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十二节 博弈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十二节 博弈


  第一百七十二节博弈

  虽然不至于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但是不能不说今天吴元济、安然以及从韩冬那里获取的消息对赵国栋的心情带来一些影响。

  核心后备干部这个词语实际上并不存于官方语言中,而多是一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指向。其含义也就是所单位党委对这一批后备干部中为首肯或者优先考虑者,这多的是党委主要领导对这个人的看法,当然,安原省,也就意味着是应东流、秦浩然、苗振中以及韩度这四人对自己的看法。

  秦浩然和苗振中对自己的看法赵国栋相信不会是有多么正面的,他甚至也听到过一些言论,就是说自己这个人善于作秀,善于迎合主要领导的心思,喜欢哗众取宠,而且独断专行,没有大局观,赵国栋也因此反思过自己的一些做法,但是终还是没有接受这些观点,说自己我行我素也好,一意孤行也好,只要是自己觉得应该做的,那他赵国栋就不会停步。

  让赵国栋很为欣慰的是自己的工作实绩已经取得了省委***应东流的认可和赞赏,这极为重要,因为他知道目前的***模式下,一个人工作你想要获得所有领导认同那纯粹就是痴心妄想,但是你必须要做到赢得主要领导的认同,这是关键,尤其是省委***对你工作的看法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你工作的好坏。

  好应东流的观点和赵国栋的理念比较接近,这一点让赵国栋占了不少先手,宁陵这个平台也为他展示自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遇。

  得益于宁陵重点发展环保产业,也使得对环保产业情有独钟的省委秘书长杨劲光与自己的关系也越走越近,作为省委常委、秘书长,他虽然算不上是主要领导,但是他的特殊经历和位置却是一个与省委***沟通的关键,对自己的影响力有着莫大帮助,加上于自己素来亲善密切的任为峰和韩度,省委里边实际上有自己的四票铁票。

  其中还有一票是省委***应东流这一关键票,他这一票决定着其它处于中立观望态度的常委们投给谁的问题。

  吴元济面对自己的询问时表现出来的漫不经心和周登高的讳莫如深其实已经说明了一些什么,走入这个学堂者,谁都不可能是抛开窗外事只读圣贤书那么简单,谁的眼睛耳朵都一样竖立耸立着,就像一部部卫星天线,随时接受着家乡的信息,反倒是自己倒表现得有点像个雏儿,还真以为这成了一个可以全心全意提升自己的熔炉了。

  一切该继续的还得要继续,当一觉醒来的赵国栋睁开双眼看着天花板上的顶灯时,似乎一切又都恢复到了现实中,周登高要到滇南当副省长也好,吴元济对自己的去向胸有成竹也好,这都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赵国栋暂时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什么好的机遇,虽然韩冬电话里点出一些端倪,不过这都还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现,该怎么,还得怎么。

  赵国栋接到钟跃军兴奋无比的电话时,正和回到京里的刘乔就中华联合投资集团与东寨机场项目可转股债券事宜进行进一步的磋商。

  虽然他心里没有多少底,甚至连刘乔也询问他目前这种经济形势下是否有可能今年通过国家发改委立项开建,赵国栋还是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如果不是刘乔这种关系,他还真不敢外人面前这样大包大揽。

  钟跃军的电话就像是一剂强心针让赵国栋精神振作不少。

  苏觉华两天前参加中西部地区发展论坛一个研讨会上提到中部塌陷的问题,认为目前国家虽然采取宏观调控政策,但是针对高科技高附加值以及兴产业的发展上的政策没有变化,还会进一步加大力度鼓励发展,尤其是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兴产业。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依然落后,对中西部地区加速发展,追赶东部沿海地区,有着巨大制约,国家和地方『政府』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给予倾斜扶持,同样也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基础设施行业。

  赵国栋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番谈话中蕴藏的含义,这是一个积极信号。

  两天后省『政府』办公会就通过了关于同意宁陵东窄机场建设项目、宁陵半小时经济圈公路建设总项目、宁陵城市生活污水处理中心项目报批,并按规定报请国家发改委批准。

  刘乔注意到赵国栋脸上闪过的一抹喜『色』,听到他话语中的内容,也就知晓了一个大概,赵国栋一搁下电话,她就问道:“你们安原省『政府』那边已经过了?”

