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三节 发动和有所谋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三节 发动和有所谋

  赵国栋颇威有趣,这两兄弟话语中似乎总有一股子飘忽不定的含义隐藏其中,赵国栋也大略能琢磨出一点来,福布斯榜上人物原本不该如此失态才对,也许这一个项日干系太大,让他们俩有些着忙了。

  “两位周总,我想你们也注意到7a前国内关于调控的一些争论,尤其是关于民营企业发展在调控中屡屡受伤,而国有企业却往往能凭借国交背景安然过关的这一情形已经引起了经济界和理论界的关注,中央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正在有意识的纠偏,而近期中央也在通过各种渠道收各各界的意见,一方面是为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做准备,一方面可能也是中央也在考虑进一步对民营企业进入范围放开,后者对于民营经济发展将是一个有力的推动。”

  周鑫周达两兄弟微微点头,这一次全国工商联召开特别会议,也就是要讨论**提出的进一步放开政策,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尤其是中央这一次力度步伐相当大,提出了有步骤的放开垄断行业,支持民营经济今进入诸如铁路、电力、能源、航空、矿业以及城市公用事业,鼓励民营资本参予国有企业改制和重组,涉及面相当广,这对整个民营经济界都是一个莫大的震动,感觉到中央这一次是不是真的要对民营经济发展大开绿灯了。

  “高层的意图要体现在执行层面上,我感觉还是有些距离,无论是支持力度上还是节奏上都要减弱不少,这正是目前国内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即便是在民营经济发展最好的江浙地区,这些壁障和束缚依然清晰可见,地方党委政府一方面亟需民营经济来拉动发展,另一方面从行政体制和垂直行业上来说,却又是下意识的在限制民营经济进入,这在各地都体现得很明显。

  赵国栋侃侃而谈,语意却是相当明确,周鑫周达两兄弟也都琢磨出一些味道来“赵书记,您说的很对,我们盎达集团云岭电解铛项Q就是一个明证,如果换了是中铝或者五矿集团运作这个项目,我敢说只怕从省里边到国家发改委早就是一路绿灯了,包括铁本和建龙,都是如此,对此我们心中是深有感触啊。”

  “目前国务院正在青岛召开非公有制经济座谈会,据说关于这方面的讨论相当热烈,文总理和苏总理都参加了座谈,和多个省市的民营企业家们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听说原本确定只有一天的会期延长到了两天半,这可很少见,二位周总应该感受到了这不一样的气息才对啊。”

  赵国栋当然也清楚像鑫达集团这样的大型企业集团能够发展到今天这一步,除了自身一步一个脚印积累发展之外,肯定也一样要铺垫自己的人脉,鑫达除了在省里颇有基础之外,在国家发改委也有他们自己的路子,在全国政协和全国工商联他们更有相当的发言权和影响力,在学界和媒体中也有他们的代言人,赵国栋需要他们在这些方面发挥他们的影响力。

  “赵书记,现在大家都在期待这个会议的结果,但是根据我们了解,这只是一个恳谈会性质,估计还会有后续的动作,学术界和经济界对于中央的这个动作很十分关注,不过我觉得短时间内您说要对我们云岭这个电解铝项目起到多大的促成作用,是不是太乐观了一点?”周达沉声道,目光紧紧盯住赵国栋。

  这才是关键,一旦拖下去变数会很多,目前来看,赵国栋似乎还没有真正屈从于来自中铝和五矿这些国资大型企业的压力,但是这样拖下去难免会影响到赵国栋的省委常委资格,到时候赵国栋也许就要动摇了。

  “如果无所作为,当然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目前这股解冻东风已经吹了起来,为什么不能借势再让它卒「大一些呢?”赵国栋淡淡的道:“顺势推波,智者所为,两位周总都是业界精英,对于理论界和媒体都有一定影响力,为什么不利用这样好的优势!$源呢?”

  周鑫周达两兄弟交换了一下眼色,点点头:“赵书记,您的意思我们明白,你觉得现在这样做合适么?”

