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节 视若寇仇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节 视若寇仇

  心国栋也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他一

  说实话,赵国栋之前就想到过也许会遇上熟人,而这个时候正在谈笑的两位也就映证了他自己的预料,东能集团总经理戚元昊和汉唐集团副总经理崔若愚,这两位也是来参加一项商务活动的,在这里遇到了赵国栋。

  作为昔日能源部规发小与发展司前任司长,赵国栋人虽然年轻。司长位置也不过是一个厅级单位,但是规划发展司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影响能源部旗下这些副部级大型国企的走向,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这些国企老总的业绩,尤其是当时赵国栋和部长蔡正阳关系密切,现在赵国栋的名头更响,所以无论戚元吴还是崔若愚都对赵国栋都还是相当尊重,丝毫不以对方年龄和现在离任就怠慢对方。

  东能集团现任老总戚元昊是从汉唐集团副总调任的,与汉唐集团关系历来密切,崔若愚和戚元昊关系一直相当好,这一点赵国栋在能源部也有所耳闻,能源部下辖电力、媒炭、石油天然气、核的等数十家多家超大型国企,动辄就是副部级单个,相较于部里这些个司级单位更是显得位高权重,但是作为能源部下辖这些企业却并不隶属与国资委管理,而由能源部代管,这也使得这些国企老总们与其他国企老总有着不一样的身份。碰到赵国栋一行人,戚元昊和崔若愚免不了相当热情,虽然是在过道里相遇,也免不了一番寒暄。一边一起向日式料理餐厅走来,却迎头碰上了另一行人。

  “咦?”。赵国栋并没有注意到前端的三位客人,但是桂全友却一眼的认出了其中一人,凌霄可不是什么陌生人,将近一年的共事让他对这位当时的西江区委副书记印象颇深,虽然这人要说能力没啥突出,但是当时敢于和赵国栋较一把劲儿的角色,也还算是有些脾气魄力吧。

  无论是龙应华还是凌霄都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一位泰然自若的微笑着负手前行的年轻男子。

  这家伙给人的印象实在太深了,对于凌霄来说,这个家伙几乎就是烙在自己心版上的一个耻辱般的烙印,都说下挂锻炼本来是一段最为惬意不过的生活,但是对于凌霄来说,这段时日却是最黑暗的。

  这个强势如山的区委书记不但没有给予足够的尊重,而且还相当嚣张的将自己一步一步彻底边缘化,以至于自己根本无法在西江区发挥一星半点作为副书记的作用,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凌霄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无法忍受的结果。

  他很想反击,甚至不惜委曲求全希翼获得一些支持,但是换来的却是羞辱,无论怎样合纵连横,这个看上去似乎在宁陵市树敌颇多的角色却总是笑到了最后,以至于凌霄不得不提前离开了西江,以免遭受更多的屈辱。

  离开安原几年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渐渐淡忘在宁陵的那段尴尬难堪的记忆,但是没有想到却会在这样一个自己最为愉悦的时段里遭遇这样的场景。

  “哟,这不是龙书记么?凌处长,哦,现在应该是凌司长了,这么巧,和龙书记一块儿过来吃顿饭?”赵国栋在桂全友那一声咦之后就看到了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神色的龙应华以及眼底深处有一丝忿恨的凌霄,这两位怎么会走到一起?

  “是啊,赵书记,我到京里来办点事儿,顺便来看看凌司长,我和凌司长是多年老朋友了,对了,党校学习结束了么?”龙应华早已恢复了自然,大风大浪见得多了去,这算不了什么,甚至还显得有些随意自然,“赵书记,这党校生活看来还是滋养人啊,我看你气色都比以往好了许多,这里可真是适合你啊

  “是么?那可真是谢谢龙书记您的吉言了,我还一直担心我在这边水土不服呢,你这样一说,我还真觉得我该在这里多学习一段时间才好。”赵国栋目光流淌,笑意盈面,“凌司长,这么些年来也没见您回宁陵来,怎么升了官也不给这些老兄弟们打个招呼,咱们也好来恭贺一下啊。

  ”

