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三节 无法容忍的挑衅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三节 无法容忍的挑衅


  做不做得了着你心里自只清楚。但是这本来就是场公讥“如何最大限度的争取助力,如何最大限度的削弱对方,你自己掂量,省委常委十二人,你能争得一票,也就意味着对手少一份希望,一加一减,就这么简单,那么你觉得还有没有可以在做一做的工作呢?”

  韩冬在电话里声音很沉静,很富有磁性,让人听起来很舒服,也更具说服力一般。

  韩冬这话没错,可是她未免也太小看了常委们的意志力和判断力以及受到外界影响可能带来的变数了。

  “我知道,但是现在再去想这些是不是太晚了一些,真的是临阵擦枪,不快也光?”赵国栋笑吟吟的反问道。

  “哼,你这会儿还有心思油嘴滑舌呢,看来我是小看了你的心理承受力呢。”韩冬在电话里幽幽的道:“我看我二叔似乎比你还用心还给力呢。”

  赵国栋无言以对,韩度对他的支持是毫无保留的,这会让他在很多时候占据极大优势,就像省委组织部前期各种情况收集和准备,已经就可以让自己取得不少先手,但是这些只是优势,优势要转化为胜势,那就还需要一个质变,这个质变第一轮要在省委常委会上来实现,第二轮还将要在中组部部务会议上来体现,而第一轮则是最关键的。

  十二名常委的情况赵国栋脑海中已经分析了无数次,他们对自己的观感态度赵国栋自己也是反复斟酌掂量,力求客观分析刚,避免误,但是这人心却不是你能看穿的,除了应东流、任为峰、韩度和杨劲光赵国栋心中比较有把握外,其他八名常委,他委实没有底。

  秦浩然、苗振中不会支持自己,这一点上赵国栋不想去多浪费精力。他们可能都有自己心目中合适的对象,如果两人目标不一致,那么对自己威胁就要小许多,力分则弱,但是如果两者目标一致,这就有些危险了。

  孙连平虽然和赵国栋从无交道,也没有任何纠葛,但是从感情理性角度来分析,宁陵经济发展提速和安都经济的沉沦形成了鲜明对比。相信孙连平不会对自己有好印象,把票投给别的人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纪委书记廖永涛那边赵国栋也拿不准,虽然通过熊正林和廖永涛打过招呼,但是连熊正林也承认他对廖永涛并没有多少影响力,只是普通的工作关系,普通事情也许能够有些作用,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不能寄希望太大,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廖永涛内心有他自己的想法,熊正林的招呼几乎是无效的。

  齐华与赵国栋素无交情,虽然分管是工业这一块,但是从对方来宁陵的频率就可以看出他对宁陵和自己的感情亲疏程度,赵国栋也不抱任何希望;丁森,虽然有过几次交道,但是都是比较浅层次的,再想要深入,总觉得有一层无形的隔阂拦阻在两人之间,在这种情况下,赵国栋宁肯相信对弃会支持龙应华或者诉立峰。

  值得玩味的宣传部长郝梦侠和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的军区司令员巴坚强。

  郝梦侠对自己的印象一直不错,但是在这一次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之前也仅限于不错而已,一直到这一次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和宁陵印象?西江月大型山水实景演出首演活动期间,两人的关系才算进一步拉近,郝梦侠对于宁陵不遗余力的打造扶持文化产业,并且提出了一系列的创新措施十分感兴趣,在市委按照他的设想建设学习型人文城市这一点上表现出来的支持也是相当满意。

  赵国栋和郝梦侠几番接触下来之后,两人也都有点子惺惺相惜的感觉,郝梦侠不是那种半吊子,也不是执着的迂夫子,在很多方面都很有自己的个性和观点,虽然有些方面理想化了一点,这是他在怀庆和绵州推行他的设想遭到冷遇的主要原因,但是提出来的一些东西却很符合赵国栋胃口。

