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二节 我又来了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二节 我又来了

  十二点过了,回家也得打扰两老;回浅湾别墅,一个人冷冷清萧上,瞿韵白不可能在安都;小鸥那边电话打不通,不知道跑哪儿疯去了,算来算去,也只有回罗冰或者徐春雁那里才勉强有一个家的味道。

  接到赵国栋电话时罗冰也是喜出望外,虽然已经是十二点过了,但是对于罗冰来说,只要是赵国栋能回来,那就是一份意外惊喜。

  赵国栋身上浓烈的酒气让罗冰忍不住皱眉,她知道赵国栋酒量好,但是这夜深饮酒伤身,赵国栋现在年轻当然没啥,日后年龄大了,毛病就会渐渐出来,所以罗冰也是特别不喜赵国栋晚间喝酒,只是她也知道赵国栋的身份,喝酒几乎是在所难免,只能说自我控制了。

  好在赵国栋并无酒意,很清醒,这也让罗冰松了一口气。

  “都睡下了?”赵国栋把自己的风衣脱下交给罗冰,罗冰裹了一件睡袍,显然是才从床上起来,不过看样手倒不像是睡着了。

  “上床了,看书呢。”罗冰温婉的一笑,“洗个澡吧,我替你放水。”

  “嗯,天气冷,早点上床也对。

  ”赵国栋爱怜的抚弄了一下罗冰有些蓬松的秀发。

  洗完澡之后已经是一点了,罗冰靠在床头等着情郎,一直到赵国栋上床,她才有些娇羞夹杂兴奋的依偎在赵国栋怀中,“我看你心情挺好,是不是因为要去党校进修的缘故?”

  “党校进修都是早就确定的事情,我用得着这会儿来兴奋么?”赵国栋笑了起来,拂弄了一下吹干的头发,乘势把罗冰丰腴的身体揽入怀中,“今儿个陪务为峰省长和发改委几位领导吃饭,没想到碰上几个熟人,有些感慨。”

  “哦?哪-儿的熟人,花林那边的?”罗冰抬起头。

  “不,原来江口那边的,还有在怀庆时候认识的,也不知道怎么会凑在一块儿了,这世界真是小。”赵国栋是真的有些感触,江一虎居然也能和康志奎走到一块儿,这是他完全想不到的事情,而且看样子康志奎对江一虎还是相当尊重,估摸着江一虎现在也应该算是走上道了,能和康志奎他们联手做生意,混得不坏。

  “如果不小,我们怎么会砸到一起?”罗冰有些陶醉在幸福般的感觉。

  “这不是世界小,而是缘分。”赵国栋深刻感受到罗冰这具身体此时对自己的吸引力,温馨迷人,让你只想沉醉其中不想其他。

  “对,是缘分。”赵国栋温情脉脉的搂住对方,轻轻垂下头,亲吻着对方光滑柔嫩的额际脸颊,斯斯的滑向那已然呢喃翘起的丰唇。

  细滑狭窄的黑色丝缎睡裙肩带沿着圆润如玉的肩头滑下,光洁优雅如羊脂玉一般的覆项和乳肌在赵国栋手指的探索下渐渐变得绯红起来,伴随着赵国栋恣意游弋的魔掌不断抚弄撩拨,本来也没有打算的抵抗的罗冰很快就沉溺在了情郎的火热情怀之中。

  777777伴随着身下女人一声如中普天鹅般悲鸣的尖叫声,室内终于渐渐安静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罗冰这才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忙不迭的冲进卫生间里,光滑如玉版一般的脊背和饱满结实的臀瓣看得斜靠在靠枕上的赵国栋也是一阵口干舌燥,即便是刚刚欢好之后,也一样是有些按捺不住的感觉。

  好一阵之后,罗冰才提着睡裙掩住身体前边,满脸幽怨的走进来,“我还在危险期呢。”

  “危险期怎么了?真要有了,就替我生下来罢。”

  赵国栋有些霸气的话让刚走到床边罗冰全身一震,原本遮掩在胸前的睡衣一下子没有拿稳滑落在地。

  “国栋,你说什么?”震惊得目瞪口呆的罗冰甚至忘了拾起脚下的睡裙,就这样犹如维纳斯一般站在床畔,丰腴姣美的身体就这样**课的站在赵国栋眼前,丝毫没有下坠趋势的玉峰丰隆挺拔,两点嫣红摇曳夺目,温润如玉的小腹正中玉脐如涡,下边一丛黑色的茂密,就像一个幽遽的秘境,牢牢的吸引着赵国栋的日光。

