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节 心颤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节 心颤


  赵国栋在京里呆了一天两夜,第二日就陪着刘若彤回家看了看岳父岳母,顺便也在市里边逛了逛。

  这已经是极限了,市里边还有无数事情等着,另外他也还得到省委报到,向省委主要领导汇报学习情况和收获,这是必经的程序,然后才能回市里重新进入工作状态。

  事实上他也很想回宁陵-了,阔别三个月,虽然中途返回了几天,但是那份感觉不太真真,也许只有自己坐回到市委书记办公室里,才会有那种踏实安心的体味。

  在安都逗留了一天,赵国栋拜会了应东流、秦浩然、苗振中以及斡度,拜会时间都不长,就是对自己在党校三个月时间的学习经历和收获做了简单汇报,几位领导都勉励他再接再厉,继续把宁陵工作抓得更好,同时对他获得省委常委提名通过表示祝贺。

  苗振中和韩度都要求赵国栋这段时间要做好各种准备,估计中组部的考察组很快就会下来对其进行考察,要确保中组部在安原和宁陵的考察圆满成功。

  从苗振中那里赵国栋丝毫看不出对方有一丝情绪波动的表情「这些个千锤百炼久经沙场的政坛老手们单单要从表面你是无法判断出他们内心所想的,那种古井不波,那种温和沉稳中不乏热情,那种亲切和蔼中的鼓励,总会让你有意无意间从脊背深处渗出一股寒意,活像面对一个永远带着面具的假面人。

  韩度的关,。了是发自肺腑的,和赵国栋也聊了很多,韩度对宁陵今年经济增速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势头表示了赞赏,认为这是这一次赵国栋能够获得省委一致认同的关键,希望赵国栋能够带领宁陵市委一班人继续保持这个势头,续写宁陵神话的新篇章。

  宁隆奇迹升级成为宁陵神话,这个帽子扣在了宁陵头上还真让赵国栋感觉到肩头上的压力,一年是奇迹,两年就是神话了,也不知道三年叫什么?是不是该叫传奇?+“胛胛胛岬,I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

  “我还以为你真的就要直接回宁陵而把其他人给忘了呢。”韩冬双手合十,撑在咖啡几上,略带嗔怪的瞪了赵国栋一眼,手腕JL那块}和赵国栋手上这一块欧米茄男表相映成趣,还真有点情侣表的味道。

  几个月不见,韩冬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几空似的,油黑的披肩发梳理成了两个小辫就这样,多了几分活泼清新的气息,少了几分沉稳妥静,这大概也是女孩子们刻意需求自己风格改变来寻求个性的表现。

  “再怎么走之前也得来见见你,另外也要向你祝贺啊。”赵国栋笑眯眯的道。“哦?我二叔告诉你了?”韩冬讶然道。“嗯,韩部长无意提及的,能到省委宣传部是大好事儿啊。”赵国栋由衷的道:“平台也好,发展前途越大。”“你觉得我很在意这份前途么?”韩冬无可无不可瞥了赵国栋一眼,轻飘飘的道。

  “人生总该还是有一个追求目标不是?不管干什么,近期的,远期的,总要有一个奋斗的目标,要不这人生还有何意义?我们既然干了这份工作,那就得给自己确定一个目标,向着这个目标前进。”

  赵国栋对于韩冬有时候-有些冲的脾气早已经习以为常,这更能显出这个女孩子在自己面前的坦率真实的一面,发发小脾气,说说心里话,哪怕有些出格,这更能证明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虽然这种地位也是一份负担,但是赵国栋得承认,有时候他还是会为这份负担而感到窃喜,一旦真的失去了这份负担,也许还会感觉到失落和沮丧也未可知。

  “国栋,对于你们男人来说,这个目标可能很重要,甚至超过了其他一切,但是对于女孩子来说,那就未必,好像你对女孩子的心态掌握得并不好啊。”韩冬浅浅的笑道。

  “女人可能更感性一些,可能会为家庭爱情这一类事情分心「但是我相信在一定程度上,她们和男人一样都希望自己本事业上获得成功。”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韩冬摇摇头,似欲再言,但是最终放弃了这个话题。

  “我被调到省委宣传部也是暂时借调,真要不中意,我宁肯回市里边。”韩冬在市委宣传部从不拿架子,工作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丝毫没有因为自己二叔是省委组织部长而享受什么特权优惠,相反不少繁琐但是又紧要的工作领导都乐意交给她,知道她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交给她一来放心,二来也有心要培养锻炼一下她。

