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一节 即将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一节 即将


  第一百九十一节即将

  “自我突破?唔,算是吧,不过国栋,这份自我突破不容易啊,没有『逼』到一个份儿上,不是那么容易做得到的姚文智像是酝酿着自己的情绪,目光变得流动飘忽,似乎要陷入某种情绪状态中去。

  “这边工作还顺利吧?”赵国栋小心的捡着话语问道。

  南粤省这个塘子里水深浪大,等闲人是里边呆不稳的,就算是宁法以***局委员身份坐镇这里,一样是殚精竭虑,煞费苦心。

  既要确保南粤改革开放先行者地位不被人挑战,敢为天下先这个名头不能被其他省市夺走,又要应对改革开放逐渐步入深水区带来的种种困『惑』疑难和动『荡』,怎样大程度的处理好两者的关系,让全省保持一个平稳快速的发展节奏,对于每一任南粤省委***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考验。

  “嗯,顺利不顺利这个词儿现不能用我自个儿身上,应该说从每一个不同角度来看,我分管这摊工作大概都是赞誉者有之,谩骂者有之,感激者有之,谩骂者有之,无法找到一个准确的评判标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究竟干得好与坏,我只能说我秉着自己良心去做事情,后事就只有留给身后人去评价了

  姚文智想了一想,大概也的确是对自己现的工作不好评判,所以才会有这样一番感怀式的话语。

  赵国栋笑了起来,“我感觉你现走到这一步,似乎对于人言,尤其是那些个非普通群众或者说是利益群体代言人们的抨击已经免疫了

  “呵呵,还是国栋你说到我心上了,免疫,真的是免疫,不免疫也不行,听多了,习惯了,我还是得按照我自己确定的原则去做事,只要省里边一天把我搁这位置上,让我分管这项工作,那对不起,那我还得按照我自己的观点来干姚文智眼睛中有些血丝,大概是休息不好睡眠不足的表现,但是精神状态依然保持着相当健旺,“要想干点正经事儿,干点实事儿,有时候就得有点免疫力

  “南粤发展很快,是全国各兄弟省份的楷模,大家都盯着南粤,南粤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一般人很难想象得到,所以南粤很多工作上都必须要拿出像样的突破和创,来引领全国『潮』流,这也是中央领导对南粤的期盼,我相信宁***也会是这样一个观点赵国栋淡淡的道。

  “唔,国栋,看来你也学会官样文章了啊姚文智突然笑了起来,似乎很开心,“我还以为你也只会埋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呢,嗯,好现象,你们安原省委要增设常委,选择范围是发达地区市委***里,你是不是头份儿?龙应华和谭立峰呢?”

  看来这事儿全世界都知晓了,赵国栋自我解嘲的苦笑,这官帽子一事儿牵扯无数人心半点不假,即便是远南粤早已脱离安原范围的姚文智也能嗅出味道来。

  “有这事儿,不过现谈谁会有希望,似乎言之过早,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是像你说的没错,如果中央真的打算安原省委落实这个政策而不会考虑从其他地方和中直机关下人来,应该会我们三人中产生赵国栋显得很坦『荡』,并没有矫情什么。

  绵州和建阳两地虽然经济总量还前列,但是这两年发展迟缓事实上已经这两地的市委***从省里边主要领导心目中的名单里划掉了,剩下的就是各有优劣的几位了。

  白一鸣提醒过自己,谭立峰已经开始积极筹谋了,燕然天就是他的牵线人,中组部某部务委员和燕然天关系密切,看样子也是打算鼎力相助,另外燕然天还帮助谭立峰寻求中组部部长诸贤的认可,再联想到龙应华京城里的诡秘行为,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早已经打响了。

  “嗯,看来国栋你也有心理准备,但是你有把握么?”姚文智对赵国栋的坦率很满意,笑了笑:“为什么不和宁***说一说呢?宁***和中组部诸部长可是大学同学

  “哦?”赵国栋有些讶然,对于姚文智给自己的提醒,他一时间无从判断祸福,宁法和他之间关系并没有多熟,远达不到可以帮这种忙的程度,除非请蔡正阳帮忙,但是请蔡正阳出面帮忙,又会得到什么呢?赵国栋还真拿不准。

