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零二节 致命狙击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零二节 致命狙击


  这个时候赵云海才发现虽然自己兄长有不少红颜知己,但是在宁陵市里却找不出一个来,瞿韵白是他唯一能联系上的,但是却在羊城为天孚地产开辟南粤市场;古小鸥电话他也知道,但是根本就打不通,看样子也不在国内;大哥好像在安都还有一两个关系密切的女人,除了徐春雁他隐约知晓之外,其他他都不了解,可这徐春雁他只是知晓而已,并没有徐春雁的联系电话。

  这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事儿大哥倒是做得挺干净利索,否则也能找出一个能够可以委托重任者,让她连夜赶到山上通报一声。

  女友也觉察到自己男友满面忧思,问他觋在需要干什么,赵云海就把珧存的情形告诉了自己女友,现在就需要马上联系到自己兄长,提前半天,哪怕是提前两个小时联系到自己兄长,也许都能赢得更多主动。“在宁陵,你就再也联系不到其他人?”女友问道。

  “联系倒是能联系到,但是现在我担心问题一旦暴露,而我大哥又不知道,会不会引发更多的问题?如果告诉其他人,他们会不会有其他想法?”赵云海犹豫了一下。

  “我想应该不至于这样,你大哥既然是市委书记,难道说在市委里边就没有一两个信得过的人?你不是说你大哥在市里边很有威信么?这样大一件事情一旦真的上边要追宄起责任来,肯定不仅仅是你大哥的问题,其它相关人员都会受到牵连,在这一点上我想应该是涉及到整个宁陵市的利益,而不单单是你大哥的问题。”女友显然心境要比关心则乱的赵云海冷静得多,分析的问题也相当准确。

  “嗯,你说的没错,这样大一件事情,要真的像‘铁本事件'或者‘建龙事件,一样,只怕谁都要受到牵连进去,谁也没有好果子吃。”赵云海也渐渐冷静下来“我在给宁陵市委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大哥,具体情况则让我大哥给我把电话打回来。”

  蓝光接到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时几乎以为是打错了,都半夜十二点过了,而且很明显这是一个外地的手机号码,只不过他这会儿也还没有消息,赵国栋和钟跃军都已经上了咕噜沟,留着他在家里坐馈,秦浩然刚在曾令淳的陪同下赶往了云岭咕噜沟,他当然也不敢睡觉,还得坐馈市委里边,随便准备应对。

  当对方自报家门时蓝光还觉得很奇怪,赵国栋还在西江区当区委书记时,他就隐约知晓赵国栋几个弟弟都应该在外昝经商办企业,但是赵国栋不愿意谈及他自己家庭情况,尤其是他自己家族情况,所以大家也就很知趣的不多问。

  唯一知道的是他的兄弟们应该是很年轻的时候就自己出去闯天地了,从市里区里一些干部言语里他也听说过赵国栋到沪江和首都都是大奔接送,据说好像都是其弟弟的产业,也不知道他弟弟究竟是干什么的。

  不过蓝光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妙到了对方话秸呻来了,对方语速很慢

  显然是希望蓝光把情况记清楚,也把事情前后经过都说了个清清楚楚。

  蓝光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渗出了一身冷汗,可以说汗毛倒竖,郎世群好大的狗胆!天下网!《南方周末》!

  如果对方所说的一切属实,一旦在宁陵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曝出来,这个风口浪尖上,可以说简直就是致命一击!

  到时候别说是赵国栋正处于骨节眼儿上的省委常委身份要泡汤,只怕还会连累着赵国栋和钟跃军都得惹上一身是非,往严重里说,两人挨个处分只怕都算是轻的。

  拥下电话,蓝光已经是倦意全无,这才是真正的危急关头,咕噜沟那边的事情算个屁!就算是那些人真的全部遇难,那也不关地方政府多大干系,只要地方政府尽了全力救援,但是现在自己手中这档子事儿才是真正足以把这一届市委市府卷得人仰马翻的狂飙!

