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一节 一手遮天落伍了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一节 一手遮天落伍了

  “你也不想想,你一个小小的市府办副主任兼接待办主任,在他这个市委书记眼里算得上啥重要?77?7?位置?”竺文磁,硬生生把“重要角色”换成-了“重要位置”这个词儿,要不又得引起对方的怒火。

  曲晓燕不做声,只是目视前方,稳稳的驾驶着汽车方向盘,静静地听着竺文磁,的下文。

  “一句话,就算他知道咱们这层关系,他也不会因为你我之间有了这层关系就看低你,就要打压你,当然也不会因为你和我有了这层关系就刻意提拔你,也就是说,你的进步与否和我们俩这层关系没多大影响,你干得好,入他眼,你就上进有望;你干得差,不中他意,那自然不用多说。”竺文磁,悠悠的道:“他的心思是不会花在你我之间关系这些微末小事儿上的,你们这些人都太小看他了。”

  “小看他了?我看咱们市里没敢谁小看他吧,都是在琢磨着他的心思,指望着他能投他的心思呢。”曲晓燕摇摇头,显然不太同意竺文魁,的意见。

  “你理解错了,我不是说你们小看他手中的权力和威势,而是说你们小看了他的心胸和抱负。”竺文磁,也摇摇头,解释道:“他来宁陵的目的就是要把宁陵打造成为一个样板城市,打造成为他政绩上的一块丰碑,所以咱们都看到他在发展经济上不遗余力,在其他方面前是干干净净,这也就是说,宁陵不过是他仕途上短暂的一站,把宁陵这块丰碑立起来,为他的上走打好基础。”

  “那又怎么样?难道说他还能觉得你和我之见有这层关系更待见你不成?”曲晓燕还是没有明白竺文磁,先前话语中的意思,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没那么说过,我只是说他心思根本就不会放在这些事情JL,他用我是因为我干工作符合他的意图,能投他的胃口,而且也能干出成绩,就这么简单。”竺文碰,笑了笑,有些笃定的道:“市委书记是干什么的,那就得有能给他抬轿的人,这个抬轿不是一般那种阿谀奉承吹牛拍马,那是得给他干出点真材实料的成绩来,我就属于这种人「就算是我真的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那也是人之常情,他也能理解,甚至会觉得这样才符合常理。”

  “真是不太明白你们这些心思里想些啥,弄得我现在也没有听明白。”曲晓燕隐隐约约捕捉到一些什么,但是却又像是什么也没明白。

  “算了,你不懂也是娟事,有些事情你看起来复杂,其实简单,有些东西呢,看上去一目了然,背后的弯弯绕却又是很多人都悟不透的,一句话,他欣赏的是实实在在的干事儿的角色,哪怕你有些毛病他也不在乎,你如果样样纯洁无瑕,但是干不了事,那一样得靠边站。”竺文磁,也懒得多解释了“也许他本来就是这种人,所以才会欣赏这种人。

  曲晓燕咯咯娇芙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胸前一对凸起也是起伏荡漾,脸上神色就像一头诡秘的狐狸得手猎物一般。“你笑什么?这也值得好笑?”竺文尉,倒是有些奇怪了。

  “文磁”你说赵书记来咱们宁陵一年多快两年了,他老婆又在国外,这三十出头的壮汉,难道就能熬得住不沾女人?他真是柳下惠或者根本就是??7?7?”曲晓燕脸上露出诡奔的神色,瞥了身旁男人一眼唧

  “去,少在哪儿瞎掰,这些事儿最好别去乱传,如果真的传到他耳朵里,知道是你在乱嚼舌头,那你才是永世不得翻身了。”竺文恩,摇摇头,示意在这个问题上打住,他也不想评判自己上司的私生活,虽然他也不相信赵国栋会是圣人。“不是只有我们俩在么?”曲晓燕有些不高兴的道:“我看你是对他挺忠心啊,但外边都说你和钟市长走得更近乎啊。”

  “得了,这外边说的事儿也能信?忠心这个词儿暂时还用不到我头上,原来说我是黄凌一系,现在又说我是钟跃军死党,现在你又说我对赵书记耿耿忠心,这年头当今正常人也这么难?”竺文磁,嘴角浮起哂笑的表情:“赵书记这人不太爱园子这个调调,虽然这有意无意间图子形态难以避免,谁和谁走得近乎,似乎也就是图子的雏形,那你说对赵书记忠心的人是哪些?”“哟,你还来考我了?”曲晓燕妩媚的一芙。

