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三节 一时俊杰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三节 一时俊杰

  海淀西山麓,皇家园林旁,这就是无数人为之向往侧目「卧",’当赵国栋从机场乘车前往党校时,心中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和喜悦。

  不管这一期三个月是什么性质的培训学习,对于自己人生历程都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提升和熏陶,这里是一个锻造人生的大熔炉,同时又是自我升华自我塑造的大平台。

  党校位于颐和园北宫门,高墙大院内却是风景秀雅,气息宜人。

  赵国栋赶到党校内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到老图书馆办理入学手续,领表,买饭卡,一百元钱的押金图书借阅卡,房门钥匙,然后就开始收拾打整,十二号楼在学校里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宿舍了,标准间,单独卫生间,电视、电话、沙发、衣橱、书柜一应俱全。

  赵国栋分在了中青二班。

  tlxs和二班组织员见了面,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气度娴雅,落落大方,很有点天子门下,天圆地方的气度,不愧为干部发源地的干部。

  对方显然对赵国栋的年龄有些惊讶,这一批三月制的培训时间虽然短,级别也只是地厅级干部,但是都是属于各省市各部门后备干部体系中的核心角色,再说难听一点,这也就意味着这批干部经过学习之后都极有可能走上更重要的岗位,可眼前这个青年男子无论怎么看年龄似乎都不可能超过三十五岁,而登记档案上年龄也不足三十四岁。

  就算是干部年轻化工程已经推行了很久,五零后甚至六零后干部也开始在地厅级干部中出现,但是像七零后干部出现在地厅级干部序列中,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根据档案资料反映,这还是一位正经八百的市委书记!这宁陵市还颇有名气,号称中国硅城,据说去年经济增速夺得了全国之冠,这一点她还是有些印象,因为一个内陆的非资源型城市获此殊荣,那就得有点真材实料,没想到作为市委书记却是如此年轻「难怪会被安原省委作为核心后备干部送来进修培训,自然有其道理。

  “你好,我是你们的组织员赵雅兰,你是来自安原的赵国栋吧?

  对方语气很温和明快,伸出手来和赵国栋握了握手,随即展颜笑道:

  “到学校就是学员了,地方上的职务在学校里都不宜再提起,看你比我小十来岁,我还是叫你小赵吧。”

  “谢谢赵老师。”赵国栋在这里可是相当的低调,三个月学习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按照赵国栋的想法,那就是三个月时间里,多学习,多充电,多听,多看,闲暇时间还得把市里机场项目给跑下来,来京里这一遭学习还得分身二用,哪边都撂下不得。

  “嗯,第一次来这里恐怕有些不太习惯,学校纪律和制度在寝室里都有,要学会当学员,恐怕和你们在地方上当领导有些不适应,但是必须要尽快适应。”组织员语气很温和,但是语气却不容置疑,“生活用品都领到了吧?”

  “领到了,谢谢赵老师。”赵国栋点点头,看样子这学校生涯是有些枯燥难熬,这里可不比省委党校,省委党校对于地厅级干部的约束性就要小得多,但是这里,你一个地厅级干部丢在这里边那就是海里一滴水,就算是副省级干部在这里也得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

  “那好,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有什么不懂或者需要,给我打电话,我的办公室在那边二楼。”

  对方看来也是有一个行事干净利落的爽快人,几句话交待完「就和赵国栋握手道别,让赵国栋第一次感受到了在这里,没人把你当作啥大人物,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在进了这里之后,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在寝室里把东西收拾整理好,罗冰十分体贴,把一切都替自己准备好了,衬衣、内衣、睡衣、外套、袜子甚至洗漱用具,刮胡刀、牛角梳一应俱全,身畔有个体贴的女人的确不一样,很多东西赵国栋自己是考虑不到的。

  罗冰有时候甚至扛起了本该是刘若形需要担负起来的义务,对此赵国栋也有些感慨,人生本来就是在无数个意外混合中组成,你以为那是自然而然的,但恰恰却未必是你所需要的,你无心而来的,却会变成习惯。

  秦看时间已经六点过了,天色也黑了下来,赵国栋也就拿好饭卡去二食堂就餐。

  正走在路上,电话却响了起来,也不太熟悉的电话号码0赵国栋知道这手机明天开学之后基本上就只有暂时不用了,课堂上严禁,u上机,无论是开启在什支状态都不行,也不允许发短信「噔-'I为,也就是说只有下课之后才能偷偷摸摸联系,课堂上听到手机响那是对教员的极大不尊重。

