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十九节 交迫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十九节 交迫

  “那个孩子情况怎么样?”赵国栋没有废话,他已经知道了送进卫生所的那个男孩是安原大学的大学生,他们一个团队一共十四个人。

  正欲说话的值班医生被赵国栋简单直白的话语问得一窒,原本想要表现一下医生尊严的他只能噎回想要发作的话语,有些不情愿的回答道:“他问题不是很大,可能是昨夜淋雨,加之恐惧、紧张和疲倦过度,使得精神受到一些刺激,现在情绪已经渐渐稳定下来了,不过有些感冒发烧症状。”

  “神志是否清醒?他们团队中其他人情况怎么样?”赵国栋扑面而来的气势让值班医生几乎下意识的就赶紧回答问题:“神志比较清醒,但是这会儿因为疲倦过度睡着了勺至于他团队其他人员,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因为他当时是掉了队,后来自己往回走,在山里走了一夜才走出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团队现在情况,他还以为他的团队成员早就回来了。”

  “你带我过去,我要问一问。”赵国栋想了一想,自己是不是大紧张敏感了?这个学生一个人都能走回来,那其他学生应该问题也不大才对。“请问你是什么人?”值班医生终于可以反问赵国栋身份了「这个家伙这么年轻却摆出一副气势十足的架势,这让他很不爽。

  赵国栋瞥了一喂对方,也知道自古这样的确有些过分“我是市委工作人员,这件事情我担心他们团队其他成员会不会遭遇意外,昨晚好像你们管理处就有一组人下落不明,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这个团队?”

  值班医生摇摇失“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要问一问管理处李主任他们才知道。”

  “那好,你先带我去看看那位学生,我要问一问。”赵国栋摆摆手,断然道。

  “可是他刚睡着,他很需要休息。”值班医生抗声道。

  “如果他的团队成员还陷入危险之中,是他休息更重要还是其他人生命安全更重要?”赵国栋厉声道:“耽搁不了几分钟,我需要马上搞清楚这个问题。+“胛胛,I胛唧唧+“胛胛↑↑+“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胛胛唧唧+“胛胛胛胛胛胛胛胛唧唧+“胛

  当病床上的学生断断续续的把情况介绍完之后,赵国栋清醒的意识到问题出大了。

  病床上这个学生是安大学生,他们一行一共十四人,都是星期六十大早从安都出发来咕噜沟探险旅游,昨天下午三点过他们躲开了巡山队,从一条岔道走进了禁止进入的咕噜沟中沟,并且深入中沟达四公里。

  他是最后一个,一直跟在队伍尾巴上,由于沟中天气转阴,视线不好,他落到了最后,结果掉队了,开始他还能观察到队伍伙伴前进留下来的脚印和痕迹,到后来连续出现几个模糊不清的岔道之后,他就找不到伙伴们的去向了。

  本来体力就有些跟不上的他不得不中止了前进的脚步,想要现行返回中沟岔道口等待伙伴们返回,他们原本约定是在六点半左右重新回到岔道口,他在返回途中遭遇山雨,原本留下的一些记号都灭失,结果就是迷路,他在山中一直摸索到夜里入点过天完全黑下来,不得不寻找到个山崖下避雨,一直到今天临晨才又开始摸索着找路下山,到上午十一点过才算是挣扎出来,最后被巡山队送到卫生所。徂礴,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伙伴们下落,他一直以为伙伴们应该早就出山了。

  而摆在面前的现实却是其余十之人都音信全无,没有一个在昨晚走出中沟。

  让赵国栋感到麻烦的是这群学生中竞然大部分都是安原大学的国际交换生,其中两名是来自美国的学生,还有两名分别来自德国和溴大利亚,另外一名则是来自巴西籍的日裔学生,还有两个则是台湾学生,包括他在内的五人则是内地学生。

  倒不是因为他们是外国学生就要高人一等,但是这牵扯到外籍学生,那可能就会更加吸引媒体的眼球,带来更大的压力。

  如果这个目前还无法判断真实情况如何的事件真的向坏的方向发生,也就是说如果这一群人真的因为迷路甚至出现意外而导致被困在咕噜沟里,那么昨夜一场大雨,今晚看来又将是一场暴雨,这群人在山中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不好预测了。

