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九节 学会适应和忍受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三十九节 学会适应和忍受

  叔国栋发现自只心情格外畅快,其系有一种彻底放下明…“淅。甭管怎么,自己做了,把自己想要说的说了,能有什么样的结果似乎也就不重要的一般。

  这让他自己也感到有些吃惊,甚至要不断提醒自己,万万不能松劲儿。这都到了骨节眼儿上,也许熬过这一关就是否极泰来,苏觉华这里过不了关,又该想什么招?

  不过赵国栋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苏觉华似乎对这一次宏观调控还是有着他独自的见解,自己讲的很多,苏觉华只是听,你看不出他有任何倾向性,甚至连发问的问题听起来是质问,但是却又像是鼓励自己畅所欲言,赵国栋很难把握住对方真实想法,当然这很正常,如果自己都能了解领导所想,那自己可真就成了先知了。

  也许作为副总理是不会把宁陵些许之事搁在心里的,他需要关注的是整个大局,但是大局也是由无数个像宁陵这样的细节之处构成的,宁陵所要代表的不仅仅是宁陵乃至安原本身,甚至代表了整个中西部地区和新兴产业发展的势头。

  总之,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此时的赵国栋显得很闲适,他甚至有一点想要找个酒吧独自买醉的冲动,来宣泄内心的积郁。

  先前在那里即便是在自己最为嚣张的咨意汪洋畅所欲言时,也随时感受到巨大的威压,这是上位者的无形气度。不是随都能轻易摆脱这种心理束缚的,这让赵国栋很难受。

  蓝黛赶到时,赵国栋已经有些微微醉意了。

  这么早赵国栋就独自到酒吧里来买醉,这让蓝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现实确实如此。是他遇到了什么挫折?不会吧,他这不是才被省委送到中央党校培七么?还是感情上遇到了?7??刀,这也不像,蓝黛清楚他感情生活的“丰富”甚至有一点奢靡,想到这儿蓝黛自己脸都有些微微发烫。

  厚重窗帘总能给人以安全的感觉,蓝黛就这样守着赵国栋,他的神志还是相当清楚的,但是蓝黛感觉对方更像是有意来麻醉和放松自己,并非受到了什么刺激,这种事情保持必要的安静和倾听姿态是最为合适的。

  在赵国栋眼中这个午人的形象似乎有些飘忽,也许是黑方开始发挥作用了。

  一身雪青色的遮臀长毛衣,内里一件黑色的高领羊毛衫,银色的流苏系在腰间,微微一勒,既让合度的腰肢和略显饱满的臀部曲线展现出来,合体贴身的黑色小管裤外加平底单鞋。在酒吧里色彩变幻的光线下变得光怪迷离,又让高挑的身材显得有一种冷峻的质感。

  一个乌黑漂亮的发髻挽在脑后,略略靠上,美眸周围淡淡的眼影和鼻下羽西的“魅紫”唇彩,在这张白哲圆润的鸭蛋脸上把整个面部光影衬托渲染起来,每一处细节都勾勒得格外精致细腻。

  这大概就是众人公认的时代美女吧?

  至少他感觉到蓝黛的身影出现在酒吧门口时,所有男人女人的目光都无一例外的落在了她的身上,随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段而摇曳,一直到这个曼妙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自己这个角落里,那些个目光才有些讪讪的收回,尤其是那些个带着女伴的则更是免不了一阵冷场。

  蓝黛无疑是自己认识女人中最擅长打扮的,穿着在她身上的并不是什么。砒或者顶多也就是一些二线品牌,但是她却总能将这些服饰巧妙的搭配起来,产生一种无与伦比的魅质感,让人觉得在她身上理所当然应当是纪梵希或者芬迫。

  这固然有美女的魅力在其中,但是也与女孩子良好内涵养成的审美观有着不可分割的原因。

  赵国栋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只是想要一个人来陪自己喝喝酒,说说话,别无他图,就这么简单。

  蓝黛不太受欢迎,赵国栋知道,即便是古小鸥她们也对这个女孩子有些敌视,赵国栋却很喜欢这个女孩子的知性理智,每个人的生活经历决定了她们不可能是同一类型人,也有着自己的思维和理想,你不能强求。能在一起谈天说地也要讲求缘分。

