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一节 举重若轻的结局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一节 举重若轻的结局

  千有人的目米都汇聚到了角落里,笔挺的身影被身军讲更加宽厚,一丝不芶的发梢似乎都在透露出这个精壮男性的精悍气息,浓眉如卧蚕,肩头上的金豆熠熠生辉,顾盼间鹰目如电,气势凌人。

  新任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巴坚强少将!

  传言这个信任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巴坚强少将和共和**队元勋之一巴老有直接血亲关系,但是这种传言没有人知晓,也无人证实,但是这位军分区司令员性格网烈骁悍倒是在省里颇有耳闻,传闻此人在野战军任职时就曾经屡屡和地方发生冲突,曾经有麾下士兵围攻地方公安机关的经历,由此可见此人的骁悍暴烈。

  应东流有些讶异,巴坚强的来历他还是大略知晓一些的,这位网从野战军中调任省军区司令员的军中猛虎据说也应该是一个短暂过渡,很快就要还是要回到野战部队中去,而由于此人软硬不吃的性格原因应东流并没有考虑获得此人的支持,料想此人也不会因为哪一位的拉拢或者打招呼而介入这种事情,没想到此人却是如此干脆利落的表明了态度。

  “巴司令真看来对宁陵的印象不错啊应东流含笑道。

  “嗯,赵国栋给我印象不错,是个干事儿的角色。”巴坚强也不多言,说完这句话就看了看表:“应书记,军区一个老领导十点半可能要到省军区里来,我想我已经表达了我的意见,所以想请一个假,先走一步

  “嗯,那好,巴司令员你去忙你的吧。“应东流点点头,这位司令员可真是来去如风,真正一个军人性格,也许不是为了来表明支持赵国栋这一票,没准儿就要直接请假来都不愿意来参加常委会了。

  巴坚强颇有军人风格,站起身来戴好帽子,一个军礼之后,和在座常委微微颌首表示歉意,便径直离去。

  当常委们目送巴坚强离去之后,气氛才又重新回到会议的焦点上,郝梦侠和巴坚强这两个意外表态让形势急转直下,无论是苗振中还是孙连平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如果说郝梦侠的表现还能勉强归结于他的独立特行外,那么巴坚强呢?

  先前苗振中不是没有和巴坚强沟通联系过,但是这位司令员显得十分冷淡,对于省里边的事情都表现出了一种漠不关心的味道,更多的时间都是放在了下基层上,上任以来几乎没有在省军区里呆着,很多具体行政事务都是交由了在家的军分区政委来负责,但是没有想到在常委会召开之时他却准时到了,而且还来了这么一出。

  巴坚强当然不会因为郝梦侠一番奇谈怪论就被说动,他分明是专门为支持赵国栋而来,这让苗振中郁闷无比。这个时候各人人脉的宽泛就能显现出来,应该说巴坚强和省里边各种关系都牵扯不上,即便是应东流也很难让这种人屈从于他的意愿,尤其是这位据说和军方大佬们有着不一般背景的少将,但是却能在关键时匆出面支持赵国栋,这只能归结于赵国栋本人或者其背后一系力量对他的扶持。

  想到这儿苗振中心中微叹,也许龙应华一开始就输了,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本来就是一种对自己缺乏信心的一种表现,而没有获得省委书记的首肯,你无论作哪方面的工作都显得缩手缩脚,在省委书记没有表态之前,你敢擅自乱言,你就是一种借越。

  巴坚强的离去让常委会议室出现了短暂的安静,如果说郝梦侠慷慨陈词让常委们意识到风向的变化,那么巴坚强的强硬表态便是一个昭著的信号,如果谁还不能从中醒悟过来的话,他也就不配坐在这件会议室里了。

  丁森微微垂下头,啜了一口茶,芋莉花茶的浓郁芬芳总能让他回忆起在川省老家工作的美好感觉。

  虽然安原距离川省并不算远,沿着绵州西进,进入重庆境内其实就能感受到巴山蜀水的气息,但是来安原这么多年了,他已经逐渐适应了安原的生活,老家虽然令他留恋,但是他知道自己回去的可能性不大了,安原就是他的第二故乡。

  他的心思回到了面前会议室里,如果加上自己这一票,那么可以确定赵国栋就胜出无疑了。

  老领导对赵国栋很看好,从宁陵东寨机场项目能够在老领导那里闯关成贱可以看出端倪,赵国栋这小子在中央党校学习可真是给了他一个再好不过的活“皿乍机会,硬生生在中央宏观调控政策的风头卜闯讨了众旧弛六

