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十五节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十五节 无限风光在险峰


  上时的赵国栋心情正佳。虽然知晓自只谅样讲山肯定有眼目,但是他既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而来,那也就有所准备。

  宽大的雷朋墨镜往脸上一戟基本上就遮去了大半个脸,再扣上一顶漂亮时尚的棒球帽,几乎完全就颠覆了他作为市委书记的稳重形象,而且这一身休闲装打扮也是他很少出现过的,摇身一变成了热爱运动的时尚青年。

  他自己为此在镜子面前仔细观察过,即便是市里边那些个熟人们当面而过也未必能够认出自己来。

  他全然不知道一直浸润了毒汁的暗箭已经瞄准了他的脊背引弓待发,此时的他还陶醉在自己脱胎换骨般的化妆术得逞的快感中,这样一来,几乎就是可以放心大胆的来这么一手偷情般的约会了。

  “珊珊,你们在哪儿?我已经到了。”赵国栋打电话的时候都在观察者周围,以防自己的声音被熟人听见。丰实上周围本地人并不算多,盛夏季节,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周边大城市的自驾游客人,尤其以安都和长沙的客人居多,从汽车牌照就可以看出来,安牌照和湘牌照的汽车占了一大半,还有不少悬挂着陕、桂、黔、鄂牌照的汽车,宁陵本地牌照的汽车大多都是以野的和包车居多,真正开车选择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游玩的本地人并不多,他们宁肯选择避开这个最拥挤的时候。

  乔珊接到赵国栋的电话时只能用心花怒放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她一直不敢确定赵国栋会不会来,她甚至想过对方可能会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搪塞自己,什么省里领导突然来了啊,什么某地突然发生什么重大事故啊,或者突然要召开什么会议啊。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从她抵达咕噜沟国家森林公园之后就一直缠绕着她。

  同事们见她是一个人,往常的那个形影不离的女伴没有来,都有些意外,所以都邀约她一道前往,但是都被她婉拒了。

  同事们要么是小两口,要么就是情侣恋人,这种邀请也是更大程度是礼貌性的,一个女孩子真要单身去露宿,虽然这边社会治安相当好,没听说出过什么治安问题,但是毕竟只是单身一个女孩子要去露宿,只怕就只能在沟边上不远处的露营地了,想要享受一下深入山腰上山野丰的自由快乐,那就不太可能了。

  乔珊以自己已经约了一个外地同学过来陪自己为名呆在了入口处,同事们也都纷纷按照各自的路线出发,去寻找自己的快乐,再乔珊则是一个人独自逗留在咕噜沟入口,看着一对对,一家家,或者是一个团队一个团队的向山沟里开拔,只有她孤零零的背着大包提着卧具孤独的等待着。

  也有不少临时组团上山的驴友们见到这样一个漂亮女孩子站在这里,自然免不了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邀请加入团队,但是都被乔珊以在等人的名义婉拒,一直到赵国栋电话的到来。

  她不知道赵国栋如果真的不来,自己是不是就该在这里一直等下去,还是就此下山打道回府。

  赵国栋远远的就看见孤独而又美丽的那个女孩子,就像一朵鲜艳的海棠从一片苍翠中跃出,充满灵性和活力,让整个画面都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

  似乎和自己心有灵犀一般。乔珊也带了一顶火红的棒球帽,马尾巴从脑后挣扎出来,顽强的向后翘着,一件奶黄色的,恤,简单清爽,乳白色的七分裤,将大腿优美圆润的曲线和小腿粉嫩细腻的肌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双肩包勒在肩头上。把胸前那对峰峦勾勒得如迎风怒放的饱满果实。

  乔珊完全没有意识到向自己走过来这个儿孤独的背包客就是赵国栋,一直到赵国栋走到近前,摘下墨镜向他挥手,她才惊喜的反应过来,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猛扑了上来。

  赵国栋内心的犹豫只是之瞬间而过,就伸开了双臂。

  就这一瞬间也让他有些惭愧,面对一个女孩子的敞开心扉的喜悦,自己却还在那里患得患失,究竟官场呆久了阉割了自己的勇气豪情,还是真是因为自己的理智为自己心理防线筑起了一道长堤?

