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四节 绝不退缩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四节 绝不退缩


  么此天来,应东流接到的电话不少,泣很正常。

  这些电话里既有昔日国家教委的老同事,也有昔日大学里的同学,甚至还有自己老家的一些亲友,这让他不得不承认中国这个人情社会已然深入骨髓,这些人的能量也不可小觑,不管这些招呼也好,介绍也好,能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但是你绝对无法做到对你的没有一点影响。

  应东流自认为自己在这些方面还是过得硬的,但是面对一些来自昔日同学同事甚至亲友的电话时,他还是只能打着哈哈不着边际的应付一番。

  就算是你不会按照对方的意图来办,也没有必要冷硬横的一口把话说死,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语,谁也不会怪你敷衍。

  他们也是受人之托,尽到心了,至于成不成,很多都是在仕途上打滚了这么多年的,谁心里还没有一杆秤?谁不知道这样重大的事情岂是一两个电话就能改变的?

  这些电话占绝大多数,但是有那么一两个电话却让应东流不得不重视起来,甚至是前所未有的重视。

  他可以给自己打来这样一个云山雾罩的电话,那么他会不会给其他人打这个电话呢?如果他给其他人打了,甚至可能意图更明确,会不会改变别人的态度?

  应东流掂量着,杨劲光说他没有接到这个电话并不代表其他人都没有接到,劲光和自己的关系对方肯定也有所了解,他给自己打了,也就是一个暗示。

  对方的能量和影响力有多大应东流当然清楚,但是他现在却无法和其他人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沟通,韩度这个人应东流还是比较信得过,无论是出于贯彻自己的意图还是他对赵国栋的观感,他都会坚定不移的执行,在这一点上有些人即便是你拥有所谓强大能量,一样无法让人折腰。

  要贯彻自己的意图应东流作为省委书记自然要提前进行交流沟通,从前期的工作来着,在人选问题上分歧很大,秦浩然、苗振中和孙连平都相当明确的在这个问题上表明了态度,他们一致认为赵国栋年龄太轻,资历不足,威望不够,而且从贯彻中组部的意见来看,宁陵市现在要扛起这杆大旗说服力也不够。

  应东流从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三人的小算盘他还是大略知晓一些的,秦浩然看谆立峰,而苗振中则力挺龙应华,孙连平态度暧昧,但是对于赵国栋的不感冒却是显而易见的,有些时候一个干部表现得太突出同样也会在无形间树立不少敌人,甚至是无法扭转。

  如果单单是这样,应东流还是相当有把握让常委会节奏掌握在自己手中,让自己的意图在常委会中得到体现,无论是秦浩然也好,苗振中也好,他们都可以有一些自己的想法,甚至保留,但是民主集中制原则会充分体现出来少数服从多数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现在这个电话打来就让应东流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从某种角度来看,他还真要感谢对方打来这个电话,否则自己真的还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真正要上了常委会让整个节奏失去了控制,那可真就成了大笑话了,只怕自己的威信也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尤其是在秦、苗、孙三人并不赞同自己的意见情况下,如果再有人从中勾连撺掇,要在常委会上逆转翻船的可能性相当大,但是前提是在自己没有防备的前提之下,而现在,应东流自信在掌握了这个线索之后,对方就不可能给自己造成多么大的威胁了。

  这已经不单单是围绕赵国栋能不能成为省委人选的问题了,这关乎自己的威信,甚至说重一点,关乎日后自己在省委里能否更有力的领导带领这个班子开展工作。

  现在还有回旋余地,应东流知道自己没有其他路可走。要么就只有在常委会上鲜明的表明态度支持对方暗示的人选,避免被动,这样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可以保护自己的威信不受损害,毕竟自己从未在任何场合下表明甚至暗示过这方面的倾向,就算是自己表明赞同某某人,那也没有什么影响。

