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二节 猛人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二节 猛人


  离开了韩冬的赵国栋觉得自己最好还是连夜返回宁陵最好,偶然间碰撞都会产生难以想象的后果,他对自己面对像韩冬这样的女孩子的抵抗力简直无法想象,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减少这种碰撞机会。

  有时候两个人的世界的确可以让人造醉,但是一个人独处却能让人更清醒。迷醉可以使人放松,清醒则使人奋进。张弛有道,方为王霸。听起来有些像封建时代的箴言,但是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安湘高速的全线贯通让赵国栋只需要三个小时不到就从安都市区直抵宁陵,赵国栋只想着早一点会宁陵,不想让彭长贵还得跑三个小时来接自己,所以想了一想就给邱元丰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自己安排一辆车送自己回宁陵。

  邱元丰接到电话时正在梅江江畔的塞纳风景会所里,这里是安都市区有名的高档休闲地段,云集了安都市区多家顶级商务休闲会所。

  作为市公安局副局长,就算是他不分管治安这一块了,但是凭着他这两年在市局里边积累起来的人脉,一样有太多的邀请递到他的手上,只是邱元丰对于在这些场所消费娱乐并无多大兴趣,他还是秉承着他在江庙养成的习惯,就可以喝,但是不过量,饭可以吃,但是不涉及具体公务。看见是赵国栋的电话,邱元丰J&f中大喜。

  赵国栋勇夺安原委常委提名资格的事情早已响透整个省里「安都作为省会城市,龙蛇混杂,对于这方面消息要比其他地方敏感得多。

  虽然安都市和宁陵市八竿子打不着,但是宁陵市委书记进了省委常委,也就意味着赵国栋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委书记,已然晋升为省委领导了,这些消息安都市里各部门都还是相当敏感的。

  尤其是一个三十四岁e!i市委书记本来就够惊世骇俗的了,但是原来毕竟还是远在偏处一隅的宁陵,对于坐拥省会优势的安都市里的干部们来说,还是有着一股子眸睨四方的优越感,所以赵国栋两年前担任宁陵市委书记也只是成为市里一帮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但是现在,这个家伙居然要踏进省委中枢核心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震撼。

  连邱元丰得知这个消息时也是震惊无限,省委常委,这是一个何等显赫而又拥有极大权力的位置,只要是体制内的人,谁不清楚,没想到赵国栋这小子竟然就能从京里杀个回马枪,然后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要实现这个飞跃,按照这样的速度,谁能说三五年之后他不能成为安原省的省长省委书记?

  昔日麾下的一个小民警,短短十多年光景,就能踏上省级干部的岗位,这份造化这份殊荣,谁人能有?一旦他的省委常委中央批复下来,现在不仅仅是连他邱元丰,就连刘兆国一样也得承认对方是领导,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是你敢保证没准儿两三年后他就能调到安都担任市委书记?今儿个请客的是省公安厅上王副厅长,今儿个是他五十大寿。

  王副厅长是安都市公安局出去的领导,虽然省厅和安都市公安局关系一直有些微妙,省厅开会刘兆国基本上不参加,都由常务副局长管长风代替,省厅业务部门对市局各部门的“工作指导”也经常引起争议,以至于市局几位领导都对省厅不太感冒,但是王副厅长却和市局一直保持着较为良好的关系,就像是省厅和市局之间的缓冲器。

  晚宴已经结束,王副厅长安排几个关系比较密切的老伙计们一块7!_坐一坐,闲聊一各,愿意玩牌的就玩玩牌,邱元丰没有玩牌的习惯,也就坐在一旁有一茬没一茬的观战闲聊。

  刘兆国早已经在吃了饭之后就走了,省厅几位也只剩下王副厅长和吕副厅长还在,邱元丰知道自己喝了几杯酒,他也不敢开车,可是司机早已经被他打发走了,这会儿召回来只怕又得耽搁大半个小时,只得临场抓夫了。

  靳磊被邱元丰抓夫抓到时心中还有些遗憾,作为莲湖分局的副局长,好容易碰上这样一个机会赶上趟,大佬云集,省厅还有两位副厅长,市局副局长们也都在,再怎么也得好好陪着套套近乎。

  只是邱元丰的抓夫他却无法拒绝,也不好安排其他人来顶缸,邱元丰是他的老上级,而且他能上到天河分局这位置JL固然与他自己的努力分不开,但是也离不开时任天河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分局局长邱元丰的一力提携。熟练的启动自己那辆黑色的怕萨特,靳磊见邹元丰一脸愉悦,对刚才吕副厅长对邹元丰强行把自己拉走拆了台子而表现出来的不满丝毫不以为意,他也有些好奇,送个人拉上自己不说,还得邱元丰亲自作陪,也不知道谁那么大架子。

