随着经济发展这种需求还会越来越明显,而宁陵所处的地理个置又决定了安都太平机场对于宁陵来说的确太过遥远,相当不方便,像绵州这样距离安都太平机场只有一百多公里的地市都知道要上机场项目,我们宁陵又怎么能再拖下去?”

  于君和芶道成都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居中的任为峰,赵国栋这番话虽然没有明确指向省政府决策思路有问题,但拿出来的道道却不是虚的。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宁陵偏处安东,与安原距离的确有些遥远。即便是安湘高速全线贯通,从宁陵到安都太平机场或者长沙黄花机场。距离都得要三个小时以上,这对于一个经济蒸蒸日上的城市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制约,尤其是随着宁陵提出的打造中国硅城这一宏大计划正在变成现实,环保产业的聚集,新材料行业的兴起,这都函需宁陵在交通环境上有一个质的飞跃,传统的铁路、公路以及水运都不能满足对时间要求越来越高的高端客户需要了打破这个瓶颈最好办法就是建设机场。而机场又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建成,所以赵国栋的焦急也的确是有其理由。

  任为峰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中央政策他了然于胸,调控方向明确。在范围上略有些模糊,实际上这也给了地方上一定的裁量权,对于宁陵方面的构想他其实是持支持态度的,但是省长秦浩然在这方面观点很坚决,认为安原不能去当出头鸟,在中央三令五申的高压下。安原要宁严母宽。

  这个原则秦浩然已经在省政府办公会上多次明确,任为峰也觉得相当为难,现实需要和领导观点形成了鲜明对立,孰重孰轻?

  秦浩然并没有明确对所有项目一刀切,但是他提及了像新的开发区、机场、大型桥梁、高尔夫球场这些项目都属于严控范畴,严控的意思就是要暂时搁置不批,大家心知肚明。

  赵国栋不应该不知晓这一点,就算是自己首肯,在省政府办公会上照样会被否决,持秦浩然一样观点还有齐华和曹宁,谁都不愿意在这上边去冒被中央批评的风险,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赵国栋见任为峰只是吃菜,却不回应自己的话语,也知道任为峰也有他的难处,但是如果不说服任为峰,连上报省政府办公会研究的机会都没有,也就母论其他了。

  不过现在饭局席桌上有些话还不是太适合挑明,有些话语也是需要培养情绪气氛之后才能坦言的。

  堑文魁也意识到了席桌上气氛有些僵滞。赶紧举起酒杯和于君碰起了杯,转开了话题。

  酒足饭饱,任为峰还需要返回天鹅湖宾馆,赵国栋也不多挽留,只是送对方到了门口上车。

  “国栋,你们机场这个项目我不多说,情况你也很清楚,如果你觉得你真的有把握能过政府办公会。我可以同意省发改委将这个项目报上来,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浩然省长和齐省长、曹省长他们都不太赞同。尤其是浩然省长那边恐怕要过关很难,钟跃军我看也是无能为力。”任为峰在上车之前。还是停住了脚步。笑着道:“这样把项目报上来,发改委和你们宁陵市难免都要背一个看不清形势罔顾大局的皮了。”

  “谢谢为峰省长了,不管咋的,咱们总得尽尽力吧,宁陵等不起啊。”赵国栋也是嘴然叹道:“这边还要请为峰省长多费心了。”

  “唔,如果你真要试一试,我当然支持,那边你和老于和老芶那边在沟通好,请他们尽快完成发改委这边的审批程序,到时候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催一催。”

  任为峰上车之后挥挥手,汽车迅速驶出。等的就是你这一句话,没有任为峰的点头,省发改委根本就不可能往上报。当然有了任为峰的认可小还需要省发改委在这个项目立项方案报告上润色修饰一番,程序上加快一些,时间不等人啊。

  很想单章求票了,要不票老是不涨,但是俺还是忍住了,否则这求单章真的成了习惯。那可就真的恶心人了。兄弟们,虽然俺不单章,但是俺渴求月票的心却是霍霍灼热的,比任何时候都渴望,爆前面几位神菊的机会就在眼前,兄弟们给予我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