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一节 壮怀激烈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一节 壮怀激烈


  学的第一天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赵国栋倒是觉得梗心穴,认识了两个目前还不能说是朋友的同学,感觉都还不错,至少给自己的印象都还颇深。

  来党校学习就是要有所获,今天没有上课,但是给了一个平台自我展示,让大家都拉出来遛一遛的感觉,吴元济和孙晓川两人性格迥异,但是赵国栋感觉都还行,能处得来,感觉上吴元济更豪放大气一些,边疆地区的一把手是得有些有些豪气魄力,而孙晓川却有点技术型干部的感觉,思路清晰,分析问题条理清楚,丝丝入扣,都有两把刷子。

  回到寝室,赵国栋觉得自己现在才来一天就有点心宽体胖的味道,不用操心市里边那些烦琐事情,也不需要考虑市里边那些人事调整,一切都搁在一边,可以畅畅快快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课程表已经发了下来,赵国栋粗略的看了看,相当丰富。

  《低代价发展模式与当代中国发展战略全球化与国家文化安全》、《跨国公司投资方向及其对中国经济影响》、《“国退民进”与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思考??刀刀,有必修课,也有晚间的选修课,安排得满满实实,还有党课和支部活动以及外出考察调研时间,可谓有声有色,仅凭安排的这些课程和邀请的教师和嘉宾来做授课,赵国栋就知道这一次三个月学习,自己将不虚此行。

  看了看这些授课者,除了党校自身教师之外,还邀请了了不少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来做演讲式授课,因为这一批干部来源很杂,既有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又有中直国直和国有大型企业和高校领导,所以在选择课程上党校看样子也是煞费了一番心思,既要做到突出重点,又要做到兼顾全面。

  本不想打开手机,但是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还是觉得开一个小时,今天是来校第一天,虽然专门和市里边各部门都打了招呼,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一律不得打电话过来,但是毕竟有些事情现在还没有敲定,还真不敢全部甩脱,当然如果没有电话最好,到睡觉时间就准时关机睡觉。

  赵国栋也和云睿约好,晚上睡觉前半个小时和中午吃完午饭后半咋。小时他会开半介。小时机,同时也把自己寝室里电话号码告诉了云睿,遇有特殊紧急情况可以及时联系,但是也要云睿掌握好度,一般**务就不要给他打电话了。

  很好,一个小时时间过去,没有一个电话,赵国栋既感到舒心。又有些莫名的失落,这个世界离了谁都要一样转,这句话对谁都适合,自己也一样。

  一天实实在在的学习下来,虽然长坐下来,有些不太适应,但是教授的渊博学识和深入浅出的语言相当精彩,一课《中国**执政的主要经验》也是讲得异彩纷呈,博得冉学们一直好评。

  中央党校就是中央党校,水准的确比起省委党校要高出一筹不止,赵国栋觉得安原省委党校的具体负责人们有必要在中央党校来学习借鉴一下,当然这也和所掌握的资源有关。

  吃完晚饭赵国栋看了看晚上安排,可以去大教室听选修课《中国传统文化沿革与渊源》,赵国栋正在犹豫间,却听得寝室里电话在响,有些惊奇,接过电话,却是沈东昭来的电话。

  “你怎么会有我寝室的电话?”赵国栋大感惊讶。

  “你小子,偷偷摸摸跑回来也不打个招呼?怎么,进步了,怕大家伙儿知道不成?”沈东昭爽朗的声音直透耳膜,“党校也不是软禁隔离吧,出来一趟总可以吧?”