  而一旦真的走向坏的一方面,出现了意外,对于景区管理处和地方政府的应急处理解能力来说都将是一个巨大考验。

  很多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肯把事情想得更糟糕一些,哪怕后来认为是小题大做甚至是大惊小怪,那也胜过不以为然麻痹大意造成恶果。

  赵国栋问到了景区管理处主任李忠的电话,立即用座机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对方电话无法接通,联系不到李忠,赵国栋就无从掌握整个景区管理处现在的情况,包括各方面的消息和天气变化情况以及巡山队伍和救援队伍情况,更重要的还有中沟里的基本情况如何,有无人相对熟悉中沟里的各方面地形地貌。

  这个时候一切事情都必抵要按照最坏方面来考虑,赵国栋看看表,已经是五点过了。

  这帮学生进山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按照侥幸出来这个学生所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挟带多少补给物资,f粮这些东西大概也就是当天晚上所需,他们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在山里宿营,也就是想要在渺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里体味一下真正的野趣,一夜的大雨,现在眼见得又一场暴雨又要来袭,如果他们是真的在山里迷路,这一夜他们熬得过去么?有没有出现其他意外情况?这一切都未可知,没有人能预料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后果。砷胂■●唧唧砷0呻●岬唧●唧●唧砷0呻●岬●唧','唧唧~…●■●唧●砷●●岬11●唧唧~唧r'●●岬唧●唧

  郎世群听到秘书告诉他是市委赵书记的电话时就感觉大难临头了,赵书记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他怎么也没有想封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眼见得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却有人盯上了自己。

  他知道这是一枚矣时炸弹,足以把自己和县委县政府乃至市委市府都炸得人仰马翻。当他得知消息之时,简直惊呆号飞

  有记者在县里暗访,并且在已经摘了牌子和拆了围墙的重化工业园区周围拍照,并且据说还采访了周围几个村民!

  而且前后是两拨记者,前面一拨是中午两点过离开的,后面这一拨记者则是下午四点过才离开,郎世群接到这个消息几乎被打懵了。

  哪里来的记者?他们的日的何在?对此他一无所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两拨记者都不是本地的,甚至不是安原的!他们的日的也绝不是为了歌功颂德!

  』焦点访谈?某内参?郎世群只觉得自己脊背上的冷汗已经浸润遁了自己衬衣。他感觉到就像世界末日的来临。

  谁都知道中组部的考察组即将抵达安原,对赵书记的省委常委!$格进行最后考察,前一周市委副书记蓝光还专门召集了市级各部门和各县区一把手开会,要求务必要把这件事情提升到政治高度来看待,言辞凿凿,谁出了问题,那就要拿一把手的政治生命来说话。而现在居然有人想要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其心可诛啊!

  想到这儿郎世群简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已经安排人下去调,查了,消息也是从不同渠道透露出来的,得先

  问题还在于现在自己这桩事情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一无所知,无法预测,对手究竟是为何而来,是只想敲诈一笔,还是真的针对性而来,如果是前者都还好说,如果是后者,那可真就是天崩地裂了。

  郎世群接过秘书电话时手心已经湿透,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赵国栋。

  赵国栋有些好奇怎么电话里郎世群的声音如丧考妣一般低沉畏缩,直到他提高声音,对方才像是受惊一般连连应答了两声。

  当赵国栋把事情告诉郎世群要他马上安排准备救援队伍赶上来「准备入山寻找人时,他感觉到对方就像是如释重负一般连连应是「答应马上亲自带队上来,看来这家伏的政治敏感性还是挺高,知道什么是大事情。

  赵国栋哪里知道郎世群听到是他是说这件事情而不是问今天记者暗访情况才会松了一口大气,如果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常委资格还将面临这样一波狂风骤雨,他还有多少心思来考虑处理面前这一桩人命关天的大事儿?

  月票交迫,惨不忍睹,我心交迫,兄弟们忍心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