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八节 面子给足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八节 面子给足


  小午,你别给我在众儿废话了,茶哥和泰哥都说了,绷盯小找结儿。也不惹事儿,但是我们也不能被人欺侮不是?怎么着,你们翡翠湖还能替他们扛起?他们是客人,我们不是客人?都是客人,那更好说,这种流氓行径你们说该怎么办?”一个年轻人手指几乎耍指到满头大汗的值班经理额头上,一副振振有词的气势,唾沫几乎要溅到对方脸上。

  “我们这些人都是通情达理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怎么样?这头老狗借酒装疯摸了泰哥马子的屁股和咪味,咱们也不难为他,要么他跪在这儿抽自己两耳光,说自己是混蛋,然后滚蛋,要么把他们一伙儿的这个女人让我们泰哥摸一把屁股**,一了百了,随便怎样都行?如何,我说这话公道吧?”

  顺着这咋小家伙的目光望去。赵国栋目光落到有些酷酣大醉的芶道成身上。这家伙显然有些醉了。即便是这种场合下也是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似乎丝毫没有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

  “谁摸了你马子的**屁股?放你娘的屁!我朋友什么人我清楚。这年头花钱还能干不了啥事儿,用得着在这儿来摸你马子屁股?!”堑文魁也是够粗野,面对对方人强马壮也是丝毫不惧,恶狠狠的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自己,想来敲诈勒索明说!”

  “咦?谁敲诈你了,瞧你这副德行用得着我们来敲诈你?你他妈是比尔盖茨还是阿拉伯石油王子?我们怎么敲诈你了?”一个环抱双臂的男子有些轻佻的道:“你的同伴摸了我的马子味味和屁股,这是众目睽睽所见,想要抵赖?就在这走廊上我想应该有监控摄像头,不信咱们就调出来看看,如果真是这么回事儿,怎么说?让这头老狗自己跪在这儿抽自己耳光,还是把你的马子送过来我让也依葫芦画瓢效仿一把?”

  堑文魁气势一窒,他也没有想到对方心思这样慎密,这芶道成的德行他清楚,喝多了之后手脚就是有些不干净,刚才在包间里就是毛手毛脚对那小妹,那小妹不胜其烦。才会跑出来。也不知道怎么就会突然变成这样。

  那个小妹现在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堑文魁有些怀疑就是刚才那妹故意设局报复芶道成,可现在却是有苦说不出,如果真监控摄像里有芶道成摸了对方马子的咪咪和屁股,这事儿还真不好说,看他身边那女人也不像是啥正经货,但这时候却又辩驳不得。这事儿连报官都不好报,真要折腾起来。无论是自己这个副市长还是芶道成这咋小发改委副主任都得弄个灰头土脸,虽说出不了啥大事儿,但总是弄得人不愉快。

  见堑文魁不好开腔,这边气势更盛,“老狗,你还不过来,就给我躲在那儿装醉?刚才你摸我马子味咪屁股的时候咋就那么清醒呢?需不需要我们报警告你一个流氓性骚扰?”

  一帮子家伙都是笑得前俯后仰,显然是对这样一件事儿感到很刺激很有味道。

  “泰哥。甭跟他们废话了,把那老狗拖过来跪在这儿给你磕几个响头吧?”

  “嘿嘿,要不让那女人过来让你享受一把?不过本哥,泰哥,这女人长得不赖也有些风骚,就是年龄大了点。徐娘半老,怎么也跑到翡翠湖来混饭吃?翡翠湖看来也是越来越没落了啊,赶不上喜来登和假日花园了啊。”

  “本哥,你别说。那女人**倒是大。屁股也翘,要不你就将就闭着眼睛摸两把算了?”

  “妈的,看他们样子也像是当官的,可当官的还能干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是哪咋。者,旯里钻出来的乡巴佬,也敢跑到安都来丢脸?!”

  “甭管他们哪儿当官的,那也得讲王法不是?要不我们给省纪委的廖书记打咋。电话,请他按派人来看看这是哪里来的干部?”

  嚣张放肆的话语窜进堑文魁耳中,让堑文魁火冒三丈,恨不能把这帮家伙嘴巴给撕碎,但是对方突然提及省纪委廖书记,还是让堑文魁心中一凛。看样子对方似乎也对官面上的东西十分熟悉,要不就是针对自己一行人而来?

