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七节 面呈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七节 面呈


  赵国栋并不反感省里边领导经常 来视察调研工作,相反他相当 欢迎,不过他的性格似乎也为省里边一些领导所知晓,所以省领导来宁陵视察考察的时雁并不多。

  像齐华、曹宁、陈英禄未宁陵的次数就很少,赵国栋记忆中自己到任宁陵市委书记一年多时间里,这三位副省长来的时候只有屈指可数的一次,而来得相对较多的则是常务副省长仕为峰、组织部长韩度以及省委秘书长杨劲光,这大概也能粗略的看出领导们对宁陵的亲属程度。

  在 g 己到党校学习期间这些领导就开始密集造访宁陵倒是让赵国栋有些好笑,似乎自己在宁陵他们就不太愿意耒,而更愿意选择自己缺席的时候,这倒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钟跃军有时候也要打电话来谈一谈近期工作,难免不问及东寨机场的进展,赵国栋只能含糊其辞,表示已经有了一些进展,很快就能见分晓,但是究竟能有什么样的结果,天知道,如果真的在苏觉华那里游说失败,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作了,难道真的要去面见陆建邦或者文国基? 那可就真是走进死胡同了。

  校里校外的事儿夹杂在一起,虽然充实,但是也让赵国栋感觉到些许压力。

  他知道这事 儿一天不把运机场项目 敲定落实下来,自己这个党校学习生涯就一天不得清 净,他现在就在静候柳道源那边来的电话。

  柳道源的电话是三天后来的,没有多说,只给了他一个电话,让自己联系,顺便在电话中也提醒注意分寸。

  赵国栋知道柳道源话语中的含义,有时候说真话也需要讲究策略,领导并非 一无所知,但是如何让他既能明白你所要表达的意图,又要引发他的共鸣而不是反感,这就是技巧问题。~

  吴无济注意到赵国栋似乎在做着什么准备,原本约好下午的一堂党史选修课一一《“大跃进”运动及其经验教训》赵国栋也放弃 了。

  原来赵国栋是对这种党史冁相 当感兴趣的,称他自己在这方面是弱项,亟需对这方面补课,还主动约着自己听这堂课,没想到他突然放弃了,这让吴元济很是好奇赵国栋究竟有什么重要事情会放弃原定打算。

  接触这么一段时间来吴元济感觉赵国栋这个人还是十分好相处的,说话也相当直率,和自己的探讨中也对他们宁陵经济起飞的前因后果做了相当翔实的介绍,不像有的人要么就倨傲不群,不愿多谈,要么就是故弄玄虚,云山雾罩,说的也都是实实在在的干货。

  像介绍当初怎样吸引 外资到宁陵,怎样下功夫改进服务作风,怎样背水一战负债经营改善基础设施打造软硬环境,那都十分具体现实,让-吴无济也有相当感触。

  白手起家的城投集团依靠财政担保硬生生推动城市建设大潮,再用城市 发展带来的收益来逐渐填补资金缺口,这一手不是谁都敢下这个决心的,一旦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而城市发展带来的收益难以填补缺口甚至相差 巨大时,就有可能把市级财政彻底拖垮。

  这就需要决策者的眼光和魄力,吴无济自认为自己魄力不缺「但是要想赵国栋这样头脑清醒的摸准火候却不容易,而选准主导产业一门心思全心全意扶持发展,一 气呵成打造成为一个支柱产业,而不像有的地方那样贪大求全,遍地开花,结果什么像样的产业也没有发展起来,这也给吴元济不少启迪。

  像红山州这样的大州人口不比宁陵少多少,对比一下两地GD户,让吴无济感到惊讶的是,ZDI 年时候红山州与宁陵相比甚至还高出一个亿,但走到了23CB 年时,却已经只有宁陵的一半不到了,而簋刀8年恰恰是红山州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一年,这固然有两地自然条件的不通,但是两年时间就让两地形成这样大的差 距,不能不让吴无济沮丧之余又有些真心佩服。

