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七节 麻烦包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七节 麻烦包

  旧圳席间的赵国栋心里冻是有此沉甸甸的。从任为峰乱渊后丁他知晓了一个消息,分管工业的齐华和分管城建、交通的曹宁都持和秦浩然一样的观点,也就是说还不仅仅是秦浩然一个人的问题。

  他们都有些担心来自中央的批评,担心破坏了他们在中央的印象,这年头都不易,走到他们这一角。谁都希望能够还能走得更远,若是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微末小事儿。而坏了自己的前程。那就太不哉算了。

  当然,关键还是在秦浩然身上,只要秦浩然态度明确,就算是齐华和曹宁再是反对,都影响不大。

  只是秦浩然会态度鲜明的表示支持东寨机场项目么?赵国栋心中也没有多少底。

  就算是郭川是他小舅子,就算是有利益因素参杂其中,但是对于秦浩然这样的人物来说,首先考虑的还是自己的政治前途,只有在确定不会对其政治前途构成太大影响时。他才会考虑其他。

  如果在省政府办公会上能够形成较为一致的意见,那么秦浩然顺水推舟的附和支持,这倒是很有可能,现在任为峰这个有力人物自己已经争取到了,但是这还不够,还需要一些其他助力。

  赵国栋脸上深思的表情一直保留到进入房间,落在于君和芶道成眼里也是有些耐人寻味,不知道任为峰最后究竟给了赵国栋一个什么样的答复,但是看样子不会太差。

  晚饭后安排的娱乐照例是客随主便,但是芶道成的喜好堑文魁相当清楚,免不了安排到则包房里去休息一番。

  进入夜生活的芶道成精神顿时倍增,翡翠湖的陪酒小姐素质都不差。北地胭脂,南国莺燕,不少都是大学生,当然都只能是些野鸡大学毕业的,于君虽然不是很好这一口。但是却喜欢玩个大学生情调。能有几个懂活跃气氛再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假模假样还是大学生的来热闹热闹。也是大家都很喜欢的。

  堑文魁也是手段不凡,看来也是和翡翠湖这边关系不浅,稍稍安排一番,便有一大堆女孩子到来,堑老板些哥的叫个不休,看得赵国栋也是顺舌不已,这堑文魁还真是一经世致用之才,文能提笔,武能舞枪。这啥场合都能提得起放得下,如鱼得水,的确是个人物。

  翡翠湖的娱乐会所是和翡翠湖大酒店分开外包的,不过条件的确配得上翡翠湖大酒店这家五星级酒店。

  仅仅是灯的条件京足以看出,清一色的临湖豪包,推窗而望风景如画,豪包从音响设备到室内装饰都是清一色进口货,丹麦尊宝音响设施搁在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掉价,都是些五音不全的角色在哪里鬼哭狼嚎,也不知道用这样好的设备有何意义。

  赵国栋不喜欢这种环境,但是于君和芶道成这种贵客他还得陪一陪。不说其他,指望着这几咋,项目在程序上走得更快一些,今后宁陵这边有求于发改委的地方还很多,这样入乡随俗的陪着应酬也是在所难免。

  好在于君不像芶道成那样恶行恶色放荡不羁,而且言语也还能投缘,所以把堑文魁和芶道成打发到另外一个包间里,赵国栋和于君两人也就是就着一瓶红酒和悠扬的歌声里寻找些话题入味儿。

  于君是从省委副秘书长到省发改委主任位置上的。在省委副秘书长之前担任过安都市委秘书长。但是却没有怎么在经济部门里干过。也不知道走了那条路子到了省发改委这个要害部门担任一把手。

  虽然于君对业务说不上很熟悉,但是这人用人还是有一套,把芶道成这种业务很有水准但是却又有些致命缺点的副主任抓得很牢靠,芶道成也知道自己升迁无望,能得于君的信任,也就安安心心的“辅佐。于君,也算是把发改委这摊工作运作起来,不至于脱节。

  于君的口才还算不差,和赵国栋也能说到一条道上去,只不过旁边两个小妹就有些寡淡了,遇上两个柳下惠一般的角色,也只有各自闷着头点歌叫酒猛见要说两个女孩子姿色也不差,于君未必没有点放浪一回的想法,只是碍于赵国栋这个和他不算太熟的角色,也就只能云淡风轻的以酒相劝了。

  赵国栋实在觉得这种场合有些气闷,这时间一晃一两个小时过去了。却丝毫没有收拾的迹象,有心想要离开呢,却又觉得这样有些失礼,怠慢客人,于君这会儿又开始和两个小妹玩起了投子,显然是想要在两个女孩子面前一展自己“雄姿

  正欲出门,却听得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赵国栋有些讶异,一边开门,却见一个面目相当清秀的服务生满脸惶恐的站在门前,“先生,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您和隔壁那一桌是一块儿的吧?”

