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七节 老练的以退为进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八十七节 老练的以退为进


  “诸部长,我还是觉得安原省委在贯彻部里精神意思时有些变味和偏离,我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但是赵国栋这个人选我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是最佳人选,我建议是不是可以暂时把这个人选搁一搁,看一看,请安原省委在这个问题上在慎重酝酿考虑一下呢?”

  琢磨再三,凌正跃觉得还得再逼一逼“而且我也听到一些反应,就是关于赵国栋这个同志?7?7?7: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凌正跃不动声色的按了一下键,短信提示言语很简单,但是却让凌正跃心中一惊,迅即把话题一转:“他在工作作风上还存在一些瑕疵,比如刚愎自用和一言堂777?7?:

  “正跃,这方面的反应是从何而来?”诸贤有些不悦的打断了对方:“是来自安原省委组织部还是其他渠道?安原省委拿出了很明确的意见,我们部里还没有派出考察组,怎么就会有这些言语出来?”

  凌正跃故作僵硬的窒了一窒,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当然都是非官方渠道而来,而且作为一把手这些作风都或多或少存在,赵国栋母喜人年轻???77?:凌正跃的意见被很委婉的否决了。

  诸贤很坚定的表示在赵国栋这个人选上他认为安原省委的意见是明确的,也是很合适的,赵国栋所在的宁陵市经济表现不仅仅在安原省极为突出,就是在全国也机当有影响力,尤其是在今年全国经济增速普遍放缓的情况下,宁陵前半年的增速依然保持着超过百分之六十的骇人增速,该市主导产业新能源和新材料产业已经引来了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关注,连诸贤这个中组部长都有所耳闻,这种情况下没有理由否决或者搁置安原省委的推荐人选。

  在诸贤表明态度之后,凌正跃立即旗帜鲜明的表示了尊重诸贤意见,认同安原省委的推荐,这让包括张若谷和侯德广在内的几位副部长和部务委员都有些意外。

  在最后一个关于浙省经济大市的省委常委人选问题上凌正跃再度提出了自己不同的观点,认为浙省提出的这个人选年龄明显俩大,不符合目前中央提拔干部政策,有点是为了该同志上级别而专门考虑的味道,而且是调到该市担任市委书记时间仅仅一年时间,之前一直是在省直机关非经济部门任职,缺乏说服力,而在浙省和该市经济水准相若的地级市还有两三个,有其他更充足的可供挑选的人选,在这个问题上又引起了一番激烈争论。

  但是在这一次争议中,凌正跃却是表现得十分坚决,逐条逐点的列举了这位人选不是最佳人选的依据,而且相当客观真实,最终说服了诸贤,而张若谷也在最后时刻赞同了凌正跃的这一观点,侯德广和另外一名部务委员虽然据理力争,但是最终还是未能如愿,最后以部务会议的名已形成了决议转达给浙省省委,建议在这个人选上重新考虑。+“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凌正跃竭力压抑着内心的喜悦,但是表面上却是峭沉静,一直到回到自己办公室,关上门,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轻轻搓*揉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凌正跃感觉有些疲惫。

  这样斗心斗力的对抗角逐的确比真正的运动还要累人,精打细算的评估,审时度势的观察分析,下一刻会有什么变化,以及与要做出这样的策略改变,都让人心力憔悴,难怪自己这两鬓的发丝灰白得厉害,家里买了不少核桃说是补脑益髓,看来根本没有用。

  坐在沙发里好生休息了一阵之后,凌正跃才振作了一下精神,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老张,这事儿我算是帮你挡了这一关了,至于下一步,就看你们省里边自己运作了,只怕我这个恶人把老刘那边得罪得不轻吧?”

