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三节 隐性竞争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三节 隐性竞争

  好容易把两个瘟神同学打发走了,赵国栋也才能够定下心来思考事情。

  省委常委会算走过了,虽然杨劲光在电话里语焉不详,但是从对方语气中能够感觉到,这一场审委会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是一场龙争虎斗的对决,倒像是一出势如破竹的表演,除了苗振中明确表示了支持龙应华之外,其他不少常委甚至连正式表态的机会都没有,这倒是让赵国栋有些困惑不解,难道说凌正跃并没有施加作用,还是应东流充分展现了他的影响力彻底控制了局面?前者不大可能,但是后者妮?

  赵国栋沉吟了好一阵,应东流不像上任省委书记宁法那样强势,但是并不代表他对省委常委会的控制权就弱了多少,这样看起来苗振中还是小看了应东流隐藏在深处的实力,你永远不能小看对手,这一点已经被无数事例所证明,这相当于也给自己上了一课。

  赵国栋原以为秦、苗、孙三人再加上如果能够影响到风向不明的廖永涛、丁森和齐华,是具有挑战应东流权威资格的,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走眼了。

  应东流要实现自己的意图肯定会有他自己的一手,而常委会以迳样一种方式摧枯拉朽的解决战斗,其实也就是像凌正跃的一个示威。

  你不是想要发挥影响力么?你不是觉得你可以在安原指手画脚么?那就让你看看,在安原省范围内,纵然你是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一样无法绕过他这座大山,若是违背了他应东流的意图,任何结果都不会得到。

  就像吴元济所说的那样,事实上在安原省委以这样对比悬殊的一种方式通过了对自己推荐之后,凌正跃其实已经不太可能推翻这个结果了,纵然他还能给自己制造一些麻烦,但是也仅限于麻烦而已,不过改变结果,对此赵国栋也一样清楚。

  现在还不太清楚常委会上究竟是发生了怎样新鲜离奇的故事,不过赵国栋并没有太大兴趣,郝梦侠、丁森以及巴坚强和廖永涛,这些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投了自己一票,本身就意味着一些什么,不需要刻意去穷根究底了。

  仰身躺在床上的赵国栋发现哨己竟然只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而欠缺本该有的欣喜若狂,是对这一天早有预科,还是觉得一个省委常委对于自己来说已经刺政不够了?好像都不完全是。

  省委常委对于自己这个宁陵市委书记来说固然很重要,他可以更进一步加强自己在宁陵的话{6权,同时也可以为自己在省里边替宁陵争取更多的权利发挥作用,但是对于省委班子来说,自己这个常委更像是一个举手常委,就像自己最初从花林县委书记进入宁陵市委常委一样,最初很多时候也只能冷眼旁观,而这一幕似乎又要即将上演了。

  他们会很惊讶,或者很失望,抑真很震撼的看到,自己的加入,从来就不是为了只是来举手的,他们会见证一些不同寻常都的改变。

  直到这一刻赵国栋似乎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开始气势磅礴的将血液挤压出来输往全身上下,全身上下也才开始涌动着一份澎湃的力量。

  蔡正阳收了线搁下电话,让自己坐在沙发里,注视这面前的照壁,无声的摇摇头,笑了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小子总算是长大了。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只有真正踏入副省级干部这个级别,你才能算是真正入了政坛,才敢说自己实在政坛上混,副省级以下,你只能叫仕途而非政坛,这就是区别。

  一个厅级干部,没有多少人知道你是个啥人物,副省级干部这一台阶不是随便谁都能迈上的,可赵国栋这小子机缘就有这么好,好事儿都能让他赶上。

  虽然只是省委常委会过了,赵国栋在电话里似乎还觉得有些不把稳,但是蔡正阳却知道,只要省委常委会通过了,中组部那边,除了诸贤具备推翻这个安原省委的推荐人选的权力外,其他任何人包括凌正跃在内,都没有这个权力,即便是诸贤要推倒安原省委的推荐人选,他一样要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否则就将引发一场真正的风暴。

