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六节 必要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六节 必要

  第一百六十六节必要

  “你想见苏副总理?”柳道源电话里沉『吟』了半天,才缓缓道:“仅仅是因为你们宁陵东寨机场的事情么?”

  “那只是一方面,另外还有一些想法也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呃,怎么说呢,说我狂妄也好,放肆也好,不知天高地厚也好,总之,想要找领导倾诉一下,谈一谈基层市县面临的一些问题,李昌平作为一个乡党委***可以向总理掏掏心窝子,说说实话,我想我作为一个市委***像苏副总理反映反映实际情况不为过吧?”赵国栋道。

  “你小子!你想和他一样出名么?有可比『性』么?”柳道源电话另一头轻叱一声,似乎是考虑什么,“这样吧,如果你真的觉得有必要,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到时候你和苏副总理的秘书再联系,看看苏副总理什么时候有空

  “嗯,那就谢谢柳哥了,对了柳哥,登高市长也来参加这批培训学习了,是不是登高市长要高升了?”赵国栋随口问道。

  周登高也是赵国栋党校里这一届学员碰到的唯一一名熟人,作为后备干部培训,一般说来地方上来的都是市委***居多,但是周登高作为黔阳市长前来参加培训,也有些不一样的味道,黔阳作为省会城市,虽然不是副省级城市,但是黔阳市委***一般说来都是省委常委兼任,黔阳市长来学习也就顺理成章了。

  “少那里胡说,别以为你们这一批培训的就意味着要晋升了,老周这么些年来也没有机会到党校深造一下,长期基层工作,现有这样一个机会也有利于他开拓视野长长见识,他和你一个班里么?”柳道源又是一声轻叱。

  “嘿嘿,我不过是问问罢了,登高市长三班,我二班,不过经常能碰一起,登高市长学习劲头很高,我看他随时都拿着一叠资料学习赵国栋柳道源面前很随意。

  “嗯,那你们可以这三个月时间里好好交流交流各自的经验,黔阳经济发展虽然还行,但是和你们宁陵还是有差距,但是老周发展生态产业的思路上很有见地,值得你思考啊柳道源话语很平和,像是叮嘱一个兄弟,“国栋,去年宁陵经济夺冠,这是好事,不过你现是市委***了,考虑问题的角度要宽泛深层次一些,怎样综合提升城市竞争力,提升群众满意度,这是个值很得仔细研究的课题,像你们宁陵现搞的这个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和开头

  “谢谢柳哥提醒点拨,我会铭记心赵国栋语气也严肃起来,“柳哥,也欢迎你有时间来参加这个文化节啊

  “呵呵,我看到了以你们安原省『政府』发出的邀请函,我来不了,但是会安排人来的柳道源笑着道:“要说民俗文化我们这边并不比宁陵差,可是咱们这边干部却恰恰不会抓住这些契机啊

  和柳道源又闲聊了几句之后,直到对方挂了电话之后,赵国栋才收了线。

  躺身旁的寇苓一直静静的依偎赵国栋身旁,她听得出赵国栋是和某位领导打电话,能让赵国栋毕恭毕敬的领导,可以想象得到是属于哪个层次,期间提及的人名寇苓虽然不认识,但是也能猜测得到属大概。

  “成了?”直到赵国栋收了线,寇苓才轻声问道。

  “成不成两可,有了联络,仅仅是第一步,怎样博得领导的认可才是重要的赵国栋表情有些沉重。

  柳道源话语中有些未竟之意,显然是不太认同自己采取这种方式来向上边进言,按照柳道源的『性』格,他是不太愿意为自己牵这个线的,倒不是因为其他,而是担心这会给苏觉华留下一个不太好的印象,影响到自己的前程,这一点赵国栋感受得到。

  但是自己也是别无选择,宁陵发展的路径和节奏不能被打断和大『乱』,赵国栋希望自己担任宁陵市委***这一段时间里为宁陵的发展铺设一条可持续的发展道路,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初期打好足够的基础。

  他不知道自己能宁陵呆多久,也许还能一年、两年或者三年?赵国栋给自己设定的时间就是三到四年,他就可以让宁陵成功的腾飞起来,而且要保持足够的后劲,让它可以持续的发展。