  “我说真要有了,你如果也想要,那就替我生下来。”赵国栋语气平和,似乎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不像是一时冲动之语。

  “为什么?”罗冰终于从-惊喜中清醒过来,渐渐冷静下来,侧身钻入被内。

  “什么为什么?”赵国栋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巨大的石头一般,显得很平静。

  “我是想说,这有些太意外了。”罗冰幽幽的道:“也不合适。

  “有什「逮?”赵国栋轻轻问道。「“国栋,第一,我现在未嫁之身,怎么可能带孩子?那还不立即成了弥天笑话?”罗冰此时心情也说不出什么滋味,但是赵国栋表露出来的情意还是让她涌起一阵甜蜜,不管怎么,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姿态,也足以让她心醉神迷了,“第二,我和你之间的事情绝对不能曝光,我很满足于现状,不想奢望其他,更不愿意有其他意外来破坏现在我们的生活。”

  “罗冰,你不要认为我所说的是敷衍你或者安慰你的话语,我并非没有考虑过。”赵国栋语气温和,“你说的第一点不是问题,学院的工作可要可不要,你若是不嫂帮若琳,那也可以休息或者干点其他事情,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也可以移居香港、新加坡或者溴洲这些地方,至于你说的第二点,我不是说了么,如果你在境外生孩子,谁又能管得了你?谁又能注意得到你?”

  罗冰凝神沉思,似乎是在细细考虑这件事情,良久才道:“国栋,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对我没啥,但是对你影响很大,我也不想移居国外,我还是喜欢国内生袼,而且国外花费很大,以后7?7?77“钱不是问题,我不是早就说过了么?我几个弟弟都有自己的事业,你不需要为钱担心,我让他们拿个三五千万出来给我,都不是问题。”赵国栋摇摇头,伸手在罗冰小腹上摩挲了一下,“我只是担心你作为一个女人,会不会为一辈子没有当过母亲而遗憾,我不想让你留下这个遗憾。”

  罗冰被赵国栋口气之大震得一呆,三五千万不是问题?那他的弟弟们是干啥的?

  “国栋,你可千万别??77?7”罗冰话语尚未出口,赵国栋就笑了起来,“你想哪儿去了,你觉得你托付的男人会干那种事情么?”

  “那你弟弟他们是干啥的?”罗冰实在不敢相信,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若期、的公司是不是你弟弟支助的?”

  “嗯,我弟弟他纶出资八股,属于正常的经济投资合伙,若琳也是股东之一,我弟弟他们不管经营,由若琳负责经营而已。”赵国栋耐心解释道。

  “那,这件事情我还是得好媚想一想,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我不想破坏这来之不易的一切。”罗冰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很慎重,“我想也不急在这一年半载吧?”

  “嗯,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原因而违逆了你自己内心的本意,我无意要你必须替我生一个孩子。”赵国栋微微笑道,身边的女人却将身体依偎过来,“是不是想要替你生孩子的女人很多?”

  赵国栋一怔,垂下头,看着对方脸上有些调皮的笑容,捉狭的一笑:“嗯,你怎么知道?你如果想要替我生孩子,可是需要预约排队的哦。

  “你坏死了!”被赵国栋反击弄得张口结舌的罗冰只有扑在赵国栋怀中双拳一阵猛擂,床被下又是一阵嬉戏打闹,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一切安排妥当,赵国栋就正式脱产赴京学习去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名义上是脱产,但是困扰着宁陵发展的几大项目尤其是东寨机场项目一天没有落实,他就一天不得安生,省里这边的工作他该做的也已经做到家了,市里边的各种申报资料也已经报到了发改委。

  发改委这边的效率奇高,也许是那一晚的功效,苟道成几乎是督着下边尽快将项目资料编审完毕就要报请发改委主任会议研究讨论,有任为峰的电话打招呼,有于君和苟道成的全力支持,发改委这边不是问题,程序一过就要送到省政府这边研究讨论和会签审批。

  就在赵国栋登机前半个小时,竺文骗,打来电话,省发改委主任第三次会议已经正式通过了关于同意宁陵东寨机场等三个项目立项报建的意见,并报请省政府办公会议研究。

  现在一切万事俱备,就只能省政府的东风了,但是就算是省政府的东风吹过也并不代表一切OK,国家发改委那边才是最关键的,想到这样一个挑战,赵国栋就禁不住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