  虽然这样草草的接触机会谈得也不少,吴无济也不认为自己避样就可以学到对方多少东西,但是至少有一点他看准了,那就是赵国栋做事讲求稳准狠,认准了一件事情,就要一心一意作成,这一点执着却是值得人学习。“怎么,下午有事儿?”吴无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随口问道赵国栋并不反感省里边领导经常 来视察调研工作,相反他相当 欢迎,不过他的性格似乎也为省里边一些领导所知晓,所以省领导来宁陵视察考察的时雁并不多。

  像齐华、曹宁、陈英禄未宁陵的次数就很少,赵国栋记忆中自己到任宁陵市委书记一年多时间里,这三位副省长来的时候只有屈指可数的一次,而来得相对较多的则是常务副省长仕为峰、组织部长韩度以及省委秘书长杨劲光,这大概也能粗略的看出领导们对宁陵的亲属程度。

  在 g 己到党校学习期间这些领导就开始密集造访宁陵倒是让赵国栋有些好笑,似乎自己在宁陵他们就不太愿意耒,而更愿意选择自己缺席的时候,这倒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钟跃军有时候也要打电话来谈一谈近期工作,难免不问及东寨机场的进展,赵国栋只能含糊其辞,表示已经有了一些进展,很快就能见分晓,但是究竟能有什么样的结果,天知道,如果真的在苏觉华那里游说失败,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作了,难道真的要去面见陆建邦或者文国基? 那可就真是走进死胡同了。

  校里校外的事儿夹杂在一起,虽然充实,但是也让赵国栋感觉到些许压力。

  他知道这事 儿一天不把运机场项目 敲定落实下来,自己这个党校学习生涯就一天不得清 净,他现在就在静候柳道源那边来的电话。

  柳道源的电话是三天后来的,没有多说,只给了他一个电话,让自己联系,顺便在电话中也提醒注意分寸。

  赵国栋知道柳道源话语中的含义,有时候说真话也需要讲究策略,领导并非 一无所知,但是如何让他既能明白你所要表达的意图,又要引发他的共鸣而不是反感,这就是技巧问题。~

  吴无济注意到赵国栋似乎在做着什么准备,原本约好下午的一堂党史选修课一一《“大跃进”运动及其经验教训》赵国栋也放弃 了。

  原来赵国栋是对这种党史冁相 当感兴趣的,称他自己在这方面是弱项,亟需对这方面补课,还主动约着自己听这堂课,没想到他突然放弃了,这让吴元济很是好奇赵国栋究竟有什么重要事情会放弃原定打算。

  接触这么一段时间来吴元济感觉赵国栋这个人还是十分好相处的,说话也相当直率,和自己的探讨中也对他们宁陵经济起飞的前因后果做了相当翔实的介绍,不像有的人要么就倨傲不群,不愿多谈,要么就是故弄玄虚,云山雾罩,说的也都是实实在在的干货。

  像介绍当初怎样吸引 外资到宁陵,怎样下功夫改进服务作风,怎样背水一战负债经营改善基础设施打造软硬环境,那都十分具体现实,让-吴无济也有相当感触。

  白手起家的城投集团依靠财政担保硬生生推动城市建设大潮,再用城市 发展带来的收益来逐渐填补资金缺口,这一手不是谁都敢下这个决心的,一旦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而城市发展带来的收益难以填补缺口甚至相差 巨大时,就有可能把市级财政彻底拖垮。

  这就需要决策者的眼光和魄力,吴无济自认为自己魄力不缺「但是要想赵国栋这样头脑清醒的摸准火候却不容易,而选准主导产业一门心思全心全意扶持发展,一 气呵成打造成为一个支柱产业,而不像有的地方那样贪大求全,遍地开花,结果什么像样的产业也没有发展起来,这也给吴元济不少启迪。

  像红山州这样的大州人口不比宁陵少多少,对比一下两地GD户,让吴无济感到惊讶的是,2001年时候红山州与宁陵相比甚至还高出一个亿,但走到了2003 年时,却已经只有宁陵的一半不到了,而簋刀8年恰恰是红山州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一年,这固然有两地自然条件的不通,但是两年时间就让两地形成这样大的差 距,不能不让吴无济沮丧之余又有些真心佩服。

  虽然这样草草的接触机会谈得也不少,吴无济也不认为自己避样就可以学到对方多少东西,但是至少有一点他看准了,那就是赵国栋做事讲求稳准狠,认准了一件事情,就要一心一意作成,这一点执着却是值得人学习。“怎么,下午有事儿?”吴无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随口问道“嗯,下午得出去半点事情,市里边的事情搁不下啊。”赵国栋点点头。