  “呵呵,你不尝试怎么知道有没有效果?周总,在有的时候舆论总能够反应上边的意思,有的时候则能调动起高层的关注,发人深思,只要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我想就不虚此行。”赵国栋微微一笑道。周鑫周达两兄弟也知道话也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虽然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赵国栋对似乎其他一切都不感兴趣,但是对方滴水不漏,言语也是谨严无缝,倒也不好多深问。

  美洲俱乐部的西餐厅条件不错,三人把话题延伸开来,一边用餐一边谈着Q前国内经济局势,周鑫周达作为民营企业家中的佼佼者「能成功自然非偶然,对于企业界种种也走了解颇多,赵国栋自不必多说,对于经济形势分析判断也是得心应手,让罔;鑫周达两人十分佩服,这位市委书记能在两年时间内让宁陵经济在安原诸市中脱颖而出,绝非偶然,对于经济方面问题的分析也是相当精准。

  “赵书记,晚上有没有什么安排,要不就在这里坐一坐?今晚俱乐部有一个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是个慈善义卖活动,不少会员和受邀客人都会光临,我看赵书记您在这里也挺熟孬,我们两兄弟很想多一些时间就很多问题进行探讨交流。”周达微笑着邀请道。

  “噢,你知道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何况我的身份不像你们那样随意自在,不适合出现在这些公众场合里。”赵国栋微微摇头,婉言谢绝。

  “呵呵,赵书记,你太拘谨了,事实上像这样的活动并不代表什么,我见到过不少官方要员们有时候也要参加这种活动,今天来的大多是文娱界和时尚界人士,你参加这种活动也就是一个意思而已,要不我可以请人把我们安排在后边,一边观赏,一边谈话,怎么样?”周鑫目光中流过一抹不为人觉察的诡异神色。

  “不需要了,我想我还是该离开了。”赵国栋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二位周总,我刚才说的,希望二位挂在心上,鑫达集团如果能够迈过这个坎儿,也许就是一番不一样的气象,每个企业经过一个高原或者说瓶须阶段,都会迎来一次难得的发展机遇,我希望鑫达集团也能够越过这个境界,走得更高更远。”

  周鑫和周达有些失望,他们希望通过更多的接触来了解这位日后可能会对鑫达集团有着巨大影响的宁陵市委书记,以前虽然也接绁过几次,但是那还走出于草创阶段,现在架子搭起了,却被暂时搁置,随后可能需要解决的事宜会很多,而这位市委书记日后也许就会使鑫达集团发展腾飞的一个贵人,他们急切的希望能够让双方的关系密切起来。

  但是赵国栋似乎对于这一切丝毫不感兴趣,这有些颠覆了周鑫的猜测,也许是自己和对方关系还不够密切的缘故,只是你没有这一次一次的接绁,你怎么能够和对方真正靠近?

  周氏兄弟陪着赵国栋通过电梯下楼“赵书记,您瞧瞧,那位是民政部的副司长秦凯泽,那位也是,这些不都是政府窖与?他们也不一样来参加这一场慈善义卖活动?

  “老周,这种慈善义卖活动对于他们来说是分内之事,甚至应该鼓励,对于我来说算什么?当然老周,你们倒是应该多参加这种慈善活动,这会让你的人生感觉到不一样。”赵国栋徽微笑道。唧呻●●岬唧●砷●●0,''唧唧唧r'●●岬唧●'+呻●●~∽唧唧●●唧●砷●●岬唧唧●砷唧唧唧~唧唧呻●■●唧唧唧

  黑色的奔驰已经稳稳的停到了停车场等候着了,许伟将玻璃放下来,等待着赵国栋出来,却没有想到一个人影突然闪到自己车门旁“许伟,你小子在这里干什么?子全哥回来了?”

  “啊,二哥?子全哥没有回来,还在河内呢,不过大哥在上边和人谈诠。”许伟瞅了一眼站在赵德山背后的两个女人,两人都有些面熟,一个雍容优雅,一个清纯靓丽。“你说谁?我大哥?”赵德山吃了一惊“我大哥到京里了?他怎么会在运儿?”

  “这你可得问他,我是来充当车夫的,他让我把他送到这儿就上去了,刚打来电话让我来接他。”许伟耸耸肩,那个雍容优雅气庋不俗的女人他隐约知晓,程若琳,一个相当有名气的主持人,和赵家似乎关系很不一般,不过应该是和大哥关系不一舫,这个时候出现倒是有些奇怪。可怜的月票,兄弟们不该这样少啊,这都下旬了,多少也能挤出几张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