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三节 咕噜沟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十三节 咕噜沟

  鲁能苦着脸走了,赵国栋心情相当不错,马上就是周末,不过赵国栋并不打算回安都去,这些日子里自己还得夹着尾巴谨慎一些,这个常委位置还没有正式敲定下来之前,一切变数理论上都还存在,没准就还有很多人盼望着自己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栽一筋斗,一切都得以大局为重。

  不回安都,但是可以考虑到云岭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去休息一两天,赵国栋琢磨着是自己一人前去还是邀约几个人,邀约别人都是拖儿带女,自己一人有些不方便,若是喊小鸥或者罗冰,那比自己回安都还危险,赵国栋又不敢冒此险,看来也只有一人独行了。

  去惯了囫囵山,换个环境到咕噜沟去感受一下高山垂直气候的剧烈变化,那也是一种不一样的味道。

  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其实主要是以一条主沟一一咕噜沟命名「这条沟谷蜿蜒曲折进入山区,估计整个沟谷盘旋逶迤,长达五十多公里,分成三段,前段约十公里左右,最高峰一一巨人峰海拔1龈2米,中段约十四五公里,最高峰一十骑龙坪海拔劓哆米,后段约二十多公里,最高峰一十仙人顶海拔;6s米,都处于群峰林立间的高山原始森林带。

  由于山势太过险峻,中段旅游道路和设施都尚未建设好,至今不对游人开放,估计要到三五年后才有可能逐步对外开放,至于后段更是人迹罕至,除了当地山民偶有进出采药打猎之外,几乎无人造访,目前只有前段对外开放了,确史是度假避暑的圣地,其幽深险峻,沟壑孤拔,比起囫囵山来又多了一番别有洞天的野意。正琢磨间,桌案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赵国栋定睛一看,却是乔珊的电话。“珊珊啊,怎么这个时候舍得给我打电话?你在哪儿?”赵国栋犹豫了一阵之后才一咬牙接起电话。

  黄獠岭上那一日在车上的放肆之后,赵国栋和乔珊之间的关系似乎也进入了一个微妙的状态下,赵国栋也很难理解当初自古怎么就敢在汽车上还有那么多人的情况下就敢做出那样大胆的举动,似乎自己就料定了乔珊不会对自己的非礼行为做出任何异常反应,事实也确实如此,乔珊绯红的脸色和娇嗔的目光似乎都在鼓励自己冒险,这让他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郄L恶**萌芽。

  好在春节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即便是在赵国栋在京里学习期间,古小鸥虽然来了两趟京里,都是单独来的,显然是不想要外人来干扰两人世界,乔珊也打过几次电话来,但都是问候一下,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有两人知道这种潜藏。在心灵深处的罪恶因子一旦碰撞爆发,就会把两个人都彻底烧毁。

  乔珊打这个电话时也是很有些犹豫,她本可以不打这个电话「几个同事邀约着一起要自驾到云岭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过周末野营,把乔珊也叫上了,只不过别人要不都是拖儿带女,要不就是成双成对,只有乔珊孤身一人,好在还有童郁可以搭伴,于是同事就叫乔珊把童郁叫上一道,正好可以凑成一起。

  但是但是鬼使神差般的乔珊却打了这个电话,表面上似乎是在告诉对方自己要和一帮朋友到咕噜沟度假,其实却有一个明显的暗示意味在其中,那就是自己是独身出游。听得乔珊的话语之后,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动。

  古小鸥到俄罗斯去旅游去了,据说是和几个在香港学习时结识的朋友,已经走了一个星期了,走之前和赵国栋打了电话,赵国栋也叮嘱她小心一些,在俄罗斯那边可不比国内和西欧,社会治安远不及这边,让她别去复杂地区,古小鸥答应得挺痛快。

  古小鸥走了,安都只剩下乔珊和童郁两人,可是这一次乔珊说要到咕噜沟度假,却没有提及童郁,言外之意她好像就是一个人来,这其中不一样的味道很明显,只是赵国栋却不好乡问。

  “行啊,你们要去咕噜沟野外宿营?嗯,现在那边这种野外宿营的确很流行时髦,每个周末都有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外地自驾游旅客参加去享受这种野外露宿的滋味儿,不过你们可得把帐篷和被褥带足,在山区海拔高度高,温度也比较低,别觉得下边热,真要JL了山,那就不一样了。”赵国栋细心的叮嘱着。

  电话另一头的乔珊有些失望,赵国栋言语中还是那样中规中专巨,似乎丝毫没有其他表示,完全没有了那一日在黄獠岭上汽车里的恣意放肆,想到这儿乔珊禁不住身体就有些发热,似乎那充满魔力的大手就在自己臀