  此时汽车已经过了阳光广场最具魃力的阳光lco大厦门前,三十六层的高楼建成时在市中心也算是鹤立鸡群,但是几年间它的魑力就迅速消退,周边耸立起来六七十层高楼比比皆是,如果不是正处于阳光广场这个特定位置,它这个商业中',℃魁首之名“考你?就怕你昏天黑地,根本看不穿。”竺文魁淡淡的道,似乎很有把握曲晓燕看不清楚宁陵市的底细。

  “哟?你这么肯定?”曲晓燕惊讶的扬起眉毛,竺文魑,别看大大咧咧,但是说正事儿的时候素不轻言,出言必中,这样说,显然是认定自己看不清楚宁陵的局面。

  “那你就说说看。”竺文毪也悦得多解释。

  “这还有什么值得好分辨的?市委里边焦、曾、刘、鲁不是号称赵的四大金刚么?现在大概还要算上一个马元生,但好像蓝光也对马无生有些影响力吧?钟跃军把李代富拉得挺近,不过现在好像李代富又和顾永彬走得挺近乎,弄不好他们还真能走到一块儿,市府这边抱成团用一个声音说话,没准儿还真能7777力”说到这儿,曲晓燕看到竺文魁眼中轻蔑的笑意,有些恼怒的戛然而止“怎么,我说错了么?”“也不知道你眼睛宄竟在看些什么,就你这眼力也敢来妄谈市里边的关系?”竺文魑,轻笑道。

  曲晓燕没想到自己也算是在市里边打滚几年的角色了,平时也是有心观察,细细琢磨,没想到落在竺文魑,嘴里竞然却变成一派胡言一般。“你是说我说得不对?”曲晓燕咬紧嘴唇不忿的道。“我是问你谁算是赵书记的圈子的人,你却给我叽哩哇啦说一大堆这个怎么那个怎么,牛头不对马唱。”竺文魁撇撇嘴。“我哪点说错了?”曲晓燕简直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我只是简单的告诉你一句话,常委里边也好,市政府班子里边也好,除了全力致、顾永彬和李代富,其他人都是赵圈子里的人,明白么?”竺文魑,微笑道。“不明白。”曲晓燕老老实实的回答。

  “全力致这个人在我看来要么就是愤世嫉俗想要在尘世间来寻村激找感觉,要么就是脑筋秀逗不值一提,如果不是背后大概有点啥背景,早被踢出局了;顾永彬,嘿嘿,他看上去的确有些个性和魄力,他以为他自己可以独立特行,但是我要说那得看情况,他还没有明白他想展示的个性和魄力都得建立在赵给他机会的情况下,否则他就是一纯粹被边缘化的悲剧角色;这里边真正有点个性的只有李代富,这人才是真正只尊重客观和自己想法的人,只可惜现在这种人太少了。”

  被竺文魑,一番话说得目瞪口呆,曲晓燕差一点就要拐错路口,还是竺文魑,拍了一下她的脸颊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拨打转弯灯,汽车驶往西河宾馆。

  “那其他人呢?钟跃军、蓝光呢?”曲晓燕不解的问道。

  “其他人?其他人当然都是赵书记圈子里的人了,按照你们的逻辑来推理的话。”竺文魁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告诉你,宁陵情况不同于其他地方,就目前而言,任何人都得围绕着赵的思路和调子来运转,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释放出自己的能量,就这么简单,任何想要跳出这个圈子自行其每■,那也就意味着他在自绝于主流,包括我在内。

  曲晓燕细细的品味着竺文魁这番话,一直到汽车驶入西河宾馆旁边不到五百米处的九洲大酒店停车场里停下,才若有所思的道:“那他在宁陵岂不是一手遮天?”

  “嘿嘿,一手遮天这词儿用得太落伍了,只会给上边一种骄横跋扈的印象,应该说掌控局面游刃有余吧。”竺文魑,推开车门,看了看表“走吧,时间不早了,还有啥想不明白,回房上床慢慢想。”“文魁,你是不是把他说得太夸张了一点?”曲晓燕也走出车门,意似不信。

  “哼,我怕我说保守了,你没瞧瞧自打他来,市里边那个大动静不是按照他的意图来的?而且哪样工作不是在他的点拨下弄得风生水起?这就是能耐,你不得不服。。”二人工了电梯,进了房,竺文魁随意的把住曲晓燕细滑的腰肢“我倒是真希望他能在宁陵多呆两年,跟着他干点实事儿,只可惜宁陵这塘水太没了,他呆不了多久。”“他要是?”曲晓燕扭动身躯,竺文魁的大手已经探进了她的文胸里。

  “看吧,走不走不好说,但我估计这中青班一回来,他铁定要上一级,不信我们走着瞧。”竺文魁轻轻一笑“不说他了,没准儿他也在享受属于他的告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