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五节 养气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五节 养气


  苗振中微笑不语,只是沾着手中棋子似乎是在思索着这手中这个士该怎么滑。

  龙应华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也许是这一段时间都处于有些焦躁和紧张的状态下,急需一个口子来宣泄,虽然眼前这一位不是最好的倾诉对象,但是他还是希望对方能够乡里解一下自己的苦衷,想象对方似乎变成了应东流一般。

  “谁都不易,走到这份儿上,谁没有没日没夜的熬出一身病来?谁没有牺牲和家里人团团圆圆享受家庭生活太乡?谁没有为工作夜里失眠辗转反侧无数个?”龙应华觉得自己胸间就像有一股子热流涌荡,想要喷发而出。

  “我不否认我们永梁环保方面的确有些问题,但是这是哪一个人哪一届党委政府造成的么?责任就该我们这一届来背?我们不是顶着不办,也不是阳奉阴违,可是很多问题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我也想把那些有环保问题的企业一关了之,可是行么?!要想解决环保问题非一朝一夕之功,这谁都知道,否则就是这边解决了环保问题,那边工人和农民工们没有饭吃闹腾起来,那就是稳定问题,都是一票否决,你让我怎么办?”

  苗振中手中的士已经挨着了棋盘,但是随即又收了回来,似乎完全沉湎在了棋局中,但是龙应华却知道对方在认真的思考着 自己的话语,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他这个士搁的位置都偏离了应走的轨道。

  “现在考核主要都在经济指标上边这一块,若是发展落下来,各种板子又得打到党委政府屁股上,我们纵然有心关企业的门,但是有这份胆子么?农民工上哪儿去务工,财政税收上哪儿去增收?干部职工的工资奖金怎么办?拉动经济发展的底气从何而来?这都是党委政府需要切实面对的,不是谁拍拍脑袋,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空口说说白话就能行的。”

  龙应华的话里已经有些意气味道了,苗振中突然收回士,摆回原位,突然拉起当头炮,低沉威严的喊了一声:“将!”

  龙应华微微一怔,目光在棋具上打了一个旋儿又收回来,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将老帅椰了挪位置,躲开这一将。

  “有时候要学会灵活的调整工作重心,要学会抓住中心工作,这样才可以嬴得主动。”苗振中不动声色的将炮回击,吃掉对方一个过河卒“应华,你在这一点上还需要向赵国栋学习。”龙应华似乎有些不忿,但是很快就在对方有些威严的目光下闭住了嘴。

  “你别不服气,我承认你到永梁为永梁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 你能否认你的前一任前两任替你打好的基础?没有他们打下的基础,永梁能-发 展这么快?当然,他们也替你留下了一堆后患,但是这总比一穷二白好。”苗振中语气严肃“那你再看看宁陵的变化,你能否认赵国栋到宁陵之后给宁陵变化比你们永梁小?对比一下你们永梁和宁陵的产业结构,你能说你们永梁的产业结构比宁陵更合理更具发展潜 力?!”

  “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要学会虚心学习,而不是妄自尊大,目 中无人!”苗振中毫不客气的批评让龙 应华的脑瓜子变得冷静下来,垂下头不再言语。

  “永梁有永梁的强项,宁陵有宁陵的优势,各有千秋,你作为永梁齐委书记胸襟要宽广,要学会用分析判断的眼光去发现别人的长 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怎样扬长避短,怎样取长补短,这才是作为领导干部所需要考虑的问题。”苗振中的敲打让龙应华不再言语。(  WwW.8Du8.Com)

  永梁和宁陵毗陵而居,与安都这个“城里人”相比,永梁就像一个“城郊菜农”永梁强盛时,从没有把宁陵这个一个“山里农民”放在眼里,但是当宁陵这个“山里农民”异军突起之后,永梁这个“城郊菜农”内心的不平衡就达到了极点,它可以容忍安都城里人的独大,甚至能够接受绵州建阳这些“农转非”亲戚们的高高在上,唯独不能容忍偏处一隅的宁陵超越自己,这种心态不仅仅在龙应华心中存在,在永梁很多干部心中都有这种不平衙感。

