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节 政治敏感性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节 政治敏感性

  心国栋联系卜风景区管理处丰任李忠时巳经是快六点了煦曰忻刑市委书记赵国栋已经赶到风景区管理处现场时,李忠几乎是忙不迭的从沟内赶了下来。

  “情况怎么样?”赵国栋已经顾不得和李忠多废话了,李忠算是反应比较快的了,从一获得消息之后就应派出了两组巡山队根据这位掉队学生的叙述前往事发地点,按照对方的描述找到了他们进山的岔道。

  “赵书记,情况不太好,他们进入了中沟将近三公里,转向了东南方向,越过了一条涧谷,估计是从涧谷那边进山了,由于昨晚下了大雨,现在涧谷水流量很大,根本无法渡过涧谷,他们现在已经往上游察看,看看是否可以从上游过涧谷寻找。”

  李忠没想到赵国栋会这么短时间就赶到了管理处,看来市委对于这件事情相当重视,只是只看到赵国栋一个人在此,既没有县委县府领导相陪,也没见市委其他人员随同前来,这让他很奇怪,不过这会儿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想其他了,光这件事儿就足以让他焦头烂额了。

  “那这个学生是怎么过那条涧谷的?”赵国栋皱起眉头问道。

  “那咋,学生是昨天雨还没有下下来之前就淌过了涧谷,只不过他迷路了,其实他昨夜呆的地方离岔道口并不算太远,也就是几百米,只是夜里太黑,他无法找到出路。昨夜下了一夜雨,现在人根本就过不去,我们只能从上游想办法。”李忠一边观察着赵国栋脸色,一边解释道。

  “那你现在卉算怎么办?”赵国栋有些烦躁,“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这批学生肯定在山中迷路了,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失去联系出个小时以上了,昨夜平了一夜雨,我担心他们可能会有危险,你要想办法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他们,看看现在的天气,今晚可能又有一场暴雨!”

  “赵书记,我已经安排另外两组巡山队赶往那边了,但是您也知道中沟尚未正式开发,对于那边路武熟悉的人不多,绝大部分人都只是沿着沟走一走,基本上都没有谁敢随便进入山区,那很容易迷路。”李忠见赵国栋脸色很难看小心翼翼的道:“我也安排人和咕噜镇上联系了,请他们马上安排人去找当地熟悉中沟情况的山民、猎人和药农,请他们赶快来这里,帮助我们巡山队一起进山寻找,可现在还没有回音。”

  “为什么不直接向云岭县委县政府报告?!”赵国栋厉声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把咕噜镇党委书记的电话给我,我亲自给他打电话!”

  接到赵国栋电话的咕噜镇党委书记和镇长没有想到市委书记已经亲自感到风景区管理处,先前他们接到县委电话说市委书记赵国栋已经在咕噜沟风景区,还有些不太相信,直到县委书记郎世群阴冷的声音才让他们明白这不是开玩笑,顿时效率加快了很多,半个小时不到,书记镇长就已经带着十多位曾经进过中沟的山民、药农赶到了管理处,和同时赶到的云岭县委书记郎世群只差不到一分钟。

  风景区管理处的会议室被腾了出来,赵国栋在这里召开了一个简短会议,就安排郎世群带领的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跟随咕噜镇上的那些介。对中沟较为熟悉的山民们立即进山寻找,云岭县一名副县长和公安局长亲自带队进山,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

  “赵书记,我接到市里边电话,钟市长、鲁部长、马书记、符市长还有格局长他们都已经在赶往这里的路上,估计再有一个半小时就能到这里。”郎世群小心翼翼的跟在赵国栋背后,“赵书记,要不您先去吃点东西?”