  瓣间恣意蹂躏,有一种要把自己心瓣都要揉碎的感觉。”那好,我们明早一大早就要出发,可能中午就要到咕噜沟里,下午登山,嗯,你有没有空,一块儿来休息一下?”乔珊言语间已经有一丝紧张和颤栗,听起来就像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邀请,但是在乔珊心中的感觉却是像自己在邀请对方同自己一道享受这个温馨的假期一般,中间会发生什么,似乎谁也无法预料。

  电话另一头沉就了许久,乔珊觉得自己手机都快要捏出汗来了,她几乎想要马上按下停止键中断通话,这样的邀请如果被拒绝简直一种莫大的羞辱,这一刻乔珊发现自己怎么会如此冲动,一旦被拒绝,两人就不复有再在一起的可能。

  赵国栋的确在犹豫,虽然乔珊是一大堆朋友同事一块儿来的「他们也不认识自己,但是自己加入进去,肯定有些令人意外,乔——直葳蕤自守,单位上不少同事追求都被拒绝,而且还有不少领导替她介绍对象,都被婉拒,现在自己突然出现,肯定会引起注意,这显然不合适,但是赵国栋感觉到对方邀请话语里那份期待和盼望,他实在不忍拒绝,那样太伤人心,哪怕明日以一个变通理由来解决问题,也胜过这个时候的直接拒绝。“嗯,那好吧,我看看明天好像没有什么安排,就上山来,到岭候我给你打电话吧。”

  赵国栋的回答让乔——颗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上的心重新落地“嗯,国栋哥,听说上山之后在山腰有很多处可供自由登山的线路和可供自有露营的宿处,我们单位上那些人大概都要各走各路,只是来去的时候才回约到一块儿。”乔珊这番话明显是在宽赵国栋的心,让赵国栋不至于担心怕被人看见什么。

  赵国栋也知道这一点,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前段旅游开鉴定位就是以自驾游、自由行、野外露营为主的新潮旅游景区,和花林麒麟观一一囫囵山旅游景区接待客人对象并不重叠。

  来咕噜沟旅游度假的大多是成双成对的恋人、情侣和小夫妻以及那些单独的或者形成固定团队的驴友们,也有一些喜欢野外感受小家庭,中老年很少,当然也不乏那些个带着情人来享受野外自由世界的野鸳鸯。

  为了有针对性的满足这些客人e!i消费,咕噜沟旅游风景管理处也是在已经开发出来咕噜沟前段山谷、山岭、山峦间开拓出了不少可供自由攀爬和旅行的路段,沟谷前段将近十~',里路段里可供向东西两侧山岭山峦延伸的新增露营区就多达数十处,但是绝大多数都只能到半山腰以下处,再往上就有可能存在安全风险,是明令禁止普通游客逾界的。

  不过每月都还是有不少驴友和自诩探险家的冒险者们要去尝试挑战野外极限,这已经成了风景管理处最为头疼的问题。

  从咕噜沟对外开放一来,已经有多起迷路、失足以及遭到野兽袭击的报告,但是好在咕噜沟风景管螋处配备了一支超强的救险队伍,分成几个组随时巡行在咕噜沟前段的各个危险区域,倒是救出了不少自诩冒险家的驴友们。

  即便如此,这一年多来依然有两例迷路和失足受伤的死亡案例,引发了媒体上的热议,但这两启事件通过媒体曝光之后,不但没有对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的吸引力带来损害,反而更刺激了那些个喜好此道的游客们蜂拥而来。

  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大门外的咕噜镇已经自动升格成了一个仅次于县城的巨大镇甸,除了因为咕噜沟电站兴建带来大量建筑工人和施工人员在此聚集居住之外,另外一大群体就是围绕着每天尤其是周末蜂拥而至的驴友和自驾游的客人们生存的各种户外俱乐部、各种向导团、各种户外装备加油站等等诸如此类的店铺主人们。

  这在短短两三年里就形成了气候,而且还有日益扩大的趋势,而,周末这里更是成了一片热闹的集市,显得杂乱无章的几十个停车场都会塞得满满实实,骨响外各种品牌的越野车和创v以及花花绿绿的轿车将这里堵得水泄不通,到了节假日更是一片充斥着杂乱和漏*点的海洋。

  兄弟们不用乱猜,这个层次,小赵已经不是简单用女人问题可以击倒的了,而且小赵公安出身,警觉性够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抓住把柄的,要让小赵受挫受阻或者击倒,那必须是政治问题了。

  敬请期待,兄弟们月票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