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十六节 调控风暴来袭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十六节 调控风暴来袭

  日午也就泣么有一茬没一茬的讨去了眼在党校珊旧讥只经过了一咋小半月有多,天气逐渐转暖。掠雁湖畔的松树上偶尔也可以见到松鼠的影子,这让学员们都有些兴奋。

  赵国栋一直在关注着发改委那边的动静。中华联合投资很有些人脉。长期以来在国内的大量投资。加上董事会成员不是国内望族世家弟子就是港澳工商精英,在这些国家重要经济部门中,他们有着相当的影响力,他们和赵国栋能够发动的关系一道,都在促成国家发改委能够尽早对这个东寨机场项目做出决策。

  市里边和中华联合投资这边也开始紧密接触,这让中华联合投资对这个机场项目的急迫性甚至比宁陵方面显愕更加热切一些,在涉及利益问题上,资本往往比任何都更加醉心于这些能够为它们谋取利益的东西上。

  四月十八日,国家发改委举行主任办公会议,原则上通过了关于宁陵东寨机场项目立项方案报告,并正式报请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这意味着宁陵东寨机场已经走完了前面所有程序,只剩下最后一道国务院研究审批程序。

  与此同时报请中央军委批准的报告也送了过去,在这个层面上一般说来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国务院常务会议能够通过,那么中央军委那边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这个消息让赵国栋大为振奋,事实上国家发改委方面所作出的决定也就意味着国务院的意见,只是基于这个项目投资规模太大和项目特殊而必须要在程序上经过国务院审批。但是国家发改委作为国务院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审批主要职能部门。它的意见往往也就代表了国务院的态度。

  近期南方周末》等多家国内主流媒体都陆续刊载了多篇关于今年中央采取宏观调控措施来为过热经济降温和淘汰高耗能高污染以及过剩产能产业的文章,赞同之余也有一些不同声音出来。

  一些意见主张在关停并转高耗能高污染产业应该要将政策和法规并举,充分调动市场力量,而不能仅仅靠一个时期的短期政策来推动这需耍从法律上长期持之以恒的监督约束。尤其是针对高污染行业更是要采取严厉的环保法规来推进其转型,让其因为支付不起昂贵的环保代价而不得不关闭或者通过资金投入和技术提升来实现转型,达到国家法定标准。

  还有一些声音则对中央和地方政府在执行政策和法律时明显区别对待。对于民营企业涉及违规则是坚决严查逗硬到底,而对于国资企业和合资外资企业则是网开一面,甚至借助此次机会推动国进民退之举,压缩民营企业生存空间。、

  “有人在门里轻歌曼舞,有人在门外长歌当哭。”

  赵国栋看了一眼手中的报纸,轻轻叹了一口气,德隆和铁本事件双双爆发,建龙同时被调查,只不过一咋小在股市上崩溃,另两个则在长江岸边坍塌,行政权力的威压让任何一个胆敢以身犯险的冒险者都要付出惨痛代价。中央宏观调控的重拳终于还是击出。没有人敢捋其锋,赵国栋不知道自己与苏觉华副总理的谈话会不会起到哪怕一星半点作用,虽然东寨机场成功的过关,相信国务院那里也不会受到多少阻拦,但是在经济领域的调控依然还是出现了一些偏差。

  宝钢、武钢、本钢、马钢等国有大型钢铁企业却是依然活得滋润无比。卓报到国家发改委的项目依然是一报一个,丝毫没有收到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尤其是像宝钢和安赛乐、新日铁的合资联冷轧项目。本钢与浦项合资的冷轧项目小鞍钢与蒂森克虏伯的热镀锌板项目,澳大利亚博斯格项目,都纷纷获得了初审过关,或者正在正常报批程序中。

