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节 鑫达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节 鑫达

  约夏日比起安原之夏来明显要凉爽许多。虽然阳光爽;但是只要在阴凉处,你就可以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凉风,北方的天气总是有一种令人愉悦的清爽。

  赵国栋下飞机时是许伟来接的机。

  国全能源已经正妾将总部迁到了首都,拿房子全的话来说,国全能源要加大国际化步伐,就不能呆在山旮旯里,就得要和国际接轨。

  虽然赵国栋不认为一家企业搬到了像京城或者沪江这样的大城市就算是和国际接轨了,但是他并不反对国全能源将总部迁到京城,毕竟这里无论从哪一个方面都能更多的接触到各种资源和人脉,而国全能源要想真正成为一家具有国际化背景的跨国企业,那么就要努力实现各方面资源的最大化,而在京城则是国内最能实现这一目的的城市之一。

  许伟表现出来沉稳给了让赵国栋惊讶中也颇为高兴,人都在成长,但是能够像许伟这样一步一个脚印从一个农家少年走到现在,除了机遇之外,他本人一样付出了相当多的辛勤和汗水。

  “你到京里,黔南那边谁负责?”赵国栋随口问道。

  黔南已经成了国全能源在南方的重要基地,而今年黔南是国全能源在国内的重点投资区域,相较于内蒙和晋省出现的一些微妙变化,国全能源对国内政治气候也越来越敏感,越来越关注,于是国全能源一弃面加大力度实施“走出去”战略,另一方面则积极推动国全能源在内蒙和晋省的资产上市力度。

  按照房子全的经营团队设想,如果不能尽快实现新股上市,那么国全能源就要实施借壳上市的战略,原本房子全是有意在国内股市上市,但是由于受到限制太多,时间太长,而且国内对于民营企业的上市更有不少约束性歧视政策,房子全的团队把目标转向了香港联合交易所,准备收购一支仙股企业作为壳,把国全能源在晋省和内蒙的资产注入,实现上市。

  日前国全能源发展战略已经出现了一些变化,国内除了在豁南投资力度加大外,在内蒙和晋省的投资都在收缩,但是在蒙古、印尼、澳洲、越南、束埔寨等国的投资却是急剧猛增,尤其是蒙古、印尼和澳洲,更是成为国全能源投资的主要目的地。

  “子全哥安排了另外人过去了,许强也过去协助。”许伟话不多。

  “你呢?有什么打算?”赵国栋知道许伟既然被抽回了京里,那说明房子全恐怕另有打算。

  “子全哥有意让我到蒙古那边去负责。那边现在局势有些混乱,但是公司在那边投资不而且还会不断增加投入,子全哥不太放心其他人,想让我去干一段时间。”许伟一边小心开着车,一边回答。

  黑色奔驰劝驶入快车道便开始加速,迅速提升到了一百二十码。

  “那边条件可有些艰苦啊,弄不好又得回到像你和你子全哥网到内蒙那边去创业时的那副境地,你有没有心理准备?”赵国栋笑着道。

  黑色的奔驰历来是房子全的最爱,汽车里边房子全只爱两个品牌,劳斯莱斯和奔驰,而且最喜欢黑色,只可惜黑色的劳斯莱斯现在对于房子全来说还是一个奢望,倒不是买不起这种车,而是实在太过于张扬,对于发展中的企业来说,未必是好事,所以选择一辆较为低调常见的黑色奔驰也就更为合适了。

  “大哥,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在黔南也好,在蒙古也好,对于我来说都不是问题,说实话我还得感谢子全哥能够给我这样一个独当一面的机会才对,相较于国内这种太过于平淡的生活,我更喜欢去冒险开拓的事业。”许伟笑了起来。

  昔日的阳光少年现在即便是笑起来也多了几分沉静和冷肃,这就是成长的代价,收获成熟的同时也必然会失去纯真和烂漫。此次赵国栋进京并没有打算惊动其他人,甚至连省里边他也没有多说,只是给杨劲光请了一个假,说自己老婆从伊朗回来了,自己打算休息两天,杨劲光没有多说,同意了赵国栋的请假。

  目前国内政治气候有些微妙,对于宏观经济调控带来的影响目前国内政治气候有些微妙,对于宏观经济调控带来的影响已经在许多地方上不同程度的反映出来,一些地区受到的影响很大,因的也有不少呼声要求中央在实施宏观调控政策上应该有更多更具体的针对性,需要因地制宜,而不宜搞一刀切。