  “邱局,吕厅长可是很不高兴啊,他正玩在兴头上呢,你可是打搅了他的兴头呢。”靳磊笑了笑道:“送什么人这么着急?”“甭理他,他就好这一口,我不是替他拉未了人么?凑上一桌不就行了。”邱元丰不屑的道。“可是凑上了也许手气就变了呢?吕厅长看样子对这个很在意呢。”靳磊笑了起来。

  “得了,你小子,是不是怕在吕厅长面前落下个不好印象啊?他要不高兴也只会记在我头上,何况他现在也还没有那个资格对咱们安都市这边指手画脚,你现在只管把你们区里领导和市局这边对付好了就行。”郅元丰心情很好,语气也就很随便。

  “邱局,这么神神秘秘究竟是去送谁啊?送到哪儿啊?”刚才几个同僖都在问邱元丰这么着急要是究竟有啥事儿,邱元丰只说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召唤,必须要过去一趟,弄得大家都在骂邱元丰故弄玄虚,邱元丰也不多解释。

  “送我一个老下级,到宁陵,他这会儿没车,我也有些时间没见他了,也想见见他。”邱元丰舒展了一下身体,随口道。

  “你的老下级?”靳磊一听大为惊奇,心中也涌起一股子不太舒服的感觉,邱局也未免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好歹自己也是天河分局副局长,你这老下级算是个啥玩意儿,做生意做大发了,还是家里有啥背景不得号-,值得你邱局亲自相送,还说得挺冠冕堂皇很久没见想见见了,却把自己拉来当车夫。

  “是啊。”见靳磊没有再吭声,邱元丰不用想也猜得到对方心里的不痛快,轻轻笑了一声:“你小子,是不是觉得有些委屈你了「跑那么远?还是我邱元丰一个下级?”

  “嘿嘿,邱局,哪儿的话,您安排,就是天涯海角我也没话说,我只是觉得这也太蹊跷了一点,你的下级还得要你作陪相送?这么大架子?”靳磊干笑了两声。

  “呵呵,你小子,就知道钻这些心眼儿,我不是说了么,是我老下级,可现在,那就得算咱们的上级了。”邱元丰喟然叹道“人与人境遇不同,我自觉的这十来年仕途上还算顺了,但是和他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了。”

  靳磊惊讶极了,邱元丰所说没错,他从江口县公安局副局长调到清江分局当政委,后来又从清江分局政委升任天河分局局长,最后天河区委常委兼任政法委书记,最后有一步一步升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可谓步步高升,十年十年能有这般顺畅,已经是相当可观了,可听他这一说似乎他这个下级更不一般。当靳磊见到对方时,才愁得传说中猛人大概就是如此。

  单从表面你绝对无法看出对方有什么不一样,除了略显高大的身材外,其他似乎看起来都很寻窜,温和的表情和明亮的目光,和邱局之间亲密无间的言语,怎-么看你就觉得他更像一个邱局的私人朋友,或者像一个政府里的普通干部,除了多了几分渊停岳峙的恬淡自信之外「如果不是邱元丰先前言之凿凿,靳磊绝对不合相信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家伙竟然就是要进省委常委的宁陵市委书记。

  “国栋,这是靳磊,我在天河时,他还是刑警大队长,现在已经是天河分局副局长了,是块好苗子,前程不可限量。”邱元丰乐马↓呵的道:“靳磊,这是宁陵市委书记赵国栋,赵书记现在算是咱们领导了,日后有机会去宁陵,一定要到赵书记那里去拜会。”

  赵国栋打量了一眼这个站在帕萨特旁边的精壮男子,双眼如耳,顾盼生威,看样子年龄比自己也就是大三四岁,三十七八岁就能走到天河分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如果没有什么特殊背景和机缘,单凭自身努力,那可真得要些本事。

  “你好,靳局长生就一副威猛形象,适合搞公安这一行啊。”赵国栋也知道既然邱元丰能把这人带来,而且还这样隆重其事介绍给自己,肯定也是和邱元丰关系不一般“我也是槁公安出身的,原来就是在邱局手下当兵,欢迎日后能和邱局一起到宁陵来做客。”

  第三更送到,兄弟们,深夜更新辛苦,打赏几张月票吧!未完待续,如欲午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