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九节 暗渡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九节 暗渡

  第一百四十九节暗渡

  “一虎,真是你?有多少年不见了?”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瞅了这个昔日的马脸混子,不过现早已无往日的骁悍光棍气息,取而代之的隐藏沉静下的阴郁,除了面对赵国栋时还掠过一丝不好意思和尴尬外,已经完全转型为真正的商人了,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你还是可以看出对方骨子里的一份野『性』。

  “呃,赵哥,怕是有七八年了吧?您现也不怎么回江口了,想见您也见不着啊江一虎马脸上浮起一抹笑容,有些讨好的道:“我知道您现是干大事儿了,瞧不上江口这个小旮旯了,也从来没敢来打扰您

  “呵呵,这可真是有缘啊,这儿也能碰上赵国栋环视四周,看了看几个有些不忿的青皮汉子,“别又带队伍吧?”

  “没,没,赵哥,这是啥年头了,自从那年你提醒了我之后,我可是洁身自好,彻底隐退了,我现早就走正道了,他们都是我公司里的伙计,您瞧那两位你还认识吧?都是从江庙出来的老伙计江一虎把头摇得给拨浪鼓一样,“咱现也是凭力气凭辛苦吃饭,所以心里踏实坦『荡』

  赵国栋差一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洁身自好也能用江一虎身上?这可成了天方夜谭了,不过江一虎倒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角『色』,这么些年来能够混到眼前到这翡翠湖来潇洒,看样子也是有些“功成名就”的味道,而且还能把康志奎给攀上,估『摸』着也是和建筑建材这些业务脱不了干系。

  “赵哥,都是误会,纯属误会,怎么您今天也有闲来轻松一下,这翡翠湖设施还不错,我们一起坐一坐怎样?”康志奎相当热情的邀请着,一边示意江一虎把其他人带走。

  江一虎江湖上晃『荡』这么多年,也是个知觉懂事儿成精的角『色』,当然知道现的赵国栋身份不比寻常,已经不可能随便和什么人坐一起谈话吃饭了。

  康志奎和这边这一位如果不是顶着父亲的光环,一样不会入赵国栋法眼,他算是把赵国栋看准了,早就知道赵国栋将来必定飞黄腾达,只是当时他自己的身份所限,无法进一步靠近赵国栋,但是现似乎可以通过康志奎他们来运作一下了。

  一挥手,其他人立即带着本来躲藏背后的几个小妹滋溜一声全都走了,看得两个客户经理也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这出来的年轻人是何等人物,不但对方自抽耳光,而且还得殷勤无比的邀约讨好。

  闲杂人等走完,只剩下康志奎和另外一个神『色』有些倨傲有略带些好奇的男子,康志奎这才邀请赵国栋一行人进自己的包房。

  赵国栋见如此知趣懂事儿,倒是不忍太过冷遇对方,附耳于君身旁说了两句,于君也才明白过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康志奎不是啥张狂无忌不知轻重的角『色』,虽然自己离开了怀庆,也知道对方算是怀庆打出了一片天地,怀庆搞的装修工程公司也是像模像样,颇受好评,『政府』机关活儿接了不少,都没有出现啥纰漏,倒是听懂得怎么把这份资源长久保持下去。

  进了房之后,康志奎倒是十分光棍,端起酒杯就到了竺文魁和曲晓燕那里,啥也不说,一边道歉,一边一口酒一饮而,让竺文魁也是不好再板着脸拿捏,只有客客气气的说了两句,观风识『色』他竺文魁也知道这小子多半又是哪位公子哥儿,否则以赵国栋的脾气断断不会轻易这样了事儿。

  苟道成有些喝多了,歪一边呼呼大睡,也没有谁理他,看得赵国栋也有些感叹,一个堂堂省发改委副主任,这个时候却被人抛一边像个瘪三,这固然和他这里边的地位有关,但是也和他本人表现脱不开干系,有时候一个人的表现就能看出一个人底蕴,就他这样的确也不可能再有啥进步希望了。

  当赵国栋把于君和竺文魁介绍给康志奎时,康志奎也是有些震动,毕竟省发改委主任安原也算是个显赫角『色』,虽然未必能马上为他的公司提供什么现实助力,但是结交好这样一个人物也绝对不是坏事。

  赵国栋也注意到了康志奎旁边那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子,康志奎做了简单介绍,他们这些子弟外人面前都是相当谨慎,不过某些环境却需要袒『露』自己的底气,比如像今天这种环境下,否则,你一个纯粹的小商人,没有人会把你打上眼。

  铁国泰,康志奎的合伙人,现康志奎的公司已经从单纯的装修向建设装修综合一体进军,看来怀庆那边市场让康志奎掘到了第一桶金,现公司架子也就初具规模了,难怪康仁梁对自己的态度一直不错,大概也是有些感谢自己这个引路人吧。

