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六节 闺蜜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六节 闺蜜


  第一百五十六节闺蜜

  “美哥的情况你也知道,他现也很难,可能你会觉得现他已经离了婚,那就是***自身,婚姻***,谁也无法阻拦他了,但是,你可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现的身份和处境特殊『性』赵国栋语气说不出的淡漠平静。

  “他刚离婚,就要结婚,一旦被人知晓,肯定会引来道德***的谴责,我想你也不想看到他因为这件事情陷入困境,所以我希望婚姻问题上你们再慎重考虑一下,如果真的考虑成熟了,时间上也可以略略推后一些,仪式上也可以低调一些

  王甫美大急,几度想『插』嘴都被赵国栋挥手制止,看到莫兰脸『色』也是渐渐平静,甚至是认真考虑赵国栋的提议,这才忍住嘴没有『插』言。

  “都说两情若长久时,又岂朝朝暮暮?我想莫兰小姐不至于不相信美哥,他既然能为了你把婚都离了,莫兰小姐也就应该有这份自信才对赵国栋继续侃侃而谈,根本无视一旁愤怒的捏紧拳头的裴宜,“我相信莫兰小姐也是知书达理的聪慧女『性』,应该知道我所说的决不是什么为了美哥而打掩护或者缓兵之计

  “哼,这谁说得清楚?!男人没一个是靠得住的!”裴宜终于找到机会『插』话了。

  “如果说他真要打算行缓兵之计,或者根本就没有想要和莫兰小姐一起,这说明两颗心根本就不相通,那勉强凑合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赵国栋含笑反问裴宜。

  被赵国栋凌厉的反问弄得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裴宜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口才这个男人面前却变得如此笨嘴拙舌了,是对方太厉害,还是自己没有准备充分?

  “兰姐还是云英未嫁之身,怎么能够像你所说的那样偷偷『摸』『摸』的结婚而不办仪式?”裴宜觉得自己必须要为太过软弱的兰姐争取应有的权益。

  “一个仪式真的就重要么?”赵国栋反问道。

  “照你这么说,仪式不重要,那他们连婚姻都可以不要了,只要一起就足够了?”裴宜冷冷的反唇相讥。

  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等急智,赵国栋一怔之下,莞尔一笑:“我赞成不代表其他人这样想,这都是他们当事人的事情,我只是提一个建议而已,为了长久的幸福,我想一些细枝末节上做些妥协,并没有什么

  “哼,巧舌如簧!分明就是你那里搅合,既然是他们的事情,何须你这里越俎代庖?”裴宜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那好,我们这两个局外人一起离开到那边去,把这个美妙的夜晚留给他们,我请你到那边去喝一杯怎么样?“赵国栋笑眯眯的道。

  裴宜月牙儿眼瞪了起来,似乎是琢磨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不怀好意,摇摇头:“不行,兰姐太老好了,只会被人欺负,我不能放任她不管

  赵国栋啼笑皆非,这种事情你这一个局外人也能管得了?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王甫美也被裴宜的话逗得笑了起来,莫兰也是红着脸娇嗔般的拉了拉裴宜的手,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赵国栋也发现莫兰其实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工于心计,甚至可以说太过于温柔,也许正是这股子似水柔情才把王甫美给彻底淹没了。

  林冰的女强人气质太强了一些,这对于一个同样的事业型男人来说就难免会生出一种微妙的抵触情绪,久而久之,这种情绪就会转化为腻烦反感,如果再遇上一个温情脉脉的漂亮女『性』,那防范堤坝的溃坝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趁着王甫美上洗手间,赵国栋觉得需要把话挑明。

  “莫兰小姐,美哥这人你接触了这么久,想必也是对他有些了解,他这人为人如何不需要我这些当朋友的多说,你自己心里也有数,但可能有些具体难处你未必清楚,尤其是像他现所处的位置,一举一动都牵动很多人的视线,准确的说,也有很多人都等待着栽筋斗,好能一跤跌下爬不起来了,甚至为此不吝推波助澜,所以他很多行为都得谨慎又小心赵国栋平静的道。

  莫兰咬着嘴唇点点头。

  “当然我并不是说他就失去了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一切权力,婚姻***,他现是单身了,那他和谁结婚也是他的***,我只是希望能够有一个缓冲时间给他,他很想和你一起,但是又担心没有婚姻给你之间会让你怀疑他的心机,所以一副欲言又止的德行,这话也只有我来挑明了