  丁森是五一假期期间去了一趟京里,拜访了老领导。苏觉华对于丁森来说,就像是蔡正阳对于赵国栋,知遇之恩不可忘。

  拜访期间言谈中免不了提及安原的工作,觉华副总理对于安原近一两年的工作不是太满意,但是也认为安原工作还是有亮点,尤其是对于应东流在赵国栋的使用上相当赞许,认为用好一个人做活了一盘棋,宁陵的发展充分证明了用好一个关键领导,对于一地经济发展面貌改变将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苏觉华对赵国栋的期许让丁森有些意外,他原本赵国栋应该是通过较为复杂的社会关系才打通了苏觉华这一关,苏觉华不是那种你随随便便就能说服他认可的人,但是从苏觉华嘴里丁森才意识到自己的判断有些偏差。

  赵国栋是毛遂自荐找上门,而且就还真的说服了苏觉华对于他的说辞的认可,在言谈间苏觉华对于赵国栋印象相当好,甚至直言安原目前就是需要像赵国栋这样勇于进取锐意拼搏的干部,否则深处内陆的安原在发展大潮中只会越来越落后。

  苏觉华对于赵国栋上佳的印象让丁森有些触动,不过他也知道赵国栋这一两年在宁陵取得的成绩的确让人振奋,只是这位市委书记委实太年轻了一点,经历看似丰富,但是有很多都是浮光掠影的一闪而过,即便是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也不过两年光景,真正要步入更高的个置,丁森内心深处还是不太认同的。

  不过苏觉华的赞许还是让丁森原来的观点有些动摇,所以当应东流约谈他的时候,他的态度变得有些模糊,但是已经基本上确定了倾向支持赵国栋的这个意见,而现在似乎一切已经明朗化了。

  “东流书记,我也赞同郝部长和巴司令员的观点,赵国栋同志履历丰富,曾经在多个职位上任职,而且是从基层干部中成长起来的领导,也在中央部委锻炼过,应该说其从政经验和综合工作素质和能力都母庸置疑,省委在考虑他担任宁陵市委书记时就已经充分考虑到了这一点,而宁陵这两年取得的成绩也充分证明了他在宁陵市委书记任上比任何一任市委书记都干得出色,资历不是一个干部提拔晋升的必要条件,我觉得我们选拔干部更应该注重实绩,否则也就失去了意义。”

  丁森的发言犹如一柄重锤狠狠击打在苗振中、孙连平等人的心坎上,这个老狐狸的表态基本上也就宣传了今玉这个常委会的讨论结果已经毫无悬念了,这个时候连杨劲光、韩度、任为峰这些赵国栋的“亲密盟友”尚未正式表态,整个战局就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这让苗振中有一种龙应华被彻底出卖了悲沧。

  苗振中有些黯然,也有些愤懑中夹杂的恍惚,以至于在廖永涛在阐述支持赵国栋作为省委常委候选人上报中组部的观点时,他都有些心神不宁,甚至没有听清楚廖永涛究竟说了一些什么。

  他只知道这一战实在有点螳臂当车蚁蟀撼树的滋味儿,貌似威严沉稳的孙连平和秦浩然已经没有发表意见的必要了,犹如两具毫无思想的木偶,像齐华这种首鼠两端的角色,只怕你能让他保持沉默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忽然间他也有些轻松和解脱,赵国栋的确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年轻领导干部,丢开私人恩怨真正平心而论,赵国栋的发展前景的确也要比龙应华更远大,在很多观点和工作思路上也更具前瞻性,只是苗振中应该给龙应华一次机会,一个奋斗了几十年的干部一次机会,只可惜这种机会却不能作为一种福利待遇恩赐给某人,这更是一份沉重的担子,需要他扛起,需要带动一帮人,在这一点上自己却恰恰有些着相了。

  随着廖永涛的发言结束,整个常委会也就进入了垃圾时间,秦浩然不痛不痒的发表了几自赞同赵国栋作为省委常委候选人上报中组部,孙连平甚至只用了“没有其他意见”几个字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当应东流将目光投过来时,苗振中甚至有一种说不出轻松,笑着点头表示认同这次会议结果时是那样随意。

  第一更求票,老瑞继续码字,兄弟们持续投票,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