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二节 魅力与靠近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二节 魅力与靠近

  赵国栋一直认为如果戈静透露给自己的这个消息属实的话,那么自己在这次竞争中是具有相当优势的,告然劲敌有两个,一个龙应华,一个谭立峰。

  龙应华的优势就是自己的劣势,资历,以及永梁目前高度全省第二的GDP经济总量,同样他的劣势也是自己的优势,宁陵丝毫没有受到调控风暴影响的经济增速与永梁萎靡不振的经济增速形成鲜明对比,而宁陵以新能源、新材料产业以及环保产业、旅游产业振兴经济主力军,与永梁钢铁、建材、化工为主的传统产业更是迥然各异。

  龙应华和苗振中关系一直较为密切,而且与常委副省长齐华以及政法委书记丁森关系也都不错,秦浩然与龙应华之间似乎保持着普通的上下级关系,目前看不出其他异常,但是这其中变数很多,像廖永涛、郝梦侠这些人和龙应华关系究竟如何赵国栋并不清楚,有些表面上看起未很一般但私下也许却保持着很紧密的关系,很多东西都是从工作上难以看出真实底细的。

  但是只是省里边这些个大佬们的博弈角力赵国栋心中还勉强有点儿数,但是来自中央范畴的外力介入就更是无法预测了,像今儿个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凌霄,甚至有可能就是牵扯到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凌正跃,其影响力非同寻常,甚至一个暗示或者电话就能影响到省委在人选上的谁上谁下。纠结啊纠结,赵国栋觉得自己头都有些疼了。

  这上边的阴微考量简直比工作中拿出一点新鲜东西别样花色来更费心神,这样反反复复的盘算掂量也未必能获得一个准确的答案。

  赵国栋觉得自己今儿个会家里来住帘直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还不如回党校里,找到吴元济或者孙晓川插科打诨的聊个半宿,也比这一个人独卧空床强,要不就该厚着脸皮把寇苓约出来,郎情妾意恩爱缠绵一番,也胜过这样心烦意乱。

  长安俱乐部这一夜给赵国栋带来的烦恼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赵国栋实在没有多少精神去思考这些感觉还有点虚无飘渺的东西,毕竟凌霄和凌正跃的关系还无法确定,甚至连中组部在经济发达地区一把手进省委常委这个意见上会不会安排有安原省推进也还是一个未知数,单单只是一个意向性的意见,会不会落实下来,都还存在许多未知数。

  摆在赵国栋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是五月一号的中西部地区历史民俗文化节暨宁陵印象7西江月大型山水实景演出首蛱式,这两个节目合二为一,堪称宁陵历史上的一场省会,这已经不单单是安原一省的盛会,更是涉及到内陆地区二十来个省市区的文化事业盛会,省委书记应东流、省长秦浩然已经确定要到会,而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和文化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均明确表示会到会,这一下子就让会议规格提升了不少,尤其是中宣部常务副部长还会带来**中央政治局常委岑国春的祝贺,这也是宁陵难得的殊遇。

  为了确保这场盛会的顺利召开,**安原省委专门提赵国栋向党校请假两天,赵国栋不得不在4月筋号晚就返回了妥原,这样可以从4月2q日开始有两天时间投入工作确保迪场盛会能够开得圆满顺利。

  在赵国栎看来,能够让这场盛会顺利圆满召开,就是为自己后续的进步标上一个最明显最堆眼的记号。

  一别宁陵将近两个月,赵国栋还真有些怀念这里了,两个月时间看起未很短暂,但是对于一个自己一直工作生活的所在,赵国栋真还有一种恍如梦中的感觉。

  两个月时间里,宁陵的变化不小,主干线大桥竣工已经指日可待,估计要不到十一大桥工程就会基本结束,等待十一竣工通车也不过是就是想要图个好彩头了。

  江东新区的建设依然如火如荼,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来自中央调控政策的影响,在整个新区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基本结束之际,江东新区土地价格持佬坚挺,政府分批进行拍卖的土地的价格每一次都比上一次的拍卖高出一大戬,这让顾永彬对此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对东江新区二期乃至三期也是充满了信心。

