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十七节 出大事了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十七节 出大事了

  乔珊悄悄地从背后走近赵国栋,从背后楼住对方的腰腹。温软饱满的身体紧紧贴在自己脊背上,让赵国栋心生无限感慨,这个女孩子和自己要算上认识时间已经是十年了,从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变成现在的二十七八岁的成熟女孩,一时何真很难说这是怎样一番滋味。“你在看什么?”

  “没想到一年没有来,竟然就有这样大的变化,星浪集团现在算是真正把这一行道玩活了,咕噜沟风景区管理处和星浪集团合作就能折腾出这样大一个动静来,投入不少,但是效益却更明显,单单是这个创意和设计,就不一般,算一算,这种木屋别墅每一处都有三五十幢「算下来那就是三四百幢,投资不过两三千万,你算一算,平均一千块钱租金,像周末这样的时候供不应求,一个星期就能有六七十万的营业额,这还没有算平常星期一二三四的收益,一年下来就能收回这些投入,后边就等着捡谶吧。”赵国栋有意岔开话题。

  “现在咕噜沟风景区在网上被炒得很火,都是连带着被你们那一出民俗文化节和宁陵印象给折腾起来的,很多客人本来是冲着西江民居和土城古城去的,结果后来才知道还有咕噜沟这样一个自由行的好去处,所以前在网上讨论,越讨论越火,天下网旅游频道的论坛上更是专门开没有专栏来讨论你们宁陵的旅游,把你们宁陵和九寨沟、张家界、桂林以及三亚这些地方相提并论了。”乔珊宛然笑道。

  嗯,不是相提并论,而是我们宁陵具有了这份实力,西江民居、土城古城、花林麒麟观一一囫囵山风景区,云岭咕噜沟森林公园,丰亭栖鹭池湿地公园,可以说哪一个县都有自己拿得出手来的旅游景区,而且还不是随随便便那种糊弄人的景区,都是有真材实料的。”赵国栋颀为自豪的纠正乔珊说法。

  “说你胖你就喘上了。”乔珊娇媚的白了赵国栋一眼“不过的确你们宁陵现在旅游市场真的很好,而且服务这些很规范完善,远胜于那些名气很大旅游景区,让人每每乘兴而去,恐一肚子气而回。

  “这是一种正常现象,每每当一个风景区火爆起来之时,地方上如果短视,只顾着想方设法怎样从游客们身上拔毛攫取回报,也就没有多少心思去琢磨该怎样改善旅游环境和服务质量了,只图啄一唱干一锤子买卖,就再也没有考虑过吸引回头客,这样的现象四处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旅游市场混乱,龙蛇混杂,泥沙俱下,最终毁了被曝光,毁了招牌,伤了人气,重新再来整顿秩序,想办法扭转局面,可是影响已经造出去了,你想要一时半刻挽回影响,哪有那么权单?”

  赵国栋对于宁陵是旅游市场发展还是有相当发言权的,从宁陵旅游行业发展规划到逐步推进,每一个环节赵国栋几乎都是参予了的,鲁能和符娟对此是深有感受。

  “所以你们宁陵从一开始就在这方面下足了功夫?”乔珊将自己的头依偎在赵国栋的肩头上,身体依靠在对方怀中。

  乔珊个头挺高,一米七五的个头,就算是只穿了一双旅游鞋看起来也丝毫不比赵国栋矮,马尾巴在赵国栋鼻息间拂动,靠在赵国栋怀中倒有些唇齿相依的味道。

  “算是吧,我这个人做事素来就主张做事要讲求长远利益与现实利益相结合,要做就做好,否则宁肯不做,宁陵旅游资源相当丰富,旅游产业肯定会成为宁陵的支柱产业之一,所以我下了决心要在一开始就要把这些规范确立起来,绝不容许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赵国栋f6气平和“事实证明我们先前大费周章立下的那些规范很起作用「杀一儆百,起到了震慑作用,也为后边人树立了标榜,谁要不想被踢出去不雎-从事这个行业,那么他就得按照规矩来,就得维护我们宁陵市旅游行业的形象。”

  乔珊很喜欢赵国栋这种言f6铿锵态度坚决的表情,这份男人独有的个性魅力往往就是通过这样的小细节表现出来的,虽然自己并不清楚赵国栋在宁陵市里边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出现,但是可以想象得到,他作为市委书记,在宁陵市绝对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

  服务站的设施相当齐全,物资也很丰富,难怪这些自驾游和驴客们都喜欢咕噜沟,这里完善齐备的条件的确是那些个非专业的探险者们的最喜欢的西方,缺什么都能在这里得到补充,露营不习惯,还可以有价格随让贵了一点但是却很舒适的独立木屋别墅供你享受,这样的生活难怪人们都对这里沉湎其中。