  借着酒意,赵国栋把自己的想法断断续续的道出,甚至包括今天他去见了副总理述说了自己的困境和希望,赵国栋也不知道怎么会选择一:人面前讲沫泣此。但是直觉告诉他,谅个女人值得信瞄只儿角自己也一直是她心目中的依靠一样。

  蓝黛听得很专心,赵国栋有些朦胧的醉意在她心目中突然变得这样可爱,平素那个冷静理智外加有些霸气的男人不见了,却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喋喋不休牢骚满腹的大男孩,连蓝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想让对方依偎在自己怀中安静睡去的冲动。

  “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有一杯没一杯的黑方倒进赵国栋嘴里,赵国栋喜欢这种漂浮的状态,没有太多羁绊,也没有太多的束缚。能够在灯下,倾听着班德瑞来自阿尔卑斯的心灵呼唤,和一位面目故好的女性坐在这里享受,绝对有一种逍然物外的感觉。

  “听你说也很好,我喜欢听你说。”蓝黛怡然一笑。

  “我说这些你会感兴趣么?”赵国栋让自己的身体靠在沙发里。注视着时方。

  “很感兴趣,你所说的一切都是那样生动现实,我仿佛能看到那一切正在一点一点的向我走来。”蓝黛用词造句很巧妙,让赵国栋禁不住笑了起来,“蓝黛,你在颠覆我对你的看法。”

  “不好么?是好的看法还是差的看法?”蓝黛悠然道。

  “不好说。”赵国栋舒了一口气,“听完了我的唠唠叨叨,该你讲了。”

  “我?没什么好讲的,每天生活就是这样,平淡无奇。”蓝黛摇摇头。

  “很乏味么?”赵国栋凝视对方。

  “不,不能这么说,但是生活不可能随时随地都充满漏*点和动感,我们要学会适应和忍受。”蓝黛啜了一口红粉佳人,相当的淡定。

  赵国栋垂下眼睑,默不作声,手指却在酒杯上轻轻的敲击着。似乎在沉思什么。

  赵国栋回校的时候实际上乙经很清醒了,纯黑方还打不倒他,纵然他很想享受一下醉意,但是也仅此而已。

  不过蓝黛还是有些担心,所以坚持要把他送到校门口,他没有峻拒,那样太伤人了。

  出祖车把赵国栋放在了校门口,随着车灯的回转,蓝黛精致的面孔和曼妙的身段会同出租车消失在黑暗中。

  生活不是每个时候都充满漏*点动感,我们都要学会适应和忍受,这句话似乎触动了赵国栋某股神经,让他变得沉静下来。

  你不能指望整个世界都围绕你在旋转。你也不能以自己的想法去要求别人,就像你宁陵也不能因为你的现实需要而去挑战整个国家的大政方针,想到这儿,赵国栋也就有些释然。

  纵然是苏觉华没有接受自己的观点和想法也很正常,各人站在不同角度就有不同的考量,或许宁陵真的很需要这几个项目的改善条件但是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又会对其他同样有这方面需要的地市怎么交待?都开口子?显然不可能,那宏观调控就成了一句空话了。

  想到这儿赵国栋对东寨机场的前途更为不乐观起来,搁下也就搁下吧,已经尽了心,能够把城市生活污水处理中心这一项目先动起来再把几条市县通的公路改造工程陆续启动。这是底线,至于东寨机场,真的过不了这一关,大概也是命吧。

  吴元济等到快睡觉时才等到赵国栋的归来,这家伙显然是出去喝了酒,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有一股淡雅清爽的香水气息,这不是男性使用的古龙水,而是一个女性身上独有的芬芳,可以确定。

  吴元济有些惊讶,难道这小子在京里也敢风流快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秘,吴元济无意探究什么,只是觉得赵国栋有些太随意了一些,出门在外,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寻芳买醉,那需要在特定的环境下,确保不会出问题,而在京里,就算是赵国栋门路宽广,似乎也有些孟浪了。

  不过当他看到赵国栋清明如水的眸子时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有些偏差,这小子清醒着呢,没有半点醉意,看样子也就是在哪个酒吧或者和那位红颜知己享受了一下亲昵时光,能到这个位置上,哪怕他在年轻,也是角色。

  清早起床,每位兄弟支持三五张推荐票啊,让俺上榜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