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八节 藏龙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八节 藏龙


  第一百五十八节藏龙

  莫兰恰到好处的捂嘴和裴宜难以置信的张大嘴巴『露』出一口漂亮的细米银牙,一般人是很难这样两个风格迥异却又同样漂亮出『色』的女孩子面前保持平静的,即便是淡定如赵国栋心中也不由自主的涌起些许得意,当然只是一瞬间。

  就他这个年龄,只要是不认识的,把他的身份介绍给任何一个人都会带来愕然和惊讶,今天这一幕也就是两个漂亮女孩子身上上演而已。

  “王大哥,你说他是宁陵市委***?!我没有听错?!这怎么可能?!”无论是裴宜还是莫兰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这个家伙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这简直太荒谬了!决不可能!

  “呃,是市委***,团市委***,可以不可以?”赵国栋也是似笑非笑的斜睨了这两个显然受惊不小的女孩子。

  团市委***?莫兰和裴宜这才如梦初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三十岁出头就能担任宁陵市的团市委***,一个正处级干部,那也是年轻有为了,但总算是靠谱,不至于太骇人听闻了。

  但莫兰和裴宜也不笨,迅即又回过味来,你一个团市委***和王甫美谈论东寨机场的选址建设问题,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虚无?何况以王甫美方才的口气把他赵国栋抬举得那么高,怎么看也不像是团市委***的意思,两女的目光重王甫美和赵国栋脸上狐疑的逡巡。

  王甫美实忍不住笑了起来,倒是赵国栋一本正经的低着头,只顾着小口的抿着朗姆酒,丝毫不顾两女如同要杀人一般的目光。

  “赵国栋,你又戏耍我们,是不是?”裴宜真的怒了,先前谈判被对方占上风,这会儿这个家伙又是飘忽不定,言语间丝毫不把自己平等对待,简直就是把自己当作小孩子一般。

  “没有啊,我看你们的反应是完全难以接受,所以我就给了一个让你们比较心安理得的答案,不好么?”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有什么问题么?”

  被赵国栋调侃般的话语气得满脸通红,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熟透的红富士,裴宜漂亮的月牙儿眼是恶狠狠的瞪着赵国栋,“你给我说实话,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你是指现,嗯,目前我的身份?”赵国栋觉得逗一逗眼前这个娇俏慧黠却又有些天真烂漫的女孩子真还能让自己一个夜晚的心情都保持愉快,他觉得继续这个游戏真的很有意思。

  “对!你给我说老实话!”莫兰已经含笑退出了这场“战争”,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这个闺蜜与眼前这个青年男子斗嘴。

  “嗯,现么,学生,到首都我是抱着恭敬之心来上学读书的,要不我这个时候来京里干啥?”赵国栋一本正经的道。

  “真的?”裴宜不相信,狐疑的目光看着赵国栋的神『色』,看对方又不似作伪。

  “真的,要不,你可以向美哥求证赵国栋点点头,含笑道。

  见裴宜的目光望过来,王甫美也只有挠挠头,想了一想道:“准确的说,国栋现的身份就是学生,他是来学习进修深造的

  “学习进修深造?”王甫美这样说也没有能释去裴宜的疑心,她总觉得这里边有啥猫腻,“你哪儿读书?”

  “就海淀这边,我来的不是挺快么?”赵国栋笑嘻嘻的道。

  “海淀什么地方?学校叫什么?”

  “海淀大有庄100号赵国栋回答挺爽利。

  大有庄那边好像没有啥学校才对,国际关系学院倒是这边可距离大有庄也有一段距离,这家伙哪儿读书?

  王甫美实不忍看着赵国栋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调侃小丫头,皱起眉头道:“裴宜,国栋是中央党校培训进修

  中央党校培训进修?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把裴宜真给砸得晕头转向,再是不懂体制内的东西,她也知道能到那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大门里进修意味着什么。

  “呃,你真是宁陵市委***?”裴宜也下意识的捂住自己嘴巴,“那三年前你说你怀庆工作,是欺骗我和姜静何宝,对不对?”