  “呵呵,赵书记,我可当不起,我就一清水衙门的小司长,哪敢和您相比,您现在都是执掌一方牛耳的诸侯了,要说也该是恭贺您才对。”凌霄皮笑肉不笑的道。

  对方的气量胸襟赵国栋早有领教,并不以为忤,如果对方能一下子变得雅量博襟,那才真让赵国栋赋川京讶了。只是他有些奇怪龙应华怎么会与这种角色搅在四烘杠他看来,凌霄这种角色是根本不会入龙应华的法眼才对。

  “呵呵,凌司长开玩笑了,赵某也不过是一介小吏,哪里当得起一方诸侯这种称谓,龙书记,凌司长,还有这一位朋友,要不一起?”赵国栋面带微笑道。

  “赵书记,我看还是改天吧,今儿个咱们都有朋友在,这位是永华集团集团董事长王永华,老王。这位是咱们省里最年轻的市委书记赵国栋。”龙应华不得不应道。

  一番寒暄之后,赵国栋也把自己这边几人,包括东能集团和汉唐集团两位老总也都介绍给龙妄华和凌霄。

  桂全友等人也就罢了,凌霄早已认识,只是东能集团和汉唐集团两位老总与赵国栋关系如此密切倒是让龙应华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赵国栋出身能源部,当然和这些能源国企关系不浅,只是凌霄内心却是怨愤不已,那两位老总根本就没有把自己这个副司长打上眼,纯粹就是礼貌性的寒暄一下,毫无结交认识之意。

  两拨人终于分开,龙应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他不太习惯在这种场合下和同僚们共处,总有一种压抑拘束的感觉,看到赵国栋这小子却在这种氛围下挥洒自如,不由得有些感慨,在京里呆过有过一段经历的毕竟还是有些优势,至少在各种大场合下都能很快适应,毫无阻滞之感,不像自己虽然表面上可以做到古井不波,但是内心却免不了有些担心出乖露丑。

  不过他能感觉到凌霄对对方内心深处的恨意,这让大感吃惊,凌霄和赵国栋曾经共事一段时间这事儿他知道凌霄下挂锻炼就是在宇陵市西江区,而那时候赵国栋好像就是西江区委书记,照理说这样的下挂干部和党政主官是不会产生多大矛盾的,即便是有矛盾,那也是各自掩饰在深处,不会形诸于面,更不可能激烈化,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凌霄和赵国栋那一段共事似乎倒成了寇仇一般,这倒是很有些意思,也值得琢磨。

  以凌霄的心胸,和年少气盛的赵国栋处不好也是情理之中,但达到这种状况,不能不说给了自己更多的机会,因为自己可能要面临的一大劲敌就是此人,尤其是在宁陵今年经济增速与其他地市拉开距离更大的情形下,应东流对于他的青睐更加明显,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外力介入干预,龙应华几乎可以肯定,在争夺省委推荐人选的这场战斗中,自己和谭立峰几乎都处于绝对劣势。

  龙应华心中还真有些不虚此行的想法。让他能窥觑到凌霄与赵国栋之间的心结怨念,赵国栋显然是不清楚凌霄身后的底细,以对方的精明如果知晓了这一点,只怕无论是凌霄如何让人反感,赵国栋怕都要容忍一二吧?

  而现在,看看凌霄对对方那种恨到骨子里的味道,这难道不是天助自己?

  赵国栋并不清楚这一场见面会带给自己什么,虽然对凌霄和龙应华能保持这样密切的关系感到奇怪,但是也并不太在意,毕竟当时凌霄下挂时龙应华还未到永梁任职,还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叨年永梁环保问题曝光之后,才到永梁任市委书记,两人能够有些一些交情也正常。

  只是凌霄对自己的不满和恨意直到现在都还如此深刻,甚至不吝于形诸于色,倒是让他有些好笑,看来此人还真有些看不破悟不透,不过现在这种情形下,也只有随他去了。

  戚元昊和崔若愚也和赵国栋道别了。

  得知赵国栋是在京里中青班学习,两人心中都是微微一动,这位昔日三十二岁就出任规戈小发展司司长的厅级干部,现在进入被视为晋升先兆的中青班学习,让人侧目,看来极有可能还要再上一步了,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两人都表示一定要抽时间请一请赵国栋聚一聚,也欢迎赵国栋有时间多到东能和汉唐做客,今天赵国栋有客人,他们就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