  “还是那个机场项目?”吴无济也估计是这事儿,赵国栋这段时间一直在为这事儿烦心,看样子这家伙还真有点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气势,全国宕观调控风暴来袭,这个家伙还要逆风而上,是要点恒心毅力和脾气。

  “嗯,等不起啊,咱不能因为国家要调控,咱们就坐等风过吧?也得讲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赵国栋不多说,现在一切都未定,他只能尽力。

  “看样子你是找到路子了?”吴无济也知道这家伙路子神通广大,前两天看到一辆悬挂着军方牌照的大切诺基相当凶悍的闯入了学校,没有通行证但是门卫居然将其放行,将赵国栋送了回来,京籍学员里也有口风不紧者说根据车牌判 断应该是来自总参的猛人。“不好说,但总得要去试一试。”赵国栋摇摇头,脸上还是那副沉静的表情,简直和他这今年龄有些不相适应。

  “是啊,是该去试试,体不试过怎 么知道不行?”吴无济笑了笑“那今天下午的选修课就只有我一个人去了,老孙对这没多大兴趣。”

  “嘿嘿,好好听一听,晚上和我聊一聊,怎么样?”赵国栋不动声色,他知道这个家伙对自己很感兴趣,原来他觉得此人可能不清楚自己和蔡正阳之间的关系,但是现在却有些不确定了,也是个貌似粗豪内里城府却很深的角色。“好啊,那我等你。”吴元济点点头。~

  赵国栋电话联系上了办公厅的一位工作人员,是不是副总理的秘书他不知道,不过他估计不是,应该是秘书通过这位工作人员和自己联系上的,这觐见领导,自然会经过一些程序,赵国栋无所谓,只要能面见领导,足矣。

  抵达庄严肃穆的大院内时,赵国栋下意识的有些紧张,毕竟这里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可以看得出这里边连气氛都比其他部委要严肃几分。

  “你请稍等。”工作人员把赵国栋带到会客室旁边的接待室,很雅致一间房,赵国栋也是沉下心来,既来之则安之,自 己也不是没见过领导人,甚至还长谈过,比如陆建邦,只不过那都是在特定环境下而已,这样正式的场合却还是革一遭。“你是赵国栋同志?”进来的中年男子很亲切,但是亲切中有一分好奇,赵国栋能够感受到。“我是。”赵国栎赶紧从沙发中起身,吞点头。

  “嗯,挺年轻啊,来,这边来,副总理在等你了。”中年男子满意的点点头,也不知道领导怎么考虑的,百忙之中还要见一见这位年轻人,不过这今年龄的市委书记的确罕见,而且还是夺去了去年全国经济增速之冠的地市级市委书记,又是领导的老下属,也可以理解。

  走进书房,赵国栋就感觉像是步入了一个强大的气场,目光到处,坐在沙发里的苏觉华搁下手中的书卷,含笑摆了摆手“坐吧,小赵,咱们有些年没见面了吧?真没有想到,去年能夺GDP增速之冠的地级市会是你担任市委书记的宁陵市,让我很是骄傲自 豪啊。”

  “苏副总理,让您见笑了,我不过是瞎猫磁上死耗子,捡了个落地桃子,宁陵与沿海城市相比,很多方面差距都还很大,还需要埋头苦干十年乃至二十年才能说得上其他。”

  赵国枯竭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波动和紧张,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面对陆建邦时似乎也没有这样紧 张过啊,也许是当时有蔡正阳在一旁帮衬,或者是这一次自己是有为而来,做不到无欲则刚了 ?

  “哦?小赵,你太谦虚了吧,据我所知宁陵工业经济这一块也是这两年才发展起来的,尤其是多晶硅产业集体泾户于宁陵,这不是偶然现象,福田集团落户于你们宁陵,这也不是偶然,前些时日我在福田集团总部考察,问及过这个问题,他们老总说这也是经过多方面的综合考察最后确定的,怎么,好就是好,还怕表扬你两句就受不起了么?”

  十二点再来一节,求票 !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u^”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