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零七节 满意度是关键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零七节 满意度是关键


  府调杳组来得很快。只比宁陵市自只所谓的自杳组懊时,估摸着秦浩然还在回安都的路上,省里的调查组就已经在集结待命了。

  这是好事儿,至少证明了省委的关心和重视,宁陵市自报家丑和安原省政府的高度重视足以证明了地方上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敏锐性和公正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原则在对待体制内部还是相当管用的,尤其是像宁陵这种近乎于自首的行径,无论于情于理都比起被人揭发之后再来想办法补救要好得多。

  省委调查组在省政府副秘书长宋世才的率领下下午四点钟就抵达了云岭县,迅速展开工作,而与此同时省政府也正式向国务院办公厅汇报了在开展宏观调控自查自纠活动中,宁陵市政府主动向安原省政府报告了自身存在问题,并存着手纠正,安原省政府也正在全面展开调查,督促宁陵市政府纠正自身问题。

  在接到了安原省政府的报告后,国务院办公厅反应也很快,毕竟这还是宏观调控的风头上,虽然是安原省政府自我查纠工作中发现的问题,但是毕竟这样大一件事螓,众目睽睽之下,国务院不可能不作出反应,很快中央也组成了由九部委抽调人员的调查组,赶赴安原进行调

  龙应华在获知了安原省委省政府以及宁陵方面的举动时第一直觉就是有人背叛了自己,但是此时他已经无法做出更有力的反击了。

  安原省政府派出了调查组就意味着省里要把处理这件事情的主动权牢牢控制在手中,什么宁陵的自我纠正,这些都是狗屁,如果不是有记者暗访调查,龙应华敢肯定宁陵绝对不会突然向省里“自我纠正。存在的问题。

  现在追究谁出卖背叛了自己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虽然自己再三叮嘱记者采访的几个对象务必要保密,但是这种事情谁又能彻底隔绝。那是别人地盘上的事儿,守口如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那些家伙还要在那片土地上生存,没准儿拿了钱,采访结束他们就向当地政府报告也未可知。

  现在该怎么办?龙应华一时间也觉得有点子大势已去的感觉,失去了突然性,而且安原省政府还主动向国务院报告了这桩事儿,实际上也就意味着省里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动,他们可以拿出一千种解释来应对,国务院也绝不会对一个安原省里自己查纠出来的问题大做文章,这无疑会伤害地方上的积极性。

  龙应华仰坐在沙发里,默然无声,电视里新闻正在报道着十三名大学生成功被解救脱困,身体状况经过检查都比较良好,大学生们都在电视里盛赞中国地方政府营救得力,使得他们得以安全脱险,对他们的冒失行为做出道歉,并感谢地方政府对他们的关心和爱护。

  赵国栋这犊子可真是运气好啊,啥事儿都把他给弄不趴下,难道他龙应华天生就是该当一个失败的衬托者的命?

  他真的不甘心,中组部考察组正好到了,难道说他们就会时这一切一无所知,难道他们就能对这一切熟视无睹,这件事情难道就对赵国栋毫无影响?

  “韩部长,听说今天国务院一个调查组要到宁陵调查云岭鑫达电解铝非法占地和违规立项的事情?问题严重备?”

  考察组组长金立人对韩度相当尊重,在安原省里已经考察了两天,韩度几乎一直亲自作陪,足见对自己一行人的尊重和对这件事情的看重,省里边这一摊考察基本上结束了,接下来就要到宁陵市里进行考察,虽然只是一个程序,但是这个程序却必不可少。

  “要说不严重,国务院调查组也不会来了,我们省里调查组前天就下去了,情况复杂倒是不复杂,主要就是一个性质问题,但是你耍说有多严重也说不上,毕竟没有真正造成大规模的占田毁地,只是圈了起来,在电解铝立项问题上违规操作,但是还没有上报到国家发改委,只是在省里这一级,最主要这个问题是宁陵市在开展宏观调控清理整顿中自己查出来的问题

