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六节 鸢飞唳天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六节 鸢飞唳天


  程若琳秀眉一挑,丰润的唇色像花瓣一般微微翘起来,配合着美桃腮,构成一道媚惑无比的风景“国栋,看来你是胸有成竹喽?”赵国栋收拾了拳脚,备上已经有些汗意。

  五月的京里气候宜人,就是有时候-风沙大一些,不过躲在这郊区山清水秀的地方,沐浴着阳光,感受着地气水色,无论是谁,精气神都感觉到处于最佳状态,那份神清气爽的感觉,就是让赵国栋现在连御十女似乎都不在话下。

  “我没说过,但我尽了力。”赵国栋摇摇头,芙了起来,回到程若琳旁边的藤椅坐下,程若琳替他拿了一块靠枕,让他可以舒适的斜靠在藤椅上,静静的享受这份温情。“就这么简单?”程若琳蹙起眉头,觉得赵国栋有些太大意了。

  省委常委,这是一个何等煊赫的位置,你一个地厅级干部放在中国偌大的国度里,谁认识你是谁?就算是你是一个在本地跺跺脚地动山摇的市委书记,只要不是沿海那些个有些名头的城市,搁在京里沪江这些地方,一样没有人把你打上眼。

  但是如果你说你是某省审委或者副省长,那就不一样了,不说能让人立即对你侧目想看,至少也能让人琢磨一二,尤其是深谙国内体制的国人,更是深刻知晓常委的含义,那也就意味着你进入了真正的决策层而非执行层。

  已经越来越熟悉国内娱乐圈的程若琳现在对于国内这塘水也是越来越了解,你想要做一个纯粹的文艺人那绝对就是痴人说梦,要玩转一家影视传媒公司其间的辛酸艰险更是只有业内人才清楚,像今天这种两人一起单独雅座于此享受清新空气,对于程若琳来说已经是一种难得的奢侈了。

  很多时候程若琳回到家中时都是精瘦力竭心力憔悴,需要静静的休息一夜才能恢复精力。

  以简单的拍摄一部电视剧为例,从选材到改编,从融资到挑选导演和团队其他人,再到演员的落实,其间没有那一项是轻松了的,都需要考较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的运作能力,但这一切只要是规则之内的东西,程若琳都可以忍受,唯独那些规则外的东西,那些被喻为潜规则的东西,却让程若琳有一种窒息般的压抑。

  有着沧浪集团投资背景,还有看来自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特殊看顾的背景,如果没有这两层光环笼罩,程若琳相信这家涅檠影视传媒早已经被人咀嚼得连渣子都不在了,即便是这样,她依然会受到来自各方的骚扰。

  一个单身的漂亮女人,尤其是在文娱界颇有名气的单身漂亮女人,走到哪里都有男人们垂涎的日光追逐,或者这样,或者那样,总有那么一些人会找出各种花样的理由来刁难你,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让你有求于他们,看看有没有机会达到他们龌龊的目的。(八度吧.8Du8.)

  如果想要在这个圈子里玩转而又不受到那些无端的袭扰,那就必须要有强大的人脉资源和潜势力,表面张扬的和隐藏隐性的,前者可以让一些小猫小狗知难而退,避免无谓的骚扰,后者可以让一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鳄和有着强硬后台的虎狼们有所忌惮,而且也有利于公司吸聚更多的资源和人气。

  正因为对于文娱因-这个圈子里的点点滴滴了解得越来越多,才让程若琳意识到想要在这个圈子生存下去,或者说生存得更好,你就不得不寻找一切机会来培植自己的力量,而圈子内部的是一方面,灰色地带的是一方面,而来自官方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白道的则更重要。

  所以程若琳衷心希望赵国栋能更上一层楼,让自己身后隐藏的男人力量变得更强大,在这个囹子里,有时候钱往往不是最重要博,关键在于你是否拥有足够的力量,这才是关键。

  “就这么简单。”赵国栋觉得自己没觉着怎么样,若琳却有些着相了“若琳,你原来好像不太过问我这些事情,怎么现在突然对这个感兴趣起来,我进不进常委很重要么?”

