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十八节 长安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十八节 长安


  第一百七十八节长安

  龙应华搁下电话有些烦躁的将头靠汽车靠枕上,无声的挥了挥手,秘书知趣的收拾起手机和包,悄悄给司机打了一个手势,司机一声不吭,奥迪轻盈的滑出。

  驻京办的这辆进口奥迪保养得还不错,是前任市委***留下的遗产,据说险些还因为买这俩有些超标的奥迪惹出麻烦,当时正好遇上省监察厅抓典型,给了通报,就没有敢留市里边了,『性』就送到了京里来,想办法上了京字头的牌照,成为永梁市驻京办的头牌,除了市委***、市长两人来京可以享受这辆奥迪,其他常委和副职都很知趣的不用这辆车,而宁肯另外两部帕萨特和雅阁。

  即便是长安俱乐部的会籍身份,老王一样能搞定,龙应华知晓此人的本事,作为永梁头号私营企业家,永华集团的产品涵盖了水泥、石材,目前上马的铝材项目是总计投资将要超过两亿元,当然现日益严峻的调控风暴让他的资金链有些吃紧,但是对于这些小钱儿还是不话下的。

  龙应华内心深处对凌霄并没有多少好印象,但是从一个特殊渠道知晓此人和凌正跃的关系之后,他就把一切都悄然掩饰内心深处了,不『露』声『色』的接触,循序渐进的靠近,“惺惺相惜”的相交,到后水到渠成的结交,这个过程完成得相当辛苦,但是龙应华知晓终究有一天,这条线是会用得上的,而现似乎就该是当初这张王牌的时候了。

  他不太明白像凌霄这样的人物怎么就这么喜欢讲求这些排场,无论是自己每一次到京里来,还是他到安都,他都要求必须要到瞩目耀眼的场所,仿佛这才能代表什么,这让喜欢低调的龙应华很不适应,他看来,这一切毫无意义,除了招蜂引蝶之外,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

  竞争会很激烈,这一点他早就知晓,甚至比安都市长这一职位的竞争还要激烈。

  龙应华知晓自己的优劣长短,目前永梁经济实力高居全省第二,甩开三四名相当长距离,而且永梁财政状况良好,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收入水平都同样高于全省平均水平,这些摆明面上的东西都是显而易见,谁也无法视而不见的。

  但是龙应华也知道自己的短板,从走上以化工和建材行业主导产业这一天开始,永梁的环保问题一直困扰着历届永梁市委市府,他也一样没有能摆脱这个梦魇,尤其是省委***应东流对于环保问题的高度重视是把龙应华推上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要彻底解决环保问题,也就意味着可能会一定时间内承受经济暴跌和社会动『荡』的阵痛,而要发展,你就不可能环保问题上把所有口子扎死,有些事情上你就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能够得过且过就行。

  所以他急需要摆脱这个尴尬的位置。

  他知道自己如果永梁呆的时间越长,环保问题发作几率就会越大,而一旦发作起来,自己还想要顺利离开,那可能就真的只有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离开了,而如果能够抓住时机上一步,再来想办法运作调整离开,哪怕是离开安原省,那也就简单许多。

  趁着永梁环境问题还没有全面爆发,抓紧时间离开,这是龙应华唯一的想法,但是他将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除了谭立峰这个老对手之外,他还面临着东面那位邻居咄咄『逼』人的攻势。

  从今年第一季度宁陵和永梁发展速度对比来看,宁陵增速远远超过了永梁,永梁的钢铁、建材和化工产业受到宏观调控影响很大,而宁陵的能源材料和环保、电力设备产业基本上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而宁陵另一亮点——第三产业增势是高速攀升,虽然永梁和宁陵经济总量上相差还很大,但是按照这种增速,宁陵即便是今年赶不上永梁,只怕明年超越永梁的可能『性』相当大,也就是说如果今年他龙应华没有能够挣扎出去,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再也没有机会了,无论是怀庆和宁陵明年都有可能要赶上永梁,而永梁的潜力似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瓶颈期了,要想再进行突破,几乎不可能了。

  他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他要动用一切资源,不遗余力的实现自我突破,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也所不惜。

  “真想去?”赵国栋有些无可奈何的驾着车缓缓行驶长安街上,一句玩笑般的话语却引来桂全友和霍云达喋喋不休的较真了,倒是魏晓岚微笑着不语,只是静静的倾听着桂、霍两人“敲诈”赵国栋。

