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四节 锐意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四节 锐意

  月鑫周达两吏弟陪同赵国栋下来时碰上了不少名人。不姆川心国栋来说都毫无关联,倒是周鑫周达两兄弟看来倒是因为会员的缘故,与这帮人十分熟悉。

  到停车场在发现了赵德山和程若琳以及两外一个女孩子正站在车旁,让赵国栋吃了一惊。他不想让周鑫周达两兄弟知晓自己和赵德山之间的关系,也就匆意放慢了脚步,赵德山三人也意识到了有外人在场,赵德山率先离开,许伟也赶紧将车开了过来。

  和周鑫周达道了别之后赵国栋就上车离开了,在车上就收到了程若琳的电话。

  程若琳和赵德山是去参加慈善义卖活动的,这种活动往往是文娱界最为常见的。

  “作慈善是好事,你告诉赵德山,让他不妨在这些方面多破费一点,对他没坏处。”赵国栋在车里笑着道。

  “这话我可不好给他说,他算是我的老板呢。”程若琳在电话里格格娇笑。

  “多,老板?越是老板,就越该多作慈善,挣钱的目的何在?除了把自己的事业做大之外,也应该考虑一下人生的意义,我看他在这方面远不及长川,你帮我敲打一下他,就说是我说的。”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

  “那好,我把你的话转达给他,你今晚住哪儿?”程若琳最后一句话声音小了许多,却充满了柔情万种的情意,显然是担心给赵国栋当司机的许伟听见。“你住那儿?”赵国栋反问。

  被翻红浪,集鸯交颈。

  昆仑饭店是赵国栋到京却又不在家中居住时经常选择的酒店,但是今天赵国栋却没有选择昆仑,而是直接务了程若琳在京里的住宅一天乎地产在朝阳比。区域开发的新盘一四季景苑,一处环境相当幽雅位置却又奇佳的低密度楼盘,当然价格不菲。

  “今天德山可是花销不我把的你的话转达给他之后,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程若琳依偎在赵国栋胸前,房间内清凉幽静,欢愉之后这种时候是最适合温言软语调剂气氛的了。

  “这小子老大不却总还是长不醒似的,整日里就在这些场所里厮混,也不知道打算混到什么时候。”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看他真正要变成一咋小玩主儿,每个定性,能这样过一辈子么?”

  “还不是你带的好头?”程若琳妖媚的笑道:“至少德山还保持着独身,甭管他怎么风流,那也是他的自由,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管不着。”

  赵国栋瞪了程若琳一眼,“这种话只有咱们俩可以说,千万别在他面前说,要不他还真要翻天了,这一次他来京里干啥,不是为了你们涅巢影视的事情吧?”

  “不是,他从不过问涅巢影视的事情,国栋,你这两个弟弟可都真是放得开啊,自打这家公司成立,就从来没有过问过公司具体运作,就连我主动要求向大股东汇报工作,他们也是以没有时间推托,没见过谁这样当老板的。”程若琳幽幽的道:“有时候我都在琢磨,万一这家公司真的做垮了该怎么向他们交待?”

  “这你倒是不用担心,你只需要按照你自己想做的去作就行了。”赵国栋亲昵的捏了捏程若琳灿烂若云霞一般的面颊,“何况我看你做得也挺好,第一部电视剧已经出来了吧?我好像看到了。”

  “很一般,只能说不亏,但是我很满足了,拿赵德山的话来说,第一部不亏,那就是大喜事儿,意味着日后将要步步红火。”程若琳显然对自己的工作相当满意,双眸在黑暗中如天际的朗星,“累是累了一点,可是我觉得挺充实,有时候晚上一回来洗漱完倒头就睡,一觉就能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中间连梦都不做一个,半夜要进来一人,把我背出去卖了估计都醒不了,可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比起原来在安都卫视时又是另外一种不一样的挑战,我喜欢挑战,就像你一样。”

  喜欢挑战?我也一样?