  “。&,原来不觉得,现在我倒是越来越感受到在国内这块土壤上,行政资源带来的作用大于一切,我不是想要借助什么攫取不合清的东西,而是只希望借助一些力量或者公平的平台,而这一点现在似乎已经被搅乱yo”程若琳平静的道:“戈部长现在正在大力裱荡肃清国内文娱界的一些丑恶现象,但是这个囹子能够发展成为现在这样,自然有其生存土壤,非一朝一夕能见成效,这需要持之以恒的整顿,而文娱圉这个特殊荇-道又决定了行政力量不能介入太深,否则就会压制这里自由创作创意创造的源泉,这个度不好把握,而我们这些圉内人要生存下去,那就要学会适应。”

  “唔,若琳,看来这一年多时间打磨让你成熟了不少啊,感悟很深,还是沧桑无限?”赵国栋瞅了一眼蜷缩在藤椅里享受着阳光的女人,腰际一段白腻的腰腹肌肤漏了出来,宽松复古的LIousvuITToN海魂衫配合着带肩带的宽腿裤,那份慵懒中飘逸,多了几分不羁的潇洒。

  “原来不觉得,是真入了这一行车算是体会到个中滋味,比起当今主持人或者做做制片人,当这个涅檠影视传媒的当家人可真不是一个人干的活儿,国栋,你看看我这一年多是不是苍老了许多?”程若琳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我倒不觉得,若琳永远是那样漂亮迷人,我相信你走到哪里都会吸聚无数人的目光。”

  赵国栋将自己身体靠在藤椅背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是他自己带来的茶叶,怀庆青坪绿茶,蓝有方专门来京里时替他带来的,这让赵国栋很感动。

  蓝有方和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而且赵国栋在怀庆主政的时间太短,并没有真正的培植一起一批属于自己的“嫡系”除了桂会友之外,也就只有王丽娟和臧克明以及于文亮三人勉强算得上是关系较为密切的了,但是赵国栋在京学习期间,其他几人也只是打来电话问候了一下,并没有来,蓝有方却是一个有心人,还替自己带来了两包青坪纯天然绿茶,这不能不让他有些感触。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这句话说的没错,虽然蓝有方最初给赵国栋印象并不太好,感觉就像是有点偏执的性格,但是后来一些事情上赵国栋对蓝有方的认识渐渐改变,也认为此人虽然在观念和思路上还有些欠缺,但是却是一个踏踏实实能干点实际工作的干部,所以也就推荐过此人,只不过他的意见并没有得到认可,而后他就离开了怀庆。

  没想到自己到了京里工作之后蓝有方就来看过自己一回,倒是自己到宁陵一年多时间里,蓝有方却从未来过,没想到自己到京学习,他却来了,看来这一位是不想给宁陵这边人留下一些话柄。

  赵德山在这里并没有雇人,他一般说来更愿意临时性的请会务公司来帮助安排自己的聚会,如果只有两个人,那自然另当别论,所以赵国栋也就和程若琳两人自己动手,养性怡情。

  “吸引人目光也就意味蔫会吸引很多苍蝇,没有人愿意这样。”程若琳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表情“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这种苍蝇呢?”

  赵国栋眉毛微微一皱,正欲说话,却听得电话响了起来,他瞅了一眼,是蔡正阳来的,有些奇怪,赶紧接听。

  蔡正阳在电话里言简意赅,只说了他和宁法说起了赵国栋在竞争安原省委常委一事,宁法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表示知晓了。

  这个知晓了含义很丰富,既有可能是真正知晓了这事儿,也有冷眼旁观的可能,当然也不排除他会给诸部长打个电话顺便过问一下的可能。

  赵国栋只是默默的听着,蔡正阳最终还是给宁法打了电话,但是就算是宁法真的给诸贤打了电话,那也是该过了省委常委会这一关之后的事儿了。

  赵国栋甚至预料得到-,就算是自己过了省委常委会这一关,如果龙应华真的通过凌正跃使劲儿,只怕安原省委这个意见报到中组部里还是会遇到很大阻碍,甚至有可能会以这样那样的原因要求安原省委重新考虑,凌正跃的性格也是相当强势,一旦他下定决心,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轻易就范。

  程若琳注意到了赵国栋脸色的变化,她很敏感,虽然赵国栋接听电话间一个字儿也没有多说,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这个电话和赵国栋竞争安原省委常委有关系。“国栋,是不是那事儿有麻烦?”

  “不好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谁能笑到最后吧。”赵国栋悠然负手,目注前方湖山辉映间,一鸢飞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