  一些经济学者也对中央实施的宏观调控政策所取得成效持怀疑态度。担心这种刚性宏观调控

  在老计戈经济的回头路。开倒卓,一旦调控结束。啼反弹力量带来的无序发展可能会更糟糕。

  市场经济应当由市场自己来调剂和调整。政府只能产业政策上来进行规范引导,而不能直接干预市场具体调控,更不能借调控政策之名,实质上却搞垄断排斥民营企业的发展。

  国内媒体素来是经济学者们战斗的阵地。在这里各个思想流派的每一次交锋都会引来舆论的强烈关注,关于这一次调控的背景、手段和效果上,在国内经济界也是争论很大,尤其是在一些资本密集型和规模化要求较高的产业上,行政部门明显性的倾向使得这一次调控一开始就带有某种不确定性,而上层建筑本来就是经济基础的表现,免不了就会在这上面发生碰撞,最显而易见的表现就是舆论上的交锋。

  在飞机上赵国栋就一直在考虑自己如果冒然加入国内舆论的交锋会不会适得其反,毕竟自己身份的不同加上有背着这样一个事情,如果在公然跳出来,那倾向性就太明显了,很容易招来不必要的反击,所以他也琢磨着只能通过迂回侧击的方式来进行。

  调控大政肯定是没有错的,关键是调控手段和具体方式,政府怎样来公正公平的保证调控政策不至于偏向某个利益群体而削弱某个群体,这就是一个规则公平性问题,在这一点上行政部门的调控权力上应该受到约束和制约。

  据说关于为民营经济正名和解除束缚的一份政策性文件正在高层酝酿,目前已经开始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这一份文件估计也会在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上作为一个重要议题进行探讨。

  赵国栋就是打算借这叮,机会探一探风。同时也要和鑫达集团负责人进行接洽,据悉周鑫周达两兄弟已经到了京里,参加全国工商联的一个。会议。

  赵国栋到不指望周鑫周达两兄弟能把政策给扭转回来,但是也希望周鑫周达两兄弟能够借助全国工商联这个平台发出一些声音,促进自己这桩事儿的尽早落板定案。

  对于周鑫周达两兄弟赵国栋并不陌生,在云岭电解铝这个项目上,赵国栋一开始是持反对态度的,原因之一就是赵国栋认为电解铝项目国内市场已经出现过剩,而且这种高耗能产业国家会采取逐渐压缩调整和调高门槛的战略,规范电解铝行业,虽然云岭有较为丰富的电力资源和矾土矿。但是作为国家政策不会因为你个别个案而做出妥协。

  不过周鑫周达两兄弟与赵国栋进行过几轮长谈之后让赵国栋对周鑫周达两兄弟的观感大为改观,也对鑫达电解铝项目的前景从悲观到谨慎乐观,在赵国栋看来,周鑫周达两兄弟作为民营企业家的卓越者。无疑有着其独到之处,周鑫视野宽阔,雄心勃勃,魄力大,周达心思慎密,精于策发”擅长运作,两兄弟就像是天作之合。

  鑫达集团在发展过程中不断调整,但是主业始终不丢,一直保持着在整个集团核心盈利板块。而这一次之所以敢于将宝押在电解铝行业上,也是经过相当慎密的市场调查和成本分析,认为这个时候进入电解铝行业为时不晚,作为民营企业他们可以在这一点上比国有企业做得更好更成功,而以云岭现在的条件,即便是鑫达不上电解铝项目,日后也有可能像中铝或者五矿集团这样的国资企业进入这里,为什么就不可以让有信心做得更好的民营企业来做呢?

  周鑫周达和赵国栋的交谈中相当明确的表明了这一态度,他们如果下定决心要做这个项目,就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做得做好,作成典范样本,要让外界持质疑和敌视态度的人都无话可说。

  正是周鑫周达的这种表态让赵国栋态度有所改变,他后来有保留的支持这一项目,但是提出了两条,第一,鑫达电解铝项目必须要对当地老百姓的生活起到明显改善效果,赵国栋特别提出是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改善,而非对当地政府财政状况改善,第二,这个项目必须要严格遵循最严格的环保评估,绝不能以牺牲环境来做成这个项目,周鑫周达两兄弟都很郑重其事的承诺了这两点。

  月票胶着,渴望上进,兄弟们给力啊!(未完待续)刚训训口阳…8。0…不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