  “东昭,我才到校上了一天课,这就溜出来,不太好吧?”赵国栋有些为难,这一出去就免不了饮酒畅谈,以沈东昭的脾性,十二点能收摊回来,那都是相当难得了。

  “得了,我还不知道党校里那规矩,白天不准缺课,晚上就算是有课那也是选修课,要不就是支部或者党小组活动,你若是今天没有活动,就可以出来,天九从滇南回来了。”沈东昭心情很好,“我是打电话打到你们宁陵市委,找到你的秘书,欺哄吓诈用完了才把你寝室电话拿到,赶紧给我出

  郭天九已经到西南某集团军任副军长。也算是擢拔了一级,只是以那天九的网烈豪勇的性格更适合当军队主官,这担任副军长倒是有些打磨他性子的意思在里头,而且还是一个乙种军,也不知道上边安排他这样一个人物去有什么深意在其中。

  赵国栋在京里时和郭天九他们几人颇为投缘,尤其是祁天九性格很得赵国栋胃口,而赵国栋的豪爽大方也颇入祁天九的口味,两人也算是一见如故,无论是拼起酒来还是口舌争锋,那也都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九哥回来了?!他才去没多久啊赵国栋有些惊讶,这军队中担任高级干部可不像地方上,你想要回来就回来,那得经过层层报批。

  “嗯,回京有事儿,他们集团军可能有些新想法新动作,天九是回来向军委和总参进行汇报的,估计是要和东盟诸国进行陆地上军事行动合作,军委现在一些思路也在转变,注意到国际环境的变化,要有意识的调整战略沈东昭在电话里有些兴奋味道,“这会儿一时半刻说不清楚,你还是给我出来吧,学校里边真要为难你,我帮你摆平”。

  赵国栋苦笑,这不是摆平不摆平的事儿,你一个厅级干部学员,这开学第一天你就要溜号,成何体统?这不是故意挑衅学校纪律么?来的时候韩度也专门交待他在学校里一定要遵守纪律,保持一个良好印象,不要标新立异,这可是好。“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在哪儿,把地址给我,你们先去,我很快就来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也不好推脱,谁让自己没有提前和沈东昭他们说?这被他们揪住了辫子,就不好说了。

  何况赵国栋也很想和祁天九聊一聊,那天九所在的集团军军部驻军昆州,连接越、老、缅多国,这支军队也是一支相当重要的存在。

  目前中国和东盟关系也是错综复杂,像缅甸虽然与中国关系密切,但是缅北却是半独立状态,非法武装和贩毒武装力量纠合在一起,使得缅北地区一直处于较为复杂的局面,对滇南边境也有相当大的影响,也影响到中国和缅甸之间关系,而越南与中国虽然同属社会主义阵营,但是意识形态的一致并不能使这两个国家关系进一步密切,两国关系始终存在着种种障碍,而越南也颇有拉其他大国抗衡制约中国之意。

  这一次郭天九突然回京,按照沈东昭的说法似乎是中央在这些方面有了一些观念调整,这使得那天九所在的集团军地位似乎也发生了变化,这倒是让赵国栋很感兴趣。

  还算好,赵国栋看了看表,网好卡到了休息时间回校,虽然时间短了一点,但是赵国栋还是很满足,三个小时的畅谈让赵国栋又有了一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恍惚。

  郭天九显得豪情满怀,虽然限于保密原因,他并没有多说关于他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但是流露出来的气息却是掩饰不住。

  从他们的对话赵国栋大略能够感受到一些,国家在对外战略上也有一些改变,韬光养晦的战略也有了一些细微的改变,这让赵国栋也颇感兴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孜技不倦的努力抑或是这个群体的四处呐喊终于还是拨动了轮舵的方向,哪怕只是一点点。

  赵国栋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还差得太远,还不足以让自己在很多方面指点江山,就像沈东昭所说的那样,他们只能在各自现在的岗位上竭尽所能的做好自己的好工作,为祖国为人民紧一份心力,让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早一天变得更强大更伟大。

  躺倒在床上的赵国栋也是壮怀激烈,那天九说得也没有错,自己能够进入中央党校本来就是一个极为难得机遇,提升锻炼当时主要的,但是利用这个平台,怎样抓住机会展现自我,让自身才能获得上边的认可,尽早走上更重要的岗位,赵国栋应该要好生考虑一下,而不仅仅是就这样偃旗息鼓的在党校里学习三个月走人。

  清晨起来要票,努力认真码字,实现心中宏愿,突破现有束缚!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