  “赵***,咱们辛辛苦苦不远千里来一趟京里,仰慕一下首都的风情,你不能把我们带去吃顿烤鸭,再把咱们带到颐和园去溜达溜达就打发咱们回去了吧?”桂全友笑嘻嘻的道。

  赵国栋来了京里也是快两个月了,宁陵那边来看赵国栋的不少,虽然赵国栋离开宁陵时就再三说不需要谁来打扰自己,但是人家要真来了,也是一番好意,你怎么可能距人千里之外?何况能来的,多多少杀宁陵也是有头有脸的角『色』,多多少少也是自认为能赵国栋面前『露』『露』脸的角『色』。

  前一个月来的人尚少,但是进入四月之后,从区县***区县长到市里主要职能部门一把手,变着法子找着借口来京里的就开始多了起来,你不来并不代表别人不来,你来了领导不一定会记得,你不来,没准儿领导就能记心里,就是这份心理,几乎就没有谁敢不来。

  “其实长安俱乐部现阶段也不能说就是第一俱乐部,比如”赵国栋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桂全友拦住了,“得了,赵***,您就别左顾右盼了,如果您能带我们去了长安俱乐部见识见识之后,再有兴致带我去其他你心目中的第一去看看,我们一定跟附骥尾,现我们只想去见识长安,晓岚,云达,你们说是不是?”

  魏晓岚和霍云达都是笑着点头称是,那略带揶揄笑意的目光看得赵国栋脸皮发热,也让赵国栋哑口无言。

  长安俱乐部那边据赵国栋所知赵德山和自己都是有个人会籍的,而沧浪集团也有团体会籍,但是自己的个人会籍已经很久没有启用了,究竟还保留没有,他也不知道,离开京里到宁陵工作,他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

  他只能打个电话问一问赵德山,看看这家伙能不能帮自己联系搞定。

  桂全友这帮“土鳖”都说来了京里,怎么也得让自己破费一把,让自己带他们开开洋荤,自己说带他们去吃吃全聚德,逛逛颐和园,被他们嘲笑一番,自己随口就说需要不需要去长安俱乐部看看,正好被这帮家伙将了一军,非要去,这不就把自己给套住了。

  好赵德山这玩主儿对长安俱乐部并不陌生,虽然他并不喜欢长安俱乐部有些沉闷压抑的格调,对于他来说京里现只有具轻快『色』彩的美洲俱乐部能吸引他的注意力,现据说马上还有一家以娱乐界精英人士为主的雍福会据说也成立了,估计会很快吸引到赵德山的兴趣。

  不过这段时间赵德山沪江那边时间多一些,并没有多少时间呆京里,虽然他那些个绯闻女友们大多都京里飘『荡』着。

  十来万的会籍费和一万多元的会费对于赵德山这种喜好享乐的角『色』来说不过是『毛』『毛』雨。

  赵国栋这辆借来的奥迪停车场里显得格外普通,当然车绝对不能作为长安俱乐部身份的象征,很多会员都是坐地铁或者走路甚至骑自行车而来,以交通工具来衡量一个人的成功与否显然会失之子羽。

  踏进俱乐部,桂全友三人就发现门童和管理人员似乎对赵国栋都很熟悉,一位迎宾管理甚至还能清楚的叫出赵国栋的姓氏,问候赵国栋为何有两年时间都没有来这里了。

  “到九楼喝一杯吧,坐坐,这里的图书吧很有味道,你们可以好好感受一下赵国栋一边走一边道。

  “据说这里云集了全中国有势力的商业精英?”霍云达饶有兴致的环顾四周,对于这个地方,他和桂全友以及魏晓岚都很陌生,也从未有机会来过这样的场合,不过有赵国栋一起他们并没有感到一份拘谨,从赵国栋的表现看来,他应该是这里的常客才对。

  “嘿嘿,有势力的人是极少出现这里的,往往出现这里的人都是希望见识那些所谓有势力的人,而实事求是的说,对于这些人来说,所谓有势力的精英们对他们意义不大,价值往往于他们可能会这里碰见和他们自己相似的人,而这恰恰可能是合作的机遇

  赵国栋对于这些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场所其实并没有多少兴趣,即便是京里工作那段时间里,他也只来过这里两三次,那都是需要和能源部旗下或者和能源部有关的国企老总们见面讨论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