  姚文智心中微微一笑,看来赵国栋也为这桩事而烦恼,看他的样子也对这个省委常委的位置并不把握,蔡正阳和诸贤的确是大学一个年级的同学,关系也不错,只是宁法并不喜欢这些问题上过多欠什么人的人情,自己已经是一个特例。

  即便是这样,诸贤也是安排人对自己反复考察后才算是同意,现还要指望宁法这方面出手,不太容易,那就要看赵国栋宁法心目中的地位了,这也算是考量一下赵国栋是否具备这份资格的时候了。

  “国栋,要好好把握自己的机遇啊,有时候错过一个机会,也就是错过一生的机会了姚文智气定神闲,还真有点省级干部的味道了。

  和姚文智分手赵国栋就琢磨姚文智给自己透『露』的这个信息,他不太明白姚文智这样做的意思,让自己去找蔡正阳来通过宁法使劲儿?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好心了?

  但是对方言语透『露』出来的信息对自己又的确很重要,诸贤的作用无人能及,即便是宁法的建议也未必能真正为诸贤所接受,归根结底还是得看省委的***,这才是基础,如果把心思寄托其他虚无缥缈的上面,终结果肯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个问题真是让人纠结,明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但是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蔡正阳哪里赵国栋思衬再三还是觉得不太合适,现蔡正阳不是往日蔡正阳,要让他去为自己求什么人,实太为难对方了。

  但是就这样放弃,赵国栋又心有不甘,终赵国栋还是决定把自己和姚文智会面这一番情形向蔡正阳叙述一番,由蔡正阳自行来确定该怎么作,这是赵国栋能做到的极限。

  南粤一行花费了学院团们五天时间,期间学员们也是受益良多,南粤这个改革开放先行者的确有太多值得其他省市值得学习的地方,特别是机制和制度上的创,浓郁的创业氛围培养,园区服务体系的健全,都不是内陆一天两天能够赶上的。

  回到京里时已经五月中旬了,只剩下两个星期的学习时间,让出行了一趟加深了友谊和感情的学员们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除了对上课时间加认真外,课余时间学员们聚一起的机会也多了许多,至少赵国栋感觉是这样。

  前期只有吴元济和孙晓川经常和自己一起,现白一鸣和阮岱青也经常来把赵国栋叫出去,一杯咖啡或清茶,两杯红酒,有时候再去选个私房菜馆坐一坐,这日子也就像流水一样飞逝而过。

  眼见得时日无多,赵国栋反而有些留恋起这学校生活了,虽然有时候觉得枯燥了一些,但是到了后期,生活却是越发丰富,古小鸥来了一趟,免不了一番轻怜蜜爱的疯狂;徐春雁也悄悄来了一回,一夜缠绵让对方第二天都难以起床;偶尔还有寇苓的娇嗔白眼,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这越是到后边,日子却变得让人有些乐不思蜀了。

  赵国栋已经得到正式消息,省委正按照中组部意见酝酿***任省委常委人选,其范围就是经济发达地区和特殊重要地区市委***中,一时间风云激『荡』,即便是他身居党校中都一样能感受到呼啸而来的波澜。

  各种小道消息也是满天飞,什么中组部某要人提出建议应当考虑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干部了,什么东流***属意电子产业作为安原的支柱产业言外之意就是怀庆市委***大了,什么党校学习就意味着什么了,总而言之,纷飞漫天,你根本看不清楚其中的猫腻,有时候就是这些言语也是一种造势,试图影响对这件事情具有决定权的常委们心态。

  但是这无疑也证明了一点,那就是这件事情即将水落石出了,谁能获得省委的***,进入中组部研究大名单,谁也就基本上获得了这样一个成为副省级干部的机会和资格,而这个时候该使将出来的秘密武器也好,王牌也好,都该拿出来摆上台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