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四节 有何不可?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四节 有何不可?

  茫键在干怎么安消络到苏觉华的眼皮午下。能让他理解瓶傻一个机会呢?

  赵国栋一时间还找不出合适的路子来解决这个问题。

  就像省里边一样,国务院领导不发话,就算是省里边报到国家发改委,那也是被压下的命运甚至可能一压就是一年半载,这太正常了。

  赵国栋琢磨着该通过何种关系来打通这个关节,苏觉华是属于典型的平民精英领导,文革前的大学生,具有丰富的政治经历和工作经验,但他真正成长为高级领导则是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之后。他相当敏锐而又新颖的思维以及良好的市场经济意识使得他在当时所在的军工企业里脱颖而出,在那个年代里迅速带领企业走出困境,成为当地一颗明星,后来故事也就顺理成章了,进入党政机关并迅速提拔起来,在川、鲁等多个省以及中央部委任职,最后到安原担任省长,逐渐走上中央领导人之路。

  这位平民出身的领导人和传统的红色政治家族并没有多少往来,他的政治基础也不在这边,所以想要通过刘家的关系来联络似乎有些困难。

  柳道源是赵国栋所有关系体系中一个和苏觉华副总理关系较为密切的人物,但是这只能是赵国栋通过自己各种观察和了解得出的一个判断,真正两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到什么程度,他无从得知,柳道源也不可能会就这个问题在他面前说什么。

  赵国栋也考虑过和柳道源打个电话说一说,请他牵线搭桥,但是思衬再三,觉得这不合适,就这样具体的事项请柳道源帮忙显得太过于夸张了,而且这样给人的印象是否好也是一个问题,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怎么了,好像有心事?”孙晓川手里夹着一叠讲义资料走过来,坐在边上顺口道。

  “嗯,还是那几个项目的事儿。淘神啊,省里边还没有过呢,看样子省里边是要看中央风色来做决定。”赵国栋摇摇头。

  “如果等中央政策,那肯定没戏,中央这一波接一波的政策只会越来越严厉。指望中央从政策上松口,那是痴人说梦。”孙晓川也摇摇头,“以我看,你们宁陵也有你们宁陵的具体情况,省里边应该要考虑这些特殊情况才对。”

  “这不好说,现在中央吹出来的风这么紧,领导也怕承担和中央叫板的大帽子啊。”赵国栋笑了笑。“没准儿一个不讲政治不讲大局的帽子扣下来,那谁吃得消?”

  “那也不能一概而论一刀切啊,调控也不是就不发展了,那也得有选择性,高精尖的行业,出口创汇受欢迎的行业,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产业,难道也要不加选择的拿下?我看不是。只是各地自己在理解这个政策上的有些偏差而已。”

  孙晓川的话让赵国栋对这位东航的副总的看法也有些改变,看来这位孙总的观点也和自己有些一致,在对待这一次宏观调控政策上也有不一样的看法。

  “嗯,我也一直在琢磨这一次中央的宏观调控政策针对范围,有些地方和行业领域过热,的确需要调整,淘汰落后技术和产能,鼓励新技术新工艺,推进产业升级,这都很有必要,但是不宜不加区别,而且我也觉得这一次中央调控风暴有些倾向性。我很担心这波风暴会对好不容易培育起来的民营企业发展环境造成损害,尤其是在地方上掌握政策具体操作的官员中,表面一视同仁,内心歧视排斥民营企业发展的人比比皆是,如果让他们来执掌大权,就有可能将风暴悉数转移到民营企业头上去。”

  “哦?你有这方面的担心?”孙晓川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赵国栋会把问题转移到这上面上,“不至于吧,但是实事求是的说,那些高耗能高污染以及规模小技术含量低的产业中,处于最低层次的大多都是民营企业。这一点不容否认。”

  “这一点我承认,但是我要说的是在原来发展环境中,我们地方党政部门是不是一力创造了一个让国营企业、外外资合资企业以及民营企业一样的发展环境呢?”赵国栋反问:“除了沿海极少数地区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匆意改变之外,我感觉我们绝大多数地方党政部门在这一点思想上还是存在相当歧视心态的。”