  赵国栋不希望宁陵被外界视为一个彻头彻尾用企业和商业以及现代化建筑堆砌起来的钢筋混泥土城市,一个没有半点历史文化底蕴,没有一点人文精神气息的工业城市,他希望宁陵能够被建设成为一座有别于其他经济发展起来却丢掉了许多应该保留下来的东西的城市,这一点和郝梦侠想要实现的目标不谋而合,而鲁能在其中的穿针引线作用也是功不可没。

  而郝梦侠有些近乎于固执的观点和性格也是一个对赵国栋很有利的一方面,…”旧味着在周的常委会卜,他可能会无视他人态度和意公,帅目的表明他自己的意见,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也许会支持自己。

  另外就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任省委常委,也是刚刚从外地调来的省军区司令员巴坚强,这也是一个未知数,不过让赵国栋感到惊喜的是,据说祁天九和巴坚强曾经都是昆州陆军学院的学员,这是沈东昭提供给自己的信息,当赵国栋问厚着脸皮问及那天九时,那天九只说了一句话,没问题。

  权衡估算,赵国栋发现无论用多么乐观的估计,自己能够稳稳抓在手中的只有四票,如果那天九的话值得信赖,那么可以增加到五票,再或者郝梦侠真像自己分析判断的那样,自己就可以获得六票,那么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但是这中间实在有太多的变数了,不说其他自己自认为是铁票的几位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单单只是郝梦侠是不是真的像自己猜测那样网正不阿,巴坚强来安原担任省军区司令员其中有没有其他原因,会不会受到一些无法估量因素影响,这两票很大程度都是自己的主官臆测而已。

  现在自己只是从最粗略的判断评估龙应华和谆立峰,尤其是龙应华从省里到市里,沉浮这么多年,潜在的隐性的力量有多少没有浮出水面,不到最后关头,谁又能说得清楚?

  隐藏存最暗处的东西往往才是最有力的。

  尽人事,听天命,这句老话真的很适合现在赵国栋的心境,已经尽了力,他实在也找不出其他需要在给力的地方了,一度想过能不能让戈静从中宣部这个角度来给都梦侠影响一下,但是思考再三之后赵国栋觉得不妥,以郝梦侠的性格,他认定的事情,很难接受外来的压力,说不定还会起到反作用。

  应东流搁下电话时,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这个电话时间打得时间不短,话筒都有些发烫了。

  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但是这样明确的表明意图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愤怒。

  换了是其他人,他早就把电话给搁了,但是对方,他不能。

  在外人看来,作为一省省委书记那是典型的一方诸侯,这块土地上,不违背大原则的情况下,他可以一言九鼎,重大事件上也一样可以游刃有余的驾驻局面操控运作着像自己想要达到的方向行去,但是也只有坐到这个个置上,你才能感受到这份担子的沉重和扑面而来的荆棘飞石。

  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应东流默默的咀嚼着这句话,来平复自己的心境,每临大事有静气,这词儿说得好听,你要真能时时都能做到,那可真的就成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了。

  电话里应东流很耐心的听着对方巧妙的或明或暗的提示,他一直没有开腔表态,只是嗯嗯着,表示自己在认真听取对方的意见和建议,但是内心深处涌起的愤怒已经有点压抑不住。

  你凭什么在安原省委还没有正式拿出意见,甚至还没有正式进行研究商议的时候,就敢来居高临下的来指手画脚了?是你自恃比安原省委对这些干部了解得更深复更准确,还是你觉得可以越俎代庖凌耸于安原省委之上了?

  什么玩意儿?!夜郎自大!

  愤懑不已的应东流忍不住从嘴里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这对于善于制怒的他来说很罕见。

  但是应东流却知道自己内心的烦闷却并非是针对今天打电话来这介,人,而是前两天一个看似不着边际的电话,只不过这两天来自己一直克制压抑着内心的烦躁而没有找到合适的宣泄口子,恰巧今天这个电话打来让自己禁不住有些爆发了。

  今天这人在应东流看来就是一自不量力的跳梁小丑,自己可以表现出足够尊重的意思,但是绝不代表会遵从对方的意见,但是那个人呢?

  应东流拿出一叠废纸,用力的撕碎,然后慢慢揉成一团,将它扔进废纸篓里,这是他用来克制自己心绪调整心境的常用办法。,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