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九节 卧虎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二十九节 卧虎

  第一百五十九节卧虎

  赵国栋虽然不知道吴元济是何等人,但是这一次来是以后备干部为主,虽说作为后备干部未必就能擢拔,但是既然列为后备干部,地方上也就多半是一把手居多,这吴元济也多半就是滇南红山州州委***了。

  “吴***见笑了,不过是正好碰上一波机遇而已,那里当得起吴***这般夸赞

  “嘿嘿,赵***太客气了,我这人『性』格直爽,好就是好,宁陵经济发展情况我还是知晓一些的,咱们红山州经济发展状况比起你们宁陵来可是差远了吴元济看起来很爽利一人,“咱们省里蔡***也是年初经济工作会议上专门点了点你们宁陵发展情况,我正琢磨着学习结束之后请省委与你们安原省委联系一下,到你们宁陵来学习一番呢

  红山州滇南也算是一个大州,经济实力滇南全省***中等偏下,但是资源相当丰富,尤其是旅游资源是丰富,赵国栋略有耳闻,但从未去过。

  “呵呵,咱们宁陵也就占了点天时地利人和吧,吴***若是有兴趣来我们宁陵坐一坐,我扫榻以待,欢迎兄弟地市州来宁陵传经送宝

  赵国栋也相当客气,这家伙莫不是了解自己和蔡正阳之间的关系,想要借自己和蔡正阳拉拢关系不成?但看样子也不像,蔡正阳离开安原有些年成了,何况自己交通厅呆的时间并不长,即便是省里也没有多少人真正清楚自己和蔡正阳的关系。

  “那敢情好,我可事先预约了,这三月学习一结束,到时候我带着咱们红山州班子成员过来好好取取经,看看宁陵市委市府是怎样一两年里就把经济发展起来,开拓开拓我们那边山里干部的思路观念,争取也能取点真经回去,让咱们红山州也能上进一回吴元济乐呵呵的道。

  开学典礼总算是结束了,这个典礼还行,赵国栋总算是认识了自己进党校学习以来的第一个同学,滇南红山州州委***吴元济,一个『性』格相当豪爽大方的角『色』。

  下午党校培训部领导安排了本届中青班生见面会,赵国栋才知晓本届中青班学员共有一百五十多人,分成五个班,完全打『乱』了各自建制。

  几位领导也都介绍了一些基本情况,然后提了一些要求,免不了就是一些工作转变为学习,领导转变为学员,家庭转变到集体,要求注意组织纪律『性』,认真完成三个月的学习生活,力求学习中能够成长提升和锻炼自我。

  “赵***,不?”赵国栋刚到寝室里,还没有来得及坐下,就有人来敲门,一听就知道是吴元济的声音。

  “进来吧,我说老吴,我就叫你老吴了,你也别赵***赵***的叫,今天下午领导不是都要求咱们要端正态度,从领导要转变为学生么?你就叫我国栋行了赵国栋正打算收拾整理一下房间,今儿个晚上倒是可以安安心心看看这本《东方快车谋杀案》了。

  “行,国栋,我住你斜对面那间,听组织员说晚上要把咱们这个二班的同学都给收拢一块儿,相当于搞个咱们班上的见面会,都熟悉熟悉,免得见了面大家都不认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呢吴元济也是个自来熟的『性』格,走进门来也就没有客气,一坐了下来。

  “来一杯?上等黑茶,正宗碧雾山黑茶,全国闻名赵国栋扬了扬手中的茶叶桶示意。

  “呵呵,国栋,这碧雾山黑茶是你们宁陵特产吧?”吴元济笑了起来,“要说茶,你们这黑茶还能和我们滇南的普洱比?普洱茶的原茶相当一部分也是我们红山州,我们那里的茶叶才是真正绝无污染的高山茶,工业企业都没有一家,有优良的气候孕育,你若是喜欢喝茶,学习结束,我让人给你送两袋尝尝

  “老吴,你还别说,我这人没啥爱好,就喜欢喝茶,原来喜欢喝绿茶,现到宁陵工作就改成喝黑茶了,要送我两袋茶,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赵国栋也不客气,坐下来,“怎么,现就等着吃饭?”

