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四节 盛会 2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四节 盛会 2

  识卜八点钟宁陵市委市府召开联席会议,所有市委常婪,册市长参加,最后一次部署明日的接待工作。

  接待工作历来无小事,尤其是来自中央和省里的领导,主要领导都还要好一些,一些部委厅局领导反而会很看重这一点。

  也许稍稍一个疏忽,就会留下一个不好印象,也许在日后的工作中就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赵国栋提出必须要进一步落实接待方案,要做到一对一无缝隙全覆盖的对接,谁接待谁,谁陪同谁,安排什么活动,都必须要一一落实到位。所有工作必须要清楚到人头上,由各个部门分管领导切实担负起责任来。

  钟跃军做了全面部署之后,赵国栋言简意核的做了重点强调,要求务求万无一失,确保这次活动的圆满成功。

  “跃军,我估计大家都有些疲倦了。但是看大家伙儿精气神都不错。这是一道关口,熬过去,咱们就算是胜利。这么多领导齐聚咱们宁陵这座小小城,不知道今后几年还有没有这种机会了。”赵国栋有些感慨,常委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其他人都已经离开,“这对于在各级领导中树立我们宁陵一个全新形象相当关键。”

  “嗯,赵书记,你到党校学习期间我可是战战兢炮啊,这两个月里事儿多担子重,我可真把我给压垮了,还好,只有一个月时间了,你回来我也可以松一口气了,赵书记你回来之后我打算在六月份休一段时间公休假,这这两个月,我只回了安都一趟,老婆牢骚满腹,我是有苦说不出啊。”

  钟跃军这是由衷之言,只有真正扛起这份担子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这个位置的烫屁股。啥事儿都得汇报到你这里来挽总,重要事情都得你来拍板决策,尤其是这两个月里大事不断,样样工作都是举足轻重,不敢有半点懈怠轻忽,钟跃军真的觉得有些暴了。

  “跃军,谁都要走上这一步。难道你就能在这市长坐一辈子?”赵国栋显得很安详,这里只有他们两人,啥话都可以敞开来讲,而且钟跃军和他配合这两年时间里算是相当融洽了,这位市长有理想有追求,而且在一些工作中也有自己独到的想法和意见,这都是作为一咋,领导干部所必需的,“这里只有咱们俩,咱们就哪里说哪里丢,没准儿哪天我走了,就该你来扛起这副担子了。”

  “赵书记,你不是要走吧?”钟跃军吃了一惊。

  “听到一些啥了,是不是?”赵国栋淡然一笑,中组部也不是保密局。这种经济发达省区中的经济发达的市或者地位重要和特殊城市市委书记可以进常委这咋,风声已经传了开来,赵国栋回安都时,蒋蕴华就已经在打电话问及赵国栋这个问题了,要赵国栋该提早做工作就得提早做工作,这种事情不能有半点谦逊退让。

  钟跃军见赵国栋面色坦然,目清如水,想了一想才道:“我听说中组部有一个意见出来了,就是可以在经济发达省区内安排经济发达或者地位重要特殊地市委书记进入省级常委,以加强对这些地区工作的指导和促进,形成示范效应。

  “于是我也被列入候选人了?”赵国栋笑了起来。

  “嘿嘿,赵书记,你可千万别说你不知道,在党校学习,难道连这点消息都听不到?”钟跃军也笑了起来,他的心态相当宽松。

  “中组部这消息我知道,但是这好事儿能不能轮到咱们宁陵也就是我头上,我还真没有考虑过,咱们去年经济总量比起前几个还有相当距离。而且咱们宁陵也不是传统经济强市,加上我本人的资历,我觉得这种希望不能不说没有,但是比较”赵国栋基本上说的是实话,仁是也保留了一些。

  “赵书记你这话也没错,但是要看领导从什么角度来看。”钟跃军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咱们去年经济总量可能比前几个差一些,但是今年下来,只怕他们就得搁在咱们后边去,我有这个信心。至于你的资历问题,要我说这也不是问题小怀庆市长,能源部规划发展司司长,现在又来当了两年的宁陵市委书记,上天入地,哪里都去兜了一围,这资历不能算浅吧?何况这个时代还真的全都要看资历么?我觉得省委不至于这样狭隘拘泥吧?”

