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七节 打脸十次也值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七节 打脸十次也值


  不是吧,秘书长,这第一次常委会就让我来演这一出打脸戏,是不是太过分了?”赵国栋禁不住怪叫起来“这是谁安排的?简直就是给我一下备威啊,安心要让我抬不起头来还是怎么着?”

  “呵呵,你小子,别在那儿嚷嚷,就这样,不少人都还不乐意呢,这是东流书记确定的,云岭事件只让你这个市委书记做做检讨还咋了?没有给你一个处分算是对得起你了,你没见常州和宁波那边么?哼,自己检点一些吧。”杨劲光在电话里一边笑骂,一边提醒道:“我可是提醒你了啊,准时到会,态度摆端正,检讨一定妥深刻「要真正认识到错误,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如果连你都不能深刻认识这种错误,日后省委怎么能有要求其他人做到令行禁止,东流书记专门让我转达他的意思,你明白么?”

  赵国栋赶紧收敛了玩笑劲儿,正色道:“明白了,秘书长,我会再把市委的检讨好生再斟酌一下,力求深刻认识到市委在这方面的疏忽失职之处,不过秘书长,我想多问一句,省委既然已经要求我博宁陵市委做出了深刻检讨,是不是也就意味着省里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有其他动作了0巴?

  “哼,你小子,整日里就在琢磨这些,东流书记的意思大概就走到此为止,不过你们市里边肯定要对县里边拿出处理意见,要落实到具体责任人身上,不可能像省里对你们市姜这样笼统,具体处理结果,你们市委要报省委。”杨劲光似乎听到了对面电话里赵国栋的叹息声,话锋一转“当然具体处理意见由你们市委来拿,省委不会干涉,你们市委自己斟酌着办。”

  听得杨劲光这后边两句话,赵国栋心中才算是真正搁下一块石头,省委只要不干涉市委处理意见,那就要好办许多,就怕省委督着市里拿出处理意见,处理轻了省委还得纠正,这就难办了,杨劲光这般一说也就算是把郎世群这个县委书记的帽子给保了下来,至于说严重警告也好,行政记过也好,日后都要好操作得多。

  “谢谢秘书长了,这事儿您也知道前因后果,其他我不多说了,市里肯定会对县里做出处理,但是也请秘书长多在应书记那里美言几句,云岭县委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深刻认识到了错误,鑫达集团电解铝项目已经彻底停了下来,我们将会汲取这个教训777777:

  “得了,国栋,你小子就别在我面前打官腔了,据说中铝有意介入这个项目,找到了齐省长,我估计齐省长很快就要和你联系,不知道你是如何考虑的?”杨劲光打断赵国栋的套话,径直问道。

  “中铝?哼,在鑫达集团进入之前他们就找过宁陵市委市政府,不过没谈好,他们认为我们宁陵胃口太大限制要求太多,现在又来了,是看到鑫达集团前期把许多基础性的工作都做好了想拣便宜呢,还是觉得中央这一波调控政策就是在为他们国有企业大开方便之门?”赵国栋有些不屑的道。

  “你小子,味道不对啊,国企是国民经济主力军,也是国家经济的基础和脊梁,你这种心态就有问题。”杨劲光语气变得郑重不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看法,我提醒你在具体问题上都要保持中立客观的态度。

  “秘书长,你误解了,我不是对国企有什么偏见,事实上宁陵在引进大项日上,国企不少,我是有些看不惯某些国企利用垄断地位攫取超额利润不说,却不愿斋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甚至连民营企业都不如,目光只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完全忘却了作为国企应尽的义务,似乎国企就是他们国企职工的国企,却忘了国企是全国人民的企业,不是某个小群体的企业。

  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在这一点上可能我的观点有些偏激,甚至有些民粹化,但是在网络上看看民意的反应,秘书长你就可以感受到普通民众对我们那些个大型国有企业尤其是垄断性企业的强烈反感「对他们的职工享受着比其他竞争性行业职工高出几倍的高福利高收入的深刻愤怒,如果放任这种差距现象的进一步扩大,这甚至可能引发会引发深层次的社会危机,我相信中央应该注意到了这一点。”