  窗外落日的余晖尚未落去,天色却倏然阴暗下来,山区天气多变,也许是白天是万里晴空,夜里却是夜雨连绵,尤其是盛夏季节,这种现象就更常见了。赵国栋和乔珊两人就这样静静的依偎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就这样坐在窗前眺望注视着窗外变幻的云层和变得模糊不清格山色。

  一直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窗外也淅淅沥沥的下去雨来,两人才把屋内的灯扭亮,这个时候的山区里的气温已经明显下降了许多,老练的驴客和探险者们随身都会带有足够的衣物和卧具,当然不足的随时可以从服务站租赁到,露营帐篷防水防雨是最基本的功能,线脚压胶,牛津布外加高强度的玻璃钢支架,这些都是基本配置,所以即便是下大雨,这些专业帐篷也不会受多大影响。

  当然无论如何这种野外露营遇上下雨都是不令人愉快的,好在此时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露营者都可以躲在帐篷里,挂上一盏照明灯,玩玩牌,或者就在帐篷里搞些其他活动。

  厚实的窗帘缓缓拉上,走到房门口的乔珊有些羞涩,这样的夜晚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也许都是永恒难忘的。

  卧房一张并不算太大的床并卧着两个枕头,简单而干净的被褥,液体蚊香散发出幽幽的气息。

  赵国栋也有些怔忡不安,毫无疑问,自己来赴约本身就意味着什么,先前的泰然自若临到头来,还是让他有些紧张,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意外。洗了澡之后的乔珊换了一身碎花吊带睡裙,慢慢走到床边上,坐在床头上的赵国栋却是若有所思的望着面色绯红美眸迷离的女孩。

  油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乔珊觉得自己连呼吸似乎都有些急促起来,双手更是紧张得紧紧绞在一起。

  只剩下一盏壁灯的室内依然明亮,卧室里除了面向客厅一面有一扇窗户外,其他几面前是封闭的,这大概也是专门为野外定做的木屋防止外来危险进入而特意设计的。赵国栋温柔的拾起乔珊的手,凝视对方的眼眸“你想好了?话没头没尾,但是乔珊却明白其中深意,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0赵国栋不再手说,站起身来,轻轻捧起乔珊的脸颊,深深吻下。

  粉臂反转抱住赵国栋的虎项,乔珊报之以更热烈的回吻,粗重的呼吸和细语呢喃声萦绕在房内。

  良久,乔珊才轻轻推开赵国栋,示意对方坐在床前,自己却大大方方站在赵国栋的面前,拉开自己吊带睡裙,睡裙滑落在地「露出仅剩下一条黑色CD的T-back,傲人的双峰翘首而立,惑人的两点淡粉红梅颤颤巍巍,玉脐如涡,长腿如柱。

  在赵国栋呼吸骤然停顿的那一刻,乔珊不慌不忙的抬腿将T-b此。k缓缓脱下,轻轻丢到一边,然后扑入赵国栋怀中“今夜,我是你的。+“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赵国栋睁开眼睛时能够感觉到窗外散射过来的阳光,他揉了揉眼睛,一只手臂有些酸麻,那是昨夜乔珊枕着自古肩头入眠造成的后果。

  他略略撑起身体,看了一眼旁边依然睡得很香的女孩,女孩侧卧,被褥只把她前胸和小腹遮掩住,去把整今后背和裸臀全数暴露出来,从背后看去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口干舌燥。

  虽然昨夜不知道欢爱几许,乔珊的婉转**和呢喃轻语似乎依然在自己耳畔回荡,直到凌晨一觉醒来的两人仍然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火又颠鸾倒凤了一回,但是此情此景,赵国栋又有一种俯身而上挺枪而入的冲动。

  赵国栋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也许是太久没有这样疯狂过了,使得自己的**竟然一经泛滥就不可收拾的模样,这让赵国栋不得不小心的收拾起恣意蔓延的**之苗。

  替乔珊盖好,赵国栋到客厅看了看,饮水机有,矿泉水也有「这里山泉四流,随处装一桶来也丝毫不比真正矿泉水差,可是两人都没有准备多少吃的。

  看了看表,已经是快中午十一点了,这一觉可是睡得够香,昨夜雨一直下得很大,直到凌晨在慢慢小下来,这会儿又是雨过天晴了,赵国栋打算到服务站去买一点早餐。

  来到服务站前,此时客人们很多都已经要么收拾东西走人了,要么就走到周围去踏青探险去了,却听得工作人员正在大声的接听着电话:“我们这边没有这一群客人,其他地方也都没有?那他们会上哪儿去?失踪了一夜?这么大的雨,怎么可能在外边?你确定其他地方都没有?我们这边肯定没有!”

  哎,月票得票不佳,老瑞心有戚戚焉,写起来也没劲儿,兄弟们多给几张鼓励吧,心情不好,灵感也欠缺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