  “我相信你可以在省委组织部干的很好,梦侠部长是个很有漏*点和事业心的领导,虽然我和他接触不多,但是这几个月里我们宁陵掐这个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和宁陔印象?西-江月大型山水实景演出,他帮了我们不少,而且也给我们提出了不少很有创意的建议,有些对我们宁陵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产业的发展很有启迪意义。”

  赵国栋这番话并非恭维-,郝梦侠的工作漏*点和他自己的一些创意想法让你很难想象这回走出自一个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头脑里,不少想法都是灵犀一点一般。

  比如他提出将宁陵境内的少数民族民俗文化加以包装,力求寻找出一个产业化规律,比如民俗食品,民俗饰品,民族服装,民俗节日,甚至一些民俗风俗都可以加以整理开发,配合着宁陵西江民居和土城古城申报文化遗产这一活动,开展申报世界非物资文化遗产,可以使这两项活动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这个建议相当有意义,鲁能也把这个问题专门向赵国栋和钟跃军汇报过,赵钟二人也都认同这一观点,那就是要充分发掘宁陵民族文化遗产,努力将宁陵民族文化融入到宁陵打造旅游之都这一设想中来,以民族文化作为创造旅游之都的一块牌子,同时也要利用旅游产业的发展来促进民族文化的保护和研究。

  “看来你对郝部长印象很好啊,难怪他会在省委常委会上率先力挺你呢,看来是早就心有灵犀啊。”韩冬笑了起来“他们都说郝部长诗人气息很浓,很有些浪漫主义的味道,不知道是真是假?”

  韩冬话语中的诗人气息和浪漫主义在寻常场合本来应该是褒义词,但是如果用在一个省委常委的头上,就变味了,甚至成为一个很露骨而又浅显的贬义词了。

  赵国栋无言的笑笑“韩冬,我说的肯定有依据,你调到省委宣传部,以后接触郝部长机会更多,到时候你就会有印象了。”

  “不说这个了,国栋,你这次击败了龙应华夺得了省委常委位置,可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呢,连咱们市里边都是议论纷纷,说你可能是改革开放以来咱们省里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甚至可以和当年宁法到我们安都来担任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相提并论,宁法到我们安原来担任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时是三十八岁,你现在才三十四岁,四年时间没准儿你就能比宁法还要更进一步呢。”

  当同事们谈及这个问题时,韩冬既感到兴奋又有些为赵国栋感到骄傲,但是内心深处却不时浮起一抹酸意,这样优秀的男人却差一点就成为自己的丈夫,如果赵国栋真的成为自己的男人那该多好,那自己简直就要成为世界上最风光最荣耀最幸福的女人了。

  “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中组部还未考察,我现在只是想老老实实回宁陵做好该做的工作,今年宏观调控对于全省全国影响都不小,但是对于宁陵来说却是一个最好的机遇,要想把宁陵安原经济副中心的地位真正确立起来,就要看今年这一年的成绩,要不我估摸着就算是我当上这个省委常委只怕也有些名不副实。”

  赵国栋注斋到了韩冬眼中那一抹令人心颤的亮色,这让他心中似乎觉得有些不妥,总感觉今天似乎要发生一些什么事情,这让他有些担

  今天韩冬的打扮和往日略有些不同,以往韩冬都更多是以一种素雅清丽的形象出现,但是今天韩冬在活泼清新的形象中略带一份俏皮的性感,黑色半透明真丝衬衣似乎连里边的同色文胸肩带都隐约可见,下边一条紫色半截裙,略显短了一点,在赵国栋印象中韩冬是很少穿如此性感暴露的短裙,而一双羊角辫带来视觉冲击与这副打扮相结合,充满了一份野性的挑逗感觉。

  赵国栋早已经下了决心,绝对不在女人面前再给自己找麻烦,但是赵国栋也知道自己好色因子一直在自己全身荷尔蒙和性细胞中浸润,虽然下定决心,但是身临其境,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能猛回头,连他自己都没有底气,尤其走向韩冬这样让他既感到内疚心痛又充满感激甚至夹杂一份疼爱的女人。

  晚了点,但是老瑞求月票的炽热之心温度不减,不单章,但是依然坚持不懈求月票,希望能进一步拉近与前面神菊的距离,无限接近,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