  “是,怎么了?”赵国栋估摸着是出啥事儿了,这种娱人多都是酒后来消盅的,不讨在包间里应该是出不了。们“的,以堑文魁的老到,也不该出什么事情才对。

  “这,请您过去劝一劝吧。真是不好意思,客人们可能都喝了一点酒,有点控制不住情绪,经理让我来请您去帮忙劝一劝,别把事情闹大

  面目清秀的服务生额际已经有些汗意,大概是来的时间还不太长,显然是很少在这种场合下遇到事情,这翡翠湖好歹也是颇有名气的五星级酒店。就算是娱乐会所也都是些懂些道理的角色,少有逞强好斗的人物,没想到今儿个却遇上了两边都是凶悍角色,事情竟然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迹象。

  赵国栋有些烦躁,怎么自己一到这些场合就能遇上这些破事儿?堑文魁是怎么搞的。安排介。娱乐地方也能出这种事情?这不是安心找折腾么?

  “什么事儿?”坐在里间的于君也听到了声音赶了出来。

  “没事儿,可能是文魁和老芶他们那边出了点麻烦,我过去看看。”赵国栋摇摇头。当主人再怎么也得去招呼一下。只是自己这咋,主人家可是当得有些窝囊。

  “没事儿吧?”于君显然已经有些量了。语气也有些飘忽,不过神志还算清醒,“我给这儿老板打电话,这地方还能出事儿?”

  “不用。我先去看看。”赵国栋笑着道:“我解决不了,再劳您大驾,怎么样?。

  “呵呵,国栋,安都不是你码头,但是我相信也没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于君笑了起来,有些放肆的扫了一眼旁边两个跟着出来的妹。“走,回去吧,等我兄弟过去看看。”

  “大哥,要不我陪你过去看看。”原本安排给赵国栋的那个小美眉赶紧跟出来。

  赵国栋有些诧异的瞅了一眼对方。

  先前自己也没有注意,本来就对这些欢场上的女孩子没啥兴趣,就是再长得漂亮,他也没有胃口。纯粹都是逢场作戏,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欢场上的东西都是这样。他赵国栋可没有心思放在这上边。

  这丫头看上去不过十**岁,这还是有些化妆掩饰了的,在赵国栋看来实际年龄估计也就是十六七岁,也不知道是中学上还是技校生,听口音倒像是安原人。一张小巧圆润的脸庞上水汪汪的眼睛倒是挺灵秀。小嘴巴微微上翘,包间里空调开得挺大,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恤外加短裙,一对圆鼓鼓的乳峰从,恤里透出一抹绯色来,还真有点小狐媚子的味道。

  “你陪我去看看?不用了赵国栋摇头表示不需要。

  “大哥。你就让我陪你去吧,我一个人呆在里边不是替别人当电灯泡?。小丫头脸色也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空调缘故,显得红扑扑水灵灵的,还真有些味道。可对于赵国栋来说却没有啥杀伤力。

  赵国栋不置可否,也不管对方,径直跟着服务生身后,沿着走廊拐过一道弯就到了芶道成他们所在的包厢。

  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一阵吵嚷声,赵国栋觉得有些头疼,自己还得来解决这些问题,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当市委书记还是当派出所长?

  堑文魁脸色铁青。站在他一旁的曲晓燕同样是脸色绯红,满脸愤怒。在他们身后是有些醉意朦胧的芶道成,似乎是有些站不稳了,扶着旁边的墙壁,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嘟囔着什么,也没见着陪她的妹。大概是因为出了事儿跑人了。

  对方是一群年轻人,也有一两个年龄稍长的角色,形成一个弧形包围圈将堑文魁几人堵在了里边。当中两人环抱双臂,看样子就是主事人,还有一咋。靠后,看样子也是其中管事角色,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角色正在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劝说着,但是看样子对方根本就没有理睬,另一个女性大堂主管则在忙不迭的打电话,大概是在向上边汇报着什么。

  赵国栋有些讶异,看样子又是招惹了什么人,可是以堑文魁的老练精滑似乎不可能在这里惹出啥事沁来,就算是有啥事儿,他也不应该摆平不了这种事情才对,怎么看他双拳快要捏出水来,这曲晓燕也是一副义愤填膺,但望向芶道成的目光却很有些愤恨的意思?难道是芶道成惹的事儿?

  这芶道成可真就成了麻烦包了。

  瞧瞧,俺不单章,迅即就被后边的单章一下就给超出了几十张票,难道这就是人品还是德行?非得要去单章?俺还就不信了,照样更新却不单章就不能又好报?

  兄弟们给予实诚老瑞一个满意的回报行不,检查一下你们的票箱,也许第二第三张月票已经出来了,砸给老瑞,十二点还有!砸得多。俺明天就要爆发,呐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