  “外资合资企业高高在上。可以享受包括税收减免、融资贷款在内的各种优惠政策,国营企业虽然不如外资合资企业,但是作刀”,也同样在贷款融资汉此渠道卜有地方尝政部门的支特女便捷许多,唯独民营企业却是被视为另类异端,不但没有优惠,而且还要受到各荐无形的歧视性政策打压,生存环境相当艰难,他们的成长往往付出比外资合资企业和国营企业多几倍的努力,这种情况下,他们处于最底层也是在所难免。”

  “国栋,你这话有些偏题了,国企也不好过,你不要认为国企就真正是衣食无忧了,如果准确的说,应该是垒断性国企在许多方面获得较多优势。”孙晓川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笑着伸出指头点了点赵国栋:“但这都不是压缩淘汰落后产能就要对民营企业网开一面的理由。”

  “瞧瞧,心虚了,是不是?你这垄断性行业似乎不包括你们航空业一样”多,你们航空业在我看来现在属于墨断,虽说这《国内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快出台了,但是我敢打赌将来对民营资本开放之后,你们三大国有航空企业也会是处于隐性垄断地位。那些个对民营资本开放鼓励进入发展的把戏也只能骗骗外人,那些真正进入了你们航空业的民营资本很快就会让他们感受到“玻璃门。的滋味,除非国家下达决心要推进竞争机制。”

  赵国栋瞥了一眼孙晓”航空业民营资本禁入的解禁令已经几经酝酿,《国内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估计也会在今年内出台,届时肯定会有不少吃螃蟹者跃跃欲试,到时候这些人难免不会尝到苦楚。

  被赵国栋这一番话弄得有些尴尬,孙晓”也是《国内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这一规定的起草参与者之一,对这个规定各界争议也很多,认为三大国有航空企业实际存在的垄断地位会对后进入的民营航空企业构成巨大的打压,不利于航空业的竞争。

  赵国栋和孙晓川的对话引来班上周围其他不少同学的好奇,一个市委书记。一个大型国企的老总,这番对话似乎牵扯到了各自不同领域,倒也是有些意思。

  “国栋,咱们别扯远了,还是回到民营企业问题上来吧?”孙晓川笑着道。

  “民营企业的发展需要一个有利环境,在我看来,对民营企业的政策支持应该丝毫不亚于外资和合资企业,我曾经听说过一些说法,说外资和合资企业的政策过分优厚甚至到了似乎有点子“宁与友邦不给家奴,的味道,这话有些过火,毕竟当时国家刚才对外开放,函需外来资本和技术,但是现在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多年,国内情况已经大变,对于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我们欢迎不欢迎,当然欢迎,但是欢迎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度,这种超国民待遇是否合理,我觉得这都有待于商椎。”

  “反观民营企业却处处受到压制约束,处于在夹缝中艰苦挣扎生存的状态而无人过问,一些民营企业家不得不求助于取得一个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的帽子以求换来所谓的“政治保护”这恰恰是他们这个群体感觉到受到压制和不安全的表现,他们不得不采取各种非正当方式来谋求保护自己利益,而这往往却成了一些地方官僚借机敛财贪腐的手段,我想如果给他们一个和国企、外企和合资企业平等的环境,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是不是可以彰显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法制建设的公开公正公平呢?”几个围观的学员都拍起手来,赵国栋也不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大大方方的拱了拱手,“一家之言,说得不好,欢迎大家批评雅正。”

  “赵国栋,我觉得你刚才讲的很有些意思嘛,为什么不好好构思一下写一篇像样一点的文章呢?这次学习也鼓励学员们写一些交流性的文章,包括发展经济方面和从政方面的,不局限于某一方面,我感觉你在这方面还是颇有些心得体会的,完全可以把这些提炼综合一下写出来。让大家都来参考参考嘛。”

  赵国栋也没有注意到组织员赵雅兰也到了教室里,见对方这么一说,却感觉似乎有点子椰偷自己的味道在其中,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位组织员同志对自己的“要求”也特别高。总爱给自己出点难题。

  “有何不可?赵老师,那我就按照您的意思,下来之后班门弄斧一回吧。”赵国栋耸耸肩,十分随意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