  “没,我这人喜动不喜静,坐不住,回寝室里也没啥事儿,你还别说,才来,没有人找你,也没有人给你打电话,还真有点不习惯,就出来串串门儿,认识认识,你对面住的是谁?”吴元济随口问道。

  赵国栋愣了一愣,摇摇头:“不太清楚,我也是刚回房,还没出门呢?怎么打算过去认识认识?”

  “行啊,出门外,多认识两朋友也是好事,日后难免不得出门走动,走到哪儿有人接待,也算替家里省两个不是?”吴元济笑嘻嘻的道:“走,咱们过去串串门儿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这家伙说起一茬儿就是一茬儿,这就要过去,也不好推托,只好放下手中的东西,跟着吴元济出去了。

  对面寝室的门斜掩着,吴元济也不客气,径直敲了敲门,里边传来一个挺稳重清秀的声音,“请进

  看见门被推了开来,两个男子站门口,里边正收拾旅行包里东西的清癯男子有些讶异的扬起眉『毛』,“有什么事情么?”

  吴元济挠挠头,也似乎感觉到自己有些唐突了,“呵呵,不好意思,我们是住你隔壁和对面的,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过来认识认识,明天开始大家伙儿就要一个班里读书了,想提前认识认识,免得连名字都不知道,尴尬

  清癯男子也反应了过来,赶紧站起身来,放下手中包,笑着道:“难怪看着有些面熟,你们好,我是东航的孙晓川

  “你好,我是滇南(安原)红山(宁陵)的吴元济(赵国栋)吴元济和赵国栋二人也是笑着上前打招呼握手。

  对方也是相当热情的邀请二人入座,吴元济和赵国栋两人也不客气,就坐了下来。

  要说孙晓川和吴元济也还是有些瓜葛,东航集团重组滇南航空的时候,吴元济还滇南发改委担任常务副主任,他当时是属于竭力反对东航重组滇南航空的,而时任东航副总的孙晓川也一样坚决反对东航兼并滇南航空,只不过吴元济虽然反对,但是作为发改委常务副主任却并没有真正参予滇南航空的重组。

  而孙晓川也一样,正因为坚决反对,所以东航内部也没有安排他参予重组业务,所以两人却是不认识。

  只不过现时过境迁,东航重组滇南航空已经结束,而吴元济也调任红山州州委***,却这种场合下见面。

  赵国栋似乎也觉察到了气氛有些异样,但是却没有想到其中会有如此复杂的关节,他见到原本豪放爽朗的吴元济似乎一下子哑了火,而相当热情的孙晓川脸上好像也有些尴尬的表情,这让他倒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后还是吴元济打破了这僵局,“孙总,真没有想到咱们会这样一种场合下见面啊,嘿嘿,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话用咱们身上也不知合适不合适?”

  孙晓川也没有想到吴元济能够如此大大方方的把话挑出来,还是有些佩服对方,“吴主任,哦,不对,现应该叫吴***了,站企业角度,我还是持我原来的观点,东航不应该兼并重组滇航,两航重组不是强强联合,两个企业文化不一样,针对客源和范围也不一样的企业生拉硬拽捏合一起,根本就不能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不过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东航和滇航已经合成了东航了,吴***,你也不管这一摊子事儿了,咱们还是向前看吧

  吴元济大方,孙晓川也是坦率,倒是让赵国栋这个局外人略微窥觑了昔日东航兼并重组滇航的些许秘密。

  既非两厢情愿,但是终却还是糅合了一起,看来也是为了企业所谓要“做大做强”的战略,为了整合国内航空市场的战略,这种情形下,局部利益那就要服从全局利益了,只不过全局利益是否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得以实现,倒是很难说。

  孙晓川这番话一出口,吴元济也是笑了起来,这事儿的确也怪不了对方,各为其主,加之站的角度不一样,看待问题的思维方式也就不一样了。

  两人相视而笑,倒也有些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意思里边,何况两个人原来连面都没见过,说不上什么私人恩怨了。

  赵国栋倒是十分感兴趣,这样一个东航的副总这里,也可以为日后宁陵东寨机场的建设和经营发展提供一些有益的建议和意见,这三个月的学习过程,有很多情况也可以向这位专家级别的角『色』多多请教。

  真还没有想到这一届学员里都是各行各业,一不注意,就能碰上一个某个行道内都算是赫赫有名的生猛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