  别人眼中也许等上一年半载无所谓,但是赵国栋却知道宁陵等不起,一年半载对别的地方影响不大,但是对宁陵太重要了,宁陵有后发优势,同时后发优势也就意味着公用基础设施上的严重不足,如此短时间的经济高速腾飞也给宁陵的基础设施建设带来巨大压力。

  没有足够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就会让迅速腾飞的经济因为这些缺陷而迅速陷入瓶颈,宁陵大量涌入的外来企业和开建的工业项目对基础设施要求会越来越高,大量的外来人口也同样带来多的需求,这些结合一起也会带来对第三产业的高要求,这些都是今后一段时间内宁陵市委市府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需求的基础就是城市市政体系的建设,公用基础设施是基础中的基础。

  这一次如果苏副总理同意接见自己,自己该怎么说?是谈及宁陵目前的现状需要提出具体要求,还是结合整个经济大势展开来谈把自己内心所想都和盘托出?

  这让赵国栋也有些犹豫,苏觉华和陆建邦不一样,上一次陆建邦面前侃侃而谈,那是因为自己早已经通过蔡正阳陆建邦那里有了一些基础印象,很多观点都为陆建邦所接受,自己不过是细化准确一些罢了,但是苏觉华这边不一样,他对自己了解不深,很多印象都是粗浅的表面现象,太过于深入会不会显得冒失唐突,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些都是必须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那你想好到苏副总理面前怎样开口没有?”寇苓也有些担心情郎的情绪有些过于紧张。

  “没想好,想要说的东西很多,但是这种场合下该不该说,该什么时候说,都是问题,甚至要讲时机赵国栋老老实实摇摇头。

  想想也是像苏副总理这样的高级领导人,一般人你肯定很难有机会他面前袒『露』心声,就算是你赵国栋是个人才,但是这全中国人才海了去,像苏觉华这样的人物大风大浪经历无数,精英学者,学者专家,他见过是无数,轮得到你他面前大放厥词?也许赵国栋唯一可恃的就是他带领下宁陵去年取得辉煌成就,加上他作为基层领导干部的特殊身份。

  “那你打算怎么办?”寇苓紧紧搂住赵国栋的虎腰,让自己火热的牢牢缠住对方,也许这样可以让情郎放松一些。

  “没事儿,见招拆招了,车到山前自有路,苏副总理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想我实事求是的反应一些问题,也不至于引来什么弥天大祸吧赵国栋自我解嘲的笑了笑,“换了别人肯定以为我这是为我自己谋个啥,哎,这年头想做点事情,想实现自己心中的想法,都得十八般武艺都使将出来啊

  “嗯,我相信你可以实现你自己的想法似乎想要鼓励自己情郎仕途上的继续努力,寇苓脸上浮起一抹甜美的笑容,撑起身体,锦被下滑,半个『裸』胸『露』了出来,颤颤巍巍如羊脂白玉,一点嫣红如雪中红梅,跃然生姿,煞是『惑』人。

  赵国栋心中一热,随手那巅峰处轻轻一捻,寇苓才发现自己春光外泄,惊叫一声,重滑入被中。

  党校的生活严谨而有序,却也不乏乐趣,支部活动和党小组交流交错进行,几乎就把晚间的时间填补起来。

  赵国栋手中那本《东方快车谋杀案》进度极慢,每每都是睡前能花上半个小时看一看,但是这个时候往往又是电话频繁的时候,宁陵的电话几乎是占据了这半个小时。

  市里边一些重要事情总会这个时候有这个渠道或者那个人嘴传递到这里,对于这些东西,赵国栋就抱着一个态度,听着,绝不表态,既然交给了钟跃军全面负责工作,那么自己就应该彻底跳出来,即便是做不到绝对,但是其他人面前他必须要有一个姿态。

  像省委副***苗振中和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郝梦侠到西江和土城现场视察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筹办情况,像副省长曹宁到宁陵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调研工业污水处理中心运行情况,像副省长陈英禄到花林、苍化调研畜牧业和林业对当地农村经济带来增收状况,似乎省领导们自己到党校学习一个月时间不到里,突然就对宁陵工作感兴趣起来一般,来得特别频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