  正是这种畸形的心态 使得龙应华也变得有些焦躁不安,面对宁陵的崛起,面对宁陵市委书记赵国栋一步一步变成自己的最大竞争对手,龙应华的心态变得有些失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好在龙应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作为一个领导,如果连承认自己不足,接受对方长处优点的胸襟都没有,那他的本事我看也就有限得很,应华,无论这一次省里选拔结果如何,我都不希望你因为这一点而丢失了自己应该具有的东西。苗振中格话语龙应华再度陷入沉思,难道苗振中这是暗 示在自 己这一次争夺战中自己可能遭遇失败么?不,不可能,龙应华下意识的摇摇头,他绝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为了这件事情,他已经积蓄力量这么多年,无论是谁都不能挡住自 己的道路.赵国栋并不清楚自己最为担心的问题却在一个不经意间的电话之后改变了,他永远也不会想到 自 己的命运就会被提高到维护省委书记个人荣誉和尊严甚至整个省委的威信的份上,此时的他反倒是把一切都抛开了,安然的备受着党校生活的最后一段闲暇时光。

  程若琳若有所思的托着粉腮看着眼前这个身着运动服在湖畔走着。拳脚的男 子,面前的两杯清茶摆在茶几上,袅袅白雾缭绕,杯中青翠的茶叶瓣悬垂在水中,看上去犹如一副风景画,宽大的藤椅足以让程若琳脱下脚JL的运动鞋,将双脚蜷缩起来搁在藤椅上,一副慵懒迷人的少妇风情就在这河岸上荡漾开来。

  这里已经是远郊了,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谁也想不到怀柔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幽雅静谧的所在。

  后来程若琳才知晓这里早已经是被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富人们连片购买下来的,围绕着这一出水岸,建成独家别院,有的用着自用「有的发展成为私人会所,有的则摇身一变成为私房菜馆,仅供某个圉子里的朋友享用。

  一句话,只有当金钱多到了某个级数的时候,你才可能将闲钱花在这上边。

  柳枝青绿,在微风中摇曳生姿,用青石板和砂岩铺筑的沿岸 曲曲折折,比起那些用大理石材料来玩一档奢侈更显得古朴典雅,赵国栋很喜 欢这里的风格,完全用江南水乡的味道在这里复制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所在。

  (  WwW.8Du8.Com)

  赵德山运小子现在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懂别装懂,指手画脚弄出来的东西都是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货色,很多东西该交给专业人士来作还得交给专业人士来作,至少可以避免你在朋友面前丢丑。

  这里是赵德山 购置一处郊区别院,傍水而居,面积也不小,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看上了这里的一处活水,幽静隐秘,也是朋友带来推荐的,脑袋一热也就拘板了,拿下,建好自用,便于日后他和他那些女友们胡天胡地的时候可以多一处秘窟。

  紧接着朋友又推荐 了一家专门为国内 大户们设计各种不同时期风格古共园林的设计事务所,赵德山也就大大咧咧的接了招,被敲了不少钱,但是拿出来的东西的确上得了台面,他也就没太计 较。

  赵国栋虽然在京里已经呆了两个 多 月 了,但是却没有想过要用赵德山这座秘晷,像古小鸥和徐春雁来都是住 一晚聊解相思之情就走,也没有谁想过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谁都知道这是在京里,很多时候还是谨守自律稳妥一些。

  程若琳的名声太大了,而且程若琳也喜欢清静,加之赵德山在赵国栋面前炫耀自己的山庄是多么风景秀丽宜人,是多么隐秘安静,所以赵国栋也只有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这里风景的确不错,一条环湖夹道显然是掩护这些山庄、会所以及独居别墅的主人们特意修建而成的,路两旁林荫夹道,郁郁葱葱,灌木和乔木很恰当的搭配在一起,每一处院落都有一条独道直通院内,大门一关,便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湖畔崎岖的岸线加上良好的植被和刻意制作出来的假山遮掩,可以让每一个院落独享一片湖岸而无须担心**外泄-,这也是这里最为人欢迎的所在,赵德山和他一样花了大价钱在这里的人们很大程度都是看中了这一点。

  “国栋,我真看不出你能保持这样良好的心态,难道你就真的对这一次的机会淡然处之?”程若琳取下习惯于栽在脸上的大墨镜,抚弄了一下在初夏风中变得有些蓬松的秀发“有些东西,你不争它就不会属于你。

  “你怎么知道我没争?争不争不一定要形诸于色,也不是谁跳得起,折腾得厉害,他就可以得手。”赵国栋莞尔一笑,程若琳提醒他说安原的朋友说龙应华上的机率很大,据说消息通过特殊渠道出来,相当可靠,他心里也知道怎么回事儿,但能做的他已经做了,不需要在去执着什么。第二天鏖战,胶着啊,距离前十仍然有相当距离,兄弟们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