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七节 可怕的七零后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七十七节 可怕的七零后


  “学习马上就结束了?”刘岩沉吟了一下才问道。

  “嗯,还有三天就要开结业典礼Yo论文交流结束了,明天是国家审计署署长来讲课,还有两课,一课$依法治国和宪政建设》「』新时期下的宗教工作》,然后就是该备开了。”赵国栋有些感慨。

  “看你样子还有些恋恋不舍?”刘岩仔细打量了一下赵国栋表情。

  “嗯,真有些舍不得,这样的学习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的,每一天的学习都有收获,你就会感觉到眼界更高了一点,思路更宽广了一些,在日后的工作总路子更多了一些,一句话,这三个月里,每一天都没有虚度,我坚持每天都作了笔记,也写7日记,回去之后还得好好咀嚼一番,另外也打算在宁陔日后中心组学习的时候,和市里边班子成员一起分享一下收获。”赵国栋很沉稳的道。

  “学习是一方面,三个月时间,都是国内精英政要来为你们剖析讲解,这种机会换了别的场合都不可能,肯定会让你有所获,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社交的平台,在这里你可以进一步扩大你的社交面和朋友圉子,一次学习至少应该要认识一两个值得一交的朋友,这是我的经验之谈,国栋,不知道你有这份感觉没有?”刘岩点点头。赵国栋觉得刘岩的观念有些庸俗化,但是却又无法反驳。

  在党校里他经常见到不少学员们呼朋唤友一起聚一聚,这本来也是一件增加感情友谊的好事儿,但是如果这些东西都带着一定功利性的目的去,那就变了味了。

  赵国栋不知道自己所见到的是否都是这样,但是党校里不是初中高中那个时代,这年头即便是大学里也已经半社会化了,要说党校里就完全是纯洁无瑕也不可能,难免会夹杂一些世俗因素在其中,而且大家也都安之若素了。

  “嗯,岩哥你说的没错,党校既是平台也是熔炉,各种不同思想观念也会在这里碰撞交锋,有志同道合,也有观念分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肯定也会碰上不少谈得拢的。”

  赵国栋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谈,白一鸣也好,阮岱青也好,还是吴元济和孙晓川也好,关系的确不错,但是你要说发展到推心置腹的境地,恐怕不是三个月时间就能做到。无论你有多大魅力,只怕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何况都是一定层次的领导干部,多年的官场仕途修炼,碓与时候做任何事情都会有所保留,怎么可能在短短三个月里奢望能够在这里就能获得真正的朋友?

  “那就好,国栋,每一次学习也好,工作调整也好,我的感觉就是这既是一个自我提升的机会,也是一个自我拓展-的机会,同样也是一个自我展示的机会,你不把自己的能力能量提升到极限,你就不可能获得最多最大的机会。”刘岩并没有注意到赵国栋的目光中变幻的神色,自顾自的道:“你还年轻,这就是机会,但你不能放松,要想走上更高的位置,你就要全扒&f投入,才能获得更多机会。

  赵国栋默默点头,不能说刘岩所说的观点不对,这官场上本来就是竞争,每一个位置都只能有一个人站上去,而窥觑这个位置的,条件合适的,往往就是好几个,你上去了,自然就没有别人的机会,下一个机会也许就是几年后才有,但是人生又有多少个几年?只是这种太具功利性的人生观却不太符合赵国栋的观念,刘拉和刘岩这两兄弟在这方面的差异由此可见。

  和刘岩的交流远不及和刘拉那样畅所欲言,很多时候刘岩的观点和赵国栋都不太一致,但是毕竟刘岩也是老领导,又是刘若彤的兄长,赵国栋也只能默然受之。

  好在刘岩也不是那种骄横跋扈的角色,虽然在从政观点上不算投机,谈及其他这家伙也是一把好手,从京里的政治潮流到沪上的时尚享受,这家伙都能信手拈来吹得神乎其神,看来这个国资委副主任的位置的确很适合他,出入皆华府,也让这家伙眼界变得越来越高。胛胛胛胛胛岬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唧唧+“胛胛唧唧+“唧唧+“胛胛胛胛唧唧+“胛

  结业的聚餐会上大家都显得很放得开,无论是女同学还是男同学,大家都有一种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感觉,能够坐在一起同学三月,那也是一种缘分,这一别,天各一方,也许日后就是一辈子都不再相见,珍惜今宵这个心思也是在每一位学员胸中中回荡。「

