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一节 好人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一节 好人


  就像是心有灵犀,被赵国栋目光一眼琼过,韩冬似乎就感觉到了赵国栋心中的那一抹变化,韩冬只觉得一直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一缕感情就像是雨后原野中的野草突然间蓬勃繁茂起来,几乎一下子就要充斥自己整个身体和感觉。

  一种滚烫混合这发酵般的复杂情感在韩冬身上恣意汪洋的弥漫开来,让她惊骇的发现自己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她努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想要提醒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早已经是使君有妇,自己绝不能和对方发生任何超越友谊之外的接触,作为一个独身女人,感情可以越界,但是身体却绝不能。

  但是以往用来扼杀自己盛情冲动的那种幻想赵国栋和其他女人恩爱欢好的镜头今天似乎失去了效用,无论在脑海中出现的与赵国栋身体纠缠在一起的是孔月还是那位刘若彤的**,都难以冷却自己身体中膨胀燃烧的那份情感。

  她甚至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发自肺腑的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渴望对方给予自己最热烈最凶猛最粗犷的轻怜蜜爱,这一切都源于刚才赵国栋那一眼饱含了复杂滋味的凝眸。

  韩冬努力的想要压抑即将爆发的情潮,竭尽全力的端起搁在咖啡几上的咖啡杯,想要用抿一口咖啡来转移自己的敏感点,她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泛起了一种近乎于发烧的灼热感,如果再不想办法克制,她担心自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

  赵国栋也意识到了韩冬的异样,虽然是晚霞将下,落日的余晖依然透过散射原理将光线洒落在韩冬娇靥上,浮起一种醉人的绯色,琼鼻樱唇,杏眼柳眉,中国古典女性端庄美似乎可以在韩冬这张脸上找封最完美的诠驿■0“韩冬,没事儿吧?”赵国栋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儿,我想我要回去了。”韩冬几乎是用全身意志克制着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连声音都比往常低了许多,她怕她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就要在这种场合爆发出来,虽然这里很隐秘,但是毕竟是公众场合,一旦被人发现,那将成为一个丑闻,无论是对赵国栋还是对她自己都将是致命的伤害。

  “你要走了?”赵国栋惊讶的问道,今天的小聚似乎时间有些熹巨了,而韩冬的神色似乎也有些异常,但女孩子的心快。六月天,说变就变,你很难用常理来把握。

  “嗯。”轻轻哼了一声的韩冬已经在手忙脚乱的收拾沙发上的提包,再不走,也许她就真要走不动了。

  赵国栋讶异归讶异,但是很体贴的站起身来示意韩冬先是,然后买了单紧随步履匆匆的韩冬下楼。

  汽车就停在楼下停车场,韩冬的已经换了一相红色的波罗,正在做保养,所以是一起坐赵国栋的车来的,赵国栋用遥控器打开车门“我送你吧。”

  理智告诉韩冬应该拒绝赵园栋送她,她不知道自己一旦坐上赵国栋的车过能否有自控能力压制住自己内心将要漫堤的情潮,但是在赵国栋很g然的邀请之下,她几乎是无意识的拉开了副驾,坐上了赵国栋的奥迪。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赵国栋觉察到了韩冬的异样,韩冬几乎是一直保持着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全身微微颤栗,而握在手中的普拉达提包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他注意到韩冬纤秀的指节因为用力过庋而有些发白。

  “小冬,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赵国栋尖存忍不住了,悄声问了一句“要不要上医院看看?”

  “不用。”韩冬微微摇头,双手紧紧握住提包,目视前方,她已经感觉自己的心防堤坝快要被**潮水蔓延而过,汽车内凉爽适宜的冷风丝毫无法冷却她内心的灼热。赵国栋不再多吝,只是专心致志的驾车。

  韩冬不为赵国栋觉察的悄悄瞥了对方一眼,对方宽阔的额头和笔挺的鼻梁透过余晖斜射而过,形成一个优美的面部轮廓,显得那样深沉有力,那一刻韩冬觉得自己几乎要熔化在那份沉醉之中。奥迪车速很快,很快就到了韩冬另购的一套带车库的小区里。

  “直接开进去!”韩冬购买的车库在这一幢楼房顶端,和其他车库形成一个侧位夹角,十分隐敫,开车出来需要绕行一个半环才能出来,进去同样需要绕行一个半弧形因子。

  赵国栋怔了一怔,但是听得韩冬声音都有些奇异的沙哑,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老老实实的按照韩冬的指引饶了一个半弧形,径直开进了隐藏在围墙边角落的这个车库里停下。