  曲晓燕虽说也就是久经风浪的老手了,面对一帮比自己都还要些的小崽子们如此放松的调戏侮辱自己,也是气得七窍生烟,但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样对付这帮家伙。

  而翡翠湖这两咋。服务经理只会苦苦劝说对方,却是全然不起作用。

  若真是像对方所说,那还真成了自己这边输理了,芶道成这家伙怎么一辈子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德行,你好端端的去摸别人女人干什么?看他那副装嘴的模样,赵国栋也就知道事情怕是有那么一回事儿,只不过究竟是他旧后人控,环是被人下了套。却坏不好于君也不知道啥时候悄悄站在了赵国栋身畔,一脸尴尬的表情。看样子也是听到了这帮家伙的对话。很显然他是对自己副手品性了如指掌,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不算荒唐,但是今天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些让人心烦了。

  赵国栋倒是不觉得有啥,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遇见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从那几个家伙脸上的轻佻古怪的表情看出来对方就是想要戏弄堑文魁他们几个,当然你要主动把曲晓燕送上去献身,那也难说。

  “大哥,那女的就是我们会所的,根本就不是那人的马子,今天他们就是点的她站在旁边的小女孩突然插嘴低声道。

  “哦?那为什么你们的服务经理不说明?。赵国栋眉毛一扬。

  “大哥,那几个都是经常来的熟客,挺有势力的,经理哪敢招惹他们?。小丫头摇摇头。

  “那这些家伙是什么来头?。赵国技总觉得其中有个人有些眼熟,但是一来相隔一咋小转角,二来那人一直斜背对自己,看不到面容,又没有说话,所以也就想不起来。

  就这么一耽搁,那边人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尤其是几个年轻角色都按耐不住跃跃欲试,就要扑上前去,虽然有两个客户经理挡着。但是对方断然不肯善罢甘休,堑文魁虽然省得高大威猛,但毕竟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要想和这几咋小青皮崽子们较量。那肯定就要吃亏。

  “怎么一回事儿?。赵国栋委实不想在这种场合出面,就像对方所说。这走廊里都有监控摄像头。自己这样大摇大摆走出去算啥,可看见于君一脸惶急神色,显然是没怎么经历过这种事情,这头还得他来出。

  赵国栋这一嗓子立即就让人把目光落了过来,“咦?!”

  众人中那个一直抱臂轻蔑冷笑着一言不发的男子,一眼看见赵国栋之后便是满脸惊喜,一介。箭步就垮了过来,“赵刀刀刀,赵哥,是你?”

  还算是反应得快,一下子就把头衔给省了,改成了听起来更顺耳的国栋哥了。

  赵国栋也是一愣怔,康志本?!怎么哪儿都能碰上这家伙?

  “志奉?是你们?怎么回事儿?”赵国栋瞅了一眼对方那一群人里,还好,没有陈民家那个纨绔。

  “呃,赵哥,那边人你认识?”康志本有些兴奋,赵国栋是他的公司踏进怀庆市场的引路人,虽然没多久赵国栋就赴京就任了,但是父亲早就告诫过他,赵国栋前程不可限量,所以赵国栋虽然赴京,他还是专门打电话道贺,后来还专门抽了时间到京里去看望过赵国栋一次,也算是有些香火情分在里边了。

  现在赵国栋回任宁陵市委书记,康志本也就琢磨着该怎么去拜会一下,请教自己父亲之后,父亲却告诉他先缓一缓,赵国栋刚刚到宁陵,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理顺,暂时先不要去打扰赵国栋,所以他也就相当知趣,只是打了电话去道贺,甚至连宁陵都不踏足,免得让赵国栋有其他想法,不过今天这么巧碰上了,岂不是天赐机缘?

  “我能不认识?都是我朋友。你这是干啥?”赵国栋故作恼怒的沉下脸,在堑文魁和曲晓燕面前他得替他们把脸给长起来。

  “嘿嘿,赵哥,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7刀刀?。康志本搓着手。一脸不还意思,扭过头去,“虎哥,瞧你下边的人,一张臭嘴。”

  没等赵国栋反应过来,一直藏身最后的那个彪悍壮汉早已经上前,没等刚才几咋小跳得最起的家伙反应过来,早已经是一人一个大嘴巴抽上去。不但几个青皮崽子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康志本和另一个男子也都有些愣怔,怎么这个平时很有些桀骜不驯的虎哥就变得这么好说话这么给面子了?

  康志本原本也就是希望对方说两句客套话道个歉而已。

  赵国栋也是一愣,定睛一看,也是心中大乐,这可真是又遇上老熟人了。江一虎,自己回江庙发利市的第一咋小“启蒙导师。”对自己当派出所长时的政绩光辉也是作出了不“贡献”。

  十二点了,兑现承诺!

  俺就是不单章求票,免得养成习惯不好。虽然俺求票的心炽热无比,看看明早《弄潮》的票票能不能弄一回潮?

  今天就是月中了,很多书友都还没有检查票箱中积攒起来的月票,兄弟们花点心思检查一下吧,没准儿就多了两张呢?砸给老瑞,让老瑞今儿个好生爆发一下。回报兄弟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