  “呵呵,跃军,你这番话是在暖我心窝子吧?”赵国栋大笑了起来。“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我说句心里话,你是和我搭档中最默契的一个。我们俩在工作观点和思路上很相近。这是我们俩携手共进的基础。”

  “我在花林和罗大海、唐耀文搭档过,罗书记很支持我工作,但他是老同志,思想上很多观念还跟不上,唐耀文呢,在发展经济上有些过于利,我曾经批评过他;在西江。我和令淳搭档,比较默契,但是令淳这个人性格偏软了一点,我也批评过他有些丰情上太过于注重团结而不愿得罪人。在怀庆,我和当时的市委书记陈英禄配合过,陈省长人相当不错,但是他是更看重团结。在有些事情上宁肯忍让退避,在这一点上我不太赞同他的作风。

  钟跃年默默的倾听着赵国栋相当坦诚的话语,心中也有些感动,说实话,他也觉得和赵国栋搭档这两年应该是他自己工作中最为畅快舒心的一段时期,无论是在省建委工作还是和黄凌搭档,都远不及这两年工作的心情舒畅,虽蔡有些时候他和赵国栋在具体问题上还是有争执,但是两人都总是能够找到合适的解决分歧的办法来。

  “在任何场合下我都要开诚布公的说,宁陵这两年取得的成绩,得益于我和跃军市长的观点一致思路明确,得益于我们宁陵市委市府班子的齐心协力,而且我也有这份自信,如果我们俩能够继续合作,班子能够继续保持稳定,我们宁陵三年之内可以上一个大台阶,我们全市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纯收入可以赶上安都!”

  钟跃军默默的点点头,“赵书记,我也不瞒你说,我原本的想法是能够在宁陵干一届,如果机会合适的话,回省里边当个那个局行的一把手。这样我也算是得偿所愿,你知道我这个人是搞技术专业出身的,务虚也不是我所擅长,真要让我当你这一角,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干得像你那样出色,有你这个模范典型在前面,我估计谁来当这个市委书记压力都不小啊。”

  “呵呵呵呵,跃军,你可真是会夸赞我,不要把问题想象得那么复杂,我相信你能行,你绝对能行。”

  赵国栋和钟跃军相视而笑。

  四辆丰田柯斯达和两台别克商务车从安都城东收费站钻入安湘高速公路,前面一辆蓝白相间的警用奥迪开道。后方一辆银灰色悬挂着武警牌照的路虎压道,一行车风驰电掣。享受这安湘高速公路这条崭新道路带来的快感。

  “老应,这条路总算是建好了,从此以后从杭州到成都就是一片坦途了,原来就卡在你们安都到长沙这个瓶颈段,现在你也可以扬眉吐气的说一声安原现在也是四通八达,天堑变通途了。”

  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常庸老家是安原蓝山人,原来是首都师大党委书记。后来平调到中宣部担任副部长。再升任常务副部长,而当时应东流还在国家教委担任常务副主任,两人一直有联系,关系也不错,说话也就相当随便。

  “天堑变通途不敢说,但是安东地区只有一条引5国道作为主干线。严重制约了地方经济发展,现在安湘高速通车,对于我们安东地区的发展会产生莫大助推力量,尤其是宁陵市。”应东流含笑道。

  “嗯,这次宁陵争取承办了这个中西部地区历史民俗文化节大概也的益于交通的改善吧,听说宁陵东寨机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已经过了?这个宁陵市委书记有些魄力。据说有股子敢把天通个窟窿的劲头,这个时候能把这个项目争取下来。让很多人都大感意外啊。”常庸对于自己老家的发展一直很关注,在京里,也经常有老家的地方官员求上门去请他帮忙引荐到一些中央部委跑些项目,他都从不推辞。

  应东流含笑不语,倒是旁边作陪的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郝梦侠笑着接上话:“庸部,赵国栋是我省最年轻的市委书记,胆子大,冲劲儿足,不但搞经济有一套,而且思路上很有些远见,提出要将宁陵打造成为安原首座具有人文气息的学习型城市,市里边为此空前投入,这个历史民俗文化节只是一个契机,您到了宁陵实地察看一下,就能感受到了宁陵不同于其他城市的独特魅力。”

  第二更,心中有愧,只能默默码字弥补,兄弟们给几张月票,险些要被挤出前十了,俺希望前进一两位。不知可否?兄弟们助一臂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