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五节 别样心思各不同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五节 别样心思各不同

  就在霍云达和简虹在为赵国栋省委审委资格获得省委常会提名通过而兴奋不已时,桂全友同样再和令狐潮举杯庆祝。

  “桂书记,没想到赵书记真的能上到这一步,我预料到他会走上这一步,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会议这样一种方式以这样的速度上位。”令狐湖日光中跳跃着喜悦的光芒“赵书记这会儿也应该知道了吧?只可惜他还在京里学习,要不,今晚我们就可以为他庆贺庆贺。

  “令狐,你别说,也许除了他自己之外,在这桩事儿之前,只怕没有谁会相信他会在短短两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市委书记到省委常委的跨越,没准儿连他自己也没有这份思想准备呢。”

  桂全友同样是感触无限,自己和赵国栋初识时,是乡长和副县长之间的关系,到现在是一个县委书记与市委书记的差距,也许一个月之后,就是一个县委书记与省委常委的距离了。

  都说这仕途土地心引力会随着越往上走越大,但是这种地心引力规律似乎却对赵国栋无效,赵国栋在仕途上的奔行还是遵循着两年一小步,四年一大步的规律,半步也不曾落下。

  从交通厅到在花林,两年时间完成了从挂职副县长到县长的转变,两年后,又完成了从县长到宁陵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的飞跃,而后一月纵上怀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位置,又是短短两年便已经站在了怀庆市长位置上。

  如果一定要说他这一连串的仕途轨迹有什么缺憾的话,那大概就是他在怀庆市长位置上的出走了,但是以桂全友来看,在当时被视为挤出怀庆而到能源部任职的赵国栋恰恰是最需要能源部这样一个他之前从未接触到平台来为他积累人脉和资历,这一段时间虽然短暂,却将会成为他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工作中的一个关键节点。

  可以这么说,赵国栋如果没有在能源部任职这一段时好的工作经历,他绝不可能在宁陵以如此迅猛的动作一举确立了宁陵硅城、光伏城的地位,也不可能在以此赢得安原省委乃至中央的关注和重视,更不可能有今天他闯进省委常委提名这种事情。

  虽然赵国栋已经离开了怀庆,在此之前赵国栋似乎已经与自己这个怀庆市下辖的归宁县委书记没有多少关联了,但是桂全友却知道赵国栋到京里也好,回宁陵也好,总归有一天,他还会站上更高的位置,自己也好,令狐潮也好,都还会和他产生纠葛。“桂书记,赵书记在不断勇攀高峰,您也需要努力啊。”令狐潮若有深意的道。桂县-友芙了笑,却不言语。

  他知道令狐潮话语中的含义,顾永彬离开归宁县委书记这个位置而把这个位置交给了桂全友,但是他却没有把怀庆市委常委这个名头交给桂全友,也就是说,桂全友只是单纯获得了归宁县委书记这一职务,虽然依然是归宁县的一把手,但是没有了一直加挂在前面这个市委常委头衔,自然也就让很多人心中有些异想。

  “桂书记,我说的是实话,咱们归宁县这两年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全市前列,怀州区虽麸发展速度也不慢,但是他们在经济总量上依然落后于我们一长戬,我估计市委始终会考虑在各区县委书记里设立一名常委,现在中组部已经在省一级里推行这个政策,那么在市一级也肯定会如此。”令狐潮分析道。

  “嗯,这个政策可能会落实下去,但是能不能落到我头上很难说,归宁和怀州历来就是竞争激烈,现在王丽娟担任怀州区委书记之后怀州经济增速也很快,而且王丽娟和立峰书记关系也不错。”桂全友沉吟了一下才道。

  在令狐潮面前他并没有掩饰什么,王丽娟和赵国栋关系也相当密切,令狐潮作为赵国栋的秘书,当然也与王丽娟挺熟悉,只是不及自己和赵国栋这么多年这样亲厚罢了。

  算来算去倒是成了两个昔日的赵系人马来竞争这个市委常委,说起来都是好笑。

  不过王丽娟比自己有优势,那就是自己身上赵系的印痕明显要比王丽娟深得多,而王丽娟则是省委组织部的交流干部,只不过落地生根,王丽娟在这边也是干得虎虎生风,很有点巾帼英雄的味道,而且王丽娟也没有自己那么多忌讳。