  “国栎,这不是你作为一个城市的市委书记拒绝国企进入的理由,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你不是有些民粹化,而是有些情绪化了。”杨劲光轻轻笑了起来。赵国栋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偏题了“对不起,秘书长,中铝可以在鑫达这个项目上进入,前提是要获得鑫达集团的同意,市里边对这个问题没有络见,只要符合政策,当然还要满足本地利益。”

  “好了,我不和你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了,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到时候齐省长会和你交涉的,相信你们俩会找到▲共同语言,。”杨劲光笑着道。“嘿嘿,秘书长,我怕是我很难和他找到你所说的▲共母话言,啊。”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当杨劲光那边搁了电话之后,赵国栋才慢慢的把手机合上递给了旁边的云睿,阴晴不定的脸色让旁边的曾令淳、简虹以及霍云达凡人都捉摸不透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赵国栋脸色变得这样复杂。

  “赵书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曾令淖微微皱起眉头问道“省里边来的电话?”

  “嗯,下个星期三,省委常委会里,要听咱们宁陵市委的关于云岭鑫达电解铝项目违规事件的检讨,是该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了,嘿嘿,我得去背书啊。

  ”赵国栋见到其他几人脸色都有些变了,摇摇头笑道:“我就任省委常委第一次参加省委常委会里就是去给人打脸,去做检讨,你们说这是不是太悲剧了一些?”“啊?!”曾令淳、茼虹以及霍云达脸上同时露出了惊喜交加的表情“赵书记,您是说您的省委常委中央批下来了?”

  “嗯,今天刚下来,这不,劲光秘书长就来通知我下周的省委常委会,会议内容之一就是省委常委会听取宁陵市委检讨,你说我咋就这么杯具呢?”赵国栋在三人面前也不矫情“呃,算是悲喜剧吧?再咋这省委常委批下来也比去口头做一番检讨更令人值得庆贺,你们说是不是?”“呵呵,赵书记,做个检讨算个啥?只要省委常委批下来,就是作十遍检讨也无妨!”

  霍云达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赵国栋晋位省委常委对于他们这些亲近赵国栋的县处级干部们来说,无疑是一今天大的利好消息,不说属于赵系这么庸俗,单单是领导对自己一班人的了解熟悉就能让他们在日后的工作中占据无限先机,这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连带很正常,也是国内政治生态最现实的反映。“好你个霍云达,你的意思是我就是再被人打十次脸也无所谓,我赵某人的面子就这么不重要?”赵国栋有些戏谑的佯怒反问道。

  曾令淳和简虹都是相视而笑,这段时间可很少看到赵国栋如此放松快意的和人开玩笑,看得出来今天这个好消息让赵国栋心境变化不小,像省委作检讨这个事情与晋位省委常委相比,简直就不值一提。

  “赵书记,犯了错误当然要做检讨,但是上边还是更认可咱们宁陵的总体工作不是?要不怎么会一边让你入常,一边让你作检讨呢?我看这也是中央和省里边的一种平衡策略,也让你别太招人恨了,压压你的风头,让大家心里都平衡一点。”霍云达笑嘻嘻的道。

  不能不说霍云达这番话相当精准,省委里边对于自己晋位省委常委心怀芥蒂的人不少,即便是有些迫于形势赞同备己入常的,那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只是他们也知道即便是投了反对票一样无用,白白得罪省委书记和自己而已,真要有机会把自己给绊倒,他们绝对不会吝啬伸脚。

  应东流这样做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避免让自己太过于出风头,招来太多的敌视和嫉妒,也借助这个动作敲打一下自己不要太嚣张,可谓一举两得,但自己这份情还得领。

  “赵书记,这样一个可喜可贺的事情,是不是今晚庆贺一下呢?”简虹微笑着提出建议“我看今晚就由咱们东江区位做东,为赵书记庆贺一下,令淳秘书长作陪,怎么样?”

  “呵呵,简虹,心意我领了,不过我估计这事儿很快大家都会知道,这种敏感时候,还是得低调一些,改天吧,改天还是我请大家吧。”赵国栋摆摆手,这种时候断断不能张扬,很多人都是因为这种事情上不检点而招来无妄之灾,他可不想如此。

  十二点了,兄弟们砸票喽!兄弟们订阅之余,每人砸上三五张推荐票,大号小号,马甲背心啥的,都给几张吧,俺要上周推榜!∫!