  关键是这样违背了自己的本心,而应东流绝不愿意违背自己本心,而且在应东流看来,那样做可能会起到一些很坏的反面效果。

  要么就是毫不留情的坚持到底,而且要用最明确的态度最猛烈的回击来证明一点,这才是应东流想耍的。

  对方的行为虽然很暧”旧晦。但是众凡经触及到了应东流的底线。在他看来,心不北木自组织的意图毫无疑问肯定会通过自己来贯彻,而且是明确无误的,就像是安都市长人选一样,纵然是他应东流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是组织原则他还是毫不含糊要遵循的。

  如果是个人意图,那对不起,你这样做就有些过界了,而且很显然对方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太可能按照他的意图,而明知道这样不可为而要为之,按照应东流的观点,这就是一种复意的挑衅,是一种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恶意寻衅!

  纵然是对方具有很强大的能量,但是对于这种寻衅,应东流认为自己义无反顾要予以回击,无论于公于私,还是于大于他都绝不能退缩。

  作为一个省委书记,他有这份自信来控制这个局面。

  “应华,不要心不在焉嘛,怎么就这会儿陪我下下象棋都是这么神思不属的?”苗振中拈起一枚炮不动声色的架在了当中,“我这当头炮可是攻中有守哇。”

  龙应华定了定神,努力想要摆脱萦绕在心中的阴影,拈起一匹马斜卧,“苗书记,那我这屏风马就是柔能克网了,您可要小心一点喽。”

  “呵呵,那我可要试试你这屏风马厉害还是我这当头炮凶猛苗振中瞅了一眼心境似乎渐渐平静了下来的对方。

  他知道对方是在担心什么,不过得承认这是一招险棋,但是如果不走这步险棋,那龙应华却有铁定没戏,应东流已经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认为赵国栋更适合进入这个省委常委候选人名单里,而不是其他人。

  龙应华并没有隐瞒苗振中,坦然的告诉了对方自己到京?想了想办法,而且作通了工作,这让苗振中震惊之余也是很高兴,毕竟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这些小节无足挂齿,谁有这份资源不用在刀刃上那就是傻子。

  苗振中一度以为在这一场博弈中应东流最终还是会笑到最后,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场战争还有得看,其中味道要到后天上午的常委会才能慢慢品出来。

  凌正跃的出手果然强势无比。即便是秦浩然的口风都已经变了,至于其他人,苗振中估摸着除了省军区那位网上任的司令员谁心中也没有底之外,只怕连郝梦侠这种脑袋铁硬的犟角色也得好好掂量一下其中火候。

  苗振中无意过问龙应华怎么搭上凌正跃这条线的,龙应华在厅级干部岗位上沉浮这么多年,能有一些人脉很正常,只是能一手就拿住了关键,不能不说这家伙也是下了一番苦心。

  但是就像古人的一句话所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无论这一次的行动能否成功,龙应华在应东流心目中都会被打上一个深深的烙印。

  当然如果他成功了,这个烙印对于他来说也就无足轻重了,上了这一台阶,他应东流也不可能在安原呆一辈子,这一届也还有两三年时间,只要熬过去,那就是另外一个天地。但是如果失败了,那么龙应华就很难有出头之日了,龙应华应该有这个觉悟,既然走上了这条不归路。那就没有后悔药可吃。

  棋盘上两人一来一往,攻防得格外闹热,直至进入残局阶段。这才算是安静下来。

  “怎么,应华,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担心什么,说来听听。

  。苗振中好整以暇的端起搁在旁边茶几上的瓷盅抿了一口,微微一笑道:“是不是怕东流书记事后会勃然大怒对你有心结啊?”“苗书记,要说心里没有一点疙瘩,谁也不可能,可是您也知道,我老龙不是那种跑官要官的人,干了一辈子实实在在的工作,我自认为自己还是行得正坐得端的,也玩不来啥花架子,咱们就干实事儿,没别的龙应华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有些负气的道:“但省里边不能厚此薄彼对不对,也得综合平衡考虑不是?不能觉得谁跳得欢蹦醚得起就觉得谁就是天才。谁就是能人不是?真要换个平台来试试,我就不信谁比谁脑瓜子好用多少!那一套也不是谁都不会!”,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