  接了电话,是省国税局局长刁纯阳打来的,他和秦志刚都已经到了食堂等待就餐,见赵国栋还没有到,也就打电话来问。

  赵国栋与这两位都不算很熟,刁纯阳原来是滇南国税局局长,两年前交流过来担任省国税局局长,交流过来时自己还在京里能源部任职,后期自己到宁陵之后虽然也有接触,但是更多的则是钟跃军和尤莲香在联系。

  秦志刚是中南农业大学的副校长,原来是安原大学的办公室主任,与杨劲光关系相当密切,后来调任中南农业大学担任副校长,中南农大虽然挂着中南牌子,但是不属于教育部直管院校,而属于省里直管院校,这一次秦志刚能够参加学习,未尝没有杨劲光在其中为自己这位密友使劲儿的缘故。

  三人见面也是寒暄了一番,虽然都是从安都过来,但是三人并不同路,刁纯阳提前了一天到京,大概是要到国家税务总局汇报工作,而秦志刚则是乘坐早晨的飞机抵京,比赵国栋早到几个小时。

  “秦校长,我看了看咱们安原这一次来的干部不多啊?就咱们仨,刁局还得算在国家税务总局那边里,也就是说只有我和你俩啊,我看其他省市多则五六个,少则三四个,就咱们安原少啊。”赵国栋搓着手,虽然有暖气,但是进进出出,赵国栋都一时间还没有适应过来这气候。

  “赵书记,可不兴讲这话,你这不是把我径推出我们安原了&?

  让应书记听见又得批评你狭隘的本位主义!咱们国税局也是扎根安原服务安原,应书记都从没有把我们当外人,赵书记你都有这样的态度,我们宁陵国税局还怎么开展工作?”

  刁纯阳也是十四十出头的壮年汉子,方面阔嘴,浓眉如漆,一头板寸,很有些燕赵男儿的英武气息,这名字儿取得好,不过总给赵国栋有点醉八仙里的吕纯阳吕洞宾的味道,这家伙据说酒量也是惊天动地,号称千杯不醉,估摸着和他这名字也有关系。

  赵国栋这一句话就引来对方一大箩筐的言语,还得给自己扣上一个大帽子,这刁纯阳的口才委实不赖。

  “得,得,刁局,你甭给我扣大帽子,谁不知道你们国税系统是钦差大臣,听调不听宣,咱们地方上可不敢得罪你们,还得靠着你们给点小恩小惠呢。

  ”赵国$$:刷了饭卡,都是吃自助餐,倒也方便,一边走一边道。

  “赵书记,听你这话我看是吉毋宁那小子工作没干好,让你们宁陵市委不太满意啊?回去之后我就得好生捋一桴这小子的工作,得让他明白宁陵市委市府才是他的衣食父母,不过我记得去年宁陵国税收入增速连国家税务总局都是给予了表扬,不应该让赵书记你不满意才对。”刁纯阳插科打诨的本事不一般,说话来也是一套接一套。

  “刁局,别扯到老吉那里去,和他没关系,咱们就事儿论事儿而已,老吉在宁陵的工作我们市委市府很满意,但是省国税局的工作我们宁陵市委市府有些看法,有些政策性的优惠那是没给我们给够啊。

  赵国栋斜睨了一眼对方。

  刁纯阳也不在意,这国税系统要说和地方政府达到蜜里调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利益之争如此,谁也免不了俗,否则那也就用不着直管了,所以磕磕绊绊在所难免,至于具体操作,邵希匕看你当一把手怎样来运作了。

  秦志刚见两人似乎话有些不投机,不过看样子又不像是什么深仇大恨一般,多半也就是些工作上的纠葛,他也就乐得当个和事老,“好了,国栋书记要和纯阳局长交流一下地方财政和国家税收之间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是,今年可是咱们在这党校学习第一顿儿,咱们得吃个高兴不是?”

  导纯阳和赵国栋双目一会,也是觉得这一遭格外有趣,都是哈哈一笑释之,这年头啥工作上的事情也能带到党校里来搅合一番,未免太夸张了,也就一笑置之。

  终于步入了神圣的殿堂,且看小赵如何利用这三月来提升打磨自己,兄弟们,距离前面神菊不远,隐约可见,可否检查一下票篓,清理出一两张月票支持一下老瑞否?

  老瑞要努力破神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