  尚未等赵国栋反应过来,旁边的女孩子已经丢开手中的包,猛然一下子搂住了赵国栋的须项,滚烫的脸颊一下子就贴了上来,干涸哆嗦的嘴唇在赵国栋脸上寻找着什么,急促火热的鼻息喷在赵国栋的脸上。”国栋,抱紧我!”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赵国栋完全没有想到会突然遭遇韩冬此时的情感爆发,虽然两人也曾经几度走到了越界边缘,但是像今天在这样一种隐秘黑暗的场合下漏*点迸发,赵国栋还是第一次。“小冬!”赵国栋下意识的想要提醒这个似乎一下子陷入了迷乱中的女人,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一步走错,想要回头就不易了。

  “不要说,国栋,求你,什么都不要说!”韩冬沙哑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了,她只是紧紧的搂住赵国栋的颈项,努力的挣扎着想让自己的身体想要和赵国栋亲密接触。

  种种往事一闪而过,让赵国栋感伤无限。

  想起昔日自己还在江庙创业,想要借钱,韩冬半句话没多说就借给了自己,自己当初迟迟不愿意接受韩冬的感情不是自己心中没有半点情意,而是担心自己的心性不稳会给追求完美的对方带来伤害,而这却让韩冬黯然神伤,一直到现在都还孤身一人,而即便是这样韩冬也是毫无保留的给予自己她所能做到的所有帮助和支持,为自己取得成绩而骄傲高兴,而自己的挫折而伤心排忧,自己何德何能,能有如此倾心相许之人?

  激荡的情绪几乎是一下子就释去了赵国栋内心的彷徨,此情此景之下,自己的踟蹰犹豫更显得那样卑微猥琐,面对对方奉献上的火热蜜唇,他怎么可以拒绝,怎么能够拒绝?

  热烈的回吻一下子就摧毁了韩冬最后的一丝紧张和恐惧,她最怕的就是赵国栋温和而冷静的推开自己告诉自己要理智要冷静,如果真是那样,她不知道自己情感之源会不会就此枯萎,对于她来说,哪怕是一丝永不可能的美丽幻想,也胜过真实理智的苍白空虚。

  狂热迷乱的长吻让两个男女彻底迷失在了这隐秘的车内,尚未熄火的车内空间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亲格场所,猿臂轻舒,韩冬小巧玲珑的身体就已经滑坐在了赵国栋腰腹上,韩冬的双手就这样死死的搂住对方,让自己身体最紧密的贴在赵国栋胸前,感受着对方那擂鼓般心跳带来阵阵振荡。

  衬衣内里文胸早已经被摘下,那对小巧玲珑却又圆润挺拔的腻滑在赵国栋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韩冬也是恣意的享受着这一生最为威放的快活。

  短裙显然无法适应眼下这种亲昵的姿态,自动收缩在了腰间,墨绿色的镂空蕾丝内裤给赵国栋带来的视觉震撼丝毫不比T-bacb这样的性感小裤小,最敏感的所在紧密的挤压在一起,只需要最简单的动作就可能让两人突破最后一关。

  粗重的喘息声中韩冬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双手也探入了自己的亵裤皮筋,想要脱下亵裤,迎接最后的洗礼,但是赵国栋却在幽暗中注意到了对方眼底深处的那一抹泪影。“小冬,等一等!”

  低沉而又有力的声音似乎一下子震酲了陷入狂乱之中的韩冬,她有些惊讶而又触动般的望着赵国栋,却没有说话,只是挂在亵裤皮筋上的动作却停了下来。“你我都没有做好需要面对的后果,不是么?”赵国栋温言道。“你说什么?这个时候徐说这个?”韩冬变得有些激愤。“小冬,不用欺骗自己,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赵国栋幽幽的道:“你现在还无法放下心中的东西,我不想之后我们来后悔。”

  韩冬渐渐平静下来,就这样暧昧无比的坐在赵国栋腰腹上,黑暗中她的表情变化显得伞些模糊,但是很显然在经历了刚才那一波狂热的爱抚宣泄之后,她内心挤压的情绪已经释掉不少,现在可以更冷静的思考许多事情。

  充满无限感激的轻轻吻了赵国栋一口,韩冬捧起赵国栋的脸颊凝视对方双眸“国栋,络是个好人,不过我还是要说,今天我们没有逾越,并不代表我就改变了主意,也许有一天?7?770“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赵国栋温柔的替对方文胸背扣扣JL,然后将对方臀瓣托起,放回副驾座上。

  韩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又摸了摸自己依然有些发烫的脸颊,下了车,站在窗前凝视了一眼赵国栋,“国栋,你究竟是伪君子呢还是真小人?”

  “我什么都不是,就像你刚才说的,我总体来说就是一个好人。”赵国栋微微笑道,虽然刚才那番漏*点带来的刺激让他身体现在还处于难受状态,但是他不得不表露出衣服相当坦然的表情。

  第二更送到,兄弟们月票给力啊,还有第三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