  赵国栋发现自己尤其擅长当恶人,但是本着良心说话,有时候难免就要伤人心。

  “小赵,我知道了,我也知道甫美他现很难,所以愿意等他莫兰不顾旁边裴宜的眼『色』和手上动作,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谢谢你,甫美能有你这样知心的朋友也是他的福分

  王甫美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发现似乎气氛已经一下子就明快起来,他不知道赵国栋说了一些什么,不过莫兰的善良他很清楚,千州局面不太乐观,今年的宏观调控政策之风劲吹,千州很多项工程也受到了影响,他这次上京来也是有不少工作要做,实分不出多少额外心思来应付自己的私事儿。

  赵国栋其实也是一个相当会寻找话题的人,正题结束之后,为了避免气氛的尴尬,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了莫兰和裴宜身上。

  莫兰和裴宜都东航,莫兰原来安航,去年跳槽到了东航,和大学毕业刚进东航的裴宜就成了很要好的闺蜜,两人年龄虽然相差五六岁,莫兰比裴宜大不少,但是要说『性』格,莫兰却有些柔弱,反倒是裴宜有些强悍味道。

  当然表面柔弱并不代表内心就真的柔弱,能把王甫美活生生夹缠到离婚再娶她,赵国栋就没敢小看莫兰,柔情似水可缚虎,王甫美也不是傻瓜,但能心甘情愿的娶莫兰,这莫兰能简单?精明到了极点,也就是大道无形了。

  反倒是像裴宜这种咋咋呼呼貌似精明强干的女子,才让人放心。

  “国栋,你们东寨机场真要硬上?”王甫美显然也听说了东寨机场的事情,宾州也提出了机场项目,但是看到今年的局面之后相当果断的放弃了,但是赵国栋所的宁陵却是甘冒天下之大不韪要上机场项目,这不能不让王甫美有些佩服这小子的胆魄。

  “不上不行啊,前期做了一两年的准备工作,总不能因为上边一个政策咱们连反抗一下的表示都没有吧?就算是被否了,那也得给全市人民一个交待不是?”赵国栋呷了一口朗姆酒,“怎么,你们千州也有兴趣?”

  “得,别把我们千州扯上,千州现还没有那份实力,先把公路建设能弄平顺我就很满足了王甫美摇摇头,“你选的时机可不大好,正赶上这个宏观调控的埂子上,逆风而行小心翻船啊

  “嗯,现啥活儿没点儿风险?总得试试才知道,成不成也不是我们宁陵能说了算,人事听天命吧公务上赵国栋就没有虚吹了,毕竟也是两个地市的首脑,虽说千州现无法和宁陵相比,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谨慎一点好。

  “你小子,我知道你是不打无准备之仗,既然敢这个时候坚持,是不是有点把握?”王甫美目光流动,似乎琢磨什么,“现国内航空市场呈现两极分化趋势,有些线路大热大火,像主要大城市之间,航空公司趋之若鹜,有些线路则是大亏特亏,尤其是一些支线线路,地方航空公司处于***需要不得不飞,如果没有地方财政补贴,根本就经营不下去,你要上机场,可得考虑清楚啊

  王甫美言外之意也很清楚,宁陵是不是现就需要上机场项目,价值意义大不大,对宁陵发展究竟能起到多大推动作用,另外也许机场建成之日起就是宁陵财政为其源源不断的输血之日,这一点似乎很多人都看到了也预测到了。

  站不同的角度和高度看待问题就不一样,赵国栋知道自己力推机场项目不仅仅是市里边就是省里边恐怕也很有些人等着看笑话的意思,不仅仅是今年调控政策这么简单,而且也影响着省里对支线民航对地方经济发展究竟有多大拉动作用的看法。

  赵国栋觉得这很正常,的确,一个非省会城市也非副省级城市的内陆地市建机场基本上都是大亏特亏,宁陵能不能走出这个怪圈根本还是于宁陵经济发展速度以及宁陵这座城市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力和影响力扩张速度。

  赵国栋坚信当机场建成之日,宁陵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亟需这个机场,而机场的启用也将进一步提升宁陵经济发展吸引力和竞争力,成为安原经济副中心和安东地区枢纽型城市的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