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零一节 危如累卵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零一节 危如累卵

  按照赵国栋所交代的,鲁能主动约见记者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上鲁能滴水不漏的工夫再度得到了展现,一切都是彬彬有礼,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媒体记者们的狂轰滥炸,刁钻古怪的问题都想要从鲁能那里攫取更多更深层次的内幕,但是在早已经做好了一切思想准备的老宣传面前,他们都无功而返。

  当然记者们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窗外暴雨如注,夜风呼啸,周围的山林如地狱里释放的恶魔一般渗声阵阵,原本涓涓细流的小溪此时也变得桀骜不驯起来,奔涌而来的水流咆哮着四处弥散,让记者们也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他们只能乖乖的呆在临时给他们的一间木板房里等待着天气的好转和天亮。

  由于中沟沟口上只有几间简易的木板房,用于巡山队驻守和风景区派出所民警警务室,从县里和市里增援而来的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只能临时在板房木板房附近的高地上搭起了帐篷。

  “赵书记,刚才接到省府办的电话,仁梁副省长已经过了云岭县城,正在往这边走,浩然省长也已经过了永梁,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就到宁隆。”钟跃军从后边走过来道。

  还好赵国栋在下午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和艰巨性,一方面前安排市里边向省里边报告了,这边安排风景区管理处紧急在这里搭建了几间临时性的木棚,房顶用木板和牛毛毡合在一起钉上,建筑用的钢管架和木柱搭配着一固定,四周索性就用彩色塑料布围起来,也就勉强凑合了,这样也可供所谓临时建立起来的救援指挥部人员们使用。

  “今晚我看不会有结果,这样的天气,加上中沟里复杂的地形和地貌,搜寻队伍一个小时未必能走出五百米,而且如果这些学生们没有出什么问题的话,他们也应该躲在某处避雨,这种情况下搜索基本上是无效的,而且还会给搜寻队伍带来很大危险。”赵国栋双手背负,目注漆黑的雨幕里。

  “那让他们暂停搜索?”钟跃军反问之后就觉得不妥:“逸恐怕不行,哪怕是面子活儿你也得做一做啊。”

  “那当然,这是政治任务,有没有结果那都得继续,不能半点停顿,就像那些个海上飞机失事,几天了,明知道根本就没有生还希望,可是‘失踪人员,你就得搜救,不管付出多大代价,直到要么找到尸体,要么至少要在理论上都消除他们生还可能性之后才能说停止搜索。”赵国栋淡淡的道:“像这种夜间山林搜索,又是暴雨天,效果很差,但是不能说没有一丝希望,那当然要继续,而且要大张旗鼓的继续,尽我们最大努力的继续,哪怕明天白天我们没有更充足的人力来继续这项工作,这就是政治需要。”

  钟跃军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一丝无奈和苦涩,这也难怪,这个骨节眼儿上出这么一着,政府监苦责任并不大,他们是私自进山「管理部门及时报告并派出了搜救队伍,一切中规中矩,但是如果在搜救过程中,被人视为搜救不力,那政府责任可就大了,形象也有可能被找不到新闻的媒体给颠覆。

  康仁梁一行人步行抵达咕噜沟中沟沟口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随同康仁梁而来的还有省武警总队和公安厅的一支援救队伍,及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谁都知道效果不可能好,但是工作该得开展还得开展起走。

  赵国栋向康仁梁汇报了情况,同时也建立省政府可以与广州军区联系,建议调直升机在明天白天对这一带进行空中搜寻,按照天气预报和长居山中山民判断,明天白天天气可能会好转,但走到了下午五六点以后可能还会有雨,所以必须充分利用白天天气晴好的情况下展开搜救,当然前提是今晚搜索无果的情况下。

  康仁梁同意了赵。国栋的意见,向正在路途中的秦浩然汇报了这个意见,秦浩然也马上向应东流与民告了这一情况,请应东流与省军区司令员巴坚强与广州军区联系请驻扎在安原的陆航团派飞机增援,帮助搜索。+“胛胛胛'“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唧唧+“胛胛唧唧+“唧唧胛岬胛胛胛胛唧唧+“胛赵云海是在无意间从女友那里得知这一消息的。女友和天下网新闻频道总监是闺蜜,一起吃饭时,聊起了这样一桩事儿。