  所以这种被中组部否决的可能性只在理论上存在,当然如果说你赵国栋被人拿住

  了什么把柄这个时候突然抖落出来,那又另当别论。终于长大了,这个家伙已经不是昔日那个还需要在及羽翼下寻求支持和帮助的角色了,一旦踏入这一级台阶,也就意味着他将迅速的被国内政治体系中每一个群体所瞩目,其实在此之前他就已经被有心人所注意了,只不过这些注意都还是在暗处或者是断续性,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完整的关注过程。

  就像蔡正阳也一样获得了一些关于赵国栋的消息,比如关于赵国栋在党校中所撰写的几篇关于国退民进和国有企业推进职业经理人以及让普通民众分享国企红利涉及几方面的文章,引起了一些重要人物的注意。

  尤其是最后一篇文章提出国有企业不能只单单享受国家政策的扶持支持,而应当以优异的经营成绩汇报社会和人民,应当让国有企业上缴利润汇报民众称为惯例,这一篇文章引起了文国基总理的高度赞许,也在国资委和能源部内部引起了很大震动。

  蔡正阳也是从能源部一些内部高层人士那里获得这方面的反馈,国资委内部对赵国栋这篇文章争论相当激烈,甚至有引发一场风暴的趋势。

  有些人认为赵国$$:这篇文章道出7日前国有企业定位的偏差,国有企业已经成为国有企业自己的企业而非国民的企业,尤其是垄断行业企业职工收入与普通企业职工收入差距日益拉大,普通国民根本没有从国有企业发展中享受到任何好处,也有一些人对赵国栋的这篇文章猛烈抨击,认为赵国栋这是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刻意对立国有企业和普通群众利益关系,总之这一篇文章也是引发了国资委内部的大讨论,甚至延伸到了多个行业。

  蔡正阳其实不太赞成以赵国栋目前的身份来撰写这种很容易引发争论的文章,他更赞同赵国栋以不署名或者笔名来发表这些观点,这样既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关注,同时也一样可以达到想要的结果,假如领导真的对运篇文章感兴趣,他自然可以知晓是谁所写,署名文章唯一的效果就是最大限度的引发冲击效应。

  当然赵国栋在党校里学习这段时间里那又喜-当别论,作为中青班学习学员,你要想在雄才如云的学员中脱颖而出嬴得上边的注意,没有一些惊人之举肯定达不到目的,只是这种方式却会带来持续的效应,当然,如何利用这份效应,让其为你所用,就要看你自己如何运作了。

  赵国栋不是没长脑子的蠢人,也不是还喜欢热血冲动的少年郎,他现在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他这样做也应该是经过一番考虑的,蔡正阳无意干涉赵国栋什么,在这些方面本来就很难说清楚利弊得失,有利就有弊,有得就有失,就看你现在最需要什么,而为了这个目的你又可以付出一些什么。

  在与宁法的电话中蔡正阳也感觉到了对方对赵国栋竞争安原省委常委的一份惊讶,虽然自己简单介绍了情况之后宁法一直没有吭声,但是蔡正阳感觉得到,宁法对这一事件还是相当看重的。

  赵骨硝;去年的惊艳表现令人瞩目,而今年宁陵经济发展继续餍跑,应东流甚至引以为荣,新能源新材料基地这一名头也隐隐有要落在宁陵这一在几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内陆城市头上,甚至彻底压过了一度因为引领了太阳能光伏产业先锋的无锡。

  宁陵的上佳表现自然会让国内政治体系中的各个群体注意到作为宁陵市的当家人,作为曾经在安原担任省长省委书记多年的宁法当然也不会例外,一个昔日不起眼的小不点,现在逐渐成长成为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而赵国栋成功嬴得了苏觉华对宁陵东寨机场项目的放行,这一举动同样也让宁法感到了来自对手的竞争。

  这个时代本来就是一个竞争的时代,观念的竞争,人才的竞争,先进的理念可以吸引优秀人才,而优秀人才更能创造和引领理念的更新,只有两者和谐融为一体,这个群体才能在目前国内政治体系中占据主流,才能发出更强的声音。

  正因为如此,宁法没有拒绝蔡正阳在电话中的要求,只是说他需要观察一下赵国栋能否凭借自己的能力渡过安原省委这一关。而现在赵母栋做到了。三更兑现,兄弟们给几张月票支持!老瑞还要继续去码字!刺激一下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