  “嗨,老凌,你也别想那么多,老刘未必也真是这个意思,只不过不在程序上走一走,怕省里一些老同志那里不好交代,毕竟这个人选也是最后一个机会,现在部里否了,省里也就算是有个交代了,你不用想得那样复杂,嗯,对了,啥时候过来坐一坐吧,我陪你下海去转一转,怎么样?”电话里声音有些模糊,不过对方显然心情很好。“行了,这段时间怕是没时间了,部里事儿多着呢,一波接一波,没个清闲时候。”凌正跃笑了起来“好了,不废话了,改天到京里了,咱们也聚一聚。”

  搁下电话,凌正跃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体靠在沙发靠枕JL仰头瞑目休息了一阵,这才把心思放到这边来。

  自己的决定是明智的,诸贤在安原这个省委常委态度上很坚决,看来也是有力人士和他打了招呼,只不过不清楚是不是苏觉华和宁法就走了,但苏觉华和宁法两个似乎并不属于一条阵线上的人都会为这个人选打招呼?这倒是有些蹊跷,没准儿也是诸贤自己寻了个由头来堵大家的嘴。

  赵国栋,哼哼,这可还真是一个有点意思的人物。

  凌正跃重新拨打了一个电话,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和他有些挂像的男子钻了进来。“三叔。”“究竟怎么一回事儿?”凌正跃脸色阴沉,冷冷的冉■道。

  “嗨,我也不知道龙应华这个家伙是怎么一回事儿,事到临头,他又说这东西恐怕有点问题,估计是有人把照片PS合成出来的。”凌霄也是有些惴惴不安,他是最怕见自己这位三叔的,但是啥事儿却又避不开这位三叔。“你见过照片上那个女人么?”

  凌正跃本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做事儿,但是这一次却是迫不得已,自己给安原省几冬常委打招呼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看来应东流对于安原省委的控制力度看来还是相当强大的,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看上去有些书卷气的应东流。

  “好像是见过,但是那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我本来在那边呆的时间也不多,没啥印象了,据说那个女人现在调到安原广播电影电视学院里工作去了。”凌霄一听来了精神“赵圄栋这小子一看就只知道是个色中恶鬼,见了漂亮女人那眼睛就变得贼亮,荷尔蒙性激素都是陡增,我在宁陵时就觉察到这家伙绝对有问题,不过当时他没结婚,谁也说不上个啥,但现在这家伙虽然结了婚,可他老婆一直在国外,很少回来,他肯定不可能当柳下惠,绝对和这些女人有染。”

  “哼,他有问题,你没问题?”凌正跃轻轻哼了一声。

  凌霄顿时挨了半截,有些讪讪的道:“三叔,我这段时间可是谨慎本分的,哪儿都没有去。”

  “我看仅仅是这段时间你都做不到吧?”凌正跃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家里边为这小子铺好了路,可是这么多年了,四十岁的人了,还是这副浪荡模样,真是烂泥巴扶不上墙,让凌正跃也是颇感无奈,可家里就这一个算是走入仕途的角色,其他人不是浪迹商场,就是不求上进,让你无从选择啊。凌霄不敢搭腔。

  “照片是合成的?”凌正跃沉吟了一阵,没有说话,这种伎俩很粗陋,但是往往很有效,只不过谁把这东西抛出来却是伞问题,当时在会场上本来想透露出一点风声来,但是一直没有下决心,毕竟这种方式有损自己的身份,没想到这照片还是合成的,这有何意义?“龙应华那边也没有说清楚,我看他也是胆小如鼠,深怕沾一点责任。”凌霄有些不屑的道。

  “你懂个屁!”凌正跃有些恼怒的斥道:“你以为人家都像你一样不长脑子?人家混到这一步都是天上掉馅饼砸来的?你若是有人家一般的老练沉稳,你早就不用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坐着了。”

  被凌正跃劈头盖脸一阵臭骂,凌霄只能缩着脖子不敢吱乒-,一直等凌正跃骂过了,他才怯怯的道:“那三叔,现在该怎么办?”

  “照片如果是假的,那就不用说了,那性质都变了,我需要的实实在在的东西,他真正有问题,便是和诸贤翻脸,他也过不了关,没有证据证明人家有问题,那又另当别论。”凌正跃悠悠的道:“你告诉龙应华,现在只能等一等看一看有没有其他机会了,你告诉他,只要有确切证据,随时欢迎他来反应。”“可是三叔7?7?7?。,凌霄大急。

  “可是什么,是不是又在人家面前拘胸脯说大话了?”凌正跃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没那本事就别去充大拿!今后日子长着呢,急什么,你告诉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距离月票榜前十只差二十票了,兄弟们请助我一臂之力啊!发自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