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四节 入校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四节 入校

  第一百五十四节入校

  三人坐一起吃这自助餐,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儿。

  已经很久没有持这种自助式的饭菜了,赵国栋估『摸』着刁纯阳和秦志刚两人感触也和自己一样,心中大概也是触动不少,从两人一边吃却是一边少有话语就能感觉出来。

  的确,像这种饭菜,大概也只有学校或者参加某种特定宴会才会如此,不过像三人能去参加的宴会,多半都是列入贵宾席位,像普通工作人员一样吃自助餐,的确不多,准确的说是罕有。

  吃完饭之后,各人归位,刁纯阳看样子晚上是有啥安排,而秦志刚说他有些疲倦,想早一点回去休息,也就只剩下赵国栋一个人。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既没有人相随,而自己手上有没有亟待处理事情的清闲了,赵国栋发现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点点不适应,想要干个啥,都还得亲历亲为,难怪那位组织员老师提醒自己要快适应这里的生活,要快进入角『色』,什么角『色』,那就是这里你啥都不是,只是一个单纯学生的角『色』。

  市里边替赵国栋开了一个简单的饯行宴会,只有常委们和市『政府』副职参加,当然市***主任和政协『主席』也参加了。

  赵国栋已经量想要低调,但是像这种事情似乎又是人之常情,你要去学习三个月,人家请顿饭吃你不能拒之门外吧?所以『性』也就一并解决,省得费神费心。

  这顿饭之后,也就标志着自己暂时淡出宁陵政务了,宁陵市里的大小事务基本上也就算是全部委托给了钟跃军,赵国栋觉得这也算是对钟跃军的一个锻炼磨砺,一个难得的独当一面自行决策拍板的锻炼机会,这对于钟跃军的成长极为重要,他需要这样一个过渡式的机会,真真切切体会一下无人能替他分担的情况下,该怎样来运作这样一座城市。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自己要离开宁陵,谁来接这个宁陵市委***的班?算来算去,还是钟跃军合适。

  不因为其他,就因为他和自己很多方面的发展理念一致,既不是太偏激,却又不失锐气,即便是他有这样那样的弱点,但是有这一点,至少可以让宁陵能够延续自己确定的下来的政策,让宁陵的发展少一些反复夹磨羁绊,多赢得一些时间。

  但是钟跃军现当市长还见不出多少来的一些弱点可能会担任市委***之后就会被放大,某些事情上也许就会出现一些偏差,这也是赵国栋为担心的。

  这位市长『性』格上过于平和了一些,也缺乏一点坚毅执着的韧『性』,但是这个人团结协调能力上不差,甚至可以说比自己还具亲和力一些,这一点上和曾令淳有些相似,所以如果钟跃军继任市委***,而又能选择一个比较合适的市长人选,那就可以让人放心了。

  赵国栋觉得自己是真有些杞人忧天了,或者说想得太遥远了一些,自己将来假如要离开,也轮不到自己来对下一任班子指手画脚,省委顶多也就是征询一下自己的意见,只是宁陵耗费了自己不少心血,它的兴衰起落随时都牵动着自己的心,无论是自己走到哪里,只怕都难以忘却。

  夹杂着这份心思,赵国栋一直回到房里,放兜里的电话却是异常的安静,这让他很不习惯。

  坐沙发上,拿出一本买的《东方快车谋杀案》,黔南出版社出版的,这是一本很老名声很大的侦探小说,背景是当时美国影响很大的林德伯格绑架案,据说给了创作者灵感,不过赵国栋却一直没有看完过。

  他打算利用党校学习期间,细细把读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名作,让自己徜徉侦探王国的『迷』宫中,领略一下波洛先生的风采,也顺便锻炼一下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分析能力。

  房间里很安静,也不知道其他同学今晚会怎么度过,但是赵国栋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沉静不下来的感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浮躁不安了,居然连坐下来看看书的心境都没有,这让赵国栋有些恼火,平时就算是宁陵市里,自己晚间睡前也能抽出一两个小时来看看书,也总能给自己带来宁静,怎么这会儿安安心心看书却反而有些心境不宁了呢?