  “不对,我没有欺骗你们,当时我是怀庆工作赵国栋笑了笑道。

  “你的意思是说,三年前你还怀庆工作,三年后就可以当宁陵市委***?”裴宜无法理解其中如此大的差距,非体制中***概的确不太清楚其中奥秘。

  “三年前国栋的确怀庆工作,只不过他是当市长,现调到宁陵当***了王甫美一旁解释道。

  接下来的问题似乎就变成了裴宜针对赵国栋的简历发掘了,这让赵国栋也很是无奈,原本是为王甫美和莫兰的未来关系定位,现却成了讲述自己的发家史一般。

  赵国栋从裴宜眼中跳跃的火焰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他很策略的暗示了自己已婚,但是似乎对方完全没有接受到这个信息,按理说自己的暗示相当明显了,即便是裴宜有些木而没有理解到,相信莫兰这种善解人意的女子绝对领会得到,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一直到回到学校里,赵国栋都琢磨着今天的种种,王甫美终于还是沦陷了,和林冰离婚了,莫兰如愿以偿,相信要不了一年半载之后,她就会以妻子身份走进王甫美的圈子里,但是这会不会给王甫美带来副作用还很难说。

  赵国栋无从评判王甫美的选择,但是对于林冰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婚姻带给一个女人的不仅仅是名分这么简单,这意味着一个归宿和港湾,而离婚就意味着打碎这一切,赵国栋不认为这样做就是好的结局。

  赵国栋起床的时候推开窗户,感受到一阵说不出的凉意袭人,让人禁不住打个寒噤,却又头脑一清,京里的气温的确比安原那边要低不少,雪比起晚间已经小了不少,落皑皑的枝头上,寂静无声。

  没能看成《东方快车谋杀案》,但朗姆酒让赵国栋有了一夜安稳的睡梦,踏实,很久没有这样彻底放开的睡一觉,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

  上午是开学典礼,刁纯阳和秦志刚和赵国栋不一个班,而二班的其他人他也都不认识,只能按着大概时间与其他学员们一道下楼,然后整队,排队前往会场。

  赵国栋估『摸』着自己前后左右寝室都应该和自己一个班,但是这里都是天南地北,谁也不认识谁,他自己也就只有和着大流行进,好还有组织员和联络员招呼着,不至于走错队伍。

  这一次春季后备干部进修班学员,各省市和中直、国直以及国企均有涉及,分成了五个班,打『乱』了地域和行业编班,每班都三十人左右,设一临时支部,四个临时党小组,也算是粗略有些架子了。

  赵国栋也是第一次到中央党校进修,但是能源部工作时也是到党校来见识过,但那也只是粗略的门口打了一个旋儿,领略了一下滋味儿就走了,这一次却是要这里扎扎实实呆上三个月。

  开学典礼由常务副校长杨天明主持,校长陈庆扬作重要讲话。

  陈清扬是南方人,口音很重,不过对于赵国栋这样的南方学员来说听起来倒是挺亲切,分析国际形势相当清晰透彻,谈到国内形势也是抽丝剥茧,极具章法,中央办公厅主任出来的人物,都是有些真材实料的雄才角『色』。

  这一讲就是一个半小时,但是赵国栋注意到座的众人都是听得兴致勃勃,学员们显然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培训机会。

  陈校长讲话结束,赵国栋也是赶紧拍手,却感觉到左手被人轻轻碰了一下,赵国栋侧首,才注意到自己旁边的男子,生得英武昂扬,四十六七岁的年龄,双目中精光湛然,很有点小说中武林高手的风范气度。

  “滇南红山吴元济,你好

  赵国栋一乐,这人讲话都有点武侠小说中的高手味道,开门见山,简洁明了。

  “安原宁陵赵国栋,幸会赵国栋也学着对方的口吻,微笑着伸手握一起。

  听得赵国栋一说安原宁陵,对方眼睛也是一亮,脸上震惊之『色』溢于言表,“我才是幸会啊,中国硅城的市委***,我可是久仰大名了,没想到这一遭来学习,还能作伴啊

  虽然是压低声音,但是吴元济还是对赵国栋如此年轻还是感到大为惊异,这人年轻不说,而且去年还创造了全国地级市经济增速之冠,这份殊荣落这个年轻的市委***头上,不由得让吴元济暗叹这中央党校就是中央党校,藏龙卧虎,咋自己这随便挨个人坐都是超级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