  四月份里省里边组织到美国考察,付天带队,区县委书记里边,谭立峰点名王丽娟参加,足见谭立峰对王丽娟的青睐,而桂全表虽然和谭立峰关系也不错,但是桂全友知道自己绝对算不上谭立峰的亲信,他的特殊身份也决定了他不可能融入到谭立峰或者付天的圈子中去,所以说要想进入市委常委这个园子,桂全友暂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现在似乎有了那么一丝辂机。

  赵国栋强势挺进省委常委班子无疑是一个相当明显的信号,中组部那边只是程序问题,一旦赵国栋进了省委常委,那也就意味着赵国栋已经从一个普通的市委书记正式成为省领导了,而作为省委常委甚至要比副省长这样的政府系列领导更具发言权,虽然赵国栋这个省委窜委现在看起来还显得有些单薄,但是这位赵书记每每都是从最不起眼的常委却总能发挥出不一样的能量。

  这会不会也给自己带未了一些不寻常的变化?桂全友还无法判断,但是赵国栋的上位的确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赵国栋已经记不清楚接到了多少祝贺电话了

  省委常委会这个卖-议几乎就像是面向全省人民转播一般,几乎是一两个小时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

  也许是大家都在竖起耳朵等待着这场非同寻常的角逐,所以当省委常委会一结束,各方渠道都开始活动起来,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想要知道的,和消息灵通者,都知晓了这个消息。

  也许是起初大家都对这一场貌似龙争虎斗的角逐报的希望太大,没想到这场推荐提名会变得这样波澜不惊,让很多人都遗憾夹杂失望。

  不过赵国栋还是很有礼貌的对所有来电都表示了感谢,当然还免不了说一句这只是一个推荐提名,请大家不要以讹传讹,见笑大方。

  当然,关系好的密切的,免不了打趣两句,关系一般的也自然是心知肚明,总而言之,这场关系宁陵和永梁两地市委书记在安原省委这个层面上的角逐就算是这样拉上了帷幕。

  “你是说中组部那边还有些麻烦?”程若琳接过赵国栋的包,搁在旁边的茶几上,凉风徐徐,蝉鸣声声,却给整个院落平添几分幽静,院子里的古典宫廷式路灯发出昏黄的灯光,飞蛾轻舞,一抹檀香在院落里缭绕,两人很享受这份愉悦。

  “有麻烦,但是问题估计不是很大,蔡哥在电话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听他的俗气就是省委一旦决定了的事情,估计除非中组部有特殊原因或者我本人存在重大问题,才可能推翻安原省委的意见。”赵国栎淡淡一笑。“特殊原因?什么特殊原因?你能有什么重大问题?”程若琳不以为然。

  “特殊原因不好说,那就是中央另有安排,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重大问题么?我身上似乎唯一能出的问题就是和你们了,比如我和你或者罗冰的关系被发现了,而且是证据确凿,在这种关键时刻,也许我就得被搁下来。”赵国栋笑了起来。“那你还过来?”程若琳有些嗔怪的推了赵国棋一下“这都啥时候了,你就不能忍一忍?”

  “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赵国栋说了一句俏皮话“我都不怕,你怕啥?”

  “国栋,不是我说你,这方面你可喜得小心些,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日后盯着你的人只怕还会更多,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这今年龄当到这个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嫉妒得发狂,挖空心思要看你栽筋斗,甚至给你下绊子使坏水儿的人都不会少,工作中我相信你不会出啥问题,但是这些方面,我可真是怕你被人给逮住了把柄。”程若琳见到赵国栋灼灼目光在自己海魂衫上端裸露的肩颈游荡,又好气又好笑,努力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脸色道。

  “若琳,你好像忘了我是干什么出身的,我知道我自己这方面不检点不干净,自然也就有防备。”赵国栋喟然叹道:“每个人似乎都天生就有弱点和缺点,否则那他就真的是神而不是凡人了,只可惜我是凡人,成不了神,感情这个东西如果都能做到斩情断性,我想这个世界也未免太无味了。”

  继续求票,十二点还有一更,兄弟们多给两张支持一下老瑞连夜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