  不过看这个铁国泰似乎很有些底气,不过这个年龄走这一门道真正凭本事的并不多,像康志奎都算是个小有能力的角『色』,但是如果不是依靠他父亲的余荫,只怕一样也只能苟延残喘,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种种机遇和能力凑合一起了。

  寒暄一阵之后,竺文魁也看出这位康省长的儿子看样子是有意要找赵国栋,招呼着于君扶着苟道成转场离开了。

  “赵哥,国泰是安铁局铁局长的二公子,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康志奎也知道赵国栋的能量,安铁局任局长铁山是一个星期前上任的,原来成铁局担任局长,这一次轮岗回安铁局了,赵国栋为此还专门打了电话祝贺,以前因为刘兆国的关系一起吃过几次饭,当时铁山还是安铁分局局长,虽然后来一直没有什么见面机会,但是每逢春节,赵国栋照例都是要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的,这份香火情也还是一直保留着。

  “哦?”有些惊讶的赵国栋瞥了一眼坐一边有些倨傲的铁国泰,“山哥家的***?怪说不得我老觉得有些面熟,不过国泰口音里可是没有半点川音啊,这可和你爸不一样,跟着你妈长大的吧?”

  铁山是四川人,一口浓重的川南口音,当兵北方,和刘兆国一样也是找了个北方女人当老婆,难怪眼前这个铁国泰一口东北味儿的普通话,

  被赵国栋这一相当托大的话语弄得原本还有些自命不凡的铁国泰顿时矮了几分,眼里望向赵国栋神『色』却是少了几分骄横,多了几分恭敬,这可不是谁都能咋呼两句吓唬自己,自己爹是四川人知道人多了去,可是妈是辽省人却没有几个清楚了,“呃,赵哥认识我家老爷子?”

  “呃,有***年没一起吃饭了,山哥还安铁分局时,倒是聚过几次想起往事赵国栋有些感慨,昔日刘兆国带着自己结交朋友的往事又如电影胶片一般缓缓脑海中掠过,“这些年山哥回安都时间很少,我也不安都,一起聚一聚的时间都没有了

  康志奎也没有想到赵国栋和铁山也还有几分交情,铁山虽说只是一个厅级干部,但是这个厅级干部却不简单,铁老大这个名词不是白叫的,安铁局还管着周邻两省境内的部分路段,据说现铁道部正酝酿要撤并铁路分局,安都将升格为全国五大铁路运输枢纽,也是内陆南部地区铁路枢纽,铁山从成铁局局长调任安铁局局长,也是一种隐『性』的升迁。

  不过康志奎对这一点也早有思想准备,赵国栋门路广人脉宽并不出他意外,这铁山和他有交情也不算什么,只是他还是有些佩服这个家伙的神通广大,***年前他才多大,二十四五岁吧,就能和当时安铁分局局长的铁山攀上交情,这说明什么?

  赵国栋的表现震慑了铁国泰,原本还有些牛气的他,也被赵国栋这三两句就给震得不敢多言多语,自己父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接触得上的,这一点铁国泰很清楚,看样子这位年轻得过分的市委***还真不简单。

  康志奎却没有那么多心思想其他,这个时候他只想好生利用这个偶遇机缘,怀庆那边业务虽然也算顺利,但是现公司规模大了,也就想要大发展,宁陵这一年多的轰轰烈烈他早就听说而且心痒难熬,如果不是父亲的再三阻止,他早就上宁陵了,现碰上不是天赐良机么?

  “志奎,你想来宁陵发展?怎么怀庆那边不顺么?”赵国栋随口问道。

  “顺倒是顺,可是赵哥你知道我和国泰俩现合伙儿搞了这个公司,他也是长沙铁道学院学建筑的,咱们俩是一起长大的,就想老老实实挣点本份儿钱,也不敢去走啥歪门邪道,免得给爹妈丢脸,听说赵哥你去宁陵这两年发展挺快,我就琢磨着想过来发展,只是我爹是个老古板,一直说你过去时间太短,让我别给你添『乱』,这不,我就一直忍着,现怀庆那边不少活计都收尾了,我就一直考虑要叨扰你,”

  赵国栋似乎被对方的话触动了什么,趁着铁国泰上厕所,若有所思的道:“志奎,我也不瞒你,宁陵这两年动作是很大,可今年你也感觉到风向有些变化,你也瞧见了,我这一次来省里就是来跑几个大项目,现省里边一直还没有松口,”

  听得赵国栋若有若无的淡淡话语,康志奎眼睛亮了起来,双手也开始放膝间不自觉的***着,这是人兴奋和紧张的表现,一边仔细的领会着赵国栋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含义,一边也掂量着自己可能从中获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