  乔珊只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飞起来了,两具身体紧紧拥抱在一起,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直到狂喜过后,乔珊心中才是一惊,赶紧环顾四周。

  还好,这会儿进山的人出现了一个缓冲期,他们所处的位置不算太瞩目,加上这种男女相拥亲昵的现象在这里随处可见,来这里探险度假的除了团队和个别单人之外,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恋人情侣和夫妻,比他们过火惹眼的行为比比皆

  看见乔珊脸上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幸福感,赵国栋心中涌动着一股无言的暖流,自己就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和唐谨初恋的时候。那股青涩酸甜,惧怕被外人察悉的胆战心惊,混杂在一起,却是那样的令人回味。

  可自打自己和唐谨分手,似乎就在也没有真正品尝到过这样令人回味的甘美了。孔月犹如一片浮云,只是在自己生命中偶一停足便一掠而过,而后的自己交往的女人们,基本上都属于比自己显得更成熟的女性。她们优雅、漂亮、性感甚至充满魅惑,但是却少了这一分青涩酸甜的回味,除了古小鸥这个另类,他几乎就没有真正再品味过那种纯真恋爱的芬芳。

  看着乔珊丰润细腻的蜜唇和灿若桃花的绯颊,赵国栋没来由的涌起一股冲动,想要捧起对方的脸庞,尽情享用一番,只是这个地方实在位置不佳,来往人流络绎不绝,自己和乔珊这样拥抱一下也许无人注意,但是若真是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热吻,只怕就很难说了。

  似乎觉察到了赵国栋内心的**,乔珊有些骄傲的白了赵国栋一眼,娇嗔着道:“走吧,我们不能老呆在这儿啊,都快要成模特了。”

  赵国栋这才如大梦初醒般的点点头,帮着乔珊提起放在脚下的大包,然后将墨镜重新戴上,“嗯,走吧,打算从哪里上山?”

  乔珊也取出包里的普拉达太阳镜戴上,脸上洋溢着的喜悦挥之不去。

  “嗯,随便,我想我们还是别走远了,我都问过了,那里也有路线图,从这条主沟向上走,宽窄不一,靠西北上有五条探险路线,都在四五公里左右,向东南有四条,大概也都在三四公里,都是比较险峻的小小道,然后就可以分别抵达宿营地,每个宿营地都有服务站,既可以自己弈营,也可以住那里的木屋别墅。”

  “那好吧,我来看看地图。”赵国栋从乔珊手中接过地图,仔细察看了一下,“要不我们就走这一条吧,到翠云廊吧,这里地域更大,也更平坦,无论咱们是露营,还是住木屋,那都挺合适,路途也不算太远。”

  “好乔珊也是喜滋滋的道,此时的她完全沉醉在了爱情的长河中,无论走哪里,只要能够和赵国栋单独相处无人打扰,那就是最美妙的事情。

  翠云廊在山脉南麓的最靠西的一侧,这条路道路因为靠近谷门进口,加之道路状况也挺好,结果反而没有多少人喜欢这里。

  更多人为了体验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意境,都更愿意选择走最靠近沟谷中段那几条线路,所以那几条最远的线路反而成了最受真正驴友和探险者们最欢迎的路线,到是靠近谷门这几条线路则是真正抱着游览享受的游客们最喜欢选择的路线,至于居中的路线则是那些自认为身体条件很不错,但是又非专业的伪驴友和伪探险者们的选择。

  赵国栋和乔珊手拉着手漫步进入谷里时,其放松的心态让两个人都有一种陶醉在山水和爱情酿成的醇酒之中的感觉里,每一个美眸眼波,每一个娇嗔幽怨,都能让赵国栋感受到一种别样风情。

  “瞧瞧,这才是真正的探险队伍,看看国际团队级别的。”赵国栋笑着看着几米开外一群相互追逐着嬉闹着的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从自己前方快速通过,这一群人十来个,白人青年有两三个,还有一两个明显是混血人种,夹杂着三四个黄种人,身上装备器具看上去倒是十分精良齐全,当先一人居然举着一支小旗,上边竟然绣着一句话:“无限风光在险峰!”

  乔珊也笑了起来,“看不出这帮外国夫学生,居然还知道主席的名句。”

  这一玄赵国栋突然想起了十多年前自己和房子全、吴长庆、汪飞以及孔月、韩冬去爬云台山是那一惊心动魄的情景,孔月和韩冬的连衣裙就在自己头顶上随着洞中的穿堂风飘舞。那一抹偷窥的兴奋到现在仍然历历在目,而现在自己似乎又在经历一个轮回,再一次体验恋爱的滋味儿。

  “走吧,我们和他们路线虽然不同,但是我们一样要追求无限风光在险峰这个意境”。

  这是序曲,总有更大的故事在其中,这一轮将是小赵仕途上的一介。惊心动魄的波澜,兄弟们耐心等待大戏开演!月票支持几张吧,7、8、口、旧”五个各次之间,仅有二十票的差距,给点动力给老瑞,老瑞一定奉献最好的故事情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