  “郝部长对于我们市里边提出的要建设具有人文气息的学习型城市想法很感兴趣,上一次他来视察土城古军事博物馆开馆仪式时就专门对钟市长和我说,一座城市是否具有可持续发展后劲,不仅仅在于这座城市基础设施有多么完善,也不在于这座城市产业如何发达具有先进性,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这座城市是否具有浓郁的人文氛围和学习环境,因为只有具有浓郁人文氛围和良好学习环境的城市才能真正吸引和培养出高素质的市民,也才能够吸引和培育出大批高素质人才,这是一座城市持续良性发展的关键,胜过其他任何因素,我觉得郝部长这一点和赵书记您提出的人才强市观念很有些异曲同工的意思呢。

  鲁能的话语让一起陪同赵园栋视察江东新区的竺文魑,似笑非笑的道:“老鲁,你这话赵书记铁定爱听,下一句话是不是英雄所见略1l?

  “咋了,老竺,是不是削弱了基础设施建设对于一座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让你有些不满意了?我不过是转述郝部长的原话,可没有别的意思,在我看来,郝部长说得虽然很有道超,但实际就目前来说,我们宁陵要发展,更需要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大投入,咱们宁陵不比安都、重庆这些大城市,基础设施都很健全了,那种情况下提出培育浓郁人文氛围和优良学习环境显得更有针对性和前瞻性,当然,我觉得郝部长的话对于我们宁陵怎样建设成为一座可持续发展的城市还是很有指导意义,至少我们在前期就可以有针对性的开展一些工作,不能说要等到发展到安都那样的大城市之后我们再来从头做起。”

  鲁能的口才和逻辑思辨能力要些人来比,竺文魑,的口才虽然也很好,但是他和鲁能在这些前因后果的问题上辩论肯定还是要差一截。

  “哼,老鲁,你这话还算是有些良心,江东新区在文化设施建设上可没有少投入,文化宫、青少年艺术中心、还有江畔的文艺广场,图书馆,还有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你提出来的,规划上都基本上给予满足了,我对比过,江东新区在这方面的投入比起省内其他任何一个市都丝毫不差,就算是安都市现在也未必能达到我们江东新区的水准。”

  竺文魑,相当自豪的道:“郝部长来看一遭,再被老鲁你带着这样暴发户式的烛耀一番,你说能不夺你两句好话么?不夸你你咋上钩?我敢打赌,这啥具有人文气息的学习型城市绝对是省委宣传部今年重点推进的工作,这么把咱们宁陵捧得这样高,那言外之意还不就是希望我们宁陵在这方面能起个先锋带头作用,最好能打造出一个示范点来,带动全省其他地市,没准儿还希望咱们能在全国都成典型,这不也长了郝部长的脸面?”

  竺文魁敏锐的反应和犀利精准的分析让赵国栋忍不住哑然失笑,而素未能言善辩的鲁能一时也是张口结舌,无法反驳。

  竺文魑,算是把省里市里上上下下的细微心思都看清楚了,各人都想在各自的领域上做出一些成绩来,这也无可厚非,何况在赵国栋看来,郝梦侠能瞧得起宁陵来实现他的想法,那也是看得起宁陵,他怎么就没有看起绵州或者永梁呢?

  “老竺,瞧瞧,你这将军把老鲁恐得脸红脖子粗的,话不要说得这样直白行不,也得给老鲁留点颜面,要不心里藏的那点儿东西都被你给看穿了,咱们鲁部长还怎么混啊?老鲁,你说是不是?”赵国栋说到这儿就禁不住嗒角带着揶揄的笑意看了鲁能一眼。竺文魑,哈哈大笑,鲁能也是笑着摇头却是不语。

  赵国栋很喜欢这样的谈话氛围,把正经的事情在愉悦的情绪下说出来,让大家都能接受,这也是一种本事,竺文魑,做到了,自己也做到了,鲁能也很高兴,并不以此而尴尬或者生气。

  竺文魑,在一步一步靠近自己,工作伞理念日趋一致,这是让对方自觉不自觉的向自己靠拢的主要因素,赵国栋甚至有些沾沾自喜,从某个角度上来看,这也是自己的人格魃力得意彰显的一种表现。

  至于说鲁能,那不需多说,自己细微暗示他都能心领袖会,同僚之间配合能够达到这种状态,那就算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