  这个时候需要马上找到赵国栋和钟跃军汇报这件事情,商量如何应对来袭的惊涛骇浪。

  蓝光没有多少犹豫就把顾永彬和焦凤鸣通知了过来,把这件事情和两人一说,两人也是惊得目瞪口呆。顾永彬作为常务副市长,他自然是清楚这件事情的。

  当初在鑫达集团要作为主导企业上云岭重化工业园区时,刚刚上任的顾永彬相当支持,像电解铝这样的项日不但能够极大拉动GOP,带动地方经济,而且最重要的是还能解决大量就业,同时利用云岭金马河梯级电站丰沛廉价的电力交源,正因为如此当时赵国栋不是太赞同,认为电解铝行业已经隐隐出现过剩势头,他还和赵国栋为此激烈的争论过。

  后来市里边也经过几番讨论,考虑到在建的咕噜沟电站巨大发电能力日后也需消化,而且鑫达集团作为省内乃至国内都是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民营企业集团,其-老总也是历届福布斯榜上人物,在全国政协和全国工商联都颇有影响力,省里也有多名老领导打招呼要求市里边对鑫达集团要予以支持,所以赵国栋没有坚持他自己的意见,只是提出鑫达集团在上电解铝项目要考虑!$金、技术以及规模化、深加工的问题,不要将这个项目建成半拉子和窜规性的项目。

  这个项目在去年十一月开始在市里立项,准备上报省里和国家发改委,但是刚刚报到省里宕观调控风向就开始刮起来,省里就明确表示像这种项日基本不批了,而且在国土用地上也难以获得允许,尤其是这个项目规模如此之大,更是难以获准。

  在省里就卡了壳,而当时市里也都意识到这一次中央宏观调控之风相当猛烈,所以也在意见上产生了分歧,这一次顾永彬和赵国栋的意见都比较一致,建议暂时搁置报批手续,土地的征地拆迁也停下来,但是钟跃军在这一个问题上倒是有些犹豫。

  这个项目前期工作进展很快,可以说在市里一启动立项时,前期征地拆迁就拉开了序幕,而由于鑫达集团也和云岭县城郊乡人民政府达成谅解备忘录,同意建成之后将解决乡里八百名劳动力进厂就业问题,并愿意为城郊乡公用设施建设提供支持,这也使得城郊乡对这个项日极为支持,再加上省里边一些老领导的鼓动和鑫达集团自身在省里的活动,这个项目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停下来,正因为如此,钟跃军希望能够打打擦边球将这个项目尽快推进下去。

  因为当时邻近年边上,市里边也对这个问题进行专题讨论,赵国栋明确表示这个项目和东寨机场性质完全不同,很难通过国家发改委那一关,要求这个项-g停下来,尤其是土地征用手续在没有办理下来之前不得先占后征,只不过开年之后赵国栋就离开宁陵赴党校学习,这件事情也就无人落实。

  而后云岭县里如何落实这件事情似乎市里也就有些有意无意的疏忽了,连硕永彬也对这件事情没有太在意,也没有听说过县里边有啥动静,连鑫达集团那边到市里来的次数也少了许多,似乎对这个项日也失去了信心。

  但是在此之前,市里边几乎所有的签批呈报手续狙已经签字完毕,只是在最后会议中明确表示暂停申报,同时也暂停前期的启动工作,这倒是有会议记录。

  只是这会议记录归会议记录,如果真如对方所说,那么云岭县委县府那就是真的在无视市委意见瞒天过海了,利用前期已经签字报批手续,采取了其他变动手段一边继续以正在上报名义进行建设,一边则对市委市府隐瞒了这个项目建设情况,显然是想要造成既成事实。这不可能!郎世群他不知道这是在玩火么?这把火不但要把他自己葬送,甚至要把我们乃至赵书记都得葬送进去!

  顾永彬有些失态的叫了起来,如果这件事情真如所说那样,那么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是肯定跑不掉的,他分管市发改委,鑫达电解铝项日他是签过字的,但是后来暂停后,一切手续都搁在了鑫达集团手中「谁也未曾想到鑫达集团全能和云岭县委县府勾结起来,把市里边给蒙过了,若是追究起责任来,他作为常务副市长显然脱不开监督失职的责任。

  “蓝书记,真是赵书记的弟弟打来的电话么?”焦凤鸣脸色也是有些苍白,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事情,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赵国栋的省委常委资格考察也许就要就此终止,这简直是对赵国栋的一次致命狙击,他已经嗅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

  第三更到,月票可怜,心情糟糕,越甩越远,元语求票!未完待续,如欲午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