  赵国栋再度展示了他酒量的豪放,本班的三十多位同学,几乎人人都来了一杯,虽然杯子不算大,而且为了照顾女同学和一些不善饮的男士,统一采用了红酒标准,但是这三十多杯下来,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聚餐之后就是筹备已久的联谊会,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无论是男士还是女士都显得格外大胆,唱歌跳舞朗诵,点到谁,谁就得主动上台去表演一个节目,台下一边呼哨声和啸叫,真有点回到了大学时代的冲动感觉。赵国栋上台走演了一套拳脚,龙腾虎跃,虎虎生风,嬴得了满场喝彩。

  白一鸣、阮岱青和武钢一位同学合伙表演了经典京剧剧目』沙家浜》,那阮岱青把阿庆嫂表演得活灵活现,一口纯程派唱腔字正腔圆,而白一鸣虽然在唱腔功底上不如阮岱青,但是表情动作相当到位「引来大家阵阵高呼,武钢的伍击波饰演胡传鹉”形象唱腔都是恰到好处,这个节目被评为全场最佳。

  吴元济这家伙也不知道在滇南学来哪个民族的舞蹈,矮状敦实的身材表演前来倒是相当出彩,节奏把握很好,而且手舞足蹈,颇有一点滇边少数民族风格,同样也赢得大家阵阵掌声。

  孙晚川这家伙文绉绉的,文艺细胞却十分欠缺,只能以一首声情并茂的』青纱帐甘蔗林》抵挡,勉强过关。

  会议的**就是革命歌曲大联唱,』没有**就没有新中国,大伙儿也是越唱精神越长,到后来只要有人起头,那大家不管会不会唱,那也得跟着怒吼咆哮一番,以表达三个月同学情谊。

  曲侩人不散。

  掠雁湖旁多了不少成群结队的人们,虽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但是人们却毫无睡意。赵国$$:和白一鸣漫步其中。“老白,是不是这边一结束你就要去长沙?

  “嗯,差不多吧,也就是一个工作移交过程,实际上在我到党校学习的时候,委里就已经安排了一位副司长主持工作了,估计我这边结束,委里就要下文件了。”白一鸣感叹的道:“真有些舍不得,别说我在委里一工作就是六年舍不得,就算是这三个月时间,一样有些舍不得。

  “是啊,这一别,恐怕这一批学员里很多就难以再有会面的时候,要想像今日这种敞开心备的欢聚,更是不可能了,不过老白,咱们俩会面时间可不少,宁陵和湘西比邻而居,距离长沙也就是四个小时不到的车程,我早上出发,中午还能赶着你一顿饭呢。”赵国栋微笑着道:“你若走到湘西视察,一声召唤,一个半小时我准到。

  白一鸣瞥了一眼旁边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男子,自己奋斗二十年走上副省级干部岗位,在国家发改委里已经引起了一片惊艳之声,都在盛赞六零后的崛起,可是眼前这位呢?

  七零后!可怕的七零后啊,幸好全国唯此一位,否则也不知道像自己这些六零后以及更早的五零后该怎么办?

  “国栋,我现在才发现你小子把力推东察机场项目的目的,原来是打定主意要把我们湘西也要纳入你们宁陵的交通覆盖圉啊。那日我和老孙说起这事儿,他也替我分析了一下情况,你这东寨机场一上马,基本上就断绝了我们湘西乃至怀化这一片上机场的可能性,你先发制人这一手可是够狠,连你们周边的宾州、通城、永梁以及南华几个地市怕是都再无上机场的可能性了。”

  白一鸣也就是在东寨机场获得国家发改委通过之后才对赵国栋这个家伙开始真正感兴趣的,在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一轮严过一轮的时候,这个家伙却是顶风作案,硬生生闯过了国家发改委这一关,据说是苏副总理对这个项目开了绿灯。

  当他从湘省副省长这个角度来看问题时,才发现这个宁陵机场一旦建成,加上已经竣工和西柳铁路和即将竣工的安湘铁路在这里形成十字交叉汇合,还有不断扩大吞吐能力的宁陵港,这里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中西部结合地区的交通枢纽节点,这个家伙野心之大,不得不让白一鸣也为之叹服。

  兄弟们砸票啊,后边追兵甚紧,都在单张要票,俺就免了,免得都说老瑞烦,冲着这名头,七零后每人两张月票,六零后和八零后每人一张月票,支持老瑞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