  天下网记者前往安原暗访据说一起可能媲美“铁本”和“建龙”事件的非法占地违规立项的大活儿,地方政府和投资方勾结,将项目化整为零,以租代征,非法占地达敏千亩,女友随口问了一句是在哪儿,对方回答是在安原宁陵,这立即引起了女友注意。

  女友知道男友的兄长在安原宁陵市担任领导,虽然异;清楚具体担任什么职务,但是也担心会牵扯到男友兄长,所以回家后就赶紧告诉了赵云海。

  赵云海大吃了一惊,埋怨女友怎么会不马上打电话告诉自己「而是要等到回家之后才来说,这个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过了,现在再要了解具体情况也不太方便。

  “铁本事件”和“建龙事件”都还在持续发酵,关于国家强力调控的手段已经显现出了威力,赵云海虽然对于这两起时间的具体细节情况都还不太清楚,但是他所知道的是这而起事件都是中央直接插手调查处理,像铁本不但动用了九部委调查,而且政法部门也正式介入,以司法程序来显示此次中央调控的决心和力度。

  现在如果自己女友所说的宁陵市下边一个县也有同样类似的行为,一旦媒体曝光,那肯定将会成为第二个“铁本”和“建龙”“铁本事件”牵扯到地方党政干部,被视为公然对抗中央政策,给予了地方党政干部相当严厉的处分,如果这一波风暴在自己兄长毫不知晓的情况下袭来,只怕会给自己兄长仕途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赵云海也顾不得时间太晚,马上和天下网新闻频道总监联系核实了情况,证实除了天下冈记者参加这次调查暗访外,还有$南方周末》记者也参加了这次暗访调查,虽然他们在安都呆的时间很短,只有一天,今天晚上最晚一班飞机飞回了广州,但是他们在那边得到了当地一些人的大力支持,获取了很多宝贵的资料,相当一部分都是直接来自政府文件和批文的复印件,可以说对整个事件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轮廓。

  这是一起较为典型的以租代征非洁占地和大项目化整为零的手法分报立项的案件,虽然在前期云岭县委县政府和宁陵市委市政府也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问题,暂时中止了这个重化工业园区最重要的项目一十鑫达电解铝项目的运作,但是只是表面上暂时中止了项目运作,实际上当地政府一直在等待时机,期待悄然复活这个项目。在大略了解了情况之后赵云海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调查记者表示得到了当地有力人士的帮助,这一点尤为让赵云海感到担心上,这显示对方决不是简单的只是要检举揭发问题本身那么简单,而意味着这是有意识的针对着某人而来,而首当其冲的就可能是作为市委书记的自己兄长。

  而当赵云海才发现自己这个时候想要联系上自己兄长时,兄长的手机竟然无法打通,甚至连兄长的秘书电话一样无法接通,联想到来自网络上的新闻消息,宁陵市云岭县咕噜沟风景区发生一个国际留学生团队入山探险下落不明,赵云海估计自己兄长恐怕是已经赶赴了宁陵山区中,手机根本无法收到信号,但是这种事情他又无法再拖延下去,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告知自己兄长,让他有思想准备,采取应对之策。

  一时间赵云海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飞往安都的航班得第二天才有,达到安都之后再从安都赶往云岭县咕噜沟风景区,只怕没有最快也得明天傍晚才能感到,赵云海不敢拖下去,他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通知到兄长。

  他不知道除了天下网和乡南方周末》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媒体也暗访了这一情况,天下网这边他可以稍稍扼一拖,揍瞧和』南方周末》那边的约定,会在星期四一起将已经命名为』铁本第二一十云岭鑫达项目调查报告》分别在天下网和』南方周末》刊载出来。可现在该如何联系上合己的兄长呢?

  赵云海打过宁陵市政府值班电话,对方不知道怎么能联系上兄长,只能提供一个风景区管理处的联系电话,而现在联系电话几乎是一直处于热线当中,根本打不进去,好不容易打进去那也是说赵书记上山了,无法联系上,只要与援救无关的电话一律暂时搁下,让赵云海欲哭无泪。

  第二更送到,人家吆喝一声涨一百张月票,为啥俺嗓子喊破无人理睬呢?难道真是俺人品问题?老瑞真的很努力啊,诚心诚意求月票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