  “嗯,刚过,我正催促市里边抓紧时间和省发改委那边马上报到国家发改委,刘乔,国家发改委这边你可得帮着吹吹号赵国栋已经习惯于有刘若彤时称呼刘乔为四姐,而没有家庭其他成员时,则直呼其名,刘乔也很欣赏赵国栋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

  “嗯,我会的,国家发改委这边我们中华联合投资还是能够发挥一些作用的,当然不可能起到决定作用,只能起到一个加快程序报批的作用刘乔笑着道:“关键作用还得你自己去运作

  “这我知道,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指望别人能帮上多大的忙赵国栋显得很自信,省里边捕捉到了苏觉华副总理发出的信号,相信国家发改委这边一样会有反应,但东寨机场这样投资超过十亿的项目肯定要过国务院常务会议。

  “有你这番话,我心里也就有底了,现我想我们可以就可转股债券的具体事宜进行磋商了吧?”

  刘乔本质上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生意人,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她是出于帮助赵国栋,但是根本上还是希望能够获得多的机会,她能够觉察到自己这个堂妹夫正不动声『色』的变得强大起来,以后还会强大。

  和他建立一种良好的私人合作和信赖关系而不仅仅依靠所谓那层单薄的亲戚关系很重要,这个人虽然也逐渐走入***人的角『色』,但是他还有着一份积极向上的心态。

  “当然可以,不过不是你我来谈,而应该由我们双方的专业人员来谈才对,我对这些专业『性』的工作并不熟悉,甚至可以说相当陌生,我从不『插』手我不熟悉的工作,好像你也一样赵国栋点点头。

  刘乔笑了起来,“国栋,如果地方官员都像你这样大方向上锐意进取而具体项目上却又谨慎小心,我想这个国家肯定会避免太多无谓的损失,东寨机场项目的可行『性』报告你们请了两家专业公司来进行评估,而这一次可转股债券你们又要请中立机构来评判,看来你是对我们中华联合投资集团不够信任呢,还是觉得我这个人太斤斤计较了呢?”

  “都不是,桥归桥路归路,这样庞大一个项目,我想前期多考虑周全一些,既是对我们宁陵市委市府负责,也是对宁陵纳税人的一个交待,同样也是对你们这样的战略投资者一个交待,这样不是很好么?”赵国栋摇头,“这一点上,我宁肯谨慎一些,所以我希望能够还有其他战略投资者能够加入进来

  刘乔瞳孔一缩,“还有其他战略投资者?他们会对你们这个机场项目感兴趣?你是吊我们胃口?还是要挟拿捏我们?!”

  “没有那回事,你眼中我们这个机场项目似乎一无可取之处,那你们中华联合投资集团怎么会愿意接手?可转股债券能够确保你们基本收益情况下有着为宽泛的投资选择『性』,你敢说这个项目就没有一点吸引力?难道中华联合投资是作慈善事业的,对我们宁陵市这样热心?”

  赵国栋大笑起来,从市场化角度来说,将筹码押一家也是不合适的,双方都可以处对等选择的情况下才是合适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乔有些失措。

  前期中华联合投资董事会对于宁陵机场项目一直心怀疑虑,根据各方面收集获取的资料显示非省会和副省级城市的机场中,能够维持正常运转而不需要财政补贴的屈指可数,除了一些拥有特殊旅游产业的城市之外,基本上都不可能取得收支平衡,所以公司对这个项目并不支持。

  但是鉴于宁陵去年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加之宁陵周边方圆三百公里内都没有民航机场这一特殊地理区位,另外还有宁陵方面正全力打造发展的旅游产业,中华联合投资也同意对这一项目计划给予观察,以便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宁陵机场项目的远景盈利『性』,所以也才会有刘乔与宁陵方面继续接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