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八节 火候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五十八节 火候


  第一百八十八节火候

  应东流心情的确相当的好,常庸和他关系虽然不错,但是常庸此人不是会为了逢迎奉承谁就会无原则夸赞什么人的角『色』,宁陵给他的印象应当是相当好才会让他如此表『露』满意之『色』,提出中宣部和文化部应当派出专门调研团队,来调研分析宁陵是如何做到将经济发展和精神文明工作相得益彰的,也是他主动表明态度的,这足以说明许多问题。

  对于宁陵煞费苦心的把一个山水实景演出终演变成为首届中西部地区历史民俗文化节,进而取得如此成功,应东流也细细分析过,赵国栋一人未必能做到这一点,但是他却能党校放手学习依然能胸有成竹的运作这样的大事,还不说这小子还能京里把宁陵东寨机场的事儿也给搞定,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小子不但有着对市里局面的绝对掌控能力,而且还对自己班子里一班人有着足够的自信,就敢放心大胆的坐镇京里任凭下边人***弄运作这样大一件事情,这小子算是真正成熟起来了,这让应东流相当欣慰。

  所以今晚他很有兴趣和对方好好聊一聊,也算是兴之所至吧。

  赵国栋踏进应东流的会客间时,应东流正与杨劲光谈得挺热络。

  这两位关系密切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省委***和省委秘书长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得上是真的志同道合,应东流对杨劲光的信任和倚重省委里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杨劲光此人却是颇知进退和分寸,省委里边刻意保持低调,只是这种事情却是机关大院里为敏感的,他便是想要低调,也未必能如愿。

  “来坐,国栋应东流衬衣上边一颗纽扣解开,显得很放松随意,红润的面孔和油黑发亮的头发,粗粗一看,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五十好几的人了,但你仔细观察,眼角和额际的皱纹还是能说明很多问题。

  “应***,秘书长,还没有休息?”赵国栋含笑点头,应东流的示意下对面坐了下来。

  “嗯,熬夜成习惯了,不到那个时候反而睡不着了应东流抿了一口茶水,“今天宁陵给我的印象相当深刻也是一个原因,嗯,完全颠覆了去年我来宁陵时候的印象,一座正工业化的城市来了一个华丽转身,摇身一变成为一座人文气息如此浓郁,历史底蕴如此厚重的城市,让我耳目为之一,国栋啊,看来我每来一次宁陵,你都能给我带来一份惊喜啊

  “应***您过誉了,事实上宁陵打造人文城市的设想也不是始于我来,以前宁陵也有一些想法,但是限于资源尤其是财政有限,所以很多设想不得不搁下,现宁陵经济有所寸进,财政状况也得到改善,能够拿出一部分资金来丰富人们文化生活,培养群众人文素质,也能有条件为群众业余生活提供一些多元的选择,所以我们选择建设一座学习型的人文城市作为目标赵国栋话语显得相当恳切。

  “嗯,我知道,这正是我对宁陵市委市府工作思路的所看重的,一座城市经济发达起来了,财政状况好转了,该怎样用好这些条件,我看有些地市领导心中无数,要么是大拆大建,要么是做些光面子活计,真正能做一些有意义的、急群众所急的事情并不多应东流语气很平稳而坚定,“这往往就是典型的官本位主义思想,这种人也许能力有,但是心中却缺了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

  赵国栋有些汗颜。

  如果要说现的干部能做到全全为人民服务的,他不知道百里能否挑一,至少要让他自己做到一切工作只围绕老百姓利益而转,他就做不到,很多事情不是你只考虑到老百姓利益就能解决一切问题,有些时候你不得不为了前进两步就要先后退一步。

  “应***,您这样说,让我心中都很有些自惭,说实话,宁陵***建设学习型人文城市这项活动您要说完全是老百姓利益着想,我真的感到很惭愧,有很多时候我作为市委***多的是考虑如何让这座城市变得美好繁荣富裕,也考虑过一些怎样满足人民群众切身需要,但是我”