  赵国栋默默的咀嚼着这句话。程若琳坦率而又明朗的态度似乎触动了他心目中的一些印痕,从党校学习回来这么久来自己似乎一直在剪意压抑着什么,尤其是在云岭事件之后,自己似乎变得更是有点谨小慎微的味道,甚至连自己都感觉到了这一点,这一次来京里自己也是瞻前顾后,全无以前那种收放自如的随意从容,似乎越是在乎这咋。

  获得这个常委位置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日后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平台么?平台是用来干什么的?至少在目前来说,自己就算是获得省委常委这个位置,自己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还得留在宁陵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开展工作,既然如此自己又何须如此执着于此呢?难道说没有这个省委常委位置,自己就在宁陵市委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就被削弱了不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会遭到其他人的反对了?

  想到这儿赵国栋自己都觉得好笑,荒谬,如果自己混得需要省委常委这个资格才能坐稳宁陵市委书记这个位置,那自己也真是太姓了,既然如此,自己还在这儿一门心思的谋什么?谋事可以,谋官,似乎就真的太着相了,但这一次自己是来谋事,为了云岭乃至宁陵的发展,即便是要做些什么那也是这个目的!

  谢谢,若琳,你帮我解开一个结,我得谢谢你。”赵国栋搂紧程若琳光洁**的肩头,由衷的道。

  程若琳有些不解,她不知道自己那句话让赵国栋会突然心生感慨,说出要感谢自己的话来,不过她也发现似乎一下子赵国栋眉宇间的那一抹抑郁消退了不少,取而代之是已然消失很久的昂扬和锐意。

  既然来了京里,赵国栋就不会轻易放弃,该拜会的还得拜会,但是赵国栋已经没有先前背负的那份沉重和抑郁了,他只想就云岭电解铝项目真正通过一些渠道来反映出来,让这个项目能够尽早解冻,哪怕是原来真的违了规,从新按照程序来一级一级申报,那也值得。

  从门禁森严的红墙出来,赵国栋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这个机会是自己一咬牙一跺脚硬着头皮争下来的,事实上在打电话最后一剪,他都一直在忐忑不安的犹豫,不过最终还是一横心按下了发射键。

  陆建着的宁陵视察还是给赵国栋留下了一些东西,委员长办公室一位副主任把电的留给了他,这个电话赵国栋很珍视,但是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要用过。

  出乎赵国栋的意料之外,委的长办公室很快就回了电话,委员长下午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见赵国栋,让赵国栋准备好。

  觐见的时间虽然短,但是赵国栋觉得足够了,能说的和想说的都已经说到了,陆建邦对于自己印象相当好这是自己能够获此见面的一介,重要原因,所以自己必须要利用好,这是赵国栋反复琢磨自己需要说些什么。

  是宁陵的发展情况?显得有些狭隘了;是云岭事件的衍生问题?会不会太小家子气?还是目前正在召开的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座谈会以及可能带来的新变化?会不会显得有些偏题了?赵国栋破天荒的在笔记本上仔细研究了两个小小时来确定委员长可能问及的话题以及自己想要表述的意思,只不过事到临头,却是完全没有用上。

  委员长风趣而又宽泛的话题让赵国栋如释重负,原本蕴藏在胸中的许多话题在不知不觉就吐露出来,直到见面结束,赵国栋才回味过来,自己要说的也已经说尽了,一些原本不打算说的,同样在不知不觉间就和盘托出了。

  委员长的思路已经不再是昔日副总理时候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他思考问题更加全面深远,对于赵国栋提出的一些问题和想法,他也从不同角度点拨了赵国栋,让赵国栋可以从截然不同的价值观来考虑每介。社会阶层社会群体对待这些问题的看法,一直认为自己观察分析事务相当全面为傲的赵国栋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些大人物面前,依然显得稚嫩。

  都说委员长严谨认真,但是这一次赵国栋却亲身感受到了另一面,领导之所以成为领导,绝对有其独特的人格魅力一方面。

  一席话让赵国栋受益匪浅,而他自己也想到了,做到了,至于结果,说神马浮云显得有些虚伪了,不过赵国栋得承认,自己心中巨石就像是真正落地了,纵然这个省委常委位置于自己擦肩而过,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样会有机遇和自己迎头相撞。

  现在可以抖落掉一切包袱,痛痛快快的回宁陵去干自己该干的事情了。补昨晚的,兄弟们月票上给力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