  翻了两页书,赵国栋发现自己这种心境根本无法达到目的,是自己太矫情非要让自己装出一副是要来锻炼提升的架势却违背了本心,还是今天初到还有些兴奋奇感,让自己无法静下来?

  就赵国栋有些心烦意『乱』的时候,电话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解脱了他的烦恼。

  电话是王甫美打来的,这让赵国栋很感惊奇。

  整个春节王甫美都像是消失了一般,赵国栋打通他的电话他也是语焉不详,总说自己很忙,要么就就是千州,要么就是外地,赵国栋意识到王甫美恐怕是出了什么状况,但是他又不敢给林冰打电话,也许本来没事儿,自己一个电话就得要点燃大火。

  “美哥,怎么想到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啊?隐身这么久,终于肯现身了?”赵国栋拿起电话懒洋洋的道。

  “你小子别给我说这些,是不是学校里?”王甫美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这让赵国栋意识到也许对方解决了一个什么难题,能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本身就说明了一些什么。

  “嗯,下午到的校,报名登记,整理杂物,然后吃饭回房,打算看书安度长夜,明早起来开学典礼,正式进入学生阶段赵国栋发现接到这个电话自己的心境就一下子安静下来了,长夜难熬,能够煲煲电话粥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儿,也不用担心电话占线,现一切时间都属于自己的。

  “那好,晚上既然你是长夜难熬,那就出来吧,要我来接你么?”王甫美看样子也是很高兴。

  “你京里?”赵国栋有些惊讶,“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比你早到两天,到民政部里办点事情王甫美也不多说,“不要我接,你就直接过来,我也海淀这边,苏州桥边上,要不你直接打的过来,到了苏州桥,你给我打电话

  刚从室外进入室内的赵国栋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室内光线,懵懵懂懂的跟着王甫美往里走,看样子王甫美倒是轻车熟路的样子,似乎经常出入这里,这可是有些蹊跷。

  这是一家很有情调的酒吧,不过赵国栋对这玩意儿不感兴趣。

  虽然京里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是说实话除了有时候和沈东昭他们几个一起出来喝喝酒聊聊天,平常他并不怎么喜欢出来,尤其是像这种充满了罗曼蒂克情调的场所,一看也就是孤男寡女们卿卿我我的所,当然也免不了一些功成名就的男士们携带着靓丽青春的女友们出现这里,但赵国栋不属于此列。

  “美哥,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们俩大老爷们儿,到这里干啥?被人看见,没准儿就得被人看做那啥了呢,这是不是专门供特殊人群的场所?”赵国栋眼睛一边四处『乱』睃,一边信口妄言。

  “滚你的,你少这里胡说八道,小心这里老板把你给扔出去!”王甫美一边轻笑,一边压低声音道。

  “得,能把我给扔出去的人还没出世呢赵国栋双手『插』夹克衣兜里,漫不经心的道:“美哥,上这儿干啥,你没来过京里啊?要么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啥叫名门”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京里混过,今天是正事儿沿着造型幽雅的走廊往里走,王甫美的脚步却慢了下来,似乎有些犹豫。

  “正事儿?什么正事儿?你们千州的正事儿和我们宁陵没啥关系,这上边可得分清楚赵国栋大大咧咧的道。

  “是我的私事儿,国栋王甫美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我是想让你来帮我一把

  “私事儿,帮你一把?”赵国栋有些懵了,但是很快他就从王甫美脸上表情明白过来,“那个空乘这里?怎么要和你谈判,我早就料到了,妈的,这年头”

  “不,不,国栋,你别把人心想那么复杂,婚,我已经离了,林冰知道后,很理智和我分了手,我们谁也没有告诉,我已经对不起她了,但是我不想再对不起莫兰王甫美声音低沉,站玻璃幕墙旁边,目光却望向已经暮『色』苍茫的外边。

  “离了?冰姐和你离了?!”赵国栋震惊了,那个莫兰大概就是横刀夺爱的第三者了,不过自己似乎完全没有底气来评论谁,自己比他们不堪,不过想到林冰从此孤身一人,他心里也有些不太好受,话语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那你还让我来干什么?为你们主持订婚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