  “哼,世群,你觉得我这会儿还能吃得下东西?”赵国栋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们风景区也算是管理比较严格了,可是还是出了这种事情,看来你们在宣传上还欠缺一点啊,不要只宣传你们咕噜沟风景秀美,鼓励游客来旅游,也要提醒游客们注意安全,为什么会出现游客悄悄溜进山的情况?而且据我所知这不是第一例,你们给游客的警钟没有敲到位啊。”

  “是啊,看来我们县里在这方面监管的确还是有些疏忽,这一次一定要汲取教。”郎世群苦笑着道。

  这会儿他心里犹如十五个吊桶打七上八下,记者暗访重化工业园区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消息,他心里堵得慌,这会儿又碰上了这个游客私自进山下落不明,最糟糕的这些学生还是安原大学的国际交换生,涉及国际影响,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旧仙卢儿起爆发出来。他想不死都难,所以他把具长留在憾常。值落实记者暗访的事儿,力争找一点弄清情况,自己这边陪着赵书记,竖起耳朵随时听着消息。

  他本想现在就汇报,但是又怕现在正是赵国栋关键时候,本来没多大的事情,自己捅出去,那不是自己把脸搁上去找抽么?想死也不是这样一个死法。

  “郎书记,有电话找赵书记的,好像是市委鲁部长来的。”秘书跑过来悄悄道。

  赵国栋知道肯定不是啥好事儿,否则不至于鲁能打来电话。

  、新浪网、天下网等几个媒体记者都已经得知了安原大学学生到咕噜沟旅游遇险失踪的事情,现在几拨记者都在往这边赶,估计还会有更多的记者赶过来,鲁能也是刚刚接到电话,安原电视台的记者也已经从安都出发了一个多小小时,估计三四个小时之后就要赶到。

  赵国栋早已经有思想准备,提前让市委市府向省委办和省府办以及省外事办报告了这件事情,他自己也向省委秘书长杨劲光作了汇报,估计东流书记和浩然省长这个时候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学生们的身份都已经被媒体知晓,也许今晚,这些消息就会见诸于各大媒体,十多条生命,而且还有外国学生和台湾同胞,这简直就是一个绝佳无比的新闻,没有谁愿意失去这个掌握第一手资料,以最快捷方式报道现场情况的机会。赵国栋禁不住苦笑,真是不得清静啊,眼见得中组部的考察组就要到了,自己却摊上这么一桩事情来,这个时候谁都知道要求稳,别出事儿,平安过渡就是最好,可像这种突发意外,能由得你了你么?

  这是不是上苍对自己昨晚和乔珊一夜欢爱快活的报应?赵国栋打心眼里有这种感觉。

  两个小时之后,就在钟跃军和马元生以及骖育成带着市公安局干警和武警增援部队赶到后,鲁能也带着一大群媒体记者赶到了,这个时候赵国栋他们一行人早已经赶到了前沟和中沟交汇地带,靠前指挥,随时掌握情况。

  鲁能把所有的记者都挡在了屋外。

  这桩事儿可真是出得不是时候,这帮人身份也不一样,到现在进让。的多组队伍都尚无任何消息,事实上就算是有消息也无法传递出来,只能通过人步行出来报告。

  现在怎样应对处理这件事情是一回事儿,全力安排救援队伍布置救援计划,进山按救,只是现在雨又开始大了起来,进山搜救队伍也相当困难,尤其是跨越那条涧谷,难度很大,而且进入山区之后雨打路滑,加上林密夜黑,根本就找不到方向,搜寻难度极大。

  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该开展什么工作还得开展起走,怎样应对这帮媒体也是一个难题

  你既不能说现在拨寻难度很大,夜里开展工作不易,否则很容易被媒体误你是在为搜寻失败打埋伏;你也不能说正在拨寻工作进度正常,这也容易让媒体解为进展顺利,没准儿谁就能把你的话给抖落两下就变成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总之,你不能太悲观,不能太乐观,你要表现出积极向上工作在科学有序开展,政府竭尽全力动员一切力量在推进,又要充分让媒体理解进展面临的困难,希翼一下子就能达到目的,不太现实。

  怎样拿捏其中度,一要考你的口才,二还要考较你和媒体的沟通能力,否则这帮家伙啥事儿都可能给折腾出来。要知道可能一桩消息就能把整个宁陵市委市府甚至安原省委省府都给推上一个莫测的个置上。

  鲁能在宣传文教这条线上也算是折腾了二十多年的老鸟了,从学校里当团委书记开始,就一直没有和宣传这条线脱个钩,就算是下到县里当副县长、副书记那也是从来没有甩掉过这一块,但是像今天这样棘手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特殊事件加上特殊时段,落到特定地方。那就真的是叫棘手了。

  兄弟们给点力吧,俺也很努力了,单位上事多,我都是抽晚间休息时间更新了,让月票来刺激俺一下吧,俺就不单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