  具里发展的冲动,违背了政

  韩度说得很原则,情况大体如此,既不能刻意缩但是也要注意掌握分寸。

  “唔,我们今天可能就要到宁陵市里考察了,估计时间也就是两天时间,要对赵国栋同志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期间的德能勤绩四个方面进行考察,但是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也很诧异,所以想问一问你们安原省委对此事的看法和意见,虽然调查结果和定性还没有出来,但是我想既然你们省里都已经派出了调查组去了三天时间了,也应该有一个大略的判断,我们想知道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赵国栋同志在这个事件中是否负有责任,如果有,他所需要承担的责任是一个什么性质的。”

  金立人作为中组部的资深领导,自然也清楚如果是在寻常时候,像这种问题是根本对一个市委书记构成不了多大影响的,作为市委不可能干预操作具体事务,就算是大项目,那也主要是政府层面在运作,而且这种事情放在一年前,国务院根本就不会过问,而现在时段不同,那性质也就不一样了。

  韩度也知道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事实上在之前他也做好了对方问及这个问题的思想准备,微微沉吟了一下他才缓缓道:“金局长,贺主任,这个问题现在还不太好回答,毕竟最后结论还没有出来,但是以我个人的看法,这件事情是宁陵市自查自纠发现的问题,并立即主动报告了省里,省里十分重视也是考虑到目前的政策局势,这个事件如果说性质还是比较严重的,所幸是没有造成后果,影响也不大,加之赵国栋同志年后一直在中央党校学习,六月才回来工作,我个人看法他不应当承担多大责任,当然作为市委书记,肯定也有失察之责,最后还要由省委来定性。”

  “嗯,韩部长你的意思是现在还无法确定这个问题赵国栋同志会承担多大责任?”中纪委贺铸点点头问道。

  “是这样的,所以我建议考察组还是按照正常程序进行考察,没有必要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你们可以到宁陵实地考察了解赵国栋同志的表现,至于说这件事情结果,我想国务院调查组应该会在比较短时间内得出一个结论,安原省委也会根据国务院调查组和省里调查组得出结论做出一个评判意见,到时候我们会就这个问题向中组部和中纪委做出一个答复。”韩度不卑不亢的表态让金立人和贺铸都是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只要安原省委能够就赵国栋是否在云岭占田毁地和违规立项问题上向中组部和中纪委做出正式说明,他们当然欢迎。这样一来他们只需要按照正常程序走完考察过程,一切就伙了,也就不需要为某些人的招呼而费思量了。

  “金局长,贺主任,我们省委做出推荐赵国栋为省委常委人选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在这一点上可能你们这两天在省里考察也了解到一些情况。但是我还是想要赘言解释一下我们省委对这一点上的看法或者说观点吧。”韩度微笑着道。

  “韩部长你太客气了,安原省委意见是基础,我们考察组也是按照部里的政策来进行考察,请不要误解。”金立人彬彬有礼的含笑回答:“我和贺主任对赵国栋同志并无任何偏见,实际上我们在安都呆这两天也听了一些分管各项工作的省委省府领导对他的介绍,感觉到这位同志的工作能力的确很强。”

  “呵呵,金局长,贺主任,我只想多说两句,我们省委在推荐赵国栋同志为省委常委人选时主要是考虑到希望用宁陵市这个典范来树立一面旗帜,宁陵工作的优异并不仅仅是因为它在经济发展上取得的突出成绩,更在于宁陵市委把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能够惠及到普通民众,在这一点上我们省委尤为看重。

  我们省委组织部和省统计局各自对宁陵市人民群众满意度调查都证明了这一点,我希望金局长和贺主任这一次到宁陵考察时,可以在这一点上可以多渠道多角度了解查探一下,我们安原省委一直认为,民意才是衡量一个地方主要领导工作好坏的标准。”

  韩度这一番话颇有深意,让金立人和贺铸都有所悟。

  月票仅得十五张,俺昨天更了四更啊,兄弟们,月中了,检查一下,可否还有漏网之鱼,支持一平老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