  应东流摆摆手,示意赵国栋不必多解释,笑着道:“国栋,我知道下边的难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这个含义很丰富,并不是说你满足了部分群众利益,赢得了部分群众的赞誉,你就做到了心中无愧,因为有可能这种满足部分群体利益的做法就是以牺牲多大群体利益作为代价的,或者是满足了现群众的眼前利益,却牺牲了群众的长久利益,那就叫沽名钓誉,所以这个问题上我们很多时候要沉下心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时候为了多人的根本利益,你就不得不牺牲局部利益,只要是法律许可的范围下,怎样来把握这样一个尺度,就是考验一个领导干部***智慧和对人民群众一颗诚挚之心的关键

  应东流的话让赵国栋也是默默点头,这种事例现实工作中很多,很多时候老百姓的利益观是比较朴实的甚至是短浅的,如何来解决这些具体问题也是考验领导干部能力与智慧。

  记忆中的一个实例,一个地方因为石油天然气开发而搬迁,群众获得补偿款数量巨大,但是怎样来处理这些补偿款却是众说纷纭,一个地方为了体现所谓***而将补偿款全部分到个人,很快便有部分不知节制的群众将这些钱挥霍一空,几年后沦为赤贫,而有的地方则是部分发放,另一部分则存入银行,规定只能每月定期取多少,只有遇有重大事件经村组证明核实方可多取,这样基本上保持了这部分财富不至于被浪费。

  当然这种做法是否就是合适赵国栋也不敢断言,但是现实工作中的确有许多具体问题不是单靠一个原则或者两句大口号就能解决的,好心不受理解的事情很多,这就需要领导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上有所讲究。

  应东流的话匣子一旦打开也是滔滔不绝,赵国栋还是第一次看到应东流谈锋如此之健,从宁陵工作延伸开来,谈到了目前国内的政策调控,谈到了对外贸易,谈到了人才培养,谈到了兴产业的发展,赵国栋和杨劲光两人相当知趣的充当了一回配角,但是这配角要当好也不容易,如何既要理解领导心意,又要巧妙的撩起领导的谈话欲望,这份火候赵国栋发现自己和杨劲光相比真还差不少。

  三人谈到晚间一点,才算是欢而散。

  谈话间应东流半点没有提及到有关杨劲光所提及的问题,但是赵国栋却知道今夜的一谈几乎就代表了应东流本人的态度,他甚至可以断言,下一次省委常委会上,应东流就会就省委组织部***人选进行表态,但是赵国栋也知道这件事情未必有那样简单,如果没有外界力量的干预下,有了应东流的支持,自己也许能够这场博弈中胜出,但是看到了龙应华和凌霄的密会之后,他现也有些不确定了,龙应华能如此,那么谭立峰呢?

  黑夜中赵国栋笑了一笑,一切都掌握之中,这样的生活未免就太无趣了,就像早已设定好的程序一般,自己只是一枚棋子,按照既定的步骤走下去,这样的生活还有意义么?那自己真还不如丢下这一身官袍,到商海里去徜徉搏击一番呢,至少那里边还有许多未知。

  一夜匆匆而过,当赵国栋挣扎着睁开还有些朦胧的睡眼时,窗外的阳光已经轻而易举的穿透了窗帘落到了室内的地板上。

  今天的安排就比昨日的要宽松***许多,几个活动都按照领导各自的意图,有兴趣的则参加,没兴趣的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自,自我安排,这样的日程让包括常庸和杨天明内的几位领导都十分高兴。

  没有那么多程序俗礼,像是一趟办公半私之旅,公事结束,现轮到了***享受这一趟宁陵之旅的时候,这份清闲自对于他们来说弥足珍贵。

  应东流和秦浩然以及苗振中三人上午就离开了宁陵,而留下了郝梦侠、杨劲光以及陈英禄三人来陪一陪常庸、杨天明以及廖宾等人,这一天安排相当充实而又安闲,时间一晃而过,甚至让让人没有感觉到时间飞逝,也让三位贵客相当满意。

  赵国栋也是一边安排同班同学们参观考察,一边还得奉省领导之命陪着三位中央来的领导,忙得脚不沾地,好三人都下午四点过都离开了宁陵返回安都,这才让赵国栋终于安生下来,也才有精神来考虑其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