  这也激起了国内不少媒体的强烈批评,认为行政部门在对待国资、外资和民资的态度和政策上有着明显差别,同一领域内待遇如此悬殊。让人无法理解,民资实际上处于被强力打压状态,而相反外资则通过与国企的合资甚至独资渠道。却获得了超国民待遇,这让很多经济评论家也对此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在赵国栋看来这其实就是地方政府和国有大型企业这些利益群体与中央政策的博弈,如何遏制住这股令人不安的势头的确需要采取强力手段。但是强力手段不应该仅仅只针对民营企业,而应该一视门一。对待那此企图挟“国资国有”或者“地方大局”自重小图女挟中央者,则应该果断的给予当事人以党纪政纪处理,只有这样才能即达到遏制经济过热现象,促使经济市场规范平稳,又能显示中央政策的权威性和公正性,保护民间投资者的积极性,引导资本向新兴的高科技高附加值先进产业挺进。

  为此赵国栋也连续写了几篇文章分别以不同的署名发表在等媒体上,也引起了有关方面的关注。

  “妈的,国栋,这场风暴可是来得真够猛啊!”

  房子全坐在位于朝阳区正在打造的比。核心区内由天乎地产和沧浪置业三年前进入京城联合开发的第一个项目一世纪金座商务中心三十八层顶层的露顶花园阳光下,愤愤不平的道:“这些个银行嘴脸可是说变就变,上一周还说得好好的,下一周就摆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道歉话说了几箩筐,就是不敢再放款给你了。”

  “怎么,影响到你的项目了?”赵国栋搅动着雪白如玉一般的咖啡杯里的咖啡,这是一套欧州顶级名瓷,据说是原来法国波旁王朝御用瓷器生产商生产的,是真是假赵国栋也不知道,赵德山从欧洲带回来的,据说价值不菲,赵国栋送给了翟韵白,而翟韵白究竟这套瓷器寄放在了这里,这里是天乎集团首都总部所在,而这个商务会所也是天乎集团高端商务活动定点所在,寄放一套专用咖啡器具不是什么问题。

  “肯定会有一些影响,好在我们早就有一些思想准备,备了应对措施。但是心中不爽啊,每一分钱那都有该用的用处啊。”

  房子全也属于一个在生活细节上大大咧咧不太讲究的角色,喝咖啡也如牛饮一般,只要温度合适。便是一饮而尽,全然不顾远处伫立服务生讶然的目光。

  赵国栋甚至清楚的看到一个容颜秀丽足以比得上王甫美那位空乘美女的女孩子忍俊不禁悄悄将头扭过去,以手捂嘴,肩头抽*动,大概是第一次看到来到这里的客人会是这样,即便是不懂,那也应该装一装文雅才对,可这一位确实如此“豪放”丝毫不觉愕这有什么不妥一般。

  “福斯特克金属集团那边进展怎么样?”赵国栋随口问道。

  “嗯,还行,幸好我们搞得快。前期谈判一敲定,那些个钢铁企业的资金都已经陆续到位,我还和几个代表专门去了一趟澳洲出席了入股签约仪式,那边对于我们不寻求控股只求保证铁矿石供应的方式相当欢迎。安德鲁?弗里斯特对我本人能够促成引进这样一大批战略投资者十分感激,这不但极大的充实了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的实力,而且也因为中国元素的加入,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的股价一路上扬,一直到国内这个调控政策股价才重新下滑。”房子全气哼哼的道,“仅这个政策影响。我们在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的股票市值上就损失了一百多万澳元。”

  “你很在乎这点钱么?我想不是吧。”赵国栋摇摇头笑道:“今年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不仅对国内许多行业都会有很大影响,而且也会对国外与中国经济联系紧密的行业形成冲击,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借助这咋。机会,加快你在澳洲和东南亚的并购行动步伐,像煤矿和其他资源行业。真正等到国内宏观调控政策结束。重新进入景气通道,估计你想要花小钱办大事就不容易了。”

  “我也有此打算,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让企业尽快寻求在香港上市。这样可以多一条渠道募集资金。当然这可能会需要一些时间和过程。不过我觉得很多作可以前期开始做起来。”房子全点点头道。

  “嗯,你有这个想法很好,成为一家公众公司有利于规范管理,上市也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不过像资源型企业主动寻求上市的在国内还不多,这种利润率较高的产业很多人都喜欢控制在自己手中,不太愿意与公众分享利润呢。”赵国栋对于房子全的这个想法并不意外。

  冲